08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HP][BL]小劇場當灰猊下遇到幸福 BY 新新貓(SSHP)

搜索關鍵字:主角:哈利.波特,西弗勒斯.斯內普,Harry,Severus │ 配角:HP眾人 │ 其他:BL

[HP][BL]HP之期許的幸福( 1 ) BY 黑色風信子(SSHP)
[HP][BL]HP之期許的幸福( 2 ) BY 黑色風信子(SSHP)
[HP][BL]重生灰猊下( 1 ) BY黑色風信子(SSHP)
[HP][BL]重生灰猊下( 2 ) BY黑色風信子(SSHP)

前情提要:
其中的"灰猊下"= HP之重生灰猊下
其中的"幸福"= HP之期許的幸福
作者都是: 黑色風信子

=======================================
[HP][BL]小劇場當灰猊下遇到幸福 BY 新新貓【完結】(SSHP)
=======================================



☆、小劇場當灰猊下遇到幸福(1)

  “哥哥,你們確定這樣沒事?”牽著自家三歲的弟弟,維吉爾微皺著眉頭看著走在前方的哥哥和妹妹。“沒事的,學校應該是沒有這個的,但也不知道為什麼我們前幾天去有求必應屋發現的。”所羅門在巨怪棒打傻巴拿巴的掛毯對面來回走著。

  辛西婭看著終於出現的大門,左右小心的觀察了一下,“雖然,爸爸和爹地不在學校,但是爺爺奶奶們還是小心點好。還有,維爾,我和哥哥的發現可是很不得了的。”

  無奈地看著快速走進去的兩人,身後的維吉爾和班尼迪克,只能看在大門快要關閉也跑了進去。“這裏是……”“時間的秘密。”所羅門說道,“這是進入這裏,心裏所想的話。”走到一面掛著幕簾的牆邊,所羅門一拉,他們看到了一面大鏡子。

  “Erised stra ehru oyt ube cafru oyt on wohsi(厄裏斯 斯特拉 厄赫魯 阿伊特烏比 卡弗魯 阿伊特昂
沃赫斯)”維吉爾讀著鏡子上所雕刻的文字。“你去看看,”拉過班尼迪克的小手,辛西婭推了推維吉爾,“看看你所看到的。”不解自家妹妹的做法,但他還是走
了過去。

  剛開始,他只看到了自己。但過沒一會,他看到一個十七、八歲的清秀少年對著自己笑,少年的周圍都是關於煉金術的刻刀、書籍還有獎狀。“這是……”“厄裏斯魔鏡。”所羅門仰著頭,看著上面的文字,解說道,“這是一面能使人看到自己內心深處最迫切,最強烈的渴望。”

  “內心的渴望?”維吉爾看著鏡子裏面所展現的畫面,這不是自己的未來,而是自己內心的渴望。“姐姐,班尼也能去看看嗎?”班尼迪克看著自家二哥的神態,還有大哥所說的話,他也想看看這鏡子的神奇。“當然可以,我們最可愛的小班尼。”

  辛西婭剛抱著班尼迪克走到鏡子前,意外出現了。一陣柔和的白光從鏡子裏面發出來,快速的包裹著兄妹四人,將他們拉進了鏡子的另一邊。當白光消失時候,鏡子所展現的不是剛才維吉爾看到的畫面,而是霍格沃茨……一片雪白的霍格沃茨……

  
☆、小劇場當灰猊下遇到幸福 (2)

   “這裏是……”所羅門搖晃著腦袋觀察著周圍,“我們還在有求必應屋,還好……”看著倒在自己身邊不遠的辛西婭還有她懷中的班尼迪克,所羅門先搖醒了自己懷中的維吉爾。

  “維爾,醒醒……”所羅門看著正在揉著眼睛的維吉爾,笑了出來。“哥!”維吉爾等到意識清醒之後,不滿的叫了一聲,“不要笑了,去叫醒辛婭和班尼!”所羅門拉起維吉爾兩人走到辛西婭他們的身邊,一人一個叫醒著。因為,班尼迪克還小剛剛醒來,鬧了一點小脾氣。

  “我們得回去了,雖然現在是週末,但是也有門禁的。”辛西婭看了看懷錶,又小心翼翼的收了起來。“恩,”看著背上的小班尼迪克,所羅門說道:“維爾,我們先送辛婭回拉文克勞。再去赫奇帕奇,小班尼今晚和你睡吧。我那邊雖然可以,但一個房間的人還是比較多。”雖然所羅門是個格蘭芬多,但他的父父可是灰猊下和魔藥大師,他的決策也是很不錯的。

  “哥哥,我想爹地了……”班尼迪克嘟著嘴,聲音有些沙啞。維吉爾感覺不對,捂上班尼迪克的額頭,“班尼,發燒了!!”所羅門掉頭,跑了起來,“先去地窖!父親那裏會有魔藥的!”雖然他們可以去醫療翼找龐弗雷夫人,但他們有著精靈的血統,一般的魔藥對他們沒多大的作用。

  “pong!”無視了門上蛇女的警告,三兄妹衝進了地窖,可是……

  “你們是誰?為什麼出現在地窖!”看到站在魔藥櫃旁的兩人,辛西婭皺著眉頭問道。“要問人,你們不用先放下你們的魔杖嗎?”女孩舉著魔杖說道。是的,在所羅門他們闖進地窖那一刻,這兩人就立刻轉身拿出了自己的魔杖,當然別人拿著魔杖對著自己,所羅門三人也拿出了魔杖。

  “這裏是地窖,是我父親的辦公場所。你們是斯萊特林的學生?”維吉爾看出兩人的衣服,但他不知道斯萊特林有這兩個學生。“你父親的?”男孩皺著眉頭,‘不可能,但……’“哥哥……”女孩小聲的說道,“他們……”雙胞胎的心靈感應沒得說,男孩知道女孩要說的。

  所羅門和西弗勒斯長得很像,但他們深知自己的父親西弗勒斯 斯內普不會做出對自家爸爸不好的事來。是的,這兩個孩子是斯萊特林的院長,現任霍格沃茨校長西弗勒斯 斯內普所和未亡人傑洛米

  
☆、小劇場當灰猊下遇到幸福 (3)

  班尼迪克的話,讓在場的人陷入了一片寂靜。顯然,所羅門他們看出眼前的大人是哈利和西弗勒斯,但他們之間還是有些不同之處……

  “導師,這個孩子發著高燒!”剛剛撲進阿波羅懷中的安格布森跑了過來,臉上帶著嚴肅的神情。本來想讓懷中的孩子到床上休息,無奈這個孩子死死的拽著自己的衣服,西弗勒斯無奈的看懷中嘟囔的孩子:“不要,班尼不要離開爸爸和爹地……”

  “導師,給!這是專門給生病的精靈的魔藥。”從自己的空間袋找出魔藥,安格布森遞給了哈利。哈利是帶有著精靈魂的擁有者,他能察覺到這孩子是個精靈。天生的精靈!看著哈利餵了小班尼迪克的魔藥,也看到哈利檢查出來的結果,小班尼迪克已經熟睡,休息一晚就沒事了。三人歎了口氣……

  “你們……”看著所羅門三兄妹收起的魔杖,哈利也意示阿波羅兩人也收起魔杖,拉著還抱著小班尼迪克的西弗勒斯坐到了沙發上。變出兩張長沙發,讓這幾個孩子坐下,哈利開始了詢問。

  “我是所羅門‧波特;這是我二弟,維吉爾‧佩利弗爾;我三妹,辛西婭‧普林斯。我們是三胞胎,也都是霍格沃茨二年級的學生,在您懷中抱著的是我們的小弟弟,班尼迪克‧普林斯。”所羅門站起來介紹道,“請問,您是……”

  “我是哈利‧波特,這是我丈夫,西弗勒斯‧斯內普。他們是我和西弗的兩個孩子,阿波羅‧哈利‧普林斯和阿爾忒彌斯‧西弗勒斯‧伊萬斯。那是我的學徒雅各森‧安多達爾斯,一個精靈王子。”哈利柔聲說道。看到對面三個孩子目瞪口呆的眼神,問道:“有什麼問題嗎?”

  “恩……”所羅門三人相互看著對方,最後將當大哥的所羅門推了出來……

  “請問,現在是什麼時候?”所羅門繞了繞頭髮說道,“我們或許有些想法,但這些確認是不是我們想的?”哈利和西弗勒斯雖然也猜出了些什麼,但還是點了點頭。哈利手一揮,半空中出現了,‘2010年3月2日,11:30pm。’

  “果然,”所羅門感歎道,“辛西婭,你說得對。這並不是我們的世界……”

  “孩子們,你們是來自哪裡的?或者說,你們是來自哪個空間的……”哈利並沒有說完,他和西弗勒斯可以看出這四個孩子一定和他們又些什麼關係,比如……父子?

  “你們是精靈?!”安格布森觀察了很久,有些不確定。所羅門三人接下脖子上的配飾,哈利他們驚人的發現三兄妹的耳朵是尖的。

  “恩,我們的雙親一個是光精靈,一個是妖靈。所以……”

  “難怪……你們掩蓋住了精靈的氣息,讓我剛才沒有注意到,但我的血脈讓我感受到來自同族的有好。”安格布森說道,“那你們的雙親是……”

  “我們的父親是,西弗勒斯‧斯內普‧波特‧普林斯;而我們的爹地是,哈利‧詹姆斯‧斯萊特林‧格蘭芬多‧亞圖斯提凡‧拉文克勞‧赫奇帕奇‧佩利弗爾‧普林斯‧波特。”所羅門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顯然一口氣說完自家爹地的名字很累……

  哈利表示很震驚,而西弗勒斯也是一樣,他們好像聽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名字。‘斯萊特林!格蘭芬多!拉文克勞!赫奇帕奇!’這不是四大巨頭的姓氏嗎?怎麼會出現在自己(哈利)的名字後面,雖然不是同一時空的……阿爾忒彌斯驚訝的說道:“爸爸,你的名字很麼長!而且,還有霍格沃茨創始人的姓氏!”

  哈利吃驚的看著所羅門三個孩子,想要在問些什麼的時候,顯然一聲女聲的咆哮……嚇到了在場的孩子們,小班尼迪克更是嫌吵,將小腦袋埋在了西弗勒斯的懷中。哈利顯然很是吃驚,女聲的來源……

  
☆、小劇場當灰猊下遇到幸福 (4)

  “所羅門‧波特!維吉爾‧佩利弗爾!辛西婭‧普林斯!你們三個現在立刻馬上接起手機!不然我要你們知道什麼是格蘭芬多式的衝動後果!”一聲尖銳的女聲傳入了在場的人的耳朵裏。“天啊!娜娜奶奶生氣了!”所羅門捂著耳朵說道。“哥,你快點接電話啊!”被嚇了一跳的辛西婭拍著胸口說道。

  剛剛接起手機,一個立體投影球就出現在大家的眼前。可以看到一頭淺棕色長頭,一雙有著和湖水一般清澈的藍眸的女人此時的表情十分的憤怒!“你們三個怎麼回事?我和赫爾回來的時候就被薩拉告知你們失蹤了!要不是,我這些天和娜娜改進的手機,能聯繫上你們,不然大家都很擔心你們的!你們知不知道!”

  哈利看著立體人影,看著狂吼著三個孩子的女人,第一反應是赫敏。但從孩子們的口中可以知道,這個女人應該是四大巨頭之一羅伊娜 拉文克勞。“女王陛下,生氣對自己不好。這幾個崽子讓我們的Harry小王子去管好他們就好了。”一個面色略顯蒼白,金綠色眼眸的黑髮男子從羅伊娜的身後擁住了她,“現在我們深呼吸,冷靜一下。”

  “所爾,”另一個女聲也出現了,“你這個當哥哥的,這麼帶著弟妹亂闖!要不是我和娜娜,你們不知道哈利和西弗勒斯剛才多麼的著急!”哈利一家這次看到的是黑眸紅色的女子,她的身邊是一位棕髮黑眸的男子。所羅門、維吉爾、辛西婭看著依次出現在自己眼前的長輩們,低著頭打招呼:“貝克爺爺、赫爾奶奶、娜娜奶奶、該隱爺爺……”

  ‘貝克?該隱?’這兩人是……還沒想到什麼,倒是被貝克雷爾看到了。“你們是哈利和西弗勒斯?”哈利點了點頭,他可以看出來這位男子的身份應該是另一個空間的自己的親人吧,不然他看自己的眼神那麼的親切……

  “您……”哈利有些不可思議。貝克雷爾笑道,這樣的哈利不就和自家的寶貝樣子一樣嗎?他們都經歷了那些戰爭嗎?“不用緊張,我是貝克雷爾‧亞圖斯提凡。我們這個空間的哈利的養父之一,也是霍格沃茨五大巨頭之一。”哈利和西弗勒斯有些吃驚,養父之一,還是霍格沃茨的巨頭,巨頭不是四個而是五個!?

  “另一個空間的哈利和西弗勒斯?”消了一些火氣的羅伊娜也看到了他們,“恩,果然……不管是那個空間的你們都是一對的。”羅伊娜瞄著還在低著頭的三個小崽子,歎了口氣:“哈利、西弗勒斯,這三個崽子就麻煩你們照看一下。還有……小班尼。”

  “是的,閣下。”哈利知道眼前就是四大巨頭之一的創始人,感到一陣激動。“呵呵,哈利你不用這樣。你也可以叫我們娜娜媽媽、赫爾媽媽、貝克爸爸還有……你的教父,該隱。”

  ‘爸爸……媽媽……’哈利一陣感歎,沒想到另一個空間的自己居然有了這麼強大的後盾,同時還被巨頭們認養為養子。這樣的身份,不知道另一個空間的自己是怎麼樣的人,哈利有些小小的期待,期待雙方的見面……

  
☆、小劇場當灰猊下遇到幸福 (5)

  “閣下,太好了,你們在這裏!”鉑金色的頭髮映入了在場人的眼中,“斯萊特林閣下和格蘭芬多閣下正在找你們,哈利和教父也在那裏。”

  “恩,我知道了。”轉頭,羅伊娜惡狠狠的說道,“沒我們的允許,不准掛掉這個電話!現在德拉科他們來了,我會讓他們好好的監督你們不要闖禍!”

  “好的,閣下!”德拉科幾人微微鞠躬,送走了四人,一臉壞笑的看著所羅門三人……

  “德拉科?布萊斯?潘西?還有……”哈利看著投影球中的三人還有他們身邊的兩個孩子。

  “教父!”兩個小孩兒歡快的叫人,“您找到所爾哥哥他們啦!那您和西弗勒斯叔叔……”哈利看著西弗勒斯有些發黑的臉,忍不住想要發笑。

  “好了,孩子們,先安靜。爸爸媽媽有些話要和你們哈利教父說,你們先乖乖的呆在一邊。”潘西一手一個牽住孩子們站到德拉科的身後。

  看著不斷在冒著黑氣場的西弗勒斯,德拉科和布萊斯感到一陣陣的壓力,就是說不管是那個空間的蛇王,那一股氣勢都不容小視啊。“教父(教授),哈利。”兩人打著招呼,“我們這邊已經在準備去你們那裏接孩子們的事情了,這幾個孩子就辛苦你們了。”

  哈利笑道,“沒事,這幾個孩子多少也是我和西弗有關係的。”看出德拉科和孩子們有話要說,哈利就拉著西弗勒斯先回了房間,將再次陷入熟睡的小班尼迪克送到了床上,雖然有些不合常理,但不免哈利小小的頑皮心理,兩人隱身在孩子們的身後,看著德拉科他們和孩子們說話。

  “所爾啊,你這孩子的格蘭芬多精神太強了。居然帶著弟妹離校出走?你得期待教父要你抄寫家規了~”德拉科見蛇王夫夫的離開,終於放下緊張的心情和所羅門開啟了玩笑。

  “不要啊……”所羅門一想到那些家規,腦袋一陣發麻……

  “家規?”阿爾忒彌斯有些不解的看著所羅門三人,抄寫家規?辛西婭走到阿爾忒彌斯的身邊,小聲的耳語道:“這是爸爸管用的懲罰方式,但基本上是用來懲罰斯萊特林的學生還有哥哥,要知道爸爸可是很護短的哦~”

  女孩子總歸是女孩子,很快就打成一片。“德拉科哥哥,不要再說啦!”所羅門捂著耳朵,裝作聽不到,就不用懲罰的樣子。

  “所爾啊,你這樣,哈利可是會扣你的分,狠狠的啊,對了,教授也很喜歡扣格蘭芬多的分數。你可要爭取多謝分數,好讓哈利和教授扣分啊~”布萊斯幸災樂禍道。“教父說了,他終於知道為什麼西弗勒斯叔叔當年那麼細化扣格蘭芬多分數的心情了,扣你學院的分數,尤其是你的,果然心情會很好的。”布萊斯的兒子艾倫 扎比尼也加入了一旁的調侃。

  “西弗,原來扣分數是有樂趣的嗎?”而且還是扣自家兒子的分數?哈利忍著笑意看著自家丈夫,西弗勒斯看著自家碧眼小巨怪歎了口氣,要是以後哈利還在學校當教授,以後他們的其他的孩子如果進入……西弗勒斯一邊想著,一邊寵溺的擁著哈利。

  “你們夠了沒有!”這一次的女聲的響起,還伴隨著三次被書敲打的腦袋的聲音。雖然聲音重量感不一,但也可以聽出被打的人,腦袋很痛。而隱身在一旁的哈利有些微微的震驚,在這個空間,除了那時上學的時候,這種書敲打腦袋的聲音已經很久沒有聽到了,雖然現在自己和她是朋友,但……看著投影球中的女子,哈利知道這個女子沒有像自己這邊的一樣,拿著魔杖對這自己……她是那個自己的好友,而不是自己的……

  
☆、小劇場當灰猊下遇到幸福 (6)

  “你們夠了沒有!”這一次的女聲的響起,還伴隨著三次被書敲打的腦袋的聲音。雖然聲音重量感不一,但也可以聽出被打的人,腦袋很痛。而隱身在一旁的哈利有些微微的震驚,在這個空間,除了那時上學的時候,這種書敲打腦袋的聲音已經很久沒有聽到了,雖然現在自己和她是朋友,但……看著投影球中的女子,哈利知道這個女子沒有像自己這邊的一樣,拿著魔杖對這自己……她是那個自己的好友,而不是自己的……

  “艾倫‧扎比尼!所爾是你的教父的兒子,也是比你大的哥哥,不能這樣說話,你就不能向小蠍子一樣的乖巧嗎!你給我站到牆角面壁去!布萊斯‧扎比尼!所爾是哈利的兒子,按這個輩分,你是長輩,有你這樣調侃小一輩的嗎!去陪艾倫面壁去,你得蹲著!還有你,德拉科‧馬爾福!教授是你的教父,排除這個,要是沒記錯的話,哈利也是你的長輩,也就是你的舅舅,那麼你就是所爾的哥哥,那麼你有一個當哥哥的樣子嗎!”

  母獅子一發威,所有人都安靜了。哈利戳了戳自家丈夫的手臂,感慨道:“沒想到,另一空間的她有這樣的氣勢!居然連你家教子的腦袋用書照敲不誤啊!”

  “恩。”西弗勒斯看著捂著腦袋,企圖用賣萌的眼神球原諒的艾倫,看著氣勢強大的赫敏,西弗勒斯可以確定,這個赫敏 格蘭傑會是那個空間被哈利列入好友家人之一的人,運氣不錯。

  而赫敏那邊,潘西無比慶幸剛才帶著兒子離德拉科三人遠一些,沒被禍及到。自從三年級赫敏加入了他們這個小團隊,逐漸顯露出獅子女王的個性,而喜歡赫敏的布萊斯更是被書砸了不少次,就連德拉科也在後來逐漸被赫敏加入了用書砸頭的行列中。而Harry,用赫敏的話講就是哈利那樣優雅、那樣厲害的人,為什麼要用書砸,他有著那樣經歷是用來疼愛的。就算沒有那些,也不能用書砸頭,畢竟他是小團隊中算是年齡小的那個。

  “所爾,你是當哥哥的,這一次居然帶著弟妹就這樣消失。你不知道Harry知道你們不見的那一刻,多麼的慌張。還有普林斯教授也很擔心你們。”赫敏轉過頭溫柔的和所羅門三人說道,“你們現在好好的待在那裏,我想斯萊特林閣下他們會想辦法去接你們的,在這之前……所爾你是當哥哥的要照顧好弟妹;維爾,好好協助所爾照顧好你們自己。”

  “是!”一聽到自家爹地那樣著急,可以想像到他臉上的表情,所爾他們此時很想撲到Harry的懷中。德拉科看到孩子們此時的低落的樣子,也不忍心:“你們啊……也別露出這樣的表情,要知道你們哈利爹地的實力不亞於幾位閣下。教父的能力也是不容小視的,不是嗎?”

  “但是,爹地的身體……”Harry的身體自從生下小班尼迪克一直在調理,雖然好了,但也不能過於勞累啊。“你們不要小看Harry了,你們還是想想接下來如何和Harry和教父解釋你們失蹤的事。”德拉科說道。維吉爾小小的喘著氣,他的身體是三兄妹中偏弱的一個,也是受到Harry關注最多的孩子。

  哈利發現了這個狀況,連忙接過維吉爾到自己身邊,輕順著維吉爾的胸口,一邊說道:“乖孩子,慢慢吸氣,沒事的。乖孩子,乖……”

  阿爾忒彌斯則看到了辛西婭臉上的淚水,拿出備在身上的手帕,安慰著辛西婭,邊給辛西婭擦著淚水。所羅門更加的自責,要是自己沒有帶著弟妹去看厄裏斯魔鏡的話……阿波羅輕輕拍著所羅門的肩膀,說道:“你也是沒有想到厄裏斯魔鏡會發生這樣的事,你不要太自責了。有些時候,你們會來到這裏,或許是命運安排的?沒事的,你們這樣,要是你們的爹地和爸爸也是會擔心你們的。”

  “你們手機不要關機,方便我們這邊聯繫你們,知道嗎?”赫敏說道,“好的,赫敏阿姨,要是我爹地他們……”所羅門沒說完,一個身影就從大門衝了進來,將自己緊緊的抱在懷裏……

  
☆、小劇場當灰猊下遇到幸福 (7)

  “爹地!”所羅門回抱住抱著自己的人,埋在他的懷裏大哭著。“乖,沒事了。爹地在這裏。”Harry輕輕拍著自己長子的背安慰著。“爸爸!”看到另一個黑影出現在大門的辛西婭立刻撲到那人的懷裏,緊緊的拽著男人的衣服,也哭了起來。

  本來發現有人衝進來的那一刻,哈利和西弗勒斯本來第一反應是拿出魔杖,但看到所羅門和辛西婭的表現,兩人默默的將魔杖收好。仔細觀察著來者。抱著所羅門的人,應該就是他們口中的爹地,另外的一個Harry。Harry沒有了髮帶的束縛的頭髮,柔順帶著星屑黑的長髮從被選上滑落下來一些。在看看門口的男人,那是年輕時候的Severus,眉間沒有西弗勒斯那原本深刻的眉痕,黑色的雙眸更加的深邃,仔細看或許能看到他雙眸中帶有幾分神秘的重眸,還有那黑髮中若隱若現的尖耳朵。

  安撫好自家的兩個幼崽,Harry終於能去看看另外的自己。Harry感覺到,眼前的這個哈利雖然沒有醒覺血脈,但他能感受到哈利靈魂裏面的魂。Severus有些吃驚,雖然過去了多年,但此時的哈利就像Harry第一世的時候,那樣的深沉、優雅。在看看西弗勒斯,他們不知道西弗勒斯發生過什麼,但Harry可以感覺到西弗勒斯的身體有些衰弱。

  “爹地……”維吉爾終於晃過神來,離開了哈利的懷中,緊緊的攔著Harry的腰。“沒事了,乖。維爾,爹地的好寶貝,沒事了,知道嗎?不准這樣哭下去,要是出了些什麼事,那爹地也會很擔心的,知道嗎?”輕輕拍著維吉爾的肩膀,Harry安慰道。

  “班尼呢?”在場的除了自家的這三個崽子和阿波羅兄妹、雅各森,Severus沒有看到自家的小兒子,微微皺著眉頭說道。“爸爸,是我沒照顧好班尼,他剛剛發燒,服用了精靈專用的魔藥,睡下了……”所羅門低著頭,等待著自家嚴厲的爸爸給自己的懲罰。

  “所爾,你還記得格蘭芬多的箴言中第一條和第三條的箴言嗎?”Harry不打算責怪自家大兒子,但一定的教育還是要的,這來的時候他就和Severus說了。

  “記得,”所羅門哽咽地說道,“格蘭芬多的箴言第一條:誠實是格言的第一章,坦白是誠實與勇氣的產物。誠實重於珍寶。格蘭芬多箴言第三條:用傷害被人的手段來掩飾自己的缺點的人,是可恥的。”

  “那麼,你沒有在我們發現小班尼不在的時候說謊而告訴了我們真相;你和維爾他們出現在這裏是為了給小班尼尋找專用的魔藥。這些都是爹地所看到、感受到的,我和Sev不會責怪你帶著弟妹……”Harry沒說完,就被Severus身邊的辛西婭的話打斷,“等等,爹地……這並不完全是哥哥的錯,厄裏斯魔鏡是我先發現的,之後發現我不在圖書館的哥哥找到了我,我剛開始有些沉迷於鏡子中的畫面,是哥哥剛我說了厄裏斯魔鏡上的文字。維爾和小班尼也是我和哥哥一起帶去的,所以……”

  “你們先坐下吧……”看著這一家五口的溫馨畫面,哈利雖然不忍心打擾,但還是出身讓他們坐下來一起聊聊天。他現在比較好奇的是Harry夫夫的事。剛才雅各森和他們說,他感受到Harry是一個巫妖,而Severus更是一個光精靈。哈利的目光才從Harry身上轉移到Severus的身上,哈利有些呆滯Severus的樣子完全是年輕了許多,但是他還是覺得自家的西弗勒斯更有男人味些。

  
☆、小劇場當灰猊下遇到幸福 (8)

  雙方分別坐好,相互有打量了一下。最後是哈利先開了口,“班尼哥哥服用了雅各森給的精靈魔藥,睡下了。身體狀況也好轉了,你們不用太擔心,明天一早就能看到你們家的小班尼了。”

  “恩,謝謝你們。”Harry抱著一手抱著維吉爾,一手攬著所羅門看著他們逐漸趨近於平靜的呼吸,也放下心來。

“誰也沒想到厄裏斯魔鏡會出現在有求必應屋,更加不會想到厄裏斯魔鏡會帶著孩子們來到這裏。”Harry感慨道,“沒想到,這裏會有另外的我們……”看著哈利身邊的阿波羅,Harry知道這個哈利的人生雖然不像自己一般,但也是經過了重重磨難吧。

阿爾忒彌斯一直注意著對面的Severus,除了有著尖耳朵和眉間沒了皺紋之外,Severus的氣場和自家父親的一樣,但她可以感受的到,對面的Severus和Harry是生活在一起很久的,他有著健康的身體,有著Harry長久的陪伴。她想,要是沒有了那些所謂正義人士的阻礙,她和哥哥一出生就能與自家爸爸、父親在一起,能快快樂樂的生活著。她有些吃醋了,想著想著就將自己埋在了西弗勒斯的懷中,尋求著來著父親的安慰。

有些不解的看著自家寶貝女兒不斷的往自己懷裏鑽,就連阿波羅也是僅僅的拽著西弗勒斯的衣角。西弗勒斯不打算阻止自家兒女的做法,不管怎麼說她和阿波羅都是自己和哈利最珍貴的珍寶,想著就一手將阿爾忒彌斯抱在懷中,一手擁著阿波羅,情況正和Harry相反。哈利則是很無奈,這個女兒越來越喜歡粘著西弗勒斯,包括自家彆扭兒子。兩人從十三年前的分離到一年半前的相遇,兩人的感情是日進千里,但看著獨自跟在身邊的兩個兒女被西弗勒斯收了心,也是會吃醋的。

Harry有些吃驚,那個西弗勒斯居然不會阻止或者微微吐下毒液說說阿爾忒彌斯,挑眉看著少有的將女兒抱在懷中的Severus,表示兩人的差別。Severus則是無視了Harry調侃的眼神,說道:“小班尼的魔藥,我會乘著還在這裏的時間,再做一些出來,以做報答。”雖然,精靈一族的魔藥不僅難熬制,而且所需要的材料也非常難得,但作為光精靈的自己出了魔藥材料以外,熬制這些專屬魔藥卻不在話下。

“真的?!”雅各森高興的從哈利的身邊竄了出 來,用亮金金的眼神盯著Severus,“我的魔藥是從精靈族地拿來的,現在剩的不多……”Harry空出一隻手,輕輕拍了拍雅各森的腦袋,“放心,魔藥材料我和Sev剛剛收集齊全,可以製作很多。”捏了捏雅各森的尖耳朵,“你也是個精靈吧?”

  “嗯嗯,我是我們精靈族唯一的王子,將來可是要成為阿普哥哥的新娘!”

  
☆、小劇場當灰猊下遇到幸福 (9)

  “你先給我乖乖的坐好!”阿波羅耳朵微紅的壓下突然趴在自己肩上的雅各森,而哈利則是帶著寵溺眼神的看著這兩孩子。

  “不嘛,阿普哥哥是不是嫌棄雅各森了?不要雅各森了?”雅各森一副你說是我就哭給你看的樣子,讓在場的人感到好笑。

  “看來,在這裏的哈利的孩子也是歡迎的嘛。”一個清爽的男聲隨著移形幻影的聲音出現在大家的面前。哈利夫夫則是沒有反應過來,要知道就算現在是校長的西弗勒斯也不能在霍格沃茨移形幻影的。哈利和西弗勒斯瞬間提起了警惕,一直盯著突然出現的兩位英俊男子。

  所爾三人可沒想哈利那邊的想法舉動,直接撲到了兩人的身上。“薩爾爺爺!戈爾爺爺!”三個小孩的聲音讓哈利這邊瞬間發愣。‘薩爾?戈爾?’哈利大驚,看著眼前墨綠的眸子,一頭烏黑的長髮……這就是薩拉查‧斯萊特林?蛇院的創始人?

  “怎麼?你們看呆了?”薩拉查好笑的看著哈利揉眼睛的動作,就好像小貓一般。Harry也猜到了些什麼,無奈又有些好笑的說道:“或許是想到二年級的發生的事了吧……”

  “除了血脈甦醒之外,你們其實相差無幾耶。”戈德里克眼神來回的掃描著哈利和Harry這兩對夫夫,“喲,還有新的小孫孫啊~~”戈德里克翻了翻自己隨身攜帶的空間袋,找出三個配飾,說道:“你們就是阿波羅、阿爾忒彌斯和小精靈王子雅各森吧?來,這是我和薩爾給你們的見面禮。這個是可以抵五百次惡咒的配飾,包括三大不可饒恕咒。”看著送到自己眼前的配飾,阿波羅三人眼神瞄向自家爸爸那裏。

  “閣下,這也有些貴重了,你還是……”這些配飾雖然哈利可以通過冒險者協會那裏得到,但是這可是創始人送出來的東西,實在是……“沒事的,你也清楚Harry也是我和戈爾的孩子,而另一個空間的你是相對於我們來說也是孩子,那麼這是長輩給自家小輩的禮物,你們不用多想,傑洛米‧阿薩普萊斯。”薩拉查說道。

  顯然,薩拉查的話給哈利夫夫帶了更大的驚訝,但也示意了自家孩子接下戈德里克的禮物。阿波羅三人看著手中的禮物,感到一陣開心。來自比自家父親爸爸更大一輩的長輩的禮物,來自親人的禮物。三人決定要好好收藏著,不會輕易的拿出來。

  戈德里克注意力看向了哈利,又看了看和自己同一個空間的Harry,感歎道:“看來,不管是哪個空間的寶貝兒子,都是一樣的高啊~~”一語戳痛了兩人的硬傷,Harry和哈利都低著頭沒有發作,要知道除了自己的長輩,要是這樣說人這樣說自己,那……。可是,現在這樣說自己的是自家爸爸(四大創始人之一),自己還能怎麼樣啊?

  一旁的孩子們捂住嘴巴,不敢笑。但可以看出他們不斷抖動的肩膀,忍著笑意啊。而西弗勒斯則是看著自家小愛人玩著自己的手指,雖然嘴角沒有翹起,但可以在他的眼中看出笑意和寵溺。Harry則是玩弄著自己星屑般的黑髮,和Severus小聲的抱怨道:“回去一定要好好坑戈爾爸爸的魔藥材料……身高什麼的最討厭了……”Severus安慰道:“沒有的事,這樣剛剛好,可以將你緊緊的抱在懷中。

  
☆、小劇場當灰猊下遇到幸福 (10)

  “薩爾爺爺,你們怎麼叫另一個空間的爸爸為傑洛米呢?”所羅門深呼吸平靜了一下剛才想笑又笑不出的氣息問道,薩拉查也注意到維吉爾和辛西婭也帶著八卦的眼神看著自家爺爺。“我以為,現在是臨近深夜了。波特先生,佩利弗爾先生還有普林斯小姐,現在應該是得在床上休息了?”Severus開口說道。

  “可是,爸爸,這裏……”辛西婭大著膽子開口,“這裏不是我們的空間,我們也不好回去自己的學院啊,所以讓我們乖乖的留在這裏,行嗎?”

  “你說呢?”Severus挑了挑眉頭,看著自家三個小崽子。“阿普,帶著三位小客人去斯萊特林的休息室,畢竟斯萊特林的人除了新來的一年級的新生,剩下的就只有你們兩個二年級的,就把他們安排到你……”西弗勒斯看著對面樣貌自己,心裏或多或少有些彆扭,但這不是問題,他西弗勒斯可是大腦封閉大師。也就安排自家的包子帶著這三孩子離開這裏。

  “不用了,”薩拉查道,“這裏能去到我的休息室,這三孩子還有小阿普、阿爾和雅各森,你們也一起去吧。現在也是很晚了,好孩子要乖乖休息哦。”薩拉查走到一處刻有小蛇的牆角,用蛇語說了一聲‘打開’,慢慢的牆上出現了一扇門。

  看著在門前還有些依依不捨的阿爾忒彌斯,哈利知道今晚自己或許不能實現對孩子們說自己假期冒險的事。“阿普,阿爾,你們就去休息吧。等爸爸這裏的事談完,就去看你們。”哈利看著一直盯著自己的阿波羅和阿爾忒彌斯無奈道。

  “好吧,”阿爾忒彌斯蹭了蹭哈利,“爸爸,本來今晚你要和我們說你暑假冒險的事的……下次一定要和我們說哦!”

  看著大的拉著小的,兩兩的離開了。剩下的只有大人們,薩拉查變成了銀綠色的沙發,拉著戈爾坐了下來。“雖然我們不是一個空間的人,但是你們的事,我們在來的時候,霍格沃茨告訴了我們。一段很長的故事……”薩拉查歎了口氣,“你們和我家Harry一樣都經歷的殘酷的戰爭,但後來的是卻發生了改變……這也是你們能待在同一空間的原因,因為歷史的改變。因此,你們的魔核也發生了變化。”

  “一樣的歷史?發生改變?”哈利有些疑惑。薩拉查喝了一口家養小精靈送來的茶水,“恩,這些事還是有你們這些當事人說說,就會知道了。”薩拉查看向了自家孩子和Severus說著要如何坑戈德里克魔藥材料的兒子,笑道:“Harry,好了,這些樣下去,你戈爾爸爸的魔藥庫都快被你刮空了……你說的材料夠你和Severus用上一年了。”

  “好吧,”Harry表示,“我這幾天剛好有新的想法,要研製新的魔藥。這些應該夠了……”哈利看著對面的自己有些孩子氣,感到好笑,但他也知道Harry也和自己一樣是個不平凡的人。能這樣孩子氣,也就是面對這些長輩吧……

  
☆、小劇場當灰猊下遇到幸福 (11)

  “那你們想要誰先說?”薩拉查看著兩人,雖然他們通過霍格沃茨知道了這個空間的哈利的是,但離開霍格沃茨的哈利有事怎麼樣的呢,薩拉查和戈德里克很想知道。“我們先說吧,”哈利說道,“既然閣下說了我和另一個我的歷史都相同的,那要從我……”哈利沒說完,戈德里克接話道:“歷史是有相同,但也有不同。哈利你就從頭開始吧……”

  哈利點頭,開始了二十年前的回憶了:“小時候在德思禮那裏就不說了吧……一年級的魔法石和洛奇,二年級的蛇怪和……”

  “你說的是海爾波?”薩拉查打斷了哈利的話,“是啊,就在那裏我和……看到了那個閣下的頭像……等等,你說那條蛇怪……”

  “那是薩拉爸爸以前的寵物,現在成了我的寵物。可惜現在他沒有跟來。”Harry托著自己的下巴說道,哈利有些尷尬的,畢竟這裏的海爾波被自己給……

  “沒事,這裏的事,我們知道,這不是你的錯。”薩拉查安慰道。

  “那我就繼續?三年級,小天狼星的逃獄和那只斷了一根手指的老鼠;四年級,被迫參加的火焰杯和迪戈里的死亡……”

  隨著哈利的回憶,Harry也是陷入了那些痛苦的回憶,看著自家伴侶陷入了不愉快的回憶,西弗勒斯緊緊握住了哈利的手,而Severus也攬著Harry的肩膀。“五年級,我和西弗勒斯因為教授大腦封閉術那段時間,相互喜歡上了對方相愛了……直到伏地魔的死亡……與韋斯萊的吵架分裂……要不是我以為西弗勒斯離開了我,我以為不會帶著孩子們離開這裏,成為一個魔藥協會的第七大導師傑洛米‧阿撒普萊特和冒險者工會第一個沒有團隊隻身一人的三S級的冒險者 未亡人。當孩子們可以進入魔法學校的時候,我的首選不是霍格沃茨,可是阿普和阿爾他們居然選的是霍格沃茨。”

  “開始,我不知道西弗勒斯從阿茲卡班出來了,也重新當上了校長一職,也不知道他們父子三人相互知道身份的事,當孩子們一年級那個萬聖節的假期,我因為安布其亞交易會回到這裏,終於看到了西弗勒斯……而在我離開英國的這段期間,居然出現了一個以我的名義的SBC的組織,想要將魔法界的貴族全部抹去……”

  Severus冷哼了一聲,“SBC?是Complete - Savior's – Behest?完成救世主遺志?一群大腦裝滿了芨芨草的蠢貨,這些他們看不慣貴族的存在吧。”

  “是的,”哈利看著對面男人的毒舌,不禁想笑,這話要是沒記錯的話,西弗勒斯曾經和自己說過,“現在這個組織已經沒有了。”薩拉查用稱讚的目光看著哈利夫夫,“做得不錯,你們是合格的校長。霍格沃茨是孩子們的一個家,是來學習和玩耍的地方,不能容忍這些破壞霍格沃茨的人存在。”

  哈利他們也說了這一年來的事,就看向了Harry他們。薩拉查說道:“果然,從哈利七年級就發生了變化。你真的很幸運,哈利。”Harry則有些苦澀,但他也知道現在他也是很幸福的,“那接下來,我就說說我的事吧……”看向一旁的投影球,小龍一行人也是感到不可思議,他們一直在旁聽沒有說話。小龍則是看向Harry,是在詢問是否要布萊斯他們離開一會,Harry則是搖了搖頭,讓他們知道也沒什麼,只是那兩孩子……

  
☆、小劇場當灰猊下遇到幸福(12)

  “教父!”一個童聲從投影球傳了過來。“泰迪,你怎麼在這裏,你不是請假回家了嗎,西裏斯沒事了?”Harry問道。而一旁的Harry則有些吃驚,連同剛才那兩個孩子,Harry已經有三個教子了。但是,重點是,這孩子是小天狼星的孩子?!“是的,教父。爹地好些了,多虧了西弗勒斯叔叔的藥劑即使送到。現在父親和爸爸還有克裏切全面看著爹地。我是來找小班尼的,所爾下午說教父和西弗勒斯叔叔這幾天都不在學校,就讓小班尼晚上到我那裏休息。”泰迪有些無奈的說道。

  “你是泰迪?小天狼星的孩子?”雖然有些奇怪這孩子居然有三個爸爸,但哈利更在意的是他是小天狼星的孩子。“你……”泰迪吃驚了看著投影球中居然還有一個和教父長得有九分神似的哈利,Harry說:“我們現在在另一個空間,小班尼和所爾他們也在這裏,你不用擔心了。那個是另外的一個我,沒事的。”

  “您好……恩……”雖然知道眼前的哈利是另外的教父,但自己還是不能把教父叫出口啊。“你叫我哈利就行了,小天狼星也是我的教父……”一說到小天狼星,哈利是一陣陣的心痛和難受。

  “那我叫您哈利叔叔好了,畢竟禮不可費。我是愛德華‧盧平‧布萊克,小天狼星是把我生下來的爹地。”

  “生你下來?盧平?!難道萊姆斯是你的……”哈利又問道,雖然問這些不夠斯萊特林,但哈利真的很開心,另一個空間的小天狼星還活著,也有了愛他的伴侶和屬於他的孩子。可這孩子的名字中居然有萊姆斯姓氏!

  “萊姆斯是我的爸爸,他和爹地是一對的。我的父親是我爹地的弟弟,雷古勒斯‧布萊克。因為父親的身體原因不能有孩子,為了能父親感受到家的感覺,在我6歲的時候被過繼給了父親。”泰迪解釋道,哈利有些意外,雖然都是愛德華,都是萊姆斯的孩子,兩個空間的泰迪實在是大不相同。

  “哈利!”德拉科從外面跑了進來,臉色很是不好,一旁的布萊斯也是。“哈利,有在戰爭時期遺漏的激進巫師在霍格莫德、對角巷和翻倒巷搗亂,不少巫師和巫師幼崽受傷了。”Harry一臉的陰沉,手指敲了敲椅子扶手,“德拉科,布萊斯,通知所有灰衣會的人,立刻趕往霍格莫德和對角巷進行支援,翻倒巷那邊有西弗的人出解決!”

  “是,猊下。”

  兩人接到Harry的命令立即離去。

  薩拉查想了想,和赫敏她們說道:“赫敏,你們去和貝克說開放一下學校,讓受傷的幼崽去醫療翼療傷,加強學校的防護。”赫敏兩個大人接到薩拉查的命令也拉著幾個小的,立刻離開,通知貝克雷爾的通知貝克雷爾,去醫療翼幫忙的幫忙。自家兩個小的,只能讓泰迪照看著。

  看著投影球的消失,Harry歎了口氣。“會沒事的,Harry。你要相信德拉科他們,不是還有貝克他們嗎?”戈德里克不喜歡看到自家的孩子露出這樣的表情。

  Harry點了點頭,說道:“哈利,就像你們剛才看到的,在我們的空間,我有一個自己創立的灰衣會,不同於鄧布利多的鳳凰社,也不同於伏地魔的食死徒,我的灰衣會是在黑白之間的灰。”

  “我活了兩世……”Harry看到哈利夫夫眼中的吃驚,繼續說道:“我的第一世和你的經歷差不了多少,我在尖叫棚屋那裏與被納吉尼咬傷的西弗定下了古老的魔法婚契……只是,西弗最後還是離開了我。而我也就離開的英國去闖蕩,在將近三十年裏我創立了灰衣會。在最後的時間裏,我去到了橡樹林,遭遇不測在要死去的那一刻,我見到了梅林。我與他定下預定,在我重生成年之後,去拯救精靈族。就這樣我帶著一身的魔力,一世的記憶重生到我六歲的那一刻。”

  “我六歲那年離開的了佩妮姨媽的家,回到了波特莊園……同年也去到霍格沃茨去找薩拉爸爸他們,但我沒想到梅林說要給我的禮物竟然也是讓西弗和我一起重生在我六歲的時候,可是那還我不知道,直到我十一歲我和西弗的重遇。在我二年級的時候我的血脈甦醒,成了一個妖靈。而在三年級的時候,西弗也血脈甦醒成了光精靈。四年級三強爭霸我和西弗有了所爾三兄妹,同年伏地魔徹底倒臺。”

  
☆、小劇場當灰猊下遇到幸福(13)

  聽著Harry的訴說,哈利感到無比的震撼。雖然在第一世兩人沒有……但是,重生之後,Harry夫夫都與在了一起。他們的成長都是來自自己的家人。他同時也慶幸那時自己有了西弗所給的珍寶,讓自己有了活下去的理由,有了變得更強大的原因。

  “時間不早了,先去休息吧。明早我、戈迪會和娜娜那邊聯繫,看看對角巷的後續還有我們要怎麼回去的方法。”薩拉查說道,“還有Harry你們兩個,也去看看孩子們吧。所爾那三孩子也是很緊張你們的……而另外的那三個孩子,要是還沒睡的話,哈利就兌現你與他們之間的諾言吧。”

  “是的,薩拉爸爸(閣下)。”

  “爹地!”就在Harry起身的時候,從房間飛出了一個小小的身影。“班尼!”Harry接住了小班尼迪克,小班尼迪克蹭了蹭自家的爹地,撒嬌道:“爹地,班尼口渴了……”哈利招來了小精靈讓它們趕快送來溫水,遞給了抱著班尼迪克的Harry。

  班尼迪克就著Harry手中的杯子一小口一小口的喝著水,其實小班尼迪克就在剛才Harry說往事的時候清醒的,但也在床上呆坐了一會兒,也就沒有聽到Harry的話。開門的一刻他就看到了仔細的看著在場的人有著和自己爸爸爹地長得一模一樣的人,還有薩拉查和戈德里克。小班尼迪克看著長相差不多的人,一樣就看到了自家爹地星屑般的黑髮,不用猶豫的撲了上去。

  “好了,班尼。男孩子不可以總是這樣撒嬌的。”Severus看這個呆在Harry懷裏的班尼迪克說道,小班尼迪克伸著小手要Severus抱抱,在Severus接手後,才說道:“當然,父親。但是,父親,容我說明一下,我現在才三歲。”看著小班尼迪克和Severus的交談,哈利看著Harry,沒想到另一個世界的Severus也會這樣寵著孩子。當然在家的西弗勒斯也很是寵著阿波羅他們。

  “班尼,晚上你要去和你的哥哥姐姐們一起睡,還是和薩拉爺爺一起。”雖然看到自家可愛的小孫子是剛剛睡醒,但顯然看著他在Severus懷裏不斷打哈欠的小孫子,薩拉查就問道,好讓小傢伙趕快在去休息一番。“恩……班尼要和哥哥姐姐一起!”

  “那晚上你們……”哈利現在才想起薩拉查他們晚上要休息沒有安排。

  “這裏雖然不是我們的空間,但也是霍格沃茨,這裏有很多我和薩拉的密室。我們找兩間密室休息就好了。”戈德里克說道,“反正密室可以相互走動,也可以去到任何的辦公室。”

  哈利想了想說,“恩,我的黑魔法防禦課的辦公室那裏有房間,小精靈每天也都有打掃,Harry你們可以住在那裏,畢竟那裏比較偏僻,也就近地窖。”Harry看向Severus,看到他點頭,也就說要住進去,接過小班尼迪克,走向剛才孩子們休息的房間。

  而走到孩子們房間的那一刻,就聽到孩子們在相互說著自家家長們的事。哈利敲了敲門,自己也就開門,看著坐在床上發愣的孩子們挑了挑眉,“我以為現在是晚上接近十二點的時間,你們本該在睡夢之中,而你們現在……”

  “哦,爸爸~”阿爾忒彌斯跪坐在柔軟的床上,“沒想到,另一個空間的你是如此的厲害啊……”看著小女兒崇拜的眼神,哈利撲哧一下笑了出來。

  “哥哥~”將小班尼迪克放到維吉爾的床上,小班尼迪克撲向了自家二哥的懷裏,打著小哈欠,準備入睡。

  “爹地……”所羅門看著自家爹地進來一刻,心就直跳,要知道他們來這裏的事情還沒有解決。

  “好了,沒有下次了。這一次也就當做一次旅遊。”揉了揉自家長子的腦袋,Harry笑道。

  
☆、小劇場當灰猊下遇到幸福(14)

  “哥哥~”將小班尼迪克放到維吉爾的床上,小班尼迪克撲向了自家二哥的懷裏,打著小哈欠,準備入睡。

  “爹地……”所羅門看著自家爹地進來一刻,心就直跳,要知道他們來這裏的事情還沒有解決。

  “好了,沒有下次了。這一次也就當做一次旅遊。”揉了揉自家長子的腦袋,Harry笑道。

  一邊聽著對床上的哈利對阿波羅他們講著故事,Harry靠著床頭腿上是小班尼迪克的小腦袋。故事講完了,阿波羅和阿爾忒彌斯也問著在故事中他們聽不懂的問題。Harry耐心的講解著,所羅門這邊也有問著自家的爹地,在一個講解的時候,另一個人就會補充一些他沒有講到的一些小偏僻的答案。

  雙方的孩子都相互看著對方的爸爸都是衣服崇拜的樣子,讓哈利兩人看著感到好笑。“好了,孩子們。真的該睡著了,要是明天誰在餐桌上遲到,你知道的。”Harry說道。

  哈利也說:“要是你們乖乖的,我或許會考慮明天的早餐有你們喜歡的食物。”

  “沒想到,你我的一些經歷是那麼的相同,同樣的變得強大。”Harry感慨道。

  “是啊,不同的空間的人,不同的經歷,但有些事卻是相同的,那就是西弗都是我們各自的伴侶。”哈利回答道,“我唯一沒想到的就是,那三胞胎居然是在你五年級出生的,你很愛他們。”

  Harry苦笑道,“是的,剛才我沒說的是……在三胞胎之前我還有一個孩子,可是發生了太多的事情,讓我和西弗的孩子沒有了。”

  “抱歉……”哈利沒想到眼前的人居然失去過一個孩子,他知道……兒時的經歷讓他很是珍惜家人,一個孩子的失去,對於那時的Harry一定是一個很大的打擊。

  “沒事了,畢竟那時誰也沒想到會那樣。現在,孩子們都健康成長著,對我來說就是最好的。”Harry打開一扇隱蔽的門,“那麼,就先這樣了。早些休息吧,晚安。”

  “晚安。”相互道了別,回到自家的丈夫身邊,訴說著今天自己的感受。Severus聽著Harry的話,想著這一次對所羅門他們的懲罰就算了,就像Harry說的,就當做一次家庭旅行,也不錯不是嗎?

  第二天一早,哈利和Harry同時早起,想要給愛人和孩子們做早餐。“閣下他們呢?”哈利問道,Harry一邊忙著手中的活,一邊回答道:“薩拉爸爸他們一早就去了有求必應屋去找娜娜媽媽她們商量要怎麼回去的事了。”

  “那早餐他們不需要嗎?”Harry指了指一旁的空置的盤子,“聽小精靈們說,一早薩拉爸爸就命令他們做早餐給他們吃了。”

  強制命令小精靈去一旁為留在霍格沃茨的孩子們做飯的兩人來得很是開心,從冒險到魔藥,從魔藥到煉金術……直到手上的早餐做好,就去叫醒熟睡中的孩子們,至於兩位魔藥大師?作為嚴謹的斯萊特林的蛇王,會在伴侶不在身邊的情況下懶睡嗎?答案的是不會的,就在哈利他們離開房間的那一刻,兩位魔藥大師就已經起來了。

  “好了,雅各森,該醒醒了。”看著自己的一雙兒女進洗浴間裝扮好自己出來了,哈利無奈叫著還在懶床的教子。而另一邊,雖說小班尼迪克退了燒,但他表現還是蠻懶了,Harry拉起小兒子,拿起一旁的衣服幫他穿了起來,又叫來兩個洗漱好的兒子幫小班尼迪克洗漱。看著自家小小孩的樣子,哈利兩人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寵溺和無奈。

  “爹地,今天又班尼最喜歡的煎蛋嗎?班尼不要雙面熟透的,班尼要六分熟的單面煎蛋。”攬著Harry的脖子,小班尼迪克被Harry牢牢的抱在懷中。“是是,早餐是爹地做的,爹地會不知道你們的口味嗎?但是,班尼待會要再喝預防感冒感冒的魔藥,還好我來的時候身上還隨身攜帶你們可能要用到的魔藥。”

  小包子的臉上皺起了眉頭,“不要苦苦的魔藥,班尼要爹地做的水果魔藥!”

  “是是,小班尼是最乖的,魔藥也是爹地做的,所以要好好喝藥知道嗎?”Harry很是無奈的說道。好吧,很少看到小班尼迪克這樣撒嬌的樣子,所羅門三兄妹表示很期待待會兒小班尼迪克向自家爸爸撒嬌的樣子。

  
☆、小劇場當灰猊下遇到幸福(15,完結)

  “爸爸!”就在Harry剛剛入座之後,小班尼迪克就伸手要Severus抱。Severus很是自然的抱住了伸向自己小手的小班尼迪克。摸了摸小兒子的額頭,沒有昨晚的燙,“先喝牛奶。”一旁的Harry用最快的速度用餐,好接手餵班尼迪克吃早餐。

  “不知道要是我們也有小弟弟小妹妹的話,父親會不會也像另一個世界的父親一樣?”阿爾忒彌斯在阿波羅的耳邊說道。西弗勒斯因為是校長,在命令小精靈將哈利做的早餐放到大廳自己的桌子上,雖說現在是假期,但作為校長的自己也要是不是的出現在大廳。而哈利當然也跟著一起去,留下三個孩子在地窖裏和Harry一家一起用餐。

  “或許……”阿波羅看著小班尼迪克坐在Severus懷裏和得嘴角是一圈牛奶圈,不禁有些羨慕。

  而Harry看到小兒子像一隻小貓咪一樣喝得一臉的牛奶,笑道:“哪來的小花貓啊,看看著一臉的牛奶哦~”

  “班尼才不是小花貓呢!”嘟著嘴不看Harry,小班尼迪克躲在了Severus的懷裏。

  “好了,班尼。你也三歲了,該學著自己吃飯了。不要總讓你爹地餵你。”輕輕拍了拍小兒子的腦袋,Severus說道。

  “好了,好了,Sev。小班尼現在也才三歲,按照薩拉爸爸他們說得,要讓孩子開心的長大。來,小班尼,爹地喂你吃飯。”抱過小班尼迪克坐到自己的腿上,拿著小勺子喂著小班尼迪克吃麥片粥。

  快速的用完早餐,再次交代假期留校的小動物們不要私自離開學校,也不能進入禁林,就離開大廳會地窖去。一進門就看到Harry正在喂小班尼迪克。十三年前的分離,讓西弗勒斯沒有看到這樣溫馨的一幕。但他也知道,這樣的場景會在不遠的將來發生在自己身上的。

  知道快中午的時候,薩拉查和戈德里克在出現在大家的眼前。“薩拉爸爸,怎麼樣了?”看著自家薩拉查爸爸臉上疲憊的神態,Harry擔心道。

  “沒事,只是我們剛才嘗試了只用魔力鏈結兩個空間的通道,但是還是不行。我們已經喝了提神劑和魔力恢復劑了,你不用太擔心了。”薩拉查揉了揉眉間,他懷中的小獅子也在他的懷裏蹭了蹭。

  哈利看著薩拉查懷中的獅子,大概也能才得出這是誰了。“閣下,會不會是因為時間的影響,比如要在固定的時間什麼的?”

  薩拉查贊同的點了點頭,“你說得沒錯,在我們實驗失敗之後,娜娜和赫敏去查了資料,事實也是如此。我們必須在滿月的情況下才能打開空間之門,同時也需要魔藥的幫助。”

  “魔藥?薩拉爸爸,需要什麼樣的魔藥,您說我和西弗來做就好。畢竟我現在不能大量的施展魔力,到時候只能靠你們了,所以魔藥的事就交給我們吧。”Harry說道。

  “恩……好吧,”薩拉查說道,“但是我們現在需要的材料有很多都欠缺,我們也得出去尋找。”

  “薩拉爺爺,你們還需要什麼樣的魔藥材料?或許,我爸爸他能拿到。”阿爾忒彌斯說道。

  “乖孩子,“薩拉查摸了摸阿爾忒彌斯的小腦袋,“哈利,你現在手上有蛇怪的脫皮,鳳凰重生之後的滴一滴眼淚,龍的逆鱗,冥界的彼岸花還有獨角獸的祝福之血和火灰蛇的殼?”變回原狀的戈德里克說道,“其他的材料我們都有,就這些了。”

  “獨角獸和鳳凰的話,我和哥哥都有一隻,我們會和它們說一下的。”阿爾忒彌斯高興的說道,沒想到自己也能幫得上大人的幫!

  “獨角獸?都有一隻?!”薩拉查他們都有些吃驚。

  “那是我們剛要上學的時候,爸爸送給我們一人一隻獨角獸、摩羯和三頭犬。”阿爾忒彌斯招來了自己的小獨角獸,阿波羅則是招來了自己的鳳凰。“我的鳳凰三個月前涅槃重生,還沒流過眼淚剛好可以派上用場。”

  “那剩下的……除了彼岸花我手頭上沒有,其他的我都有很多,請閣下稍等一會。”哈利說完就移形幻影離開了。沒多久就回來了,手上多了一個盒子。“剛好冒險者公會那邊有幾株彼岸花,我都拿來了。”哈利將手中的的盒子交給了戈德里克。“蛇怪的蛻皮我也有,閣下,您需要多少?”

  “那就好,現在都準備齊全了。就差熬制魔藥和等待下個月圓之時!”戈德里克滿意的說道,“Harry啊,接下來就靠你們了,我和薩拉就去外面逛一圈,大概一個星期之後就回來。魔藥的製作方式,我們放在了密室裏面。”薩拉查接著說道:“我們這邊的施法會和娜娜那邊同時進行的。娜娜那邊有他們三個雖然已經足夠,但是我們這邊需要的更多,除了孩子們和哈利你們兩個,我們都得一起施法。咒語我會在回來之後,告訴西弗勒斯你們的。所以,魔藥的製作就交給哈利你們兩個。魔藥也先別急著做,等我們回來再說。魔藥的配方,你們兩個就先熟悉就好。”

  一個星期不長也不短,當薩拉查他們回來的之後,足足睡了兩天。接下來,就是製作魔藥的時刻,哈利兩人摸清了配方的製作,製作的時候也非常之小心。薩拉查兩人就拉著西弗勒斯兩人不斷的練習的魔力的融合和咒語的背誦。期間,孩子們待在哈利身邊幫助的他們。

  時間過得很快,距離滿月還有五天。魔藥製作完成,咒語流暢的誦出,魔力高度的融合,這一些都是辛苦的成果。

  滿月當晚,薩拉查和戈德里克拿出了他們外出的收穫吸血鬼始祖的尖牙,刻畫出兩個相交在一起的大型魔法陣。“哈利,Harry。這兩瓶都是增齡劑。我們現在需要哈利你白髮後的第一縷頭髮,Harry的是最後一縷頭髮,看到後記下來它們的位置,喝下還原劑,剪下它們,將它們編在一起,我需它們作為鏈結魔法陣和魔鏡的鏈結。”

  拿了增齡劑和還原劑,在薩拉查安排的一間小房間裏頭,兩人都剪下了薩拉查所需要的頭髮。午夜十二點的鐘聲即將響起,薩拉查四人念起了咒語,哈利之後再按照薩拉查的要求,將魔藥灑在了魔法陣上,鏈結的那一縷合併的頭髮還有魔鏡。

  當鐘聲響了十二下,魔鏡泛起一縷藍光,兩個空間之門打開了。

  “很高興你認識你們,哈利。希望我們有相遇的機會,那時我們也能有更多的話題一起討論。”Harry說道。

  Harry抱著小班尼迪克,Severus則拉著維吉爾,所羅門則是由戈德里克帶著,辛西婭是由薩拉查帶著。一人帶著一小孩,穿過魔鏡回到自己的空間。“呐,西弗,這是一次不錯的旅行。”Harry最後這樣評價道,“不同的歷史,最後是我們擁有相同的幸福!”

題目 : 同人衍生創作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tag : HP同人 穿越時空

Secre

就是好用

縮放字體 :| +大 | -小 |

重要重要

站內所有文章轉載自互聯網,皆為私人收藏,版權屬作者所有,請支持正版,路過歡迎~請勿宣傳!缺章或最新番外歡迎補充! -----貼心小提示-----
請把提示訊息『複製』並『貼上』就可,請留意不要複製到空格喔!

文章類別

最新文章

全部文章連結

顯示所有文章

耽美統計

聊天室

搜尋欄

最愛連結

+連結

+部落格好友

月份存檔

文章關鍵字

特殊傳說同人 龍族 小鬼當家 頭文字D 名偵探柯南 還珠格格 言情小說 猛鬼街 位面 寶蓮燈 聖鬥士同人 希臘神話 叛逆的魯魯修 NC17 英美劇 科幻 神鬼傳奇 水果籃子 死神 笑傲江湖 十二國記 闇河魅影 絕命終結站 修真 一廉幽夢 綜漫 暮光之城 天使禁獵區 犬夜叉 家庭教師  梅花烙 沉默的羔羊 HP同人 GL 隨身空間 櫻蘭高校男公關部 教父 獸人 夜訪吸血鬼 魔戒 我和殭屍有個約會 末世危機 魔獸世界 BG 紅樓夢 影綜 黑執事 BE 獵人 天是紅河岸 火影忍者 赤河戀影 青蛇 現代 納尼亞傳奇 瓊瑤同人 現代都市 海賊王同人 校園 鋼鐵人 劍俠情緣三 無限恐佈 福爾摩斯 笑傲江湖同人 網球王子 棋魂 古代宮廷 復仇者聯盟 第八號當舖 Fate NP 重生再世 網遊 洪荒 異世大陸 Zero 庫洛魔法使 死神來了 穿越時空 無限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