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HP][BL]人人都想推倒你 BY 婉清揚兮(DMSSLMHP)

搜索關鍵字:主角:哈利.波特,德拉科‧馬爾福,西弗勒斯.斯內普,盧修斯‧馬爾福 │ 配角:HP眾人 │ 其他:BL,短篇,4P

攻:德拉科‧馬爾福,西弗勒斯.斯內普,盧修斯‧馬爾福
受:哈利.波特

【文案】
內容涉及小哈總受,
為無固定CP、無節操、無正經結局的三無產品!!!
雷者勿入!

=======================================
[HP][BL]人人都想推倒你 BY 婉清揚兮【完結】(DMSSLMHP)
=======================================



☆、1.德拉科出去

  “阿瓦達索命!”哈利眼看著綠光沒入了他的身體,緊接著他陷入了沉眠。

  哈利感到自己的身體一陣難耐的燥熱,他不由自主的扭動著身體試圖緩解身上不適的感覺,輕柔的撫摸緩解了哈利身上的不適,一串輕吻緊接著落在了哈利的背上,哈利終於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

  有什麼在他的身體裏面不斷的進出著,這是怎麼了?他不應該被索命咒弄死了嗎?現在到底是怎麼回事?

  “波特,你專心一點!處男就是麻煩,我已經很溫柔了,你明明不疼的!”傲慢驕縱的聲音讓哈利一下子僵住了身體,緊接著一雙纖細保養的比貴族小姐更加柔滑的雙手握住了哈利的腰,猛力的撞擊和體內持續增加的快感讓哈利清楚的知道這不是做夢!

  當然了,這怎麼可能是做夢,就算是最可怕的噩夢他也從來沒跪在德拉科‧馬爾福這個可惡的斯萊特林身下任他為所欲為的時候!這簡直比伏地魔抓住他試圖殺死他更可怕!

  “不!……呃……放開我,馬爾福……”哈利張嘴想大喊,可是在一聲堅定的拒絕了後,體內翻攪的快感讓哈利的拒絕反而充滿了軟弱和祈求。

  壓在哈利背上的德拉科放開了緊緊箍著哈利細瘦腰線的雙手,改用雙臂環住哈利的上半身,靈巧的手指在哈利的胸前移動著夾住了哈利被刺激的挺立起來的紅點,另一隻手握住哈利的下巴硬是抓過了哈利的頭。

  帶著香味的淡粉色嘴唇壓住哈利已經紅腫的嘴唇不停的碾壓磨蹭著,緊接著德拉科的舌頭鑽進了哈利的口腔中,空氣離哈利越來越遠。

  摩挲著皮膚的輕柔撫摸,安撫勾引著哈利的舌頭和不斷碾壓在羞於出口位置上的柱體都讓哈利的神智不夠用。

  “嗯~哈……啊!”在德拉科充滿了罪惡的指尖對著哈利仍在發育中的下身用力的摩擦一陣後,哈利發出仿佛幼貓撒嬌的甜膩呻吟,終於癱軟在蓬鬆柔軟的銀綠色床單上。

  德拉科輕柔的退出哈利的身體,並不太用力的就將哈利翻轉了過來,伸手將哈利環在自己的懷抱中,德拉科帶著點滿意的迷迷糊糊說:“不會反抗和拒絕的波特,真好!”

  太過年輕的身體在激情過後都太過疲累,不算長的睡眠之後,德拉科先醒了過來,他看著哈利身上佈滿的紅紫痕跡擰起了淺色的眉毛。哈利不適的皺起眉毛,將自己埋進德拉科蓬鬆的枕頭裏面像隻不舒服的貓一樣撒嬌的蹭著。

  德拉科看著哈利的樣子嘴角勾起了一抹滿意的笑容,輕手輕腳的抱起哈利走進了浴室中,用溫度適宜的水清洗著哈利的身體,德拉科看著趴在他胸口仍舊睡得迷迷糊糊的樣子安撫的拍了怕哈利的背將修長纖細的手指探入哈利的體內,順著德拉科的手指白濁黏膩的液體被引導了出來,而疲憊的哈利仍舊沒有清醒過來。

  德拉科抱著清洗完了的哈利回到床上,他伸手讓哈利趴在他身上繼續睡著,自己摸出一本黑魔王書細細的看著。不知道夢見了什麼,睡夢中的哈利彎起了嘴角,光/裸著身體的哈利腿磨不老實的開始蹭著德拉科比他更加白皙的雙腿,德拉科的呼吸沉重了起來,他看著哈利沉眠的樣子,深呼吸一下,不滿的撇撇嘴角。

  德拉科下了床穿好自己的衣服走出了寢室,銀綠色的大門被關上之後又再次被它的主人打開,德拉科耳朵帶著淺淺的紅暈,輕吻了哈利紅潤的臉頰,“哼”的一聲留下一句:“該死的波特!”

  確定德拉科徹底離開這個房間,本應沉睡著的哈利不可思議的睜開了眼睛,碧綠的眼睛中充滿了震驚,他摸出自己的魔杖一揮手,時間魔法清晰的顯示在哈利眼前——1996年7月31日!

  這裏明明是斯萊特林的寢室,他來過,那麼為什麼應該是假期的時候他卻在斯萊特林的寢室裏,被一個和他交惡了六年的邪惡斯萊特林死對頭壓在身下,而且……他還高/潮了!

  SHIT!哈利在心裏咒駡著,想起剛剛發生的時候,少年不禁挑逗的時候再次泛起一陣燥熱的感覺,哈利的臉頰泛上了紅暈,碧綠的眼睛中也濕潤了起來,為什麼他會回到了一年前而不是回到小天狼星沒有死的時候呢,或者乾脆回到詹姆斯和莉莉都在的時候更好啊!

  哈利鬱悶的想著,終於他意識到自己仍舊身在斯萊特林的寢室中,給自己使用了一個幻身咒,哈利動作敏捷的離開了德拉科的寢室,可惜,就算哈利走出了德拉科‧馬爾福的寢室,他也沒有辦法離開斯萊特林公共休息室。

  懊惱的哈利隨意的靠著休息室的掛毯站在了角落之中,掛毯上雕紋的小蛇嘲笑著哈利。

  “嘿,你們看,一個格蘭芬多的傻瓜!他竟然不知道怎麼離開斯萊特林公共休息室!笨蛋,連從掛毯後面能離開都不清楚,哦,太傻了!”

  “你說什麼?掛毯後面能離開?”哈利不由自主的回應了小蛇的話題。

  小蛇似乎被哈利脫口而出的蛇語嚇到了,它扭曲著身體在掛毯上滾來滾去,終於“啪”的一聲,掛毯後,露出了一條走廊,哈利並沒有想過如果他走進去遇見危險會怎麼樣,勇敢無畏的獅子總是下意識的忽略可能面對的危險……。

  漆黑的走廊似乎怎麼也走不到頭,當哈利終於看見光亮的時候,面對著他的是一扇門,哈利帶著不可抑制的好奇推開了這扇神奇的門,進入哈利眼簾的是一個看起來有些陰冷的臥室,除了擺放在正中間看起來極具衝擊力的大床,臥室裏面什麼都沒有。

  哈利進入臥室的門,就像出現的那麼突兀一樣,又神秘的消失了,哈利看著臥室連接的兩扇門,帶著好奇的隨手推開了距離他比較近的一扇門。

  西弗勒斯‧斯內普?!為什麼這只不停救他命,最後還為了他死去的雙面間諜會低聲呢喃著他的名字在自慰?


☆、2.斯內普放開我!

  不得不說一向嚴苛冷酷的魔藥學教授此時帶著壓抑的喘息和低喃的聲音打動了哈利,某一方面……哈利緊張的看著斯內普呼吸不由自主的加重了,發現了自己不正常狀態的哈利後退了一步甩著自己的頭試圖用紛亂的思緒分析出現在的狀況。

  “哐!”後退的哈利踢到了身邊的床沿,和木製的床身相撞發出了一聲響亮的悶響,浴室裏的斯內普聽見聲音突然僵住了動作,能沒有口令就進入斯萊特林地盤的人是誰還用想嗎?除了那個會蛇語的該死的波特在沒有人能無聲無息的鑽進斯萊特利的地盤!。

  飛快的用黑袍遮住自己全身,斯內普大步邁出了浴室。哈利一撞到床沿就知道事情不好,斯內普這只偏心的老蝙蝠知道他看見了什麼一定不會放過他的!就算清楚斯內普為了保護他在所不惜,哈利同樣也十分清楚的就是斯內普厭惡,或者說是憎恨他!。

  哈利害怕的趕緊跑出斯內普的臥室,可惜少年的腳程明顯趕不上充滿了戰鬥意識的前食死徒,哈利被斯內普一把推倒在冰冷的魔藥處理臺上。斯內普狠狠的將哈利的臉按在光滑的臺面上,低沉絲滑的聲音此時充滿了憤怒的氣息。

  “啊~我看見了什麼?一個擅自闖入教授臥室的愚蠢獅子?波特!你來這裏做什麼?”斯內普用力擰起了自己已經有著深深溝壑的眉心。

  “放開我,老蝙蝠!我什麼都沒看見!”哈利拼命的扭動著自己的身體試圖掙脫斯內普對他的控制,可惜少年單薄的身體和不適合動彈的動作都讓哈利的努力化為烏有。

  斯內普突然翻過哈利的身體,俯下身緊緊貼上了哈利的臉頰,炙熱的呼吸噴在哈利的臉上,哈利不禁瞪大了碧綠的大眼睛,過近的距離讓他什麼都看不清,而他那副不斷倒楣的眼鏡早就在被斯內普按住的時候不知道被打飛到了哪裡。

  “波特……”斯內普的聲音更加的低沉,哈利幾乎以為自己聽不懂斯內普到底再說什麼了,過度壓抑的聲音簡直讓哈利誤以為斯內普也是會使用蛇語的。

  斯內普壓住哈利肩膀的手順著哈利的胸膛緩慢的滑到哈利的腰間,那雙總是靈活的處理這魔藥材料的大手隔著褲子的布料握住了哈利虛軟的下身,炙熱的溫度讓哈利帶著不適和舒適這兩種決然不同的感覺低喘了一聲。

  哈利的歎息讓斯內普突然堵住了哈利的嘴唇,而這個動作徹底讓哈利從迷思中清醒了過來,他用力扭動著身體,可惜,後背躺在魔藥處理臺上,而雙腳卻著地的姿勢,隨著哈利的動作反而變成了雙腳根本落不了地,只能用雙腳夾在斯內普腰間的曖昧動作。哈利不忿的繼續扭動著自己的身體,僅僅是披在斯內普身上的黑袍很快隨著哈利的動作脫離了斯內普的身體。

  “你竟然是如此的迫不及待……波特……”斯內普含住哈利的耳垂,含混不清的低沉聲音傳進哈利的耳中,吸吮和輕咬讓哈利反抗的動作變成了緊緊抓住斯內普胸前的衣料,雙腿用力纏住了斯內普的腰。

  校服長袍的扣子被斯內普輕而易舉的挑開,哈利認為會冷的驚人的薄唇,卻帶著灼熱的氣息碾壓著哈利的皮膚。靈活的雙手已經在哈利無意識的配合下退下了哈利的長褲,修長的手指沾著滑膩的藥膏已經推進了哈利的體內。

  斯內普的動作僵硬了起來,少年體內濕滑彈性的狀態明確的告訴著斯內普,哈利在來到這裏之前經歷過什麼,擴張的動作不由自主的僵硬並且粗暴起來。食指和中指大幅的勾挑著哈利的身體,哈利禁不住開始帶著疼痛的喘氣起來。

  “不!不!疼……”哈利抱著斯內普肩膀的雙手改為推拒著斯內普壓伏在他身上的姿勢,而少年的反抗更是讓脾氣從來不好的魔藥教授憤怒了起來。

  “和你的人渣父親一樣,這麼……除了愚蠢,竟然還……這麼放蕩……”斯內普喘息著抽出一隻手用力將哈利的雙手壓在冰冷對的臺面上。

  抽出擴張的手,斯內普舉起哈利因為愛好魁地奇而出奇修長優美的腿,狠狠頂了進去。

  “啊!”哈利低喘一聲,然後狠狠咬住自己的嘴唇,情欲的迷霧已經離開了哈利,此時面對著斯內普哈利根本不想示弱,越疼痛越是要表現的毫不在乎,不斷用力的牙齒已經咬破了紅腫的嘴唇。

  斯內普停下了頂入的動作目光森然的盯著哈利,就像一隻等著青蛙的巨蛇,哈利不自在的扭著身子轉過臉,兩人相連的位置因為這個動作而隱秘的摩擦了起來,哈利的臉上和耳朵上都紅了起來,斯內普低低的歎了口氣,鬆開了壓制著哈利的雙手,就著此時的動作將一絲不掛的少年抱進了自己的懷裏。

  哈利掛在斯內普的身上,雙手緊緊摟住斯內普的脖子,雙腿也用力的盤在斯內普的身上以防止被他喜怒不定的魔藥教授扔下去,而斯內普只騰出一隻手托著哈利的臀部大步回到了他的臥室。

  哈利被斯內普輕柔的放在了床上,剛剛短短的幾步路已經刺激的哈利眼中泛出了淚水,他繼續咬緊嘴唇,做好接受蹂躪的準備,而接下來出乎哈利預料的,迎接他的是一場體貼的、溫柔的、甚至可以說是小心翼翼對待的性/愛。

  這個不知名的世界似乎一切都沒有變化,而對哈利來說僅僅清醒過來幾個小時德拉科‧馬爾福,還有偏心的魔藥教授西弗勒斯‧斯內普之間發生的不可想像的關係,已經徹底讓哈利迷惑了。

  哈利乖巧的不可思議的趴在斯內普的懷裏讓年長的斯萊特林給他清洗身體,隨著斯內普手指深入他體內的動作顫抖著身體,餘韻仍舊在哈利的體內肆虐,而此時斯內普的輕柔的動作帶給了哈利二次折磨。

  “Sorry,哈利,這是個意外……”斯內普低沉的聲音唯一一次充滿了愧疚,而哈利面無表情的點點頭,渾渾噩噩的自己站了起來披上完好的衣服推開斯內普伸出的手走出了魔藥辦公室。

  “哦!”哈利一頭撞在了一個高壯的身體中,帶著香味的身體主人伸出手扶住哈利已經成長卻仍舊纖細的身體。

  “哦~看我撿到了什麼?一隻綠眼睛的救世主嗎?”保養得宜的修長手指挑起了哈利的下巴,俯下的臉頰上鑲嵌著和另一個少年同樣看似冰冷的灰藍色眼睛,此時眼睛的主人充滿了興味的掃視著哈利脖子上遮掩不住的痕跡。

  雙手……順著哈利挺翹的臀部滑動了起來……


☆、3.盧修斯馬爾福,你用了什麼?

  “你……”沒等哈利說完話,他就感到一條冰冷的金屬鏈子被被夾在了他結實挺翹的臀縫之間,伴隨著盧修斯的輕笑,一陣天旋地轉的感覺包圍了哈利。

  “嘔!”在落地的一刹那哈利沒有選擇攻擊或者是防禦,他一整天沒有任何進食的胃一陣抽搐,不適的感覺讓哈利捂著嘴靠在盧修斯的身上乾嘔了起來。

  年長的馬爾福扶著哈利的肩膀,保養得宜的白皙手掌輕柔的順著哈利的背撫摸,充滿安撫意味的動作至少讓哈利在心理上好受了許多。盧修斯打了個指響,總是充滿了韻律感的語調使用著在哈利看起來極度炫耀意味的抑揚頓挫的說:“立刻準備一些適合消化的食物來。”

  哈利以為盧修斯是在命令他,他正經的看著盧修斯,簡直不敢相信馬爾福家的族長竟然明目張膽的在黑魔王回歸的時候把救世主當做家養小精靈對待。立刻的,尷尬的氣息包圍了哈利,抬起頭的哈利看見了極具視覺衝擊力的畫面,一排家養小精靈無聲的彎腰對著盧修斯行禮並且迅速而無聲的消失在了哈利眼前。

  這裏不是霍格沃茲了!遲鈍的哈利終於在噁心的感覺後注意到了環境的變化,墨綠色的牆紙和描繪著金邊的傢俱充滿了古典的優雅,和布萊克老宅有些相似的感覺——當然,哈利並不是說馬爾福家像布萊克家一樣破落,僅僅是相似的審美品位帶給了哈利錯覺。

  這裏竟然是馬爾福莊園?哈利帶著一些好奇的小心偷看著,他曾經被抓來過這裏,當然,他更加熟悉的是馬爾福莊園的地牢,但是客廳的擺設哈利還是見過的,馬爾福家低調華麗的擺設當時就給哈利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畢竟看著德拉科‧馬爾福那副驕縱的樣子,哈利曾經惡意的猜測過馬爾福家應該是一副暴發戶的樣子。

  “好了,男孩,你該把我的門鑰匙還給我了,不是嗎?”緊貼在耳邊響起的性感聲音最後的一個音調奇異的上揚,讓哈利不合時宜的感受到了一絲誘惑的意味。

  哈利立刻在內心譴責了自己可怕的想法,在經歷過德拉科‧馬爾福和老蝙蝠的不正常之後,難道你竟然看誰都以為他們要把你壓在身下了嗎?盧修斯‧馬爾福是個十足的食死徒!他此時更應該想殺了你或者把你送給伏地魔!。

  滑膩的指尖鑽進了哈利的臀縫之中,剛剛被哈利沾染上體溫的銀色鏈子被盧修斯巧妙的抽了出來,金屬和皮膚摩擦的感覺讓哈利反射性的收緊了臀部的肌肉,而這延緩了門鑰匙被拉出來的速度。

  “看來你十分喜歡它,也許你想要一條可以隨時到達馬爾福家——我的臥室的門鑰匙?”盧修斯濕熱的氣息打在哈利的耳垂上,而話中明顯充滿了暗示的內容哈利紅了臉頰,哈利轉過頭試圖擺脫這種說不清狀況的場景。

  扭轉了脖子的位置讓哈利雖然挽救了他可憐的耳朵,卻貢獻出了整條充滿了紅紫痕跡的脖頸。盧修斯立刻回應了哈利的暗示——當然,哈利絕不會認為他做過這種事情——一條濕滑的舌頭順著哈利纖細的脖子舔舐了起來,盧修斯白皙的幾乎泛著光澤的手指輕輕一跳披在哈利身上的唯一一件衣服——德拉科的長袍就滑落在了地上,內裏赤/裸的軀體印著不用說就能讓盧修斯明白的發生過什麼的痕跡。

  不過,年長的馬爾福並沒有在意這些,他順著哈利單薄的身體輕吻了下去,避開了那些留下痕跡的位置,盧修斯顯然是個更好的情人,他並沒有在哈利的身上留下任何的痕跡,而忙碌的雙手讓哈利已經只能依靠拖著他臀部的一隻大手維持著站立的姿勢。

  哈利修長的雙腿之間斑斑點點的紅痕讓盧修斯皺了皺眉,撫摸著哈利身體的手在這些痕跡上輕柔的按壓磨蹭,顫慄的感覺讓哈利情不自禁的弓起身體向後靠在了牆壁上,半睜著的綠眼睛中充滿淚水。

  “德拉科和……西弗勒斯?”盧修斯雖然使用了疑問句,但是話中的內容卻是肯定的。

  哈利顫抖了一下身體,他立刻清醒了過來掙脫了盧修斯的懷抱,將也屬於馬爾福家的長袍裹住了自己。

  盧修斯挑眉看著哈利的動作,他彎下腰把哈利遮擋在自己製造的陰影裏面,鉑金色的頭髮燦爛奪目的垂落在哈利眼前,盧修斯舔咬這哈利的耳朵,低聲說:“太不小心了,男孩,你這副樣子不論出現在那裏都不會讓男人放過你的。”。

  “主人,食物準備好了!”一排家養小精靈端著盤子出現在了盧修斯身後,盧修斯指了指自己的茶几,並沒有說話而是一直帶著似笑非笑的表情看著哈利,家養小精靈聽話的把一個個盤子在茶几上擺放好,無聲的又消失在了盧修斯的臥室中。

  盧修斯更加的彎下腰,繼續舔咬著哈利的耳垂,一隻手穿過哈利的腿彎抱起了哈利的身體,並不費力的抱著哈利坐在了茶几對面的長沙發中,轉過哈利的身體,盧修斯攔著哈利的腰,緊貼著哈利的耳朵說:“吃吧,我想你現在最需要的是食物。”。

  哈利不安的看了盧修斯一眼,盧修斯攤了攤手表示了他的誠意,而食物的香氣讓哈利決定吃飽了再說——已經經歷過兩次莫名其妙的情事,讓哈利在某種程度上來說已經破罐子破摔了。

  哈利向前彎著身體有些費力的勾著食物——按照盧修斯身高擺放的茶几位置對哈利這個到現在為止也還是發育不良的少年來說太殘忍了——只有一顆扣子的衣袍在哈利的動作下,從領口以下徹底散開,而哈利的臀部因著他的動作磨蹭抱著他坐在腿上的盧修斯容易毀約的位置上。

  盧修斯坐在哈利身後調高了眉毛,他環著哈利腰部的雙手摸進了敞開的長袍中,準確的找到了已經被吸吮的有些紅腫的兩顆紅果上有技巧的揉撚著,下身前後磨蹭著哈利的臀部,裏面的含義不言而喻

  “哐!”哈利手中的餐具砸在了盤子裏,他無力的只能趴伏著用手臂支撐著桌面。

  “不……不……”哈利有些慌亂的說,他的身體確實沒辦法在一天之內第三次承受進入了,早些時候斯內普粗暴的進入讓哈利仍舊紅腫著。

  “當然不,男孩,你該知道你完全可以。”盧修斯並沒有搭理哈利軟弱的拒絕,被玩弄的挺立起來的紅珠被盧修斯放棄了,隨意揮揮手一瓶帶著豔麗色澤的液體被盧修斯拿在了手中,咬住瓶塞一拔,瓶塞“啵!”的一聲彈在了地上,黏膩的液體被盧修斯浪費的全部倒在了哈利的背上。

  冰涼黏膩的液體緩慢的順著哈利的背脊流到了臀縫之中,然後順著盧修斯已經探入他身體的手指滑入了哈利的體內。

  濃郁的玫瑰香氣在臥室中蔓延開,盧修斯低沉性感的聲音仍舊平穩對哈利說:“保加利亞最好的玫瑰釀制而成的,相信你一定喜歡這個味道。”


☆、4.他死了?

  “啊~哈……啊……”手指在哈利體內輕巧的轉了一圈,帶著濃郁花香的藥膏被均勻的塗抹在內壁上。

  盧修斯輕輕的笑了一聲,卻抽出了自己的手指,抱起哈利放在了大床上,保養得宜的修長雙手順著哈利的身體輕輕滑動,勉強掛在哈利身上的袍子立即拋棄了它的主人。

  在哈利的額頭上印上一個輕吻,盧修斯背過身換上了睡袍爬上床抱住光/裸的哈利,貼著少年紅頭的耳朵說:“睡吧,男孩,你需要休息。”

  哈利清晰的感受到緊貼著自己後背的男人身上過高的熱度和……盯著他臀部劍拔弩張的部位,這樣他睡得著?抱得太緊了,哈利被箍在盧修斯的懷中,沒一會兒哈利的汗水就浸濕了盧修斯貼身的絲滑睡袍,哈利緊閉著眼睛一動不敢動彈,這麼漫長的時間盧修斯緊貼著的部位並沒有絲毫軟下去的傾向,可同樣讓哈利不理解的是……他也沒有再對自己做出什麼動作,僅僅是抱在懷中似乎他們是一對相愛的情人彼此相擁著度過一個夜晚。

  哈利越思考這個問題越覺得眩暈,被溫暖包圍著哈利迷迷糊糊的睡著了,他身後的盧修斯感受到懷裏終於放鬆的身體,更加輕柔的轉過哈利的身體面對他,輕柔的鄭重的從哈利的額頭順著挺翹的鼻樑一直到柔軟的嘴唇上親吻著。

  “晚安,我的男孩。”盧修斯收緊手臂同樣閉上了眼睛。

  第二天的清晨沒有絲毫的光亮,馬爾福莊園的主臥室被價格不菲的厚重窗簾緊緊擋住了任何一絲光線的進犯,睡眠充足的哈利在盧修斯的懷中醒了過來,在發現自己無意識中緊擁住的強壯身體上並沒有絲毫的布料遮擋後,哈利的臉“騰”的一下紅了起來,更可怕的是哈利終於發現了自己不僅雙手緊抱在盧修斯流暢的腰間,他更是枕著盧修斯的肩膀把頭都埋進了盧修斯的懷裏。

  盧修斯的睡袍早在兩人一夜相擁而眠的無意識翻滾中散開了,光澤蒼白的皮膚在床頭並不明亮的魔法燈下泛著月光般瑩潤的光澤,哈利帶著剛睡醒的迷茫傻乎乎的看著,情不自禁伸出手磨蹭著盧修斯的腹肌——和穿上衣服的時候那種瘦弱的感覺完全不同,裏面充滿了力量。

  皮膚的主人舒展著四肢,態度自然的將哈利重新抱回了懷中,閉著眼睛拍著哈利的後背,仍舊帶著睡意的生意響了起來。

  “乖,再睡一會,這裏很安全……”哈利抬起了頭看了一眼似乎根本是下意識反應的盧修斯,不知道為什麼乖巧的枕著盧修斯的肩膀再次睡了過去。

  盧修斯張開毫無睡意的冰冷灰色眼睛,眼神複雜的看著哈利,最後他維持著輕拍少年後背的動作同樣閉上了眼睛再次陷入睡眠之中。

  哈利昏昏沉沉的感到熟悉的燥熱出現在自己身上,他迷茫的努力睜大眼睛,生理性的淚水模糊了哈利本就看不清楚的碧綠眼睛,幼貓一般甜膩的呻吟沖出了哈利喉嚨,他淺淺的叫著。

  “盧……盧修斯……啊……”。

  溫暖濕潤的口腔的包裹讓哈利發出高亢的尖叫,並沒用多久盧修斯高超的技巧讓哈利軟下身子疲憊的只能喘息、任由盧修斯擺弄。又是濃郁的玫瑰香氣,哈利感到那雙溫柔的大手托起他的腰將柔軟的枕頭墊在了他的腰下面,緊接著已經不再冰冷的黏膩藥膏被送入了哈利的體內。

  哈利努力睜大自己的雙眼試圖去看清楚眼前發生的一切,可是高度的近視讓哈利的眼前能清晰印出來的僅僅是一片燦爛的鉑金色。

  溫柔的手指豪不急切的在他的身體裏進進出出,四處搔刮的指節讓哈利知道盧修斯在尋找能讓他快樂的位置。這種想法一侵入哈利的思緒,哈利就越發覺得自己渾身無力只能任由盧修斯擺弄他的身體。

  一個輕緩的磨蹭,哈利瞬間挺起了細腰,剛剛軟下去的柱體也挺了起來。

  “呵~男孩,你太急切了……要懂得享受過程……”盧修斯的聲音在哈利的耳邊響起,哈利只能不斷流著淚水搖晃著腦袋發出含混不清的呻吟。

  哈利顫抖著手忍不住撫摸上自己又硬了起來的部位,扭動著身體增加和床單摩擦的快感,他漲紅了臉頰,隨著盧修斯進出的動作擺動著腰肢。

  “不,男孩,我說過,別這麼急切。”盧修斯的聲音再次模模糊糊的響了起來,瞬間哈利的雙手一隻大手按壓在了頭頂,失去了撫慰的部位可憐兮兮的流出透明的粘液。盧修斯遠超過哈利的身高讓他並不費力的用另一隻空閒的手撫摸著哈利顫抖的大腿內側,並把它掛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這只代表著邪惡的手再次將最修長的兩根手指送入了哈利體內,變換著花樣的手指不斷地刺激著哈利的身體,剛剛被探索到的部位很快成了攻擊的重點。哈利配合的挺動著自己的細腰,盧修斯低沉的笑聲帶著明顯的愉悅響了起來,哈利的配合很快得到了回報,盧修斯收回了手指而是用他自己緩慢的挺了進去。

  壓著哈利雙臂的大手已經改為握著哈利的細腰,一點一點向裏面擠入的柱體雖然巨大卻因為主人過度緩慢和溫和的動作而失去了侵略性,哈利努力抬著自己的腰用一種恭順的態度迎接著盧修斯的入侵。

  “好孩子,HARRY……”盧修斯輕喚著哈利的名字,男孩乖巧的態度簡直讓他驚奇,誰能想像一個二年級還看他笑話的少年此時用著一種急切的、乖巧到順從的姿態迎接著他的掌控?

  哈利的乖巧立刻得到了回報,盧修斯用他熟練的技巧在這張大床上挖掘著哈利更多的敏感之處,更讓哈利覺得不可思議是性/愛過後,哈利發現自己身上沒有留下任何的痕跡——除了他沒法挪動任何一步,並不是身後疼痛,而是任何一個可能牽引到身後的動作都會讓淚水再度模糊他的雙眼,然後顫抖著身體倒回床上,體內的酥麻感一直火辣辣的沒有消失……。

  時間似乎在這裏消失了意義,哈利能通過窗戶外面的日升日落感受到時間的流逝,可是不論任何時候盧修斯的態度都沒有反應出任何他能離開的資訊。

  當然,經歷過戰爭的殘酷哈利也不想在看著任何一個人死去,他不斷欺騙著自己他只是個被意外綁來的乖巧配合的普通人。

  盧修斯對他很好,哈利可以說從沒有人比盧修斯對待他更有耐心和溫柔——就算是他曾經喜歡的溫柔的秋‧張和一直愛慕他的金妮都從沒有過——這讓哈利十分迷惑。盧修斯總是抱著已經不矮,同樣也不輕巧的他處理著馬爾福家族的生意,從來沒有避諱過他,甚至,盧修斯還在他聽不懂的時候總會深入淺出的講解一下。

  難道他把我當兒子了嗎?

  不,不!哈利‧波特,你在想什麼?任何一個人也不會每天每天的和自己兒子在床上翻滾尖叫。

  “為什麼……?”哈利直勾勾的看著盧修斯無意識的將自己的疑問說了出來。

  “嗯~?”盧修斯挑起眉毛帶著疑問和笑意的看著哈利迷茫的樣子。

  “為什麼對我這麼好?你不是個食死徒嗎?為什麼不把我綁給伏地魔換取你們的地位、勢力、榮耀!”哈利突然吼了起來。

  盧修斯請揉了揉少年的總是毛茸茸的短髮,臉上的笑容消失了。

  “男孩,不要裝傻,你一年級已經徹底殺死他了,連鄧布利多都不幹了跑去找了他的老情人,你還做出這麼一副黑魔王活著的樣子做什麼?……還是說,鄧布利多其實還給你佈置了什麼任務?……不,不可能!你是個沒有忍耐力的格蘭芬多,根本不可能保守秘密五年之久。”

  “他死了?”哈利驚奇的說,他終於發現了最開始覺得不對勁的地方,六年級的德拉科手臂上沒有黑魔標記!

  “所以,乖一點,只要你活著沒有受傷,那麼不會有人管你混亂的私生活的,我的男孩。”盧修斯重新笑了起來,輕吻了哈利的嘴唇。

  哈利捂著嘴,紅暈慢慢的佈滿了臉頰——他以為自己這些天對盧修斯乖巧是打探敵情的配合,其實只是在論證英雄的私生活都是混亂的嗎?。

  “好了,”盧修斯將哈利放在地上站了起來,“如果你覺得和我生活在一起很不錯的話,我不介意在你畢業之後迎娶一個波特進門。”。

  哈利的臉已經紅得不像話了,他看著盧修斯半天沒說出話來,最終他只是傻乎乎的吐出一個“啊?!”。

──【完】──

題目 : 哈利波特★同人小說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tag : HP同人 穿越時空 NP

Secre

就是好用

縮放字體 :| +大 | -小 |

重要重要

站內所有文章轉載自互聯網,皆為私人收藏,版權屬作者所有,請支持正版,路過歡迎~請勿宣傳!缺章或最新番外歡迎補充! -----貼心小提示-----
請把提示訊息『複製』並『貼上』就可,請留意不要複製到空格喔!

文章類別

最新文章

全部文章連結

顯示所有文章

耽美統計

聊天室

搜尋欄

最愛連結

+連結

+部落格好友

月份存檔

輕鬆一下

文章關鍵字

庫洛魔法使 櫻蘭高校男公關部 第八號當舖 寶蓮燈 NC17 無限恐佈 還珠格格 古代宮廷 頭文字D 笑傲江湖 校園 魔獸世界 劍俠情緣三 無限恐怖 網球王子 沉默的羔羊 十二國記 洪荒 HP同人 Zero 我和殭屍有個約會 犬夜叉 名偵探柯南 鋼鐵人 隨身空間 穿越時空 科幻 Fate 一廉幽夢 聖鬥士同人 神鬼傳奇 英美劇 特殊傳說同人 綜漫 黑執事 夜訪吸血鬼 GL 火影忍者 猛鬼街 福爾摩斯 獸人 納尼亞傳奇 希臘神話 修真 梅花烙 復仇者聯盟 龍族 言情小說 叛逆的魯魯修  末世危機 海賊王同人 死神 現代 死神來了 棋魂 紅樓夢 異世大陸 家庭教師 闇河魅影 小鬼當家 重生再世 影綜 教父 笑傲江湖同人 魔戒 瓊瑤同人 BE 獵人 網遊 天使禁獵區 天是紅河岸 水果籃子 現代都市 青蛇 NP 位面 暮光之城 絕命終結站 BG 赤河戀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