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HP][BL]霍格沃茨熱鬧滾滾 BY 輕花亂舞(DMHP)

搜索關鍵字:主角:哈利.波特,德拉科.馬爾福 │ 配角:HP眾人 │ 其他:BL,DMHP,短篇

=======================================
[HP][BL]霍格沃茨熱鬧滾滾 BY 輕花亂舞【完結】(DMHP)
=======================================



☆、上篇

  「什麼,馬爾福失身了!!!!!」

  「哈利,不是『失身』,是『失聲』。『失聲』你明白嗎?」赫敏•格蘭傑,這個全年級成績第一的女孩不客氣地糾正好友的錯誤,然後把頭埋進一本厚厚的書後面——想讀著消遣的——她是這麼說的。

  「這個我當然能明白。」哈利小聲地嘟囔道。

  「幹得好,哈利!」坐在哈利旁邊的羅恩•韋斯萊滿心歡喜的拍著好友的肩膀。

  「哈利,那是你做的?」從書後面抬起頭,赫敏驚詫的看著哈利。

  「等,等一下!羅恩,馬爾福失身,不,是失聲,關我什麼事?」哈利疑惑的看著羅恩,赫敏也放下了手中那本厚厚的書。

  「你忘了?哈利你居然忘了!昨天不是你對馬爾福下了詛咒嗎?」羅恩一副「你中了『遺忘魔咒』了嗎」的表情。

  「哈利,你怎麼能這麼做!就算對方是那個馬爾福,下詛咒也太過分了!」赫敏責備的看著好友。

  「我,我沒有啊!」哈利結結巴巴的解釋著。

  「行了,赫敏,那個馬爾福早就該受到教訓了。」羅恩很兄弟的替哈利開脫著。

  「可是,可是我真的沒有啊!」哈利極力為自己辯白。

  好吧好吧,哈利承認,他昨天是對著前來挑釁的馬爾福豎起了他某根排列在中間的手指頭,然後衝著那個金髮男孩大聲地喊過「你最好一輩子都不能說話」之類的語言,而且他也可以很肯定的說他當時只是舉起了某根手指頭而不是魔杖。

  「我只是罵了他幾句而已。」哈利不覺得他具備了「言靈」的功力,所以,他憑什麼要為了那個馬爾福,沒錯,就是那個馬爾福,他憑什麼要為了他背這個黑鍋啊。

  「真的?」赫敏懷疑的看著他。

  「真的!」哈利堅定的說。

  「真的?」赫敏繼續懷疑的看著他。

  「真的……吧!」哈利不太肯定了,努力回憶著當時他到底舉沒舉魔杖。

  「真的?」發現了哈利的猶豫,赫敏毫不放鬆的出擊著。

  「……」哈利不能確定了,難道他真的在舉起了某根排列在中間的手指頭的同時也舉起了魔杖?

  「所以哈利,」赫敏又攤開了她那本哈利永遠都不想讀的用來消遣的書,「去道歉吧!」

  「我……」哈利想要推掉。

  「必須去!」赫敏攔在哈利前面把話說完。

  「我們……」哈利想也許可以叫他們陪他去,這樣去向一個斯萊特林道歉的感覺應該還沒那麼糟。

  「你一個人去!」赫敏連頭都沒抬。

  「羅恩……」沒錯,至少還有羅恩陪著他。

  「他要留在這裡完成他那篇還差了3英吋的作業。」赫敏伸手將已經站起來的羅恩拉回座位上。

  「抱歉,哈利!」為了期末還能得到全年級成績第一的學生的筆記,羅恩決定狠心拋下哈利。

  「不……」哈利做著最後的掙扎。

  「哈利!」赫敏的目光透過厚厚的書身不偏不倚的刺入哈利的身體,那眼神一下子讓他想到了麥格教授。

  「好吧!」哈利歎了口氣,穿上外衣,無精打采的走向門口。

  「可是……」哈利突然興奮的說,「我一定進不去斯萊特林的,對啊,他們肯定不會歡迎我的,所以我就不能去道歉了!」

  「祝賀你哈利,因為連龐弗雷夫人都沒弄清楚為什麼馬爾福突然就不能說話了,所以他今晚恰好留在醫院了,」赫敏微微前傾著身子,以至於她能更清楚的看清書上面的字,「醫院可是為霍格沃茨的任何學院敞開大門的,快去快去!」女孩不耐煩地揮著手。

  「哈利,你一定要活著回來!」在羅恩白色手帕的揮動下,哈利垂頭喪氣的向醫院走去,也許——他的表情凝重得更像是去太平間——如果霍格沃茨有的話。

※※※※※※※※※※※※※※※※※※※※※※※※※

  德拉科•馬爾福,斯萊特林的領軍人物,現在就躺在醫院的床上,一副悶悶不樂的樣子。他身邊圍了很多人,帶著好奇的眼光看著他——好吧,也許他可以把這些看熱鬧的眼神理解為對他的關心——德拉科自嘲的想,然後他瞥到了潘西那明顯掩飾不住的笑意。

  德拉科後悔了,他後悔不該把那件事告訴潘西那個魔女。

  昨天,當德拉科又一次狠狠地盡情地十分過癮的奚落了格蘭芬多三人組心滿意足的離去後,他被一雙纖細的手惡狠狠地抓進了走廊某個隱秘的拐角。

  「德拉科,你是笨蛋嗎?」那雙手的主人嘲諷的看著他。

  「注意你的用詞,潘西,」德拉科不緊不慢的整理著自己的衣服,「罵人不是一個淑女該有的行為。」

  「可是說實話並不影響我成為一個優秀的淑女。」潘西低頭看了看自己剛修剪的過的漂亮指甲。

  德拉科挫敗的歎口氣,輕輕靠上背後的牆,「好吧,你要說什麼?」

  「你怎麼還能用那麼惡毒的語言說他!」將注意力從指甲上轉回來,潘西的臉上帶著些難以置信,「別說你不喜歡他,」然後她向四周望了望,接著壓低聲音說:「那個『活下來的男孩』!」

  德拉科的臉上出現了些微可以稱之為「彆扭」的表情,「你不知道,潘西,」德拉科無力的理了理自己的頭髮,「習慣是件很可怕的事情!」

  也許——潘西看著德拉科沮喪的表情——他完全是因為害羞才會口不對心。

  潘西嗤嗤的笑著,然後握住對方的手。

  「德拉科親愛的,你相信我嗎?」

  沒有遲疑的,德拉科搖了搖頭,他永遠也搞不清這個女人下一秒會做出什麼事。

  幾乎是立刻的,潘西那對大大的、黑曜石一般的眸子盈滿了淚水。

  「哦,德拉科親愛的,為什麼你不能相信我呢,我是那麼愛你啊!」潘西咬著不知道從哪裡掏出來的手絹。

  德拉科皺了皺眉,他永遠也搞不懂女性這種生物,為什麼她們的淚腺總是這麼發達?

  潘西似乎覺得演夠了,於是她收起手帕,從兜裡掏出一塊糖。

  「吃下它,親愛的,它能讓你變得更誠實。」

  德拉科目瞪口呆的看著面前的女孩,他越來越不明白了,為什麼女人總能將眼淚控制得像水龍頭一樣收發自如。

  德拉科有些遲疑,潘西並不像她外表表現得那樣沒大腦,她永遠是他不能放鬆警惕的對象。

  「相信我一次好嗎,親愛的?我也在嘗試為了某個人而改變我自己。」

  德拉科發現,在提到「某個人」這個詞時,潘西的神情立刻變得飛揚起來,然後他帶著豁出去的心情吃下了那顆帶有濃濃桔子味的糖果。

  結果就在第二天起床後,德拉科發現自己像剛上岸的人魚公主一樣失去了聲音,只不過自己即使不用聲音作交換也一直都有漂亮的腿。

  在他被大家強行拽到醫院接受了一系列的檢查後,龐弗雷夫人在藥方箋上寫下了「羽毛筆一支、羊皮紙不等」的治療意見。

  「羽毛筆……羊皮紙……這個就能治好德拉科的病嗎?」佈雷斯翻著病例問。

  「當然不能,但是至少馬爾福先生能把想說的話寫在上面。」龐弗雷夫人向外推著來探病的學生們,「你們該去上課了,馬爾福先生還要在這裡躺一段時間,我需要找鄧布利多校長來看一下他。」

  德拉科一下子抓住了潘西的手。

  「哦,德拉科,我們都知道潘西是你的女朋友,但你也用不著這麼捨不得她啊,下午你們就能重逢了!」佈雷斯沖德拉科眨眨眼睛。

  那個女人什麼時候成了我的女朋友?我只是想問清她到底給我吃了什麼!

  德拉科無聲的吶喊著,抓著潘西的手放也不是不放也不是。

  「馬爾福先生,即使你和帕金森小姐是這種特殊的關係她也必須先回去上課!」龐弗雷夫人毫不客氣地請大家出去,德拉科只能無奈的看著潘西衝他擺了擺手然後離開。

※※※※※※※※※※※※※※※※※※※※※※※※※

  德拉科以為不管怎樣最先出現在醫院的都應該是潘西,畢竟她欠他一個解釋,但是他萬萬沒想到他迎來的卻是哈利——沒錯,就是那個「活下來的男孩」,也是——他喜歡的人。

  哈利突然覺得很緊張——該死的他到底在緊張什麼,他只不過是第一次和這個馬爾福單獨待在同一間屋子裡罷了。

  「這個……那個……我……你……」哈利無意識的扭著自己的衣角,對馬爾福道歉的話他無論如何都說不出口。

  德拉科靠上床頭,靜靜地看著眼前自我掙扎的男孩——的確是自我掙扎——哈利一會兒一副大義凜然的勇敢,一會兒一副滿臉不願的哀怨,一會兒又換成一副心虛的躊躇——如果德拉科沒看錯的話,那些交織的表情裡摻雜著些微的擔憂。

  他在擔心自己嗎?德拉科猜測著。然後他發現不能說話或許也沒那麼糟,至少它能管住自己見到哈利時習慣的嘲諷。

  「這個……馬爾福,對不起!」好吧,是男人就要敢作敢當,道了歉趕緊回去。

  ?

  德拉科詫異的挑挑眉。

  「你不能說話似乎……是我害的!」說出來後,哈利覺得鬆了一口氣。

  這裡是不是有什麼誤會啊!德拉科看著哈利視死如歸的表情。

  「所以,對不起!」哈利背完了在心裡轉了好幾個圈的話。

  小傻瓜,我不能說話是因為吃了潘西給的糖,和你根本沒關係。德拉科在心裡這麼說。然後他拍拍床的一邊,沖哈利勾勾手指。

  他是在叫自己坐過去嗎?哈利不確定的瞅著德拉科的動作。那裡不會被下了什麼咒語吧,只要一坐上去就會「咚」的一聲摔下來。

  他是在懷疑自己嗎?德拉科一臉陰鬱的接受著對方揣測的眼神。他給他留下的印象就那麼差勁嗎?

  哈利發現對方越來越陰沉的表情,小心翼翼的坐了過去,畢竟是他害得馬爾福不能說話了,雖然他一點也想不起來了。

  呼~~~沒有陷阱!哈利又重重的坐了兩下,完全沒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也許這個馬爾福也沒那麼陰險啦!

  [解釋一下吧!]德拉科決定回去後要謝謝不但給他留下羊皮紙和羽毛筆還沒忘了留下墨水的佈雷斯。

  「我也不記得了,或許也有那麼一點點印象,但我又確實想不起來是怎麼弄的,他們都叫我來,所以我就來了!」見對方沒什麼反應,哈利決定在對方生氣前遠離這個危險地帶,「那個……沒什麼事我就先走了!」

  德拉科伸手抓住欲起身的哈利,羊皮紙和羽毛筆順著被子滑落到床下。

  「你要幹嗎?」感到對方蒼白修長的手指有力的抓著自己,哈利警惕的問。

  德拉科帶著不容置疑的強勢將哈利拽到自己面前,灰藍色的眼睛讀不出任何情緒。

  他要殺了他!哈利這樣猜測著,下意識的把手伸進口袋裡,至少他有自信抵擋馬爾福的攻擊。

  然而對方什麼都沒有做,只是指指地面,然後鬆開手。

  ……

  哈利沿著德拉科的手指方向看去,難以置信的瞪大了雙眼。

  真的?哈利帶著問詢的目光看著德拉科。

  對方明確的點點頭。

  ……

  「該死的你為什麼不自己撿!」

  這個,事情進展到這裡似乎有了些偏差。德拉科本想很帥氣的留下哈利,這樣他倆也許可以擁有一段和平而有趣的對話,但是他計劃外的弄掉了紙和筆,他也只好計劃外的讓對話從叫哈利撿起它們開始——哈利離得近——德拉科後來解釋道。

  雖然萬般的不情願,哈利還是將掉在地上的東西拿給了德拉科——馬爾福是病人——哈利這樣告訴自己。

  [如果我告訴斯內普教授的話,你一定會被趕出去!]德拉科的臉上掛上他慣有的笑容。

  也許他可以利用這一點!德拉科很「好心」的忘了告訴哈利他不能說話的真相。

  「你想怎麼樣?」哈利開始後悔把事情想得太簡單,這個馬爾福當然不可能錯過任何一個可以趕走他的機會。早知道就不聽赫敏的話了!

  是啊,他想怎麼樣?德拉科顯然還沒想到這個問題。叫哈利和自己做朋友?不不不,這不是他想要的。叫哈利對自己笑一笑?不不不,這麼少的回報是不能滿足馬爾福家的人的。直接叫哈利和自己交往?那樣會不會嚇到這個男孩啊!也許還會懷疑他有什麼陰謀……對了,這樣既能把哈利留在身邊又不會太唐突的接近他又能表現出馬爾福家的性格!

  [從捶背開始怎麼樣?]德拉科的嘴角牽扯出一個能讓任何人都驚艷的笑容。

  「啊?」哈利愣住。


☆、下篇

  哈利回到格蘭芬多的公共休息室,幾乎是癱倒在椅子上。

  「赫敏,我很正式的、誠心誠意的想要再買一個你的那個徽章!」哈利對湊過來的好友說。

  「哈利,你要那個『嘔吐』徽章做什麼?」羅恩詫異的看著哈利。

  「羅恩,我再說一遍,那不是『嘔吐』,是家養小精靈權益促進會!」不過她也同樣疑惑的看著哈利。

  「反正都是一樣的字母!」羅恩反駁著,同時擔心的看著好友,「哈利,你看起來很累的樣子!」

  「我現在非常理解身在一個壞巫師家的家養小精靈的辛苦!」哈利頓了一下,然後咬牙切齒的說:「我•一•直•在•給•那•個•馬•爾•福•捶•背•到•現•在!」

※※※※※※※※※※※※※※※※※※※※※※※※※

  潘西一個人霸佔了德拉科那張舒適的大床,翻看著最新一期的時尚雜誌。在看完最新款的口紅廣告後,她把雜誌扔到一邊,單手撐頭側身看著被她擠到另外一張床上的德拉科。

  「鄧布利多教授怎麼說?」

  ……

  「德拉科親愛的?」

  德拉科懶洋洋的掃了一眼潘西,然後傳來了筆尖劃過羊皮紙的聲音。

  [這不過是個小咒語,但是只有愛的力量才能解開它,只要那個與你真心相愛的人親吻你,你就能恢復了。]

  潦草的字跡顯示出主人即將爆發的情緒。

  ……

  「他在耍你!」潘西總結。

  他當然知道!德拉科懊惱的揉揉頭髮,只是那個老頭兒說了這些哄孩子般的話之後就走了,根本不給他詢問的機會!說起來……德拉科斜眼瞪著潘西——這個女人才是一切癥結所在。

  [你到底給我吃了什麼?]

  潘西趴在床上,雙手優雅的撐著下巴,嫵媚的笑。

  「那德拉科親愛的,你能不能先告訴我,你對他做了什麼?」在撞見哈利從醫院出來後,潘西就一直很好奇。

  德拉科忿忿的瞪著笑靨如花的女人,不情願地寫道——[端茶倒水捶背,還去廚房拿了些吃的。]

  「做得很好嘛!」潘西興奮的從床上坐起,感動的看著德拉科,「你要是想做的話還是做得到的!」 潘西的心裡湧出一種「吾家有男初長成」的自豪感。

  對方微皺了眉,顯然是不太贊同潘西的話語。

  [馬爾福家的人怎麼可能去做那些事!]

  「啪咚」,床上的雜誌掉在了地上,打開的書頁上靚麗的模特亂了髮型,潘西的臉上掛滿了驚訝。

  「你,你,你居然把他當成家養小精靈一樣使喚!」潘西平復了一下情緒,「德拉科,你果然是笨蛋!」

  [出去的時候別忘了把門關上。]德拉科飛快地寫下幾個字,用力扔給潘西,然後轉過身不再理她。

  果然還是要靠她的幫助啊!

  潘西竊笑著,坐到德拉科身邊,看著他英俊的側臉。這個從小和她一起長大的男孩她是瞭解的,遇到真心喜歡的對象反而會讓他不知所措。

  「親愛的,試試對他微笑吧!」

  「微笑,是與人友好相處的第一步。」霍格沃茨的禮堂裡,潘西認真的給德拉科講解。

  [笑我還是會的。]德拉科不耐地寫著。

  「才不是你那種不懷好意的笑!」潘西抓起德拉科的羊皮紙扔到一邊,「是要發自內心的,就像百分之百的純果汁,不能偷工減料的!」

  不,不懷好意!?德拉科抽搐著嘴角,當初誇讚他「德拉科親愛的,你笑起來那麼性感」的人是誰啊?

  「你看你看,那是格蘭芬多三人組中的韋斯萊!」潘西拍著德拉科的肩膀。

  德拉科順著潘西所指,果然看到了羅恩•韋斯萊,身邊少了哈利和那個泥巴種女孩,看起來是先來佔座位的樣子。

  「親愛的,我們和韋斯萊的關係如何?」潘西一本正經的問。

  德拉科嘲諷似的冷哼了一聲!

  「那麼親愛的,今天我就讓你見識一下什麼才是真正的微笑!」

  德拉科看著潘西揮手將那個紅髮小子的注意力集中到斯萊特林的桌子這邊,擦著櫻桃紅唇彩的完美唇形勾勒出優美的弧線,一瞬間他似乎產生了一種陽光照耀的恍惚。

  再看看格蘭芬多那邊,紅髮男孩左看右看後露出了難以置信的表情,慌張的打翻了面前的南瓜汁。他笨拙的擦著桌面,最終沒有忘記回給斯萊特林一個大大的笑容。

  很神奇——德拉科不得不承認——以前劍拔弩張的緊張感確實在那個溫暖的笑容下消失殆盡。

  「看到了沒,親愛的?」潘西轉過頭,保持著她那個甜美的笑臉,「用你那性感的微笑去調戲,哦不不不不,去讓那個男孩著迷吧!」

※※※※※※※※※※※※※※※※※※※※※※※※※

  德拉科努力回憶著韋斯萊平民式的笑容——當他在走廊「碰巧」又一次與哈利狹路相逢後。他盡力捨棄著那個被某人批評為不懷好意的貴族式微笑,面部肌肉緊張的按照主人的意願牽動著。

  顯然沒有達到預期的效果——面前男孩溫綠色的雙眼因為吃驚稍微睜大了一些,他慌張的低下頭,緊接著舒了一口氣,然後目光變得疑惑,搖搖頭繞過德拉科。

  「嘿,馬爾福真奇怪!」哈利一邊往嘴裡塞著牛排一邊嘟嘟囔囔的說。

  「他又來招你了?」羅恩伸手拿起一個雞腿。

  「剛才在走廊他衝我笑了一下,我還以為我褲子拉鏈沒拉呢,可是它們都好好的!」

  從禮堂出來時,德拉科有些趔趄的衝到哈利面前——他是被人推過來的——哈利心想——德拉科身後的女孩的雙手還沒來得及收回去。

  德拉科有些狼狽的笑笑,隨後那個笑容進化得越來越溫和。

  哈利緊張的摸摸臉,而後鬆了一口氣,歪著頭困惑的看著德拉科,然後帶著百思不得其解的表情離開。

  「嘿,馬爾福真奇怪!」哈利對著忽然不知道神遊到哪裡的羅恩說。

  「他不是向來那個樣子嗎?」羅恩回神道。

  「剛才他衝我笑了一下,我還以為我臉上粘著飯粒呢,可結果什麼都沒有!」

  斯萊特林與格蘭芬多合上的魔藥課上,德拉科越來越純熟的微笑沿著長長的課桌滑行過來。

  哈利絞盡腦汁回想著,突然努力翻著自己的書包,然後長舒一口氣,帶著些微的憤怒回瞪著德拉科。

  「嘿,馬爾福真奇怪!」哈利對著顯然沒有集中在課本上的朋友說。

  「你不要理他就好了!」羅恩神神秘秘的在紙上寫著什麼。

  「剛才他對我笑了一下,我還以為我忘了斯內普教授留的那兩卷羊皮紙的報告,可它好好的待在書包裡!」

  晚飯過後的格蘭芬多公共休息室裡,哈利恍然大悟的叫了一聲,引起了朋友們的側目。

  「你怎麼了,哈利,被特裡勞妮教授的作業搞瘋了?」羅恩頭髮被抓得亂糟糟的,顯然受到了作業的嚴重折磨。

  「我知道馬爾福為什麼衝我笑了!」哈利拿過自己的外套,「因為我忘了給他捶背,他是在提醒我!」

  「哦,哈利!你還要去給那個馬爾福做家養小精靈的工作嗎?」羅恩厭惡的說。

  「你們現在知道家養小精靈的辛苦和不公正待遇了吧!」赫敏忿忿的說。

  「我還不想因為馬爾福被退學!」哈利急匆匆的背影消失在門後,赫敏沒有忽略他出門前整理頭髮的動作。

  「是不是錯覺啊……」羅恩盯著門口,「總覺得哈利似乎很高興的樣子!」

  「你也沒那麼笨嘛!」赫敏露出了鼓勵的笑容,「我決定今天特別優待幫你改作業!」

  有人幫自己改作業是很好啦,可是羅恩還是不太明白自己說對了什麼。

  「你有沒有按照我說的做啊?」

  ……

  「你動作太慢了!」

  ……

  「你乾脆直接告訴他算了!」

  ……

  「啊,我忘了你現在不能說話。那你就給他一個輕柔的擁抱接著親吻他!」

  ……

  「德拉科你有沒有在聽我說話?」潘西捧過德拉科的臉,讓他的視線和自己平行。

  撥開潘西的手,德拉科不耐的向她揮了揮手,示意她出去,他已經開始對她的爛主意失去耐性了。

  見好就收的潘西收斂的走向房門,打開後又「砰」的一下關上,過大的聲音引得德拉科反感的皺起了眉。

  「德拉科德拉科,他來了他來了!」潘西將門拉開一道細細的縫隙,偷偷看著正被佈雷斯引往這邊的哈利。

  詫異的看著潘西的語無倫次,德拉科走過去想要看看究竟。看清來人後他「砰」的關緊了門,輕輕的抵在門上,然後他發現潘西像陀螺一樣手足無措的在屋子兜圈子。

  「怎麼辦怎麼辦,要是看見咱們倆在一間屋子裡他會不會誤會啊?」

  既然怕被誤會,你就不該往我的屋子裡亂跑。德拉科無力的按著額頭。

  這個時候佈雷斯的聲音已經在門外響起,「波特你稍等一下,潘西現在在裡面,可能……你知道的!」

  該死的佈雷斯!

  門內的德拉科和潘西同時握緊了拳頭。

  德拉科伸手拍掉潘西伸向門把手的手。

  「得了吧德拉科,他已經知道我在你房裡了,躲是躲不掉的!」潘西心疼的揉揉自己的手。

  認命的歎氣,在敲門聲響起的同時拉開了房門。

  「嗨,波特!」潘西有些尷尬的打著招呼,然後訕笑著蹭出房間,當然,她沒忘記賞給佈雷斯一個大大的白眼。

  「你好,帕金森!」哈利禮貌的回覆,在德拉科「請」的手勢下進了房間。

  在房門關上的最後一刻,佈雷斯同樣收到了來自斯萊特林領袖的警告。

  我做錯了什麼嗎?佈雷斯納悶的坐回火爐旁。

  房門一關,哈利二話不說把德拉科按到床上,還順手扯掉了他的外衣。

  德拉科大驚失色,掙開哈利跑到了他認為的安全距離。

  [你要做什麼!]

  一張羊皮紙被扔過來。

  「給你捶背啊!」哈利撅撅嘴,無辜的看著德拉科,「你總是那麼奸詐的對我笑,不就是在提醒我要來給你幹活嘛!」

  奸,奸詐?德拉科歪了歪身子。為什麼他那個連天使看了都要自慚形穢的笑容卻有如此低廉的評價。

  「馬爾福,你的臉……在抽筋!」哈利小聲地提醒。

  不著痕跡的揉了揉臉,德拉科坐回到床上。感覺到有雙手在自己肩上恰到好處的揉捏著,德拉科忽然很想說點什麼,也許他可以約他一起吃飯,也許他明天可以去格蘭芬多找他……不不不,這個太難受了,還是讓哈利來斯萊特林吧!總之,他現在必須做點什麼。

  德拉科搜尋著離自己最近的羽毛筆……等等,他看到了什麼!

  關得嚴嚴實實的門此時張開了縫隙,熟悉的臉孔小心翼翼的向裡張望著。

  那個女人,她到底想做什麼!

  「撲倒他!撲倒他!」潘西無聲的向德拉科對著口型,滿臉焦急,「快啊!撲倒他!」

  走開走開!德拉科用口型暗示潘西。

  「哎呀!你快點啊!撲倒他!吻他!」潘西顯然沒有注意到德拉科的不滿。

  察覺到手下的身體微微僵直,哈利的視線隨著德拉科的注意轉移到了門口。

  「馬爾福,我似乎打擾到你和帕金森了!」哈利大步走向門口,用力的拉開門。

  哈利不覺得自己是在生氣,他也有點搞不懂為什麼自己雀躍的心蒙上了陰霾。

  「我先走了,你不用送我!」哈利繞過潘西,逃開似的離開了斯萊特林。

  潘西若有所思的盯著哈利消失得過快的背影。

  「德拉科親愛的,或許你根本不是單戀!」

※※※※※※※※※※※※※※※※※※※※※※※※※

  「他喜歡你,親愛的!」那天潘西很篤定的對他說,「他在吃醋!」

  哦!德拉科撥弄著散在額前頭髮,不知道該不該再相信潘西一回。

  那個男孩就像有意無意的躲著他一樣,德拉科已經好幾天沒有看到哈利了,也許他該去找他確認一下。

  下定決心的德拉科毅然決然地向格蘭芬多方向走去,卻在不經意間捕捉到了那個讓他心煩意亂的身影。

  「馬爾福?」對方在看到他時似乎很吃驚。

  德拉科注意到,最近的哈利總是一個人出現,那個紅頭髮去哪了?

  「再見!」對方有禮卻生疏的作著告別,腳步隨著話語向格蘭芬多塔移動著。

  德拉科的心中滿溢著難以名狀的情緒,扯回哈利到自己身邊。

  承載著對方不滿的視線,德拉科翻找著隨身攜帶的羊皮紙和羽毛筆。

  [波特,你忘了和我的約定。]

  「哦,算了吧,馬爾福,如果你來就是為了提醒我這個,那我告訴你,我•不•幹•了!不管是鄧布利多教授還是麥格教授哪怕是那個斯內普教授,隨便你告訴誰,我都不幹了!退學我也認了!」

  德拉科莫名其妙的承接著對方忽如其來的怒氣,伸手抓住轉身要走的哈利。

  「放開我,馬爾福!」哈利甩開對方的手,想要盡量遠的離開德拉科。

  於是,霍格沃茨寬敞的走廊成了天然的賽跑場。

  [等等,波特!]

  [停下,波特!]

  [我有話對你說!]

  [我叫你等一下!]

  ……

  如果德拉科的聲音還在,或許哈利還有可能停下來聽他說話。只是——在兩個人同時奔跑而追的那一方還不能出聲的話,那就只有一個辦法了——將手中的羊皮紙一股腦的朝前面那個人扔過去!

  「天啊,那個馬爾福在攻擊哈利!」

  「羅恩,羊皮紙並不能造成傷害!」

  兩個恰好躲在走廊拐角的人將約會臨時變成了看熱鬧。

  「可是……」羅恩還是有些不安。

  「你還記得我和你說過的嗎?」對方安慰的拍拍羅恩。

  「記得!可是一個格蘭芬多怎麼可能和一個斯萊特林在一起,何況他們是那麼的討厭彼此!」

  「羅恩,我們不就是一個格蘭芬多和一個斯萊特林的組合嗎?我們以前不也是很討厭對方嗎?」

  「也許也是對的,潘西!」羅恩點點頭,擁住撲到懷裡的女孩!

  「停下停下,馬爾福!」被天女散花般的砸中,即使那是羊皮紙似乎也不那麼好受。低聲詛咒著,哈利停下了腳步。

  「好吧好吧,我今天接著去給你捶背,你把那些羊皮紙收起來好不好?」哈利看著橫屍遍地的羊皮紙,頗為無奈的對追上來的德拉科說。

  德拉科很想狠狠地捏住哈利的臉,大聲地對他喊「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

  但是他忍住了,何況他現在想罵也罵不了。

  在對方不明所以的注視下,德拉科輕輕的抱住哈利,然後溫柔的吻下去,品嚐著對方甜美的唇

  無法言明的理由讓哈利忘了反抗,任由對方逐漸加深這個吻。

  「哈!哈利,你果然也是愛著我的!」德拉科滿意的看到對方同樣沉醉的表情,隨即驚訝的發現自己恢復了聲音。

  「你,你胡說!」惱怒的瞪著德拉科,哈利最討厭的就是他傲慢自大彷彿一切都能掌控的語調。

  「那個老頭兒……呃,是鄧布利多教授說過,只要和一個與我真心相愛的人接吻,我就能恢復!」德拉科當然不信這些哄孩子的話,但是把它們搬給對鄧布利多絕對信任的哈利,那它可就很有用了。

  「真的?」哈利懷疑的瞪著他。

  「你可以不信我,但是鄧布利多教授的話你不能不信吧!」獵人布下完美的陷阱。

  「……」

  「那麼,你為什麼不抱住我再吻一次試試呢?」獵人巧妙的誘惑著獵物。

  哈利點點頭,主動送上自己柔軟的唇。

  當然——既然德拉科已經恢復聲音了,再吻幾次都是一樣的吧——這是哈利正式成為德拉科的戀人後才想到的。

  「喂,潘西,我們是不是該告訴那兩個人他們還在走廊啊?」

  「管他呢,羅恩!你現在去一定會被他們討厭的!」笑著勾住戀人的頸子,潘西輕柔的親吻著羅恩。


☆、尾聲

  德拉科:潘西,你還沒告訴我你到底給我吃了什麼?

  潘西:那是我從韋斯萊家的雙胞胎那裡買的,名字早就忘了!

  德拉科:潘•西!!!

  潘西:如果你敢說或者做出對我構成威脅的事,我就把你以前的風流史都告訴給哈利!

  德拉科:……

※※※※※※※※※※※※※※※※※※※※※※※※

  羅恩:那個藥真的是只要與真心相愛的人親吻就能恢復嗎?

  弗雷德&喬治:怎麼可能!

  羅恩:那為什麼當馬爾福親吻哈利後就能說話了呢?

  弗雷德&喬治:只不過藥效剛好到期罷了!

──【完結】──

題目 : 哈利波特★同人小說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tag : HP同人

Secre

就是好用

縮放字體 :| +大 | -小 |

重要重要

站內所有文章轉載自互聯網,皆為私人收藏,版權屬作者所有,請支持正版,路過歡迎~請勿宣傳!缺章或最新番外歡迎補充! -----貼心小提示-----
請把提示訊息『複製』並『貼上』就可,請留意不要複製到空格喔!

文章類別

最新文章

全部文章連結

顯示所有文章

耽美統計

聊天室

搜尋欄

最愛連結

+連結

+部落格好友

月份存檔

輕鬆一下

文章關鍵字

頭文字D 梅花烙 無限恐怖 言情小說 聖鬥士同人 沉默的羔羊 科幻 NC17 棋魂 洪荒 天是紅河岸 一廉幽夢 神鬼傳奇 Fate 網球王子 教父 現代 英美劇 笑傲江湖同人 獵人 鋼鐵人 重生再世 還珠格格 位面 校園 名偵探柯南 龍族 Zero BG 寶蓮燈 BE 黑執事 隨身空間 末世危機 十二國記 獸人 暮光之城 影綜 魔獸世界 闇河魅影  希臘神話 修真 古代宮廷 赤河戀影 死神來了 猛鬼街 水果籃子 特殊傳說同人 海賊王同人 小鬼當家 我和殭屍有個約會 劍俠情緣三 GL HP同人 福爾摩斯 絕命終結站 瓊瑤同人 無限恐佈 青蛇 復仇者聯盟 魔戒 死神 穿越時空 火影忍者 夜訪吸血鬼 櫻蘭高校男公關部 NP 現代都市 第八號當舖 納尼亞傳奇 庫洛魔法使 綜漫 網遊 犬夜叉 叛逆的魯魯修 異世大陸 天使禁獵區 紅樓夢 家庭教師 笑傲江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