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HP][BL]哈利•波特的意外穿越( 第二部 ) BY 柔風弄影【坑】(SSHP)

搜索關鍵字:主角:哈利.波特,西弗勒斯.斯內普 │ 配角:HP眾人 │ 其他:BL,穿越時空,第二部

[HP][BL]哈利•波特的意外穿越( 第一部 ) BY 柔風弄影】(SSHP)

【文案】
從未來戰場上穿回到自己十一歲時的哈利•波特,發現歷史原來的軌跡已向一個未知的方向發展。
-----
BL向
主CP:西弗勒斯•斯內普/哈利•波特
其他:曖昧啊曖昧
---------------
二年級的故事
實質上,是二年級和三年級的變異綜合體^^
----------------

內容標籤:HP 穿越時空 奇幻魔幻 靈魂轉換

=======================================
[HP][BL]哈利•波特的意外穿越( 第二部 ) BY 柔風弄影【】(SSHP)
=======================================



----☆★ 哈利波特的意外穿越 第二部 ★☆----

☆、第一章

  電燈泡,又名白熾燈,是一種透過通電,利用電阻把幼細絲線(現代通常為鎢絲)加熱至白熾,用來發光的燈——來自麻瓜網路百度大嬸。

  目前由於麻瓜科技的發展,在大城市中它已經基本絕跡,不過,它並沒有消失,而是逐漸因為某種特殊身份的人發揚了光大,甚至連魔法世界也逃不出它的涉足,於是,它有了一個新的名字,thethirdwheel,傳說的第三者,俗稱的電燈泡……

  七月的早晨總是安靜而又和諧的。蜘蛛尾巷的早晨曾經也不例外,為何是“曾經”呢?因為當某人堂而皇之回來過暑假之後,這樣美好的時光就已經一去而不再複返了。

  “德拉科,我想問你一個問題。”哈利幽幽地自某個正興高采烈研究自家教父擺設的人身後陰森地飄出。

  “說吧。”德拉科滿意地發現自己已經在哈利面前建立起博古通今的形象。

  “你知道什麼是電燈泡嗎?”

  “Thethirdwheel?那是什麼東西?”德拉科迷惑。

  “沒什麼。”哈利又幽幽地飄走了。

  身後,德拉科抱著教父家的麥兜一時錯愕無語,要是看不懂哈利臉上的怨婦表情,那他就可以打包回家賣紅薯了,只是他不明白的是,為什麼哈利的臉上會有怨婦的表情……

  德拉科不明白,不代表盧平也看不懂。

  躲在廚房裏N天,努力向媒婆發展的盧平想破了腦袋,發現自己戀愛經驗少得可憐,無法給予他的同僚以最大的支持,於是,跑到麻瓜世界觀察一天,帶著兩張電影票回來了。

  將德拉科打發回老家,圍著皮卡丘圍裙的盧平一臉如同將自己兒子兒媳送進戰場的滿意表情將斯內普和哈利送到了開往倫敦的麻瓜月臺,揮手向鐵青著臉的斯內普做了個“你要放心大膽”的暗示,換來了對方更加陰森的回應。

  按現代的劃分原則,年僅三十一歲的斯內普先生是典型的宅男。對於他來說,在令人著迷的黑夜中煉製魔藥是種享受,一切活動在陽光下的活動都是讓人厭煩的。他討厭人群熙攘,他討厭摩肩繼踵,他討厭一切與人有關的東西,比如噪音,比如陽光,比如波特。

  但是,所有的不願意在盧平一句裝模作樣的歎息中自動消散不見了:哈利在麻瓜世界長大,居然連一場電影也沒有看過,甚至連遊樂場是什麼都不知道吧……

  打死斯內普,恐怕他也不會承認,他心軟了,為了一個可憐的無人關愛的傢伙,儘管這個傢伙在某種方面無師自通得令他咬牙。

  哈利捏著兩張電影票,很興奮,雖然他不明白上面印著的“斷背山”是什麼類型的電影,但偶爾能從達力電視機上瞟上幾眼的他覺得看電影本身對於情侶來說是一種最美妙的享受。

  身為巫師討厭麻瓜的斯內普除了能讓自己看起來像個麻瓜之外,自然也不會主動瞭解麻瓜電影之類無聊的東西,於是他不明月上面印著幾個英語單詞意味著什麼……

  於是,當斯內普帶著哈利出現時,電影院檢票口處,排隊的人群譁然了。

  人群是由清一色的男人組成的,當然也有眼冒綠光手拿秘密武器對著一對又一對養眼的帥哥狂拍狂流口水後倒楣被發現時被保安沒收秘密武器的女人。

  男人間彼此是手牽著手的,他們的關係自不必說。他們原來可以是同學,可以是朋友。但是——家長帶著孩子來看這種電影是任何的正常人怎麼想也想像不到的……

  “從來沒有一對是父子的!”當某個耽美狼拍到斯內普和哈利時,驚訝地將專業名詞脫口而出,暴露了自己的身份,顯然是個還沒有修煉到家的傢伙。

  斯內普皺緊了眉毛,一個無杖無聲咒過去,那傢伙的相機變成了破銅爛鐵。而那主人依然不自知地驚呆著。

  繞過那個莫名其妙的女人,在呆立眾人或驚訝,或欽佩,或狂熱,或愛慕的目光中,添補了某種空白的斯內普黑著臉將手中被哈利揉的票遞了過去。

  “對不起,這位先生……”十分負責任的檢票小姐有面對著習慣將人當成自己學生實行精神虐待的斯內普教授,頗有些為難地說,“您和您的兒子……”

  “我不是他的兒子!”哈利首先就抗議了。

  檢票小姐很尷尬:“那很抱歉,這位小先生,本次開演電影的級別為R級,十七歲以下觀眾請在父母的陪同下觀看……”

  於是,哈利自斷了後路,氣得差點吐血。

  再於是,電影泡湯了……

  受人矚目的斯內普同志和哈利小朋友黑如鍋底的表情下是咬牙切齒地指天發誓,盧平,滾出我們的房子……

  蜘蛛尾巷裏,圍著皮卡丘圍裙的盧平猛地抖了一下,四處張望一下,不明所以,然後繼續樂顛顛地搗鼓著自己最後的晚餐……


☆、第 2 章

  哈利•波特是什麼人?

  他可是一個巫師!一個巫師!

  巫師是什麼?

  巫師可以幹許多麻瓜無法幹的事,比如沒錢買單時變出只蒼蠅或小強,揍人用嘴不用拳頭之類的,可是偉大如哈利•波特之流居然連場電影也看不了,這就有點人神共憤了吧。當然,這位偉大人物的唯一敗筆就是他找了個比較,不,是相當麻煩的監護人……不過,說實在的,一般監護人都很麻煩,可是這一個在哈利看來,尤其麻煩。

  “西弗……”拐角隱秘處,哈利呈扭捏狀,揪住衣角,當然,衣角的主人是斯內普。

  “不行!”正在哄孩子的斯內普不耐煩外加惡狠狠地瞪了一眼哈利,企圖用外表的兇狠打消哈利幼稚的念頭,心裏重新將越老越不正經的盧平從頭到腳惡毒地詛咒第七遍。梅林知道,需要父母陪同下觀看的電影是多麼地兒童不宜,那個該死的傢伙難道是跟巨怪換了腦子嗎?

  “只要一滴增齡劑而已……”哈利內心忿忿,表面作可憐無依狀。他要浪漫,他要電影!

  斯內普的回答是一記必殺的冷眼。梅林的褲衩!

  “那我用變形咒好了……”哈利嘟嚷,破罐子破摔地打算抽出魔杖。

  “好啊,”斯內普在哈利驚喜的目光中擠出了一個極為欠扁的笑容,緩緩地加了一句,“如果你想成為有史以來第一個因為亂施魔法而被退學的學生的話,如果情節允許,你可以順便免費參觀一下阿茲卡班,當然,也有可能有幸見識一下聖芒戈的規模……可以不用在霍格沃茨看見你,我當然願意……”

  “第一次不是只有警告的嗎?”欺負他沒有常識。

  斯內普瞬間烏雲罩頂——哄小孩真麻煩!

  “阿茲卡班是什麼?”哈利撅起嘴巴,作天真狀。

  斯內普翻了個白眼,耐心徹底告罄。

  於是,哈利識相地閉嘴了。

  在斯內普同志和哈利小朋友在烈日炎炎下,忍受眾人膜拜的目光,並且一致對外,發誓要把盧平趕出家門的時候,盧平正在蜘蛛尾巷享受著溫馨的午後甜點,躺在舒適的長椅上,讀報紙。咖啡的濃香混合著青草的清新,這是盧平少數的能夠用來享受的時間。

  然而,對於萊姆斯•盧平來說,一生之中,平靜祥和的生活的珍貴就在於,它總是那麼的來之不易,可以說,從來沒能輕易得到過……

  當斯內普和哈利回到蜘蛛尾巷的時候,晚餐已經在等著他們,而盧平正在收拾東西,臉上的表情是淡淡的。興師問罪到底也是需要時間的,顯然,此刻盧平臉上那凝重的表情告訴他們,有事情發生了。

  “西弗勒斯,我要與你談談。”在一次有史以來最為沉悶的晚餐過後,盧平平靜地說。

  將一臉不滿的哈利趕回了自己的房間,一向討厭麻煩的斯內普接過了一臉肅穆的盧平手裏遞來的預言家日報。

  十秒鐘過後,斯內普的報紙在他的拳頭裏瞬間變成了碎屑:難道魔法部的人全都跟巨怪換了腦袋麼!

  “我不知道他是怎麼逃出來的……”盧平的臉上滿是疲憊。

  斯內普面無表情地坐在沙發上,只有緊緊攥起的雙拳透露出了主人那惟一的想法。

  “有人說,他是從伏地魔——對不起,西弗勒斯,”盧平敏銳地察覺到斯內普手臂不自然的一抖,“神秘人教給他的那些術法。畢竟從來沒有人能夠從阿茲卡班逃出去。”

  “我不知道。”斯內普冷冷地自嘴唇吐出幾個詞。

  “是嗎?”盧平將臉埋進了手裏,“那麼他是怎麼逃出來的?他出來要幹什麼呢?報紙上推斷,他是要去找那個名叫納威•隆巴頓的男孩的。不過,我覺得……”

  “我會親手把他送進去!”斯內普爆發。

  盧平勉強擠出一個笑容:“西弗勒斯,我想,這兩個月,哈利的安全就拜託給你了。”

  “你要走?”斯內普敏銳地察覺到盧平的意思。

  “我要去找他,在魔法部的人找到他之前……”

  “你瘋了!”斯內普咆哮,“你忘了那個白癡的矮子是怎麼死的了!”

  “我沒瘋,西弗勒斯,”盧平苦笑,“我只是,和彼得一樣,無法相信他居然可以對自己最好的朋友下手。”

  “質問他?那個混蛋會告訴你什麼?然後再等著他殺了你?我勸你不要走那個蠢貨的老路!”

  “我不在乎。”

  斯內普不可置信地看著平靜的盧平。

  “我真的不在乎了,西弗勒斯,死在他手上,或是他死在我的手上。”盧平平靜地看著斯內普,“你瞭解的……”

  斯內普瞪著盧平,說不出一句話來,良久。

  “你是個傻瓜!”最後,斯內普轉過身去,不再看盧平。

  身後,盧平扯出了個苦澀到了極點的笑容:“我們都是一樣的……”從十一年前那場巨變開始,活下去,就只是為了仇恨,或是別的什麼。

  “不過,西弗勒斯,你可以幸福的,代替我,我們。”

  斯內普身體一震。

  “哈利,我很抱歉,恐怕我無法陪你過你一星期後的生日了。”坐在哈利的床邊,盧平抱歉地對哈利笑笑。

  “發生了什麼事,萊姆斯?”哈利問。

  盧平注視了哈利一會兒,深吸了口氣:“有人逃走了,從阿茲卡班——那是魔法世界的監獄。”

  “你要去抓他?”哈利心頭一震,這意味著什麼?

  盧平疲憊地點點頭,又和藹地笑笑。

  “當然,生日禮物是不會少了我這份的,”盧平從懷裏掏出一個被精心裝裱的相冊。“生日快樂,哈利,雖然提前了一個星期,不過,我想,你會喜歡它的。”

  哈利欣喜地望了盧平一眼,接過來,拆開,是一冊影集,裏面都是他的父母的照片,甚至還有一張是屬於他自己的,被母親抱在懷裏的一歲時的樣子,胖乎乎的,額頭飽滿而光潔,那時還沒有傷疤,正對著鏡頭,揮舞著胖胖的小拳頭。

  “謝謝你,萊姆斯。”哈利知道,他沒有辦法將心思從阿茲卡班越獄事件上抽回來,“可是,萊姆斯,到底是什麼人逃出來了,他是不是特別危險,我很擔心你……”

  盧平無奈地笑笑:“顯然,我的禮物沒有你的好奇心更重一些。”

  盧平示意哈利翻開手中的相冊。第一頁上面,是格蘭芬多四人和莉莉的照片。盧平的修長的指尖停在了西瑞斯•布萊克的臉上。

  “哈利,接下來的話,我要求你牢牢記住。”

  與其讓你從別人那裏聽到流言,不如由我一次真相,儘管,真相的名字從來都是殘酷。

  哈利抬起頭,望著盧平少有的嚴肅的表情,鄭重地點點頭。

  傍晚過後,盧平走了。

  哈利捧著相冊,坐在客廳的地毯上,望著明明滅滅的壁爐爐火,發呆。他的身邊,雙腿交疊,坐在沙發上的斯內普端著咖啡,面無表情,空洞的雙目中,流露出的只有哈利能夠讀懂的痛苦和落寞。

  “我警告你,不,求您……救他……”青年頹然跪在山坡上。

  “你不是恨他?”冰冷無情的語調如同山中的冷風。

  “不,不!他要去殺他們了,那個預言……”青年語無倫次,“求求你,只有你能阻止他,求你……”

  “啊,是啊,那個預言,”譏諷冰冷的語調,“是你告訴了伏地魔,你真讓我噁心。斯內普,你不關心別人,只關心他啊,是不是他的兒子就不重要了?”

  青年顫抖著無法自已。

  “既然他對你那麼重要,你可以去求你的主子。伏地魔會答應的,以那個男孩為條件。他死了,你不就可以得償所願了?”

  “求你,把他們藏起來!保證他——他們的安全,你知道的,用那個咒語,你可以的!”

  “那麼,你的回報呢?”

  “回、回報?”青年愣住。

  良久,嘶啞著說,“我可以、可以為你做事,我什麼都可以做!”

  “我以為……你能……保護他們……”青年抬起頭,黑色的眼瞳裏是滿滿的痛苦。

  “他和莉莉信錯人了。有人背叛了他們,”聲音冷酷地說,“就像你一樣。”

  “我寧願……死的是我……”

  “伏地魔中途改變了主意,你知道為什麼?”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他們的兒子還活著?在哪兒?”聲音步步緊逼,“中間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伏地魔最後放棄殺那個孩子?”

  “不,我不知道,我什麼都不知道……”青年搖頭,虛弱地後退。

  “你在撒謊!抬起頭來,看著我!”

  “不……”

  “如果你不告訴我,他們就白死了……”

  “不……”

  “西弗……”哈利的手輕輕覆蓋到斯內普緊緊攥起的拳頭上。

  斯內普的視線從虛空中投注到哈利的臉上,在明明滅滅的爐火的照耀下,一張熟悉的臉出現在他的眼睛裏。那張稚嫩的小臉上的表情是擔憂的,關心的,以及深深的依賴。

  斯內普漸漸鬆開了拳頭。

  人活著,總是有著自己的盼望。

  西弗勒斯,人總是會在最深的絕望裏遇見最美麗的驚喜。

  西弗勒斯,你可以,你可以幸福的。盧平的聲音。


☆、第 3 章

  對於哈利來說,重來的一世總是充滿了意外。

  曾經的暑假對於哈利來說,是一場長達二個月的噩夢,可是,如今卻是一隻饑渴的老鼠掉進了香甜的米缸。只是老鼠哈利畢竟是孤軍奮戰的,面對著一大缸的斯內普牌大米,他在氣勢上總是低人一等的。因為所謂的“水能載舟,亦能覆舟”,老鼠餓極了能吃掉大米,大米若被逼上了梁山,也能一口氣淹死老鼠。

  於是,在一個美好的夏日午後,在盧平離開不到一天的時間裏,可憐的哈利一個人奮戰在霧氣氤氳的坩堝前,左手邊放著當代最偉大的魔藥大師的珍貴的親筆手稿,右手邊則是一堆有待處理的魔藥材料,頭上是一盆足夠讓人清醒的冷水。

  按照魔藥大師的話來說,是為了防止一個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傢伙繼續墮落下去,而且,他有義務防止這樣的悲劇在他眼皮子底下發生,換句話說,如果悲劇發生在他眼皮子底下以外,哈利就算激動得把房頂給掀了,或是白癡得把自己給賣了,也沒關係。於是,浪漫沒有了,溫馨的二個世界被滿屋子不知道從哪個角落裏搬出來的魔藥材料堆滿了,幾十種甚至連七年級學生都沒有聽說過的高等魔藥等著哈利學習,然後還有只有傲羅才能涉獵的黑魔法咒語排在魔藥後頭,等待哈利的檢閱。

  哈利明白這些都要拜他親愛的教父大人出逃所賜。他不止一次想要出去放風,可惜他無比嚴肅的監護人十分生硬地將他的渴望掐死在了搖籃裏,哈利連撮狗毛也沒見到——感謝盧平離開之前出於對哈利安全的擔憂而對斯內普的坦然相告,斯內普目前對自己住宅附近奉行的政策就是天下無狗。

  現在,不要說找機會揩油佔便宜,哈利忙得就連回給德拉科每天例行的幾封揚揚灑灑的問候都沒有時間。

  所以,當可憐的多比奉了主人的死命令(沒有哪個小精靈喜歡拜訪可怕的斯內普的房子),哆哆嗦嗦地出現在斯內普家的時候,它得到了它一生之中屬於哈利的最為熱切的擁抱。

  “小、小主人,派多比給您帶口信……”可憐兮兮的多比揪住著皺巴巴的枕套,然後在哈利的懷抱裏呆住了。

  “多比!”哈利的驚喜是發自真心的,可惜的是,他面對的明顯不是一個感情正常的傢伙。樂不思蜀的他顯然忘記了曾經的多比打著拯救他的旗號給他惹出了多麼巨大的麻煩。於是,梅林毫不客氣地讓他重溫了一下……

  當書房內的斯內普被多比出現時引起的魔法波動驚動,一把丟掉羽毛筆,穿著三隻小熊的咖啡色拖鞋,踢踢踏踏地出現在客廳的時候,他看見的就是一個白癡不顧身份地抱住一隻不斷掙扎表示感動的家養小精靈,瞬間他的臉色就黑了下來。即便只是混血,但是出身於斯萊特林的王子殿下那獨有的高傲還是很不湊巧地發作了。換句話說,他吃醋了。

  “放開那個小精靈!”斯內普咆哮,他在緊張這個白癡的時候,他居然還在隨隨便便抱住一個來歷不明的傢伙。

  “西弗!多比帶來了德拉科的口信。”哈利興奮地說,但還是聽話地放開了因為惹惱了這家主人而正在懲罰自己的多比,因為,再遲一點,他的衣服恐怕就要變成了鼻涕眼淚雙管齊下的多比的手絹了。

  “多比,放下花瓶!”哈利眼疾手快地搶走了斯內普心愛之物,拼命對臉如黑炭的斯內普扯出笑容,試圖安撫,可惜的是,另外一隻水晶器具葬送在多比的那碩大的腦袋上讓他的苦心付之東流。

  於是,哈利識相地絕望了——多比和納威一樣,都是破壞狂。

  “統統石化!”人財兩空的斯內普再也忍不住,怒吼,十分漂亮的無杖魔咒,精准地將小精靈的瘋狂行為定在了原地,連帶著身邊的哈利也不放過。

  揮手將穿著破布的大娃娃似的家養小精靈扔到了客廳的角落,然後給哈利解開咒語,順便將他一腳踢進了沙發裏,教授大人忿忿地從鼻孔裏噴出口氣,終於舒服地坐在了哈利的身邊。

  兵荒馬亂過後,瑟縮的多比(哈利的原版)躲在角落裏用力拉扯自己的衣角,再一次可憐兮兮地通傳了德拉科同學熱情為哈利舉辦生日宴的口信。

  哈利眼巴巴地看向面無表情實際上應該心情很遭的斯內普,充分表達了自己想去的渴望——事實上,他一點都不想去。不過,為了那本日記,他不得不打起一百二十個精神來,防止塞德里克先他一步拿到魂器。雖然,哈利明白自己的阻撓不過是延長了伏地魔凝聚靈魂的時間罷了,但是他就是不願意這樣便宜了伏地魔同志,讓他一帆風順地歸了位。

  坐在沙發上,教授大人瞪著角落裏的家養小精靈,鬱悶地權衡了半天,不得不面對古老家族的安全設施比他自己的房子要先進得多的事實。

  第二天,一張寫滿了龍飛鳳舞的字體的便箋被福克斯帶走之後,斯內普拎著哈利風度翩翩地坐上了裝飾著馬爾福家族華麗徽章的馬車,沿著貴族私人專屬的通行網路,瞬間出現在了馬爾福家族的主宅。

  這不是哈利第一次進入馬爾福莊園,只不過這一次,他是光明正大受到隆重歡迎出現的。雖然在霍格沃茨,德拉科本人對於禮節方面有著不同尋常的要求,但是單獨面對哈利的時候,也不過是個普通的男孩罷了,所以,當一身上流貴公子裝扮的德拉科氣質高貴地出現在裝飾華麗的會客廳時,只是稍稍理了理頭髮的哈利還是覺得有點不習慣,仿佛看到了曾經不可一世的馬爾福。

  面帶矜持有禮的微笑,朝自己的教父不失風度地打了招呼,德拉科轉向被斯內普單獨丟下的哈利時突然大笑了起來,笑得哈利很是莫名其妙。

  “你笑什麼?”哈利忍不住說道。

  “你那是什麼爛表情,好像客廳會吃掉你一樣?”

  “我只是不習慣。”哈利羞惱,原本理順的頭髮再一次桀驁地翹了起來,現出了原本亂糟糟的一面,換來了德拉科更加沒有節制的大笑。

  “咳……”某處突然傳來了一聲蒼老的輕咳聲,似在提醒。

  德拉科聞聲翻了個十分優雅的白眼,收回了自己的熱情,看向哈利微微聳了聳肩膀。

  “……”德拉科面容一整,貴公子氣質在哈利驚訝的目光中再次出現,“哈利,請容我邀請你參觀我的莊園。”


☆、第4章 家有賤狗

  夏日的陽光燦爛而絢麗,蔚藍色的天空中飛鳥盤旋,卻見坐落在碧空下那安靜華麗的馬爾福莊園裏剪裁得當的花園中間儼然是兩個鬼鬼祟祟的人影。

  “不要告訴我,一個暑假,你就要這樣不停地練習逃跑,還要學習對著鏡子微笑……”哈利驚悚中帶著同情說,對著他們兩個人用了一個忽視咒語——不用理會所謂的未成年人限制使用魔法也是貴族後代的特權之一。

  終於擺脫了那群忠心的家僕無處不在的盯梢,第N次整理著自己儀容的德拉科又忍不住白眼不斷:“我有什麼辦法?那些老傢伙派了一打的家養老精靈來……罵也罵不走,打又打不得……”如果不是從教父家被趕回來,他也不用每天都這樣地勞心勞力,辛苦得跟只家養小精靈一樣,四處亂竄躲藏著不讓人發現。

  “一打……”哈利無語,貴族也是可以這樣逼出來的。看起來,這個世界的馬爾福家族不知怎的融入了令人吃驚的叛逆因素,只是辛苦了那些明明需要拐杖卻仍要履行職責整天追在德拉科屁股後面跑的老精靈們了。

  兩人相顧無語,一時間德拉科看清了哈利臉上那滾滾而來源源不斷的同情,不由得臉上一紅。

  “話又說回來,那天的那個什麼電影怎麼樣?”

  事實上,貴族最擅長的就是懂得把握話題的節奏,德拉科很自然地將他的不自然轉移到哈利和斯內普兩人十分失敗的首次正式約會上來。

  哈利聞言,搭下了腦袋,想要吐血的衝動再次出場。

  德拉科的好奇心和八卦因數不由得被提了上來。

  “被搞砸了!”低下頭的哈利眼中冒火,頭上冒煙,一點也不想再提。他怎麼會知道看個電影還要家長陪同的!還有那個限制級又是怎麼回事!

  雖然看不清哈利眼中滾滾而來源源不斷的怒火,但是哈利那打理得亂糟糟的腦袋上扶搖直上的青煙還是大大地嚇住了德拉科,於是他聰明地轉移了話題:“哦,對了,你聽說那個從阿茲卡班逃出來的囚犯嗎?我猜魔法部的人一定集體跟巨怪換過了腦袋,居然接二連三出事故,上一次長老們聯名上書彈劾福吉的教訓顯然沒有讓魔法部的那些白癡們長了記性,我想,很快我們就能聽說阿茲卡班集體越獄的消息了。”

  “在這之前,我倒希望能聽到福吉退休離任的消息。”優柔寡斷的部長總有一天會毀了魔法世界的,哈利可不希望伏地魔回來之後,再一次把魔法部的力量把持在手裏。要知道,伏地魔再蠢也不會第二次犯同一個錯誤,誰也沒法預料這一次靈魂完全的伏地魔會以怎樣的方式去實現他的野心。

  “那你希望由誰來接任部長?”德拉科沒來由地一問。

  哈利猶豫:“也許,鄧布利多校長?”不過,他第一時間地推翻了自己的幼稚想法,想了想又說,“我想,他也不太適合。”

  “不會有人適合的。”德拉科冷笑,“那個位子是個禍胎。”

  哈利詫異地看了德拉科一眼。

  卻見德拉科的臉上不同往日的陰沉,雖然只是轉瞬即逝,可是卻讓心智已然成年的哈利難以忽略。

  “我帶你去我看我家的藏書吧。”德拉科突然調皮地朝哈利眨眨眼,“你一定會喜歡的。”

  哈利聞言十分合作地露出了極其渴望的表情。

  於是,兩人臉上掛著十分白癡的笑容,一起手拉著手離開了花園。身後忙不迭地跟著的是一群身著鉑金色枕套拄著床腿的氣喘吁吁的老精靈們……

  馬爾福家的藏書很多,書室的裝飾也很華麗,細緻之處更是透露出了貴族的品味和幽雅。一排排精製的木質書架上擺滿了許多厚厚的書目,有許多甚至是哈利在圖書館也無緣得見。哈利好奇地停留在一排有關魔法咒語的書架前,伸手想去拿一本名為《終極咒語》的書,手指還未觸到書脊,卻驚詫地發現它不見了。會不會要他賠……

  “德拉科,它……”哈利結結巴巴地說,“我什麼也沒做……”

  “那不是你的錯,這裏被下了咒,只有繼承馬爾福家族血統的巫師才有閱讀的權利。”

  哈利無語,然後咬牙切齒——那你這個傢伙把我帶到這是為了看我抓不到書時的尷尬表情麼?

  看出了哈利與自家教父如出一轍的興師問罪的黑炭表情,德拉科心虛地將重新出現的書抓下來放到了哈利的懷裏。

  看著在自己手裏不斷掙扎潛臺詞是快點放開我否則就咬死你的瘋狂咒語書,哈利又是無語。

  見狀,德拉科狠狠地拍了一下自家沒有眼色的書。

  在馬爾福家族的藏書群中飽覽了一圈之後,兩個孩子抱著幾本書,悄悄地接近正在書室裏找書的魔藥大師。哈利著迷地看著某人俊朗的側臉,嘴角掛著不要錢的口水。

  這個暑假註定沒有休息。

  斯內普皺緊眉頭暗咒著,習慣性地問候了下梅林的穿著,順便將手中的書送回了書架。昨天他派了半個連的貓頭鷹才勉強將魔藥協會的那幫老頭子的一通長篇累牘的問題統統回覆,如今那個該死的老東西又交給他一張長過膝蓋的魔藥清單。梅林在上,如果送信的不是福克斯,他一定會一口氣燒光信使的毛。

  當然,斯內普不知道的是,在他咬牙切齒的當下,霍格沃茨最偉大的校長大人正認真地蹲在某處沙地上心疼地看著自家的愛鳥,撫摸著福克斯十分華麗的羽毛,苦口婆心地勸說道,“親愛的,福克斯,告訴你多少次了,你不是鴕鳥,……”回應他的是福克斯缺失幾根尾羽的屁股。

  用過豐盛的晚飯之後,德拉柯拉著哈利和他看起來萬分威嚴的教父大人一起坐在書房裏——感謝教父的到訪,德拉科總算有理由擺脫晚飯之後那讓人討厭的禮節教育。

  不過,還是無法擺脫魔藥學習……

  德拉科苦著臉看著亦是苦著臉的哈利,兩人彼此交換了一個痛苦的眼神,然後在偉大的魔藥大師的冷哼聲中,立刻將腦袋埋進了厚如磚頭的書本裏。

  一旁的地上,德拉科心愛的寵物維尼正懶洋洋地在舒服的毛毯上滾動,企圖將自己圓滾滾的肚子消化掉。維尼在一個暑假裏長大了許多,翠綠的身體表面散發著象徵著它發福的油水。它顯然胖了,可是很不幸的是,它本蛇並沒有意識到這一點,這從它舒適的窩裏四處飄散的太妃糖紙可以看出。

  一條喜歡吃太妃糖的蛇……哈利瞟了一眼正在撒歡的維尼,同情地看了一眼正在認真讀書的寵物主人,然後只聽“啪”的一聲,哈利的頭再次被斯內普手中的一卷羊皮紙拍了一下。

  德拉科眼睛的餘光看到哈利頭上更加亂蓬蓬的頭髮,忍不住抖了抖,將頭全部埋進了書本裏。

  當殷勤的僕人端來飯後甜點的時候,哈利和德拉科幾乎激動地要熱淚盈眶了。

  兩人將精製的點心掃蕩完畢以後,哈利打了個飽嗝將目光鎖定在了德拉科家裏的某處。拜斯內普天下無狗的政策所賜,哈利有許多天沒有見到一條狗。德拉科家養寵物不奇怪,可是養這樣一條狗就有點奇怪了。

  “德拉科,它是你的寵物麼?”哈利穿過走廊,向那條狗走去。

  “是的。”德拉科跟了上去,目光似頗有些無奈。

  只見一條棕黑色的短毛大狗正悲戚地趴在一扇門前的地上,低低地嗚咽,一副無精打采的樣子,一看就是受到了相當慘烈的欺負,因此看起來醜醜的。最顯眼的就是它那一對豎直在腦袋上呈現奇怪踞齒狀的耳朵。

  踞齒狀?哈利失望的同時,不由得好奇起來。

  “德拉科,這狗是什麼品種?”哈利有理由相信自家教父的品味不會差到了會變成這種可憐兮兮的樣子。不過,阿茲卡班的生活讓哈利沒有辦法堅定自己對教父的信任。

  “不知道……”德拉科聳聳肩膀,然後加了句,“撿來的。”

  哈利看了看德拉科,實在想像不出對方怎麼會有這樣氾濫的同情心。

  “商店買一贈一的贈品。”德拉科解釋道,“正品在那邊。”

  順著德拉科的手指,哈利看向房間內這才發現,房間的角落裏,一隻小巧可愛的純白□咪,正開心地眯著眼睛吃著自己寵物盆裏的食物,不時地輕輕咪嗚幾聲。

  “好可愛。”出於斯內普對貓的喜愛,愛烏及烏的哈利想走過去撫摸它,被一臉頭痛狀的德拉柯拉住。

  “我勸你不要輕舉妄動……”

  哈利倒是不能理解德拉科的意思,不過,他很快就懂了。

  只見剛才還在悲鳴的大狗,雄糾糾氣昂昂地豎著它那醒目的踞齒狀耳朵向哈利和德拉科這邊走來了。目標是——小貓的食盆。

  “賤狗喜歡貓糧。”

  哈利嘴角抽搐地看了一眼表情萬分肅穆的德拉科,然後再一次領會了德拉科起名字的用心良苦。

  只見賤狗華麗麗地忽視了自己那個要大上對方幾號的寵物盆,氣勢驚人地高昂著狗頭,直直地向貓咪走去。

  小白貓顯然見到了不懷好意的侵略者,弓起了身子,豎起了貓毛,謹慎地一步步後退,見狀,賤狗更是得意得亦步亦趨,尾巴豎得老高。

  當小白貓已經退到角落裏再無可後退的時候,自大的侵略者顯然已經認定那個小小的寵物盆已是自己的囊中之物,於是慢悠悠地踏著小碎步,華麗地無視掉比它小了好幾號的貓咪,低下頭準備享用搶來的晚餐了。

  下一刻,剽悍的貓咪,弓起身子後跳一步,後腿用力蹬上牆壁,借力一躍,跳到了賤狗的背上,“喵嗚”一聲咬上了它的一隻耳朵,再也不放。

  “嗷——”與此同時響起的是賤狗華麗麗的哀嚎聲。

  哭得慘兮兮的全身棕黑色的大狗背上赫然一點純白,哈利哭笑不得地看著這對冤家,看那只龐然的笨狗不動也不敢動任由貓咪咬著耳朵不放地趴在地上低聲嗚咽,哈利終於弄清楚那耳朵上的踞齒狀是出自誰的手筆了。不過……

  “德拉科,它得了教訓,應該不會再搶食物了吧。”哈利同情地注視著夾著尾巴從貓嘴裏逃到門外趴在門口,繼續之前無精打采模樣的賤狗。

  德拉科優雅地翻了個白眼,話外音是,等著瞧吧。

  於是,過了幾分鐘,一隻雄糾糾氣昂昂的大狗再一次新鮮出爐……幾分鐘後,隨著一聲淒厲的嗷叫響起,慘劇再次上演。

  哈利無語地注視著再次夾著尾巴從他身邊逃到門口的傢伙,嘴角抽搐,難怪商店會將它當成小白貓的贈品。

  一轉頭,卻驚詫地發現觀眾不知什麼時候變成了三個。

  “西弗勒斯……”德拉科有些心虛地。

  兩個翹課的傢伙開始傻笑。

  “哼。”斯內普冷哼一聲,不過,心情還算不錯,厭惡地瞥了一眼腳腕底下仍在嗚咽的笨狗,轉身離開了。

  哈利和德拉科最後看了一眼似乎已經好了傷疤忘了痛正在不斷逼近貓咪的賤狗,趕緊跟上那筆直修長的身影。

題目 : 哈利波特★同人小說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tag : HP同人 穿越時空

Secre

就是好用

縮放字體 :| +大 | -小 |

重要重要

站內所有文章轉載自互聯網,皆為私人收藏,版權屬作者所有,請支持正版,路過歡迎~請勿宣傳!缺章或最新番外歡迎補充! -----貼心小提示-----
請把提示訊息『複製』並『貼上』就可,請留意不要複製到空格喔!

文章類別

最新文章

全部文章連結

顯示所有文章

耽美統計

聊天室

搜尋欄

最愛連結

+連結

+部落格好友

月份存檔

輕鬆一下

文章關鍵字

庫洛魔法使 櫻蘭高校男公關部 第八號當舖 寶蓮燈 NC17 無限恐佈 還珠格格 古代宮廷 頭文字D 笑傲江湖 校園 魔獸世界 劍俠情緣三 無限恐怖 網球王子 沉默的羔羊 十二國記 洪荒 HP同人 Zero 我和殭屍有個約會 犬夜叉 名偵探柯南 鋼鐵人 隨身空間 穿越時空 科幻 Fate 一廉幽夢 聖鬥士同人 神鬼傳奇 英美劇 特殊傳說同人 綜漫 黑執事 夜訪吸血鬼 GL 火影忍者 猛鬼街 福爾摩斯 獸人 納尼亞傳奇 希臘神話 修真 梅花烙 復仇者聯盟 龍族 言情小說 叛逆的魯魯修  末世危機 海賊王同人 死神 現代 死神來了 棋魂 紅樓夢 異世大陸 家庭教師 闇河魅影 小鬼當家 重生再世 影綜 教父 笑傲江湖同人 魔戒 瓊瑤同人 BE 獵人 網遊 天使禁獵區 天是紅河岸 水果籃子 現代都市 青蛇 NP 位面 暮光之城 絕命終結站 BG 赤河戀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