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無限恐怖][BL]越界 BY 常用名被人註冊的某T【最新章節14,未完結,坑】(鄭吒X楚軒)

搜索關鍵字:主角:鄭吒,楚軒 ┃ 配角:陳祺,蘿莉,等等等等(誰能記得那麼多名字—)…眾人 ┃ 其他:BL,穿越時空

【文案】
從天上直線下降時,人總是會有本能反應抓住點什麼的。所以,抓住了你們真不是我的錯,誰讓你們離得近來著……我一定會努力補救的!喂喂,你們倆發展出JQ就更不是我的錯了喂,這我可沒法補救!

此文配對是鄭楚,想必這個大家沒什麼異議吧。還有,我要說明,我寫BL,但不是說我的文裏是個男的就喜歡男人的……比如惡魔隊(原),除了那個海格是通吃外,人都是異性戀……

內容標籤:無限恐怖 穿越時空

=======================================
[無限恐怖][BL]越界 BY 常用名被人註冊的某T【未完結,】(鄭吒X楚軒)
=======================================



☆、1我就是隨手一拉……

  “無限恐怖……”厚重的窗簾擋住了室外的陽光,臥室裡雜七雜八的堆放著各種稀奇古怪的玩意,一隻黑貓臥在書櫃的墻角處,瞪著那雙泛著綠光的大眼看著不遠處的女人。

  女人穿著一身再寬鬆不過,看來很是陳舊的睡衣,披散著長髮,整張臉基本都被黑髮擋住,實在看不清她的長相與年紀,手中拿著一本看來還很新的書,上面“無限恐怖”四個大字讓女人咕嘟著念出來。

  女人左右翻了下書,看來並沒有太大的興趣,隨手將書扔到一邊,專心去研究她的那些所謂巫術去了。

  趴在地上,好不容易畫完那些古怪的圖形,女子站在一邊檢查了一遍,陰森的嘿嘿笑了兩聲,嘴裡開始嘰嘰咕咕的念著沒人能懂的語言。

  一邊的黑貓從角落慢慢踱出來,在房間裡四處打量了一下,最後將視線定在那本它從沒見過的名叫無限恐怖的書上,走過去,爪子撥弄了兩下,見沒什麼危險,它用嘴咬起那本書,幾個串步跳到屋中央的圖形之中,得意的坐在那裡。

  眼見咒語即將完成,自家的貓貓不知咬著什麼東西跑到了法術中央,女子大驚,撲上去想將黑貓與那東西拿開。黑貓耳朵一動,在女子撲上來的一瞬間從法陣中跳開,與此同時,女人一下撲到那本黑貓留在中央的書上,法陣閃出一道奇怪的光芒,光芒過後,陣中只留下一本書,女子已不知所蹤。

  黑貓歪頭看著那本書,再次用爪子撥弄了兩下,似乎沒什麼興趣,它一巴掌拍開那本書,自己窩下,打了兩個呵欠,閉上了眼。

  最終戰,這場戰鬥會為他與複製體間所有的事都做個了斷,真正的……不死不休……

  他能理解複製體對他的憎惡,他能看到在那股名為復仇的背後,他的複製體到底是背負著一種怎樣的絕望,正是那股憎惡與絕望將兩人,將兩個隊推到了今天的這一步,也許他的實力還不及自己的複製體,但他不能輸,他還有蘿莉,他還有同伴,他的生命中更多的是對未來的希望,所以,他輸不起……

  在他們未知的時空曲扭中,一個人形從時空的另一頭直墜而下,她兩手揮舞,似乎是想抓住什麼,眼前一暗,那些由各種線條與光流組成的東西不見了,不遠處是三個站著的人,二男一女,人影顧不上許多,順手一拉,離他最近的單獨站立的男人被她拽住,還未看清那三人吃驚的眼神,她又穿過那些線條與光流,這次在她眼前的是兩個身背黑翼的男人,她再次伸手,拉住其中一人的翅膀……


☆、2倒霉的鄭吒

  “發生什麼事了?”揉著自己的太陽穴,鄭吒的腦子裡一陣糊塗,他記得他和他的複製體正在決戰,然後那本來很穩定的複製體創造出的暗原空間忽然有了一道不大的裂口,一個奇怪的似乎性別為女的人從高空高速落下,左手還拉著一個人,好像是自家隊裡的楚軒,再然後自己的翅膀一痛,似乎被人扯住……再再然後……

  “為什麼我會回到主神空間來?”抬眼看著前方懸浮著的巨大光球,而且,自己也不知何時解除了第四階的狀態,鄭吒只覺得腦子一片混亂。

  “大色狼?”怯怯的聲音在左邊響起,鄭吒微回頭,蘿莉一臉擔心的看著自己,他衝蘿莉笑了笑,將小小的女孩摟入懷中,甜甜的體香,就是這個女孩,他的過去,現在,未來都愛著的女孩……

  “大色狼,你怎麼了?”

  “沒事。”鄭吒環顧四周,諾大的主神空間,只有他和蘿莉站在正中,沒有其它人,他的同伴,一個也不在……內心深處,他開始不安起來。

  他皺起眉頭,作為一個已然達到四階高級的強者,對於未知的危險,他們總會有一種比常人更敏銳的感覺,他不認為在現在的輪迴小隊裡還有幾人能讓他覺得有危脅,但這種不安的感覺又是怎麼回事?

  那些房間的門被陸陸繼繼推開,一個接著一個走出的人,沒有他認識的!11個白種人,2個黑種人,3個黃種人,而最後出來的那個黃種人,掛著一臉無謂笑容的優雅男人,是趙綴空!

  “又來了個黃種的肉豬。”

  “看看,這個肉豬還帶了一個小玩具呢。”

  “看來,我們又有樂子了……”

  在那些透露著高高在上的優越感的白種人臉上顯露出各種笑容,卻是沒有一個是好意的笑容,只有一人,他沒有笑,略微皺眉站在其餘十人後面一點,眼中透出絲絲同情。餘下的五人,除了趙綴空,都抖抖縮縮的站在最後。

  沒有在意那些人的話語,鄭吒更在意的是那個怎麼也不可能和他出現在同一個小隊的男人,趙櫻空的表哥趙綴空。

  “趙綴空!為什麼你會在這裡?!”驚訝之下,鄭吒脫口而出。

  名叫趙綴空的男人愣了一下,隨即笑得更開心,“喲,你認識我?”

  “你在說什麼?我們當然認識!你把櫻空怎麼樣了?!”

  聽到趙櫻空的名字,趙綴空臉上那抹笑容似乎有些變形,“你認識小蘋果?”

  這種口吻,似乎趙綴空完全不認識自己,怎麼可能?!這個人,確實是趙綴空,外形,舉止,還有那誰也學不來的BT感,都明擺了是那個男人……但為什麼……

  鄭吒仔細打量前面的十多人,一抹不詳的感覺湧現出來,他暗中提了提氣,頓時整個人如石化一般呆在當場。

  他的力量……血族力,內力,魔力,真原力……什麼都沒了,他的身體空空盪蕩,甚至連基因鎖都好像再次被鎖上。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會這樣?!難道……

  他再次看向面前的眾人,趾高氣揚的白人,畏畏縮縮的少量的黃種人和黑人,趙綴空,他們剛剛說出的話……惡魔隊!

  被自己得出的結論嚇到,鄭吒大腦一片空白……


☆、3曾經的噩夢

  “趙綴空,你認識這個人?”白人中的一名轉頭問道。

  “不認識。”趙綴空回答,眼睛卻沒有從呆立在場中鄭吒身上移走。

  咬了咬牙,這個男人……雖然他們惡魔隊是以白種人為主,靠著壓榨其他人種的點數為自己強化,但這個叫趙綴空的應該也成為“肉豬”的黃種男人,在到這裡的第一天,就讓他們領教到了什麼叫做變態,恐怖的力量,可怕的手段,不論何時都掛著那抹優雅的笑容,就算是他們隊長萊茵哈特也學不來的優雅,卻從中透露出比他們更殘忍的心理。

  他們不會為了一個“肉豬”而得罪這個男人,如果趙綴空認識這人,或是對他感興趣,那就把這人給他好了,只是少隻“肉豬”而已,沒什麼大不了……

  “那麼,你想要這人麼?”另一白人低聲問著。

  趙綴空將視線從鄭吒身上轉開,對著問話的白人笑起來,“不,我沒興趣。”

  “那……”

  “給你們好了。”說完,趙綴空轉身回到自己房中,關上門,不再關心外面會發生什麼事。

  眼見趙綴空離開,場中的白人似乎是松了口氣,重又將注意力集中在鄭吒與蘿莉身上。

  被十多個高壯的男人不懷好意的盯著,蘿莉恐懼的快要哭出來,她將身子往後縮了縮,躲在鄭吒身後,緊緊的拉住身前男人的褲腰,小小聲的叫著愛人的名字。

  回過神,鄭吒回手摟住身後嬌小恐懼的女子,他抬頭,毫不示弱的凝視著面前的白人。

  雖然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但事已至此,他不能也絕不會重蹈複製體的覆轍,他要保護蘿莉,就算會死在這裡。

  <別傻了,你現在什麼都沒有,你能保護這個女孩嗎?>卻在內心深處,有一個小小的聲音質問著鄭吒。

  <我能!我不會讓蘿莉死在這裡的!>鄭吒反駁。

  <你以為你還是那個開了四階,站在金字塔頂端的男人嗎?你保護不了蘿莉,你甚至連你自己都保護不了!>

  <就算我死,也要保護她。>

  <就算你死了,也保護不了她!>

  <不會的!我可以!>

  <你不能!你在重走你複製體的路,她會被□,被□,被虐殺!你做不了,你什麼都做不了!你只能看著,只能看著……>

  將蘿莉護在身後,鄭吒知道,也許內心深處那個聲音說的都是真的,但他不甘心,他不能承認,曾經那麼強大的自己如今卻連自己心愛的女人都保護不了。

  幾個白人嘿嘿笑著,步步逼近兩人,他們喜歡這種場景,反抗,不甘,恐懼,最後都會在他們的力量下化為灰燼,看著步步後退的兩人,就像看著將死的獵物。

  瞪視著走近幾人,在這些人中,大多數鄭吒不認識,但有四人,卻是他見過的,森洲隊的羅斯特和尼迦亞賓,還有坐在沙發上一臉悠閑的西海隊的萊茵哈特和尤裡安,果然,這四人都是惡魔小隊的成員!

  鄭吒只覺自己恨得牙齒都要咬碎,難道複製體的過去就會是自己的未來嗎?緊了緊抓住蘿莉手腕的手指,如果……他真的保護不了她,如果……她真的要被,不如,就讓他自己來了結她的生命,至少,她不用受那些侮辱,至少,她死的時候能像個人……

  主意已定,他的眼中閃出堅定的光彩,轉身就要殺了自己的愛人。卻在同一時刻,一白人似是發現了他的企圖,一個閃身,他一拳擊上鄭吒側腰,將他橫向擊飛出去,另一手扯住蘿莉,□道,“想什麼呢?我們還沒玩呢,等我們玩夠了,自然會幫你料理的。老老實實的在一邊看著吧。”說完,一把扯碎蘿莉身上衣物。

  眼看愛人被人壓在身下,她的哭喊和被人踩在腳下的無力感讓鄭吒一口血吐出來……


☆、4掉下來了喂……

  現在,他才真正的理解,為什麼他的複製體的仇恨會那麼深,為什麼他的複製體會那麼絕望……

  他要殺了他們,他一定要殺了他們,不管要付出什麼代價,就算泯滅人性,他也要殺了他們!

  鄭吒一次次掙扎著爬向那個女孩,卻一次次被人踩在腳下,他們就像逗弄著老鼠的貓一樣,看著地上的一男一女掙扎,卻無力改變一切。

  得意的笑起來,其中一人說道,“好了,開始正題吧。我也有一段時間沒好好泄泄火了……”

  “不!!”

  “砰!”一聲巨響,一團黑影正砸到主神空間中。

  這個變故讓眾人都為之一愣,壓製鄭吒與蘿莉的兩人也放鬆了力量,連一直坐在一邊的萊茵哈特幾人也轉頭看向那團黑影。

  趁著這個機會,鄭吒撲過去,將小女孩抱在懷中。

  黑影是一個人,穿著破爛的睡衣,披散的長髮,似乎是一名女子,左手還緊拉著一男人。

  女人從地上慢悠悠的爬起來,轉過身,滿頭的長髮遮住了她的臉,從後面傳來一聲陰沉的拖長了音的詢問,“這是哪—兒—”

  然後她略轉頭,盯著一邊躺在地上的男人,歪了歪頭。

  男人似乎是昏迷了過去,略略的蜷著身體,有些平凡的五官,略皺起的眉頭,一副眼鏡掉落在一邊的地上,“嗯……”男人輕輕呻吟了一聲,卻沒有轉醒的跡象。

  “又是兩個肉豬。”有人冷冷的出聲。

  好事正在進行中,卻忽然讓這兩人打斷,頓讓眾人很是不快。雖然這兩人出現的方式和時間都有些奇怪,但也改變不了他們成為“肉豬”的命運。

  於是,有人走上前,一手推著女人,一手提起昏迷的男人將兩人扔到沙發前。

  直到這時,鄭吒才回過神來,看到那個昏迷著的男人正是楚軒,滿眼的驚訝,<為什麼!為什麼楚軒也會過來這裡?!而且,為什麼他是昏迷著的?!>

  女人對白種人的推搡沒有多餘的反應,他們推她,她就往前走,直走到沙發前,她還在四處環視,只是不知道,從她那看來厚重的蓋得嚴嚴實實的頭髮後,她到底能看清什麼。

  “好—亮—,不—喜—歡—”一路上,女人嘴裡陰森森的咕嘟著。這等扮相,這等感覺,怎麼看都像日本恐怖片裡的女鬼貞子,實是讓人覺得周圍空氣都冷下幾度。

  本來□高漲的幾人被這女人這麼一嘀咕,頓覺下身的慾望開始消退下去。


☆、5有了感覺的楚軒

  對這女人實在沒興趣,看了兩眼,索性不再管她。坐在沙發上的萊茵幾人只看向那個昏迷的男人。

  有人把楚軒從地上提起,抬起他的下巴向著沙發。

  楚軒沒有醒過來,只不知是因為這個姿勢不舒服還是不習慣有人如此接觸自己的感覺,他扭動了兩下,從鼻中輕哼了聲。

  從後面半抱著他的男人愣了愣神,好像試驗似的又碰了碰楚軒的頸部,果不其然,昏迷中的男子做出了輕微的避讓動作。

  得意的笑起來,男人說道,“隊長,這個男人好敏感!”

  “海格……”頗有點不屑的看了眼楚軒,萊茵哈特說道,“如果你要玩男人,不覺得那邊那個更好嗎?”眼神示意一邊正抱著蘿莉盯著這裡的鄭吒,本就長相不錯的鄭吒,在進化了血族血統之後更顯得優秀,從外表上看確實比長相普通的楚軒要更吸引人。

  聽到這話的鄭吒咬了咬牙,他抱緊了懷中發抖的女孩,眼睛緊盯著被海格抱住的楚軒。

  <敏感,楚軒有感覺了嗎?那就意味著他已到了四階了,但現在為什麼他會昏迷不醒。他會不會也和我一樣,進化的能力都消失不見了。聽這些混蛋的話,他們顯然是男女不忌,他們要對楚軒做什麼……>

  轉頭瞥了眼鄭吒,再看看懷中的男人,海格想了想,“確實,從外貌上看,那個男人更吸引人。

  不過……”□兩聲,他舔了下近在眼前的小巧耳垂,感到男人輕哼一聲,不適的扭動身體想要避開,緊了緊懷抱,“這個男人這麼敏感,在床上一定會更勾人,我有點等不及看他一會哭叫的樣子了。”

  話已至此,再不明白下面會發生什麼的,那就是傻子了。

  鄭吒瞪大了眼,一傾身就要過去拉楚軒,卻被人緊緊抱住,動也動不得,低頭,懷中的蘿莉通紅著眼睛,驚恐的看著他,抱住他的手臂有著怎麼也不似她這等體型的女孩的力量。

  “不要,不要離開我,我害怕……”淚水滑落,手中的這個男人是她在這裡唯一的希望,他絕不會放開他。

  看著眼前的愛人,鄭吒猶豫了。但是,那人是楚軒,是他的同伴,是他同生共死的好兄弟,是他隊上不能缺少的智者,是他拼了命才復活的人。

  愛人,不能放棄;同伴,也不能放棄!

  “別碰他!!”怒喝出聲。

  這聲似乎是將那貞子從走神中震了回來,她微轉身,盯著不遠處的抱著女孩的男人,<有點眼熟呢……在哪見過?嗯—如果站起來,插兩隻角,再貼兩邊翅膀—>

  “真是,已經給了你一個了,怎麼還想要這個啊。”萊茵哈特狀似苦惱的皺起眉,看看鄭吒懷中的女孩,再看看海格懷中的男子。“不如這樣吧,你選一個好了,只能選一個喔。我們今天可是準備好好好玩一玩呢……”

  <選一個……蘿莉和楚軒只能選一個……>

  “我……”

  蘿莉感到擁著她的男人的顫抖,她很害怕,真的很怕,她怕死,怕鄭吒會放棄她,但她更想鄭吒能活下去。她不知道事情為什麼會變成這樣,但她知道那個男人,那是中洲隊的智者,是鄭吒的同伴……“大色狼,要好好活著喔。”言罷放開抓住鄭吒的手,抬起頭,“請放開他,我願意—”


☆、6喂,我真的很抱歉……

  “砰!”

  “啊!!”一聲慘叫,叫海格的白種男人捂住中槍的大腿,哀號著。

  萊茵哈特瞪著正對他腦門的兩把高斯手槍,那個昏迷的男人不知什麼時候從昏迷中醒來,察覺自身狀況,幾乎是沒有猶豫的,從袖中滑出兩把高斯手槍,衝著海格的大腿就是一槍,兩手翻轉,在眾人反應過來前,黑洞洞的槍口已對準正前方的自己。

  冷笑一下,“看來有人自己做了選擇呢。”

  早在醒來的一瞬間,楚軒就感到了情況的異常,不是在生化世界裡,不是自己的隊友,一槍擊中擁著自己的人的大腿,雙槍已對準面前的男人。

  “惡魔隊。”只看眼前的場景,楚軒就已明白了現在的處境,<時空被重置並發生了扭曲嗎?那個女人—>

  眼角余光一掃,不知何時,那個貞子樣的女子已縮到了主神空間的一角,似乎想把自己埋進在主神空間根本就不存在的黑暗之中。

  扣動板機,沙發已被擊穿,萊茵哈特腦門上的兩個槍口,還未看到鮮血噴出,人已變成蝙蝠,再成人形時,萊茵哈特已站在楚軒身後。

  沒有回身,也不見楚軒有什麼多餘動作,萊茵哈特覺得身體一震,低頭,腦口又中兩槍。只是普通的高斯手槍對於他當然沒有什麼太大的傷害,但連著兩次被一個沒什麼進化的黃種人射中讓他覺得臉面大失。

  一把掐住楚軒的脖子,一歪頭咬上楚軒的脖子,大口的吸食著鮮血。

  <這個感覺……是痛嗎?>當牙齒撕開頸部脆弱的皮膚,一種從沒有感到過的感覺讓楚軒怔了怔,然後就是血液的流失。

  將手中軟下來的男體一把甩在地上,萊茵哈特舔舔嘴脣,“雖然沒有進階什麼,但血的味道卻出奇的好呢—”

  “他雖然只是新人,但戰鬥意識卻很強,還是早點殺了的好。”尤裡安皺起眉頭。

  “MD!我要把你的肉一塊塊刮下來!”被主神修復的海格衝過來,一腳踢上楚軒的小腹。

  鄭吒趁著楚軒被海格踢起時,一把抱住他,將他護在身後。

  “MD,MD,MD!”海格不罷休,又要衝上去,一隻手擋住了他,萊茵哈特笑著,用眼瞄著被鄭吒護在身後的男人。

  “這個男人給我,他的血,雖然沒有那種強者的能量,但那種純淨的味道……”再次舔了舔嘴角。

  “萊茵!這個男人太危險了!”尤裡安皺起眉頭,看來很不贊成。

  “放心吧,我不會讓他有什麼危險舉動的……從今天開始,他會做為我的血奴而存在……”冷笑兩聲,一個閃身,在鄭吒背後出現,將半昏迷的楚軒提在手中走回自己房間。

  “運氣真不錯……”有人走到鄭吒與蘿莉身邊,冷笑道。

  “自己選個房間,最好不要動什麼歪腦筋。不然的話,下次可沒人能再替你們擔著了。”

  眾人散去的主神廣場,只有衣不蔽體的蘿莉和呆呆看著萊茵哈特房門的鄭吒,他不想想,不能想,也不敢想楚軒在那人手上會發生什麼事。

  恨……好恨……牙齒被咬碎,合著自己的血吞下肚。

  <等著,楚軒,等著我……>

  一抹人影飄過來,蹲下身,戳了戳鄭吒,“嗯……對不起—”

  貞子—不是,是陳祺蹲在鄭吒身邊很抱歉的說道,雖然從她的聲音一點也聽不出。她應該很抱歉的對吧,這兩個男人好像原來很強的樣子,現在卻要受人欺凌,好像,應該,大概是因為她拉了他們的原因……所以,她應該要道歉的對吧……但這一切她真不是有意的啊啊啊!

  鄭吒回過頭,冷冷的瞪著眼前的陳祺。在她以為下一刻鄭吒就會出手殺了她時,他卻站起身,抱起蘿莉往自己選擇的房間走去。

  一陣冷風吹過—當然,主神空間是不會有風的……陳祺一人陰暗的蹲在廣場正中,“啊喂,我這麼誠心的向你道歉,你不應該說點什麼嗎?我真的很誠心的……好亮啊,刺的我眼睛痛喂……”


☆、7我們合作吧

  安頓好蘿莉,鄭吒走進自己設置的地下室中,他需要力量,這裡不是自己的中洲隊,這是惡魔隊,在這裡只有一種法則,那就是叢林法則!

  陳祺的房間看來就像是另一個地下室,四面無門無窗的空間,只點著幾支蠟燭,在各個角落發出幽幽的火光,印得這個房間有種說不出的陰森感。

  陳祺蹲在屋角,戳著地面,<她一定是被人記恨了……一定是的……>

  可是為什麼會這樣呢,她明明畫了個召喚的法陣,為什麼卻變成穿越了喂……如果再畫一個,不曉得能不能穿回去……而且,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啊啊,為什麼都沒人和自己解釋一下的?!

  一小時後,一個黑影滑到鄭吒門前,舉起手,放下;再舉手,再放下……反覆數次,然後在門前蹲下,嘴裡念叨著,“問?不問?問?不問?問?……”

  “你要問什麼?”滿是笑意的聲音從身後傳來,陳祺轉脖子,抬頭……趙綴空滿臉笑意的站在她背後低頭看她。

  “美人……”咕嘟一句,陳祺縮了縮身子,這個人笑得好可怕……

  趙綴空不以為意,在陳祺的身側笑吟吟的蹲下,“貞子妹妹,你在幹嘛呢?”

  “我叫陳祺。”小小聲的為自己辯解了下,可惜人家根本沒聽進去。

  “吶,貞子妹妹,你蹲在這是想夜襲人家嗎?”

  “不—是。我想問這裡是哪……”畫圈圈……

  “你可以來問我喔。”

  “……我不和美人打交道……”

  “HOHO,美人,是說我嗎?”

  點頭。<雖然笑得讓人有點毛骨悚然,但美人笑得再可怕也是美人。>

  “裡面的那個男人也很漂亮呢,而且他帶的那個小妹妹長得也不錯喔。”

  “……”<是喂,要不然你以為我為什麼在房間裡撥了一個小時的葉子才來,要不然你以為我為什麼蹲在這裡……>“其他人……不好處……”<其實之前那個被她拉過來的另一男人很符合她的要求,但是……>瞄了眼萊茵哈特的房門。

  “那你現在為什麼蹲在這裡呢?”

  “我……在……思考……”

  “要不要我幫你敲門?”

  “……”

  笑咪咪的看著陳祺,趙綴空站起身,準備代陳祺敲門。手剛落在門上,門就被人拉開了,裡面的人與趙綴空面對面都是一愣,“喲,你的動作好快啊。”趙綴空衝著鄭吒一笑。“有人找喔。”

  冷冷的看著趙綴空,再順著他的視線看向蹲在地上的陳祺,他面無表情,讓過兩人,就要往主神那走。地下室的自我訓練遠遠不能滿足他的要求,他要更快的進步,他能感到,他的力量並不是完全的消失,更像是被裝在一個上了鎖的箱子埋在了深淵的角落。

  趙綴空是個很自我的男人,他關心的事大概只有他的小表妹,鄭吒也不怕他會去給惡魔隊的人打小報道。

  走到主神下,鄭吒準備找部曾經的恐怖片磨練自己。閉上眼兩秒,他臉色蒼白的睜開眼,<沒有點數!怎麼會這樣?!他居然一點點數都沒有……他去不了任何恐怖片……>他猛地轉身,大踏步往回走,拎起陳祺,讓過趙綴空……

  一回到房間,鄭吒就將手中的女人按在墻角,“你到底是什麼人!”

  被鄭吒掐住脖子按在墻上,就算現在的鄭吒已不再是那個輪迴世界的強者,但男人天生的力量還是讓陳祺差點被掐得翻了白眼,“死……死了……”

  眼見女人開始翻白眼,鄭吒這才放開手,讓女人順著墻滑到地面。

  “我……咳咳……我叫陳祺……”抬頭看了眼滿臉陰沉的鄭吒,陳祺繼續說道,“其實……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然後,陳祺將自己是怎麼來到這裡一一告訴鄭吒,邊說邊瞄鄭吒,眼見男人臉色越來越難看,已經快比鍋底還黑了,陳祺縮了縮身子,聲音也越來越小……

  “這麼說,你是盒子外的人了……”

  “什麼……盒子外的人……”

  眯著眼看向縮在一角的陳祺,果然就像楚軒說的,盒子外的人也不一定代表著強大,就像這個女人。也許掌握他們命運的人在自己世界裡只是一個弱小到可笑的存在……

  “那……那個……”陳祺看半天鄭吒都沒有反應,擔心的抬頭說道,“你,你能告訴我這是哪裡嗎?也,也許我可以幫你……”


☆、8第一部恐怖片

  “喂,你們這些肉豬都老實點,別打什麼歪主意,讓我們發現了,絕對不會饒了你們!”一大早,十多人站在主神廣場,一名肌肉發達的白種男人大聲說道,“喂!你們聽到沒有?!”他瞪著站在隊伍後的兩名新“肉豬”——鄭吒和陳祺。

  “知道了。”鄭吒答道,努力控制著自己憤怒的情緒。

  似乎還是比較滿意鄭吒這個溫順的態度,男人咧嘴笑了下。轉頭,“喂,尤裡安,隊長怎麼還沒來。”

  尤裡安聳了聳肩,沒有作答,只是轉頭看著萊茵哈特的房門。

  “哈哈,隊長不會是對那個男人的味道吃上癮了,連今天是什麼日子都忘了吧!”幾名白人哄笑起來。

  鄭吒的手握成拳,緊緊壓在口袋裡,他低下頭,不讓任何人看到他快壓抑不住的憤怒。

  直到快到進恐怖片的時間,才看到萊茵哈特拖著一個男人從房間走出來,“走吧。”

  半夢半醒間,鄭吒知道他們已經來到了黑色星期五的世界。壓抑住想要上去檢查楚軒情況的衝動,鄭吒努力控制著自己的呼吸,他不能讓那些混蛋看出他已經醒了過來……

  直到那些白種人一個個陸續醒來,罵罵咧咧的踢上兩名黑人和他們幾名黃種人,鄭吒才睜開眼裝作剛醒的樣子,安靜的和幾名肉豬坐在一起。楚軒沒有和他們坐在一起,他被萊茵哈特按在自己身邊,雙手無力的垂下,似乎已被打斷,臉色蒼白,看來是失血過多。他被萊茵哈特按著,沒有任何反抗,只在眼睛轉動間,在鄭吒的臉上多停留了兩秒。

  <我沒事……>楚軒似乎在用眼睛對鄭吒說道。

  <怎麼會沒事……>鄭吒低下頭,咬住自己嘴脣。如果是以前,他還能對自己說,反正楚軒是“三無”男人,他沒有任何感覺,他不會感到痛的……但現在,雖然失去了四階的力量,但已然改變的基因明顯沒有隨著被再次鎖起的基因鎖而回覆原狀,楚軒已經不再是那個“三無”男人了,只是輕微的碰觸就能讓昏迷中他有所感覺的觸覺,那名叫海格的男人口口稱讚的敏感度,他現在對疼痛的感覺也一定很強烈……一想到這裡,鄭吒就恨恨的斜眼瞪了一邊扮陰影的陳祺……

  陳祺:我是陰影,我只是一團陰影,不要瞪我啊啊啊……

  “呵呵呵呵……”眼睛在幾人臉上轉過幾圈,趙綴空依在一邊笑出聲。

  幾名白人嘴角抽了幾下,羅斯特說道,“你很高興啊。”

  “是啊,怎麼,你們想分享下我的快樂嗎?”眼睛掃過幾人,趙綴空嘴咧得更大。

  “不……不用了……”連連的擺手,趙綴空的樂趣可不是他們敢分享的,說不定什麼時候,分享著分享著,他們自己就變成了趙綴空的樂趣了……

  沒有多說什麼,趙綴空轉頭,待主神的保護罩一解除,他就消失在眾人眼前。


☆、9分開

  眼看趙綴空消失,白人中幾人松了口氣,還有幾人微微皺眉。看來惡魔隊裡的白人對趙綴空已很是不滿,只是懾於他的力量而不敢有什麼異議。

  “在水晶湖區域存活……”鄭吒瞄了眼手錶的內容,很簡單的任務,果然養殖小隊在主神的級別評價上都不是很高。<靠著殺掉新人來降低評價嗎……>

  “這些肉豬怎麼處理?”有人問道。

  “找個地方放著,托亞不是想兌換那個死靈法師的召喚技能嗎。”

  因為活動區域被限定在了水晶湖區域,白人們將鄭吒等人帶到了一處比較隱蔽的林中。因為熟知劇集內容,大家都很清楚傑森會在哪些地方出現,只要避開那些地區,活上幾天完全不成問題。

  “聽著,你們老實點待在這裡!不要做任何不應該做的事,如果讓我們發現你們到處亂跑,哼哼。”冷哼兩聲,視線掃過鄭吒等人。

  二名黑人和三種黃種人聽到此話,抖動著身體,把頭低得更低。看樣子,就算不說這番話,他們也不敢多移一步的。

  “這男人怎麼處理?”有人示意一邊的楚軒。

  既然萊茵哈特點了他,那決定當然要由他來做。萊茵哈特看楚軒兩眼,因為之前的反抗,他已經廢了他的手,也吸了不少血,此時這男人滿臉蒼白也不知是因為身上的傷處還是大量的失血,不論是哪個原因,但看他一臉冷靜的站在這裡,回想起來,好像自從這個男人出現,除了昏迷時的兩聲輕哼和那句“惡魔隊”,他就沒發出過其它聲音,也沒有露出過任何表情。

  “帶走。”

  “什麼!!”鄭吒控制不住的驚叫出聲。

  一個緩慢的掃視落在鄭吒的身上,尤裡安冷笑,“你很關心他啊……你們認識嗎?”

  “他在之前的恐怖片中救過我一次。”這次回答他的人是楚軒,他抬起頭,淡淡地掃過鄭吒的臉。

  “這麼說,你們是一個隊的?包括那個女人?哪個隊的?”

  “中洲隊。”

  “你們的名字。”

  “他叫鄭吒,我是楚軒,那個女人……貞子……”

  楚軒沒有看向陳祺,但不知為何,陳祺還是覺得有冷汗滑下,<為什麼我覺得這麼寒……還有,我真的不叫貞子……>

  白人中一名瘦高的男子衝著尤裡安點了點頭。

  “看不出來,你倒是老實。”這樣倒是能說得通,來自一個隊,又救過楚軒一次,自然會比別人關心一些。

  “行了,我不管你們之前是什麼關係。現在,你們都要聽我的!楚軒是吧,跟我走!”萊茵哈特不耐煩的一揮手,他是隊長,他的決定就是惡魔隊的決定。

  看著萊茵哈特拉著楚軒帶著眾人遠去,尤裡安走近鄭吒,小小聲說道,“不要動其它心思,楚軒在我們手裡,而且你還有一個小寶貝呢……湯姆,給他們做上精神標記。”

  看到白人都消失在視線外,幾名黑人與黃種人好像稍稍松了口氣,找了一塊地方縮在一起,就算已然看不到那些白種人,他們仍不敢發出什麼聲音,至於走動什麼就更不敢了。

  陳祺“飄”到站在一旁的鄭吒身邊,從背後輕輕點了他一下,“其實,我真的不叫貞子……”

  鄭吒猛地回頭,差點把她嚇得跳起來,鐵青的臉色,滿眼的憤怒,“我要去做支線劇情。”

  “支線……劇情?”<是什麼東西??>


☆、10第一個同盟

  “你在幹什麼?”眼見剛剛還激動得兩眼放光的男人愣愣地站在原地完全沒有反應,陳祺伸出手指戳了戳鄭吒的上肩。

  在自我的意識中,鄭吒正努力想聯繫上湯姆。這個男人他還有些印像,在曾經的惡魔隊裡,他是唯一活過惡魔鄭吒大洗牌的白人,以惡魔鄭吒的行為模式,居然讓這個男人一直活到了最終戰,那顯然是有他的理由。也許,他可以相信他……

  “湯姆,湯姆,我知道你能聽到我,回答我。”

  過了一會,一個聲音在他的腦中響起,帶著微微的嘆息,“說吧。”

  “幫幫我們。”

  “……”聲音消失,鄭吒並沒有著急,他耐心的等著,聲音再次響起,“你為什麼會覺得我會幫你們?要知道,我也是惡魔隊資深隊員之一。”

  “你是,但我的感覺告訴我,你和他們不一樣。”

  “你的感覺也告訴我會幫你們?”

  “我能相信你?”

  “不能。但,YEAH,我會掩飾掉你們的行動。不過如果失敗了,我可是會出賣你們的。嗯……這是那個叫楚軒的男人說的……”聲音中帶上一些笑意,“你們這群人,真是賭徒。”

  “鄭吒,你下面有什麼計劃。”一個熟悉的聲音出現在腦海里。

  “楚軒!你怎麼樣了?!”

  “很好。”楚軒的聲音還是像以前一樣,幾乎聽不到什麼情緒的波動,但細聽,其中還是有絲虛弱。

  “你的聲音聽來很虛弱。”這個男人,也許是因為之前沒有感覺,和他相處了這麼久,能感到他虛弱下來的次數屈指可數,如果連他自己都無法掩飾那種虛弱……鄭吒暗中捏緊了掌心。

  聲音頓了頓,鄭吒幾乎能想像那個男人騙人時的表情,每次被自己戳穿他有事瞞著自己時,男人就會面無表情的將眼睛轉開,然後告訴自己他沒有算計任何人……鄭吒笑起來,“好了,別騙人了。你有什麼想法嗎?”

  “那些被傑森所殺的人,如果救了他們,可能會有點數。在這片區域裡最早死去的應該就是那個警察,就從他開始。只要能阻止他去追擊傑森……”

  “我不同意。”打斷鄭吒的話,楚軒沒有等鄭吒問為什麼,他就接著說道,“這裡是惡魔隊,就算有湯姆願意為我們做些掩飾。但救人,目標太大了,有超過八成的機率會被發現,到時你要怎麼解釋?殺了傑森,這也許是最好的任務。”

  “殺了傑森?要怎麼做,過去找他嗎?你不是說這樣目標太大了。”

  “惡魔隊的任務級別和恐怖片級別之所以這麼低,不止是因為他們會殺掉新人還因為他們不會為了得到點數而冒然改變劇情,主神給我們的存活時間就是最後傑森忽襲小木屋的時間,鄭吒,找個機會,在傑森去小木屋找男女主角的路上,殺了他。還有,那個湖,如果有機會你可以去探查下,但我不建議你過度深入。”

  “楚軒……”

  “鄭吒,這是惡魔隊,無論你今後想做什麼,活下去你才可能做到。”

  深吸口氣,“好吧。”

  “你,還在嗎?”不知為何鄭吒就站在那嘴裡輕聲咕嘟著什麼,時不時還笑兩下。陳祺抬手在他眼前上下揮動著。

  只是心靈鏈接,當然不會讓鄭吒失去感覺,他只是,有點沉浸在楚軒的聲音中,不太想答理她而已。

  眼見鄭吒還是沒有動作,陳祺想了下,伸出手指,姆指與食指捻在一起放上鄭吒的手臂,拉起一小塊肉,用力!

  “噢!你幹什麼?!”現在的鄭吒,除了戰鬥意識,就是個小白領,而那個女人,她的指甲見鬼的長!

  鄭吒抬起手臂,看到自己手臂上那清晰的指甲印,轉頭怒視陳祺。

  把手縮回身側,“你在和誰說話?”<明明是你不理我……>委屈的按了按自己指甲,<下次,帶上兩根針吧……>

  呼出口氣,對了,還有這個女人……“湯姆,也給貞子做個鏈接吧……”


☆、11被賣了……

  “他們兩行不行啊?”斷開連接,湯姆轉頭看著楚軒,“你怎麼了?”

  閉上眼兩秒,楚軒睜開眼,“眼前發黑,聽力下降,體溫下降……應該是失血引起的。”

  “……”摸了摸後頸,湯姆看了眼遠處的惡魔隊眾人,除了幾個自行去找樂子的成員,大多數的成員正聚集在一起喝酒,“要不你睡會兒吧。估計他們暫時不會找你麻煩。”

  楚軒卻像是沒有聽到湯姆的話,“你對趙綴空了解多少?”

  “那個男人啊,”像是想到了什麼可怕的事,湯姆抖動下身體,“我不了解他也不想了解他……”

  “幫我連接他……”

  “趙綴空,我是楚軒。”

  “喲,可愛的小蘋果,找我有事嗎?”放下手中沾血的刀子,趙綴空優雅的邁過地上的屍體,向著另一個方向走去。

  “我希望你能幫我們幾個忙,做為交換條件,會告訴你趙櫻空的一些事。”

  趙綴空的腳步一滯,臉上的笑容也出現了一絲裂縫,但只是一瞬間,他重又回覆到那個笑得優雅的趙綴空,“你知道小蘋果?”

  “知道,她曾經是我們隊上的隊員。”

  “曾經?算了,你知道多少?”

  “我不是太了解你們的事,不過我想鄭吒知道的就多了。”

  “呵呵,好啊,不過,如果你們說的東西不值這個忙……”趙綴空笑得開心,眼視卻越發殘忍。“還有,那個貞子妹妹,很有意思喔,給我玩玩吧。”

  握緊了手中的刀,鄭吒與陳祺藉著夜色的掩護從那幾名肉豬的身邊悄悄離開,此時正躲在一棵樹後,專注的盯著一條通往小屋的路,一男一女已驚慌的跑進了屋中,他們不會知道,那個他們以為已經殺掉的傑森事實上還沒有死,不要多久,他就會追著他們來到小屋……

  “阿嚏!”“啊嚏!”兩人不約而同的打了個大大的噴嚏,兩人都莫名其妙的看了對方一眼,再緊張的四處張望了一下,確定剛才那兩個“啊嚏”沒有引起任何人注意,不論是木屋裡的兩人還是快要過來的傑森,這才放下心,繼續貓著腰蹲在那裡。

  不多一會,一個肩上橫著一把砍刀的男人從夜色裡竄出向著木屋過去。鄭吒從後面撲上去,手中的刀向著男人的後背揮去。

  就在刀要接觸上傑森後背的一瞬間,他好像察覺什麼,猛的轉身,將前臂橫檔。鄭吒的一刀只砍上他的前臂……

  被一個不知哪來的陌生男人砍了一刀,顯然讓本已受傷的傑森凶性大發。倒退一步,躲過鄭吒的下一刀,回手居然從自己肩上撥下已深入肌肉骨胳的砍刀,回手衝著鄭吒就是一刀。

  鄭吒橫刀一擋,兩刀相接,巨大的衝撞力讓鄭吒虎口一麻,手中的刀子差點脫手而去。

  <好大的力氣。>

  緊了緊手中的刀,鄭吒不敢放鬆,時間就要到了,如果失敗就浪費了這次的機會,鄭吒不甘心,<這個傑森就已經有這麼大的力量,如果再到後幾部,怕是更難對付,這點上真要感謝惡魔隊。>

  鄭吒還在中洲隊時他的優勢就在完全拋棄了技巧,力量是他最大也是唯一的優勢,<拼力量,我可不會輸!>在心中暗暗嘀咕著,鄭吒將注意力完全集中在敵人身上。“來吧,別磨蹭了。”

  站在樹下看著前方打在一起的兩個男人,再看看毫無動靜的小木屋,<應該要去幫忙的吧,應該要幫忙的。>

  環顧四周,除了前方兩人手中的兩把刀,似乎只有旁邊那個柴火堆上柴火還能算得上凶器了。陳祺飄過去,拿起一根最粗的……努力了兩次,愣是沒有舉得起來……看看自己因長年宅在家裡缺乏鍛煉的細胳膊,無聲的嘆了口氣,撿起一根中等粗細的,飄到兩人身邊不遠處,舉著手中的柴火,卻一直找不到下手的機會。

  鄭吒額頭上已冒出汗水,以他現在小白領的力量確是差了傑森一段距離,加之回主神空間的時間越來越近,他的心中著急,一個晃神被傑森劃傷手臂。鄭吒不是傑森那種怪物,他痛得一縮手,只這一瞬間,傑森就衝了上來,帶著鏽痕的砍刀已近在眼前,鄭吒本能的一側身後退,刀子劃過他的臂肩,血頓時就噴了出來。

  “該死!”鄭吒一聲低喝。

  一個人影就在這同時從傑森後面衝上來,不知道是什麼東西就這麼砸上傑森的後腦,沒等傑森轉過頭,第二下已緊接著下來了。

  抓住時機,鄭吒毫不猶豫的揮刀砍上傑森的脖子,血噴出來,濺了兩人一頭一臉。

  “殺死傑森,得到獎勵點2000點。”

  “喲,做得不錯喔。”兩人轉頭,趙綴空不知何時站在不遠處,笑意吟吟的看著兩人,那種眼神直讓兩人發毛,他彈動手中的絲線,落下幾滴血滴。陳祺打了個顫,她這才明白為什麼那小木屋裡的兩人為什麼在這麼大的動靜裡都沒有反應……

  還沒來得及說什麼,一邊朦朧中,他們開始返回了……


☆、12盟友二號

  回復神智時,一群人已經三三兩兩的站在主神空間空曠的廣場上。

  先是四下探查了下楚軒的所在,看到他還和之前一樣,看起來雖然狀態不好,但顯然沒有受到更多的虐待,剛松了口氣,就見白人中已有人陰沉著臉看著他。

  愣了下,隨即被肩上的疼痛拉回了神智,想到自己現在不同尋常的慘樣,他已然能猜到下面會發生什麼事了。瞄了眼自己身邊的陳祺,完美!多虧了她那頭亂七八糟留得像貞子的髮型,同樣被濺了一頭一臉的血,在自己臉上就那麼明顯,在她那愣是看不出來。

  前一刻還是腳下躺著一具屍體,前方站著一個笑得優雅笑得可怕的男人,後一刻就已是空曠白茫的主神空間,陳祺還有些反應不過來。周圍有些凝重的氣氛讓她轉動脖子四下張望了下,看看左手一臉鬱悶地看著他的鄭吒,再看看陰沉著臉看著他們的白人……陳祺決定,向右側移一步……

  鄭吒突然覺得牙很癢……

  “傑森是你殺的!”海格衝到鄭吒面前,一把提起他,惡狠狠地問道,那副姿態,只等著鄭吒回答“是”,下一秒估計就要身首異處了。

  被白人們的殺意嚇到,幾名“肉豬”都縮著脖子,連呼吸都要停滯了。湯姆抿著脣,面帶憂慮的看著眼前的場景,楚軒冷靜掃過在場所有人的表情,最後落在趙綴空的臉上。

  “不……是……是……不……”結巴著的聲音在廣場上響了起來,似乎是因為害怕,又像只是在組織語言,“是,他。”慢悠悠抬起的左手,無力的手指向前指著,這個姿勢倒是很有幾分女鬼的姿態,而她指的人,正是站在一邊“看戲”的趙綴空。

  將視線從楚軒那收回,低垂再抬起時已落在了陳祺身上。

  <不要這樣看我!我就是想幫鄭吒的忙……我錯了還不行嗎……>將身子往下縮了又縮,希望趙綴空能就此忽略掉她。

  “趙綴空?”尤裡安懷疑的看向男人。這男人自從加入惡魔隊,就一直不與他們交往,殺戮似乎是他唯一的愛好,要說他會幫鄭吒他們,似乎不太可能,但鄭吒這副樣子,實在很讓人懷疑。

  無所謂的聳了聳肩,趙綴空的視線掃過一群白人,看似禮貌的笑了笑。

  這副樣子,無疑就是默認了,尤裡安低下眼簾,據他所知,趙綴空雖然殺戳無數,但也從不替別人背黑鍋。

  “如果傑森是你殺的,那這個男人怎麼會這副樣子?!”海格不是尤裡安,也沒有尤裡安那樣的心思。看到趙綴空這副態度,他已忍不住吼出聲來。

  趙綴空眼中精光一閃,他笑著看向海格,聲音平穩,“那你的意思呢?”

  呼吸停頓,海格只覺冷汗從從頸滑下背脊,張了張嘴,卻一句話也說不出,隱隱中能感到,只要說錯一個字,下一秒,就算這裡是主神空間,自己怕也要喪命於此。

  萊茵哈特皺了皺眉,惱怒的橫了海格一眼,開口道,“當然不是,只是,這個男人……我能問下,他為什麼成了這樣嗎?”

  從海格身上轉開視線,“我想看看,他們倆誰比較有趣。”笑眯了眼,趙綴空看來很是高興。但看到他的樣子,其它人顯然是高興不起來,這種態度分明是在告訴他們:這男人他感興趣,在他沒玩夠前最好不要打他的主意。想到這裡,惡魔隊的幾人臉色很是難看。

  “既然你有興趣,那就先把他放你那好了。”幸好趙綴空這男人一向沒有長久性,想必要不了幾天,這個叫鄭吒的就沒用了,到時……萊茵哈特衝其它人點點頭,將各個“肉豬”的點數剝削完後拉住楚軒,領先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最後怨恨的瞪了眼鄭吒,惡魔隊的眾人也紛紛散去。

  待主神空間又空下來後,鄭吒這才將開口:“為什麼幫我?”他盯住男人,眼中滿是不解。

  “那個叫楚軒的男人,很有膽量。”趙綴空並沒有正面回答鄭吒的問題,只是一伸手扯住正準備開溜的陳祺,“貞子妹妹,去我那裡玩玩唄。”

  幾分鐘前,陳祺看惡魔隊的眾人已經離去,空曠的主神廣場只有鄭吒,趙綴空和自己,晃了晃身體,見沒人在意自己,陳祺從旁邊滑開,準備回去自己房間,結果剛走沒幾步,頭皮一痛,後領一緊,轉頭,一閃亮亮的美人正笑眯眯的看著自己……

  看著陳祺被倒拖到趙綴空房間,鄭吒抬手摸摸鼻子,在心底為她劃了個十字。

  幾小時後,有人敲開了鄭吒的房門,不久後,兩個人影來到主神下,只一眨眼其中的一個人衣著整齊的消失又再滿身血污的出現,他的身子搖晃著,看來很是疲累,邊上的人拉住他,衝主神說了聲“給他修復,點數從他自己那扣。”一道光從主神上照下,將人影收在光柱中,本來以為只是修復下身體應該很快,卻沒想到那光柱過了半天還沒有消失的跡象,邊上的男人擔心的幾次回頭張望,就怕背後那些門中的某一扇會忽然打開。幸運的是,直到光柱消失,男人被放下,那些門都沒有被人打開……


☆、第 13 章

  第八天,鄭吒拉著蘿莉走出房門,門外的惡魔隊成員已基本到齊,各自占據著廣場的一塊地面,或站或坐,神態放鬆。

  在鄭吒兩人出現時,所有人的眼光都不約而同的望過去,看到鄭吒毫發無傷的樣子,很多人都流露出驚詫的眼神。

  忽視掉所有的視線,鄭吒用手攔了攔躲在自己身後的蘿莉,似乎這樣就可以隔絕掉那些刺人的視線。他本不想帶著蘿莉出來,但惡魔隊的人要求所有人都要出場,當然也包括了肉豬和肉豬的創造物。他不想在這個時候為了這些事與他們起不必要的衝突,只能咬咬牙將蘿莉帶了出來。

  楚軒依然安靜的站在萊茵哈特身邊,似乎是被主神修復過,他之前被折斷的手已經完好,臉色也較上次見面時好了些,看來萊茵哈特暫時不想要楚軒的命。鄭吒已經被吊了幾天的心中大石放了下來,臉色也好看一點。

  再過了一會兒,又一扇門打開,這次出來的是一臉優雅笑意的趙綴空,後面卻沒其他人。楚軒臉色未變,鄭吒卻是心中一跳,趙綴空的視線掃過場中所有人,慢慢轉身,衝著房內一招手,“貞子妹妹,大家都等著你呢。”

  一分鐘後,一個“飄逸”的身影從房內的陰影裡飄出來,飄過趙綴空,也飄過其他人,直至鄭吒面前,鄭吒能感到在那厚如幕布的頭髮後射出一道“我要畫圈圈詛咒你”的意念波,二秒鐘後,身影繼續飄,越過鄭吒和背後的蘿莉,躲進他們身後的角落,蹲下,再度化身為主神空間廣場唯一的一團陰影……

  “她怎麼了?”惡魔隊的人在看到鄭吒完好無缺時已經很是驚訝,從來落入趙綴空手裡的就沒見過完整的,這個黃種人卻在7天后精神飽滿的帶著他的造物出現在他們身邊。

  現在又看到那個古怪的讓人一看就沒想法的女人一樣完好無缺的從趙綴空房裡走出來,這真是,難道趙綴空還有什麼他們不知曉的愛好麼?這麼想著,其中的數人都將視線轉到趙綴空身上。

  順了下頭髮,趙綴空毫不在意眾人好奇的視線,悠悠的開口道,“我只是和貞子妹妹暢談了一下人生的經歷,生活的目標,生命的意義,以及,興趣愛好罷了。”

  陰影裡傳來一聲像是哽咽的聲音,黑暗籠罩的更深重了。眾人默……

  “行了!”眼看事情向著奇怪的地方發展,身為隊長的萊茵哈特一揮身,打斷了廣場上的沉默。“都忘了今天是什麼日子了?”

  恐怖片與恐怖片中,每個隊會有十天的休息日,不同於其它隊就是進入恐怖片時進入新人的規矩,在惡魔隊,新人的進入時間是休息日的第7天。不是每個第7天都會進來新人,但只要有新人進來,那對惡魔隊的來說,那就是一場娛樂的盛宴。

  於是,場上的氣場立時區分開來,惡魔隊的人幾乎都帶著期待的眼光看著廣場中央的圓球,期待著那裡能出現合他們意的新人;那些被圈養的肉豬們都把眼睛轉開,周身彌漫著恐懼的氣息,雖然這樣的氣息長期跟隨著他們,也許是想到自己曾經的遭遇,現在看來更是明顯;鄭吒垂下眼皮,強壓下心中的厭惡與憎恨,絕不能在這種時候讓惡魔隊的人注意到他;楚軒依舊是面無表情,只在看到鄭吒的瞬間眼睛深處閃過一絲認同。


☆、第 14 章

  光球下,三人並排而立,有驚訝有好奇有不解,左邊一年輕男子手抱一隻小黑貓左右一打量,抬手揉著自己頭髮,隨即笑起來:“哈哈,這是什麼情況?”聽起來頗有點沒心沒肺的感覺。

  這聲音。。耳熟!鄭吒抬頭,愣住,站在那裏笑得一臉無所謂的不是昊天嘛!怎麼?穿越來的不止被貞子直接波及到的自己和楚軒,還有其他參加最終戰的人員?

  “唉呀,看到…”楚軒抬眼一瞥,昊天立即轉口,“好多不認識的人啊,有誰能來說明一下?”心中一抹汗,就算事隔已久,楚軒這個名字還是在自己的心中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傷痕,鄭吒是習慣成自然,自己呢。。楚軒,假以時日,你一定會成為另一尊主神的,還是活動的!

  “這裏是惡魔隊,我是隊長萊茵哈特,在這裏,我的話就是一切,從現在開始,你們必須一定按我說的去做,聽明白沒?”

  “我沒所謂的,強者為王嘛。”昊天繼續笑著,點頭算是同意了萊茵哈特的話。

  只是另兩人就沒有這麼好的領悟力了。“你算什麼東西,憑什麼我要聽你的!”中間的男人肌肉糾結,萊茵哈特的話好像觸動到了他的權威,他抖了抖身上的肌肉怒道。

  “就是,就是,隊長,給他們好看。”右邊的是一名女人,纖細的腰身像水蛇一樣扭著,攀附在男人身上,嗲嗲的說道。看來這兩人是同一隊出來,男的是那個隊的隊長,女子則是依附他生存。

  鄭吒在心裏冷笑一下,想來也是平時做威做福慣了,以為還是在那個自己是老大的隊裏。認不清現實的人在外人看來真是可笑。這麼想著,眼睛不由瞄向楚軒,當年在第一部,第二部恐怖片時,楚軒是不是也在心中這麼笑著自己?

  昊天早在中間的男人開口的時候就不著痕跡的移開了身體,識時務者為俊傑,當年他就很識時務,現在當然也會很識時務,千萬別因為這個蠢人丟了性命,那太跌身價了。

  變故只在一瞬間,前一刻還叫囂著的男人,下一刻已經摔出十多米開外,右手斷臂處鮮血噴出,染紅了一片地面。一名拳擊手一樣的男人站在剛剛他站的地方,轉頭沖女人笑著,“在惡魔隊,隊長只有一個。”

  愣愣的看著面前的白人男子,剛才攀附著的男人現在正倒在十幾米開外的地方,而自己的手上正抱著他的一隻斷臂…猛地反應過,尖叫著扔掉斷臂就想跑開。

  “□□,閉嘴。”冰涼的手掐上後頸,成功的止住了讓人汗毛倒豎的聲音。

  而這時,男人才慘白著臉恐懼的看著他們,“用得不順手的肉豬留著也沒什麼用。”

  拳擊手笑起來,“我剛剛兌換的風刃用起來還不是太順,不如讓我試試?”

  看不到男人的絕望和掙扎,或者說是告訴自己看不到,拳擊手將男人拖入自己房間,房門關起…。

  失去了自認為保護的女人抖著身子,慘白著臉,連呼吸都不敢大聲,唯恐落得和男人一樣的下場。。

  但惡魔隊的成員卻並沒有這個意思,事實上,他們無葷已久,好不容易盼來一個卻被個變態盯上不敢動,那麼這個…總不會也被盯上吧?這麼想著,其中幾人小幅度看向口裏變態趙綴空,不意外的迎上他笑得陽光明媚的笑臉,頓時如進臘月寒冬…。

  趙綴空終竟是沒有任何表示,惡魔隊也就如願笑納了女人,之前在楚軒鄭吒那連吃虧的海格更是迫不及待,拉住女人就想進入正題卻被制止,他們還有一個人沒有分配好。。

  “額,我已經投降了。”昊天很無辜,這群人真是不相信人啊,他已經這麼明確的表明立場了還有什麼不放心的。

  “你手上的貓是怎麼回事。”

  低頭一看,懷裏的黑貓正蜷著小身子,睡得旁若無人,之前那麼大的動靜硬是沒有讓它的睡眠品質有所下降。

  “這個啊,我也不知道,剛一到這就發現懷裏多了這麼一個。”昊天很真誠,像珍珠那麼真,因為,真的,他真的不知道為什麼懷裏會多了這麼一個。

  伸手戳了戳黑貓的小頭,黑貓動動頭,撥弄下小耳朵,黑貓動動耳朵,乾脆提起兩隻小爪子抬到自己眼前,嗯…要說什麼嗎?要不要問下你為什麼會在我懷裏?但他不懂貓語啊…

  昊天很猶豫,黑貓很乾脆,它縮了縮身子,從昊天手中掙開,靈巧的落在地面,四周一環顧,毫不猶豫的向著一個方向走去…離得近了,它一躍而起,空中三百六十度翻滾,一腳踩上主神空間唯一的陰影頂端--陳祺的頭頂,再度蜷起身子,睡下…兩團黑色完美的溶合…

  陳祺,慢悠悠抬手摸上頭頂多出的那塊,“小黑…我被欺負了…”黑貓--小黑淡定的一甩尾巴打向陳祺的手,我想睡覺,不想聽你訴苦。

  縮回手,繼續躲在陰影中哀歎自己的遭遇…。

  鄭吒心下滿是黑線,貞子,你平時的地位到底是有多低啊啊!!!!

  惡魔隊第二次新人進入,得:練手一枚,玩物一枚,肉豬一枚,同屬性不明生物又一枚。

題目 : 小說同人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tag : 無限恐怖 穿越時空

Secre

就是好用

縮放字體 :| +大 | -小 |

重要重要

站內所有文章轉載自互聯網,皆為私人收藏,版權屬作者所有,請支持正版,路過歡迎~請勿宣傳!缺章或最新番外歡迎補充! -----貼心小提示-----
請把提示訊息『複製』並『貼上』就可,請留意不要複製到空格喔!

文章類別

最新文章

全部文章連結

顯示所有文章

耽美統計

聊天室

搜尋欄

最愛連結

+連結

+部落格好友

輕鬆一下

月份存檔

文章關鍵字

特殊傳說同人 我和殭屍有個約會 犬夜叉 隨身空間 網遊 末世危機 穿越時空 福爾摩斯 魔獸世界 叛逆的魯魯修 影綜 死神來了 教父 十二國記 NC17 獸人 Fate 庫洛魔法使 英美劇 火影忍者 GL 復仇者聯盟 死神 BG 聖鬥士同人 笑傲江湖同人 現代都市 棋魂 現代 絕命終結站 櫻蘭高校男公關部 還珠格格 無限恐怖 校園 家庭教師 水果籃子 網球王子 言情小說 無限恐佈 猛鬼街 洪荒 重生再世 異世大陸 綜漫 修真 夜訪吸血鬼 鋼鐵人 神鬼傳奇 海賊王同人 寶蓮燈 名偵探柯南 青蛇 希臘神話 瓊瑤同人  Zero BE 一廉幽夢 黑執事 龍族 第八號當舖 頭文字D 赤河戀影 沉默的羔羊 劍俠情緣三 小鬼當家 魔戒 闇河魅影 NP 梅花烙 HP同人 天是紅河岸 獵人 暮光之城 位面 笑傲江湖 古代宮廷 納尼亞傳奇 紅樓夢 天使禁獵區 科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