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HP][BL]MISS BY 西泠醉酒(JPSS)

搜索關鍵字:主角:James‧Potter,Severus‧Snape │ 配角:眾人 │ 其他:BL,短篇

【文案】
HP
親世代
JP/SS

內容標籤:HP 原著向

搜索關鍵字:主角:JP,SS ? 配角:LE ? 其它:



☆、1

  Snape一向知道自己不是個討人喜歡的,他性格陰沉,寡言少語,對別人的錯誤不依不饒,偶爾——好吧是經常偏心、護短,不夠公平……

  很少有人會考慮他的意見和感受,不管是他鬱郁而終的母親,還是他酗酒家暴的父親,甚至他最尊重的那個老人,他們基本上也都不會考慮他的感受,現在,這些人裡,要加一個偉大的人,梅林。

  可不是梅林。

  Snape面色陰郁地坐在格蘭芬多長桌上,看見那頂分院帽在Lily的頭頂被放下時,心裡不岔的先分院帽一步念到——

  “格蘭芬多!”

  分院帽的聲音一如既往的難聽。Snape插起沙拉的手稍稍重了些。

  梅林知道這一切是怎麼一回事,明明不久前,他還帶著不省心的波特家小崽子——Lily的兒子,和……

  Snape目光掃過長桌上笑容儀態完美的盧修斯,不屑冷哼。

  哦,跑題了,現在重點是,為什麼他會在這裡,再次經歷他曾經的人生。

  梅林,甚至沒有問過他的意見,關於是否願意重來一切。

  Lily是個善良的姑娘,Snape勉強舉起手中的南瓜汁,隔著兩張大長桌,衝著看向這邊的Lily舉了舉。

  他,也許不該再去打擾,或者破壞Lily的幸福。

  年少無知,他曾想過Lily是應該和他在一起,可是,Snape不再是那個年少無知的——鼻涕蟲,他自知之明,一個衛生習慣差,不懂流行,不夠幽默,家境貧寒……學習成績不賴的人,真是有夠討人厭。

  然而,Snape打心眼裡,根本沒打算改掉他的“缺點”,或許是因為,如果說去改了那些他已有的,那就是承認了……他的缺點,承認了他的自卑……

  顯然,Snape就是個固執而思維古怪的傢伙。

  對麻瓜家庭出身的Lily來說,斯萊特林和格蘭芬多,不過是兩個學院而已,她依然時常去找Snape,或者是去圖書館自習,或者是一起去上課,對於這個童年時唯一的玩伴,或者說同類,Lily非常珍視。

  然而Snape卻不知怎麼的,反而不動聲色地對Lily疏遠了許多。

  只是,也許是Snape自身對於是否要疏遠Lily也十分矛盾,而他的疏遠方式,也太過委婉,對於十一歲的Lily——這個與Snape相處了許多時間的玩伴來說,根本覺察不出來。

  不過Snape這種態度,實在是讓人看得很不爽。比如,格蘭芬多的風雲人物,在一年級,以十一歲之身,就把整個霍格沃茨鬧得雞飛狗跳的——James Potter.

  Snape認為,自己也不能白比這些毛孩子多活了這麼一把年紀,所以對劫盜四人組,這四個中二少年,也懶得正面去爭執,大多是直接閃避,明面上絕對是占理的那一方,然後暗地裡……

  Snape這麼不討喜,卻能磕磕絆絆地長成油膩膩老蝙蝠一隻,總是有些本事的。

  加上Lily對Snape的回護,劫盜四人組和Snape,也成功地,維持了表面的風平浪靜。然而Snape是知道的,不管怎樣,Lily喜歡的,都只會是那個出盡風頭James Potter,並不是Lily對他不好也不是說Lily沒有眼光,只是,這些年了,他也看明白了,該是他的,他逃也逃不過,不是他的,強求也沒有好結果。

  Snape認為,曾經,也許就是自己的執念害了Lily,對她的執念,對力量的執念,對……害了這個女孩,害了她的一個本可以幸福的家,如果不是他……

  興許是那晚的記憶太過真切悲痛,時隔多年,Snape一想到,仍是會忍不住地,會陷入深深的悔恨與自責之中,雖然,他從不表現出來。


☆、2

  James Potter,在Snape眼中,簡直就是教子Darco的翻版,囂張跋扈,呼朋引伴,身邊總有那麼群沒腦子的跟班巴巴地跟著,動不動就領著一群人對自己看不順眼的人欺辱鬥狠,頂著張好皮相,卻不幹些人事,偏偏,還就是招人喜歡的“名媛”,走哪都有朋友……

  也許你生活中就有那麼一種人,明明也沒乾些什麼事,卻有一大堆的朋友,呼朋引伴,招搖得很,你也許並不喜歡他,但,又不由自主地,隨著眾人,和他保持表面上的良好互動。

  轉眼,Snape來到這個莫名其妙的“童年時空”已經兩年多了,他們三年級了,按照霍格沃茨的傳統,得到監護人簽名許可的學生,是可以去霍格莫德參觀的。Lily非常興奮,離第一個週末還有三天時,Lily就已經開始計劃著,那天要穿什麼衣服,要買哪些東西,要去吃些什麼……

  James表面上端著,一臉不屑的模樣,其實暗地裡也是興奮——不過作為波特家的長子,他興奮的當然不是要去巫師村霍格莫德,而是和Lily的第一次約會!

  在這裡,沒有了Snape的橫加阻攔和在Lily耳邊吹“枕邊風”(咳。),也沒有了一個總是欺負Lily好朋友的James,因為Snape根本沒給James來招惹的機會,James和Lily這對,倒是進展地非常順利,三年級的假期,這對小兒女也靦腆地,在信裡別彆扭扭的,承認了彼此的身份。

  Snape不說樂見其成,但……因為那些不便明說的心思,至少也沒有出手阻攔,也許在心底,Snape一直都覺得,Potter——雖然配不上Lily,但至少是Lily喜歡的,也是有能力,給Lily一個衣食無憂,生活安穩的未來。

  而小天狼星,作為James最好的朋友,也許是為了反對家族的純血論而反對,他對於兄弟找了一個麻瓜種女巫——還是格蘭芬多的陽光小公主,自然是雙手雙腳贊成,不僅時時拿兩人打趣,更是在學院放話,誰敢阻撓這對的發展,就是跟他小天狼星過不去。

  可有的時候,年輕的情侶們,並不能太過順遂,有時候太過順遂,便也有索然無味之感……或者說,在眾人眼中金童玉女的James和Lily,實際上,在他們也不知道的時候,已經悄悄有了裂痕。

  魔法界,相對於麻瓜界,是有著許多能吸引人的新奇玩意兒,比如蜂蜜公爵的糖果,比如一些奇奇怪怪的詭異店鋪。

  Snape覺得,反正都逃不過陪他們逛一逛霍格莫德,那倒不如把他要買的魔藥材料在霍格莫德買了,也好省一點郵購費。

  他們必須在晚上五點前回到霍格沃茨,在Lily和James拖拖拉拉地逛完一圈,Snape面帶不快地走向那間魔藥材料店,但,也沒說什麼。

  不過Snape的不快,雖然Lily沒有察覺,但James卻是察覺,原因無他,Snape的反應——明明不耐煩卻刻意忍耐的表情,和他,偶爾面對Lily的小性子時候,非常相似。

  第一次,James對這個“情敵”產生了惺惺相惜之感。不過要說Snape是情敵,倒也真是不公平,因為對待Lily,Snape更像是一個包容而挑剔的兄長,他將自己放在了一個守護者的位置上,而非追求者,幾番與James暗地裡的爭執,也是Snape看不慣James對Lily不夠體貼。

  我都已經做到了這地步。

  你怎麼,你怎麼敢對她不好?

  走近了那家店,Lily先是一皺眉——為這家店的裝修風格,“這,裝飾為什麼這麼血腥?為什麼要做一個家養小精靈的頭掛在這裡?”

  “這可是真的。”James接話,他手插在口袋裡,用腳尖踢了踢店面的木板墻,上面“簌簌”的粉末掉下,“應該也是老闆在彰顯,這家店的歷史悠久,Snivellus……Severus,你眼光不錯啊!”James在Lily的眼刀下改口。

  “你們怎麼可以這麼殘忍!?”Lily有些氣憤,矛頭直接指向了James和Snape,“我簡直不敢相信你們竟然這麼對待為你們服務的——還把它的頭作為裝飾!?”

  “嘿,別這麼認真,Lily,什麼你們我們的,難道你不是一個巫師嗎?”James打著哈哈,語氣仍然是縱容,卻帶著一絲不易察覺的不耐。這,已經不知道是第幾個分歧。

  也許他們的確本可以成為一對令人艷羡的璧人,但,過於年輕的他們,在還未心智完全成熟的時候就確定了彼此的關係——朋友與戀人,包容度是不一樣的。

  人們往往對朋友寬容,卻對戀人有著更苛刻的要求,也許是投入了感情,所以,容不得一點,在原則問題上的分歧。

  少年人的感情,是需要刺激的,太過順遂也就太過平淡,不是他們目前能夠忍受的,就比如James,雖然Potter家的傳統是對待感情死皮賴臉……啊不,執著追求,愈挫愈勇,但前提,要有那個“挫”來刺激他。

  顯然,現在沒有。

  於是,一個十三歲的,平時就有些任性自傲的男孩,不耐之心也漸起。

  Snape只是無奈地看了他們一眼,這,他實在是無法調解,也無法對任何一個人生氣。從理智上,他應該贊同Lily,巫師對待家養小精靈的確是——至少在麻瓜眼中,的確是很殘忍。但從感情上,從小被Eileen灌輸的觀念裡,對魔法界的認知裡,他其實不反對Potter的觀點,家養小精靈,是一種,非常奇怪的生物,並不是巫師要砍下它們的腦袋,而是在家養小精靈眼中,能在死後把腦袋掛在主人房屋門前,是一件極大的榮耀。

  現在他要怎麼辦?難不成為了Lily和Potter打一架?別鬧了……為什麼他到現在,還沒有和這個自大、狂妄、討人厭的Potter大打一架?

  難道帶著兩世記憶的Snape打不過現在不過十三歲的Potter?

  只是Snape的自尊不允許,即使他現在是一個十三歲孩童的模樣,但心理上,讓一個三十多歲的老男人和一個十三歲小混蛋對打?

  他才不要自降身價。他的對手,要不就是成年版Potter,要不就是……就是成年版的Potter.

  當然,暗中做些符合他外表年齡的惡作劇,看某人吃癟,他還是很樂意的。

  不過仙子啊,Snape表示,他需要趕緊去購買他所需要的藥材——如果他沒記錯的話,這裡的藥材是最多最全的。

  兩個忙著鬥嘴——Lily在說服James這是多麼殘忍、不人道的事情,而James則是一邊好聲好氣哄著,一邊,試圖告訴Lily,家養小精靈這一生物它們奇怪的想法、歷史淵源……只可惜,兩個人從小接受的教育與生長環境差異,註定了在某些問題上,兩人永遠無法達成共識。

  James沒有錯,Lily也沒有錯,錯只錯在他們在太年輕的時候擁有了彼此,他們的愛,純粹,熱烈,卻易碎。

  也許他們唯一錯的,就是還不懂,維繫愛情的不僅是愛情,還有包容。


☆、3

  這一年,他們十五。

  從三年級假期開始算起的話,James和Lily在一起,也有兩年了。

  過了一開始的熱戀期,兩個人開始不冷不熱起來,但在眾人眼中,提起James的女朋友,Lily的男朋友,仍然是眾人所知道的名字。

  James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明明,Lily並沒有變,還是那麼熱情、善良、美麗、溫柔……她仍然是那麼美好,只是不知道為什麼,James覺得自己對Lily卻沒有以前那麼的——熱情?

  也許是他們的小吵小鬧增多了?可他們並沒有吵得很厲害,吵架的事情,也不過是些生活中雞毛蒜皮的小時——比如遲到?挑食?甚至是對方竟然不喜歡自己喜歡的某樣事物——他們因為這些事,吵架的次數也越來越多。

  圖書館裡,平斯夫人此時還是個念念叨叨的——還沒有那麼凶的,脾氣還算好的圖書管理員,當然,Snape一直認為是愚蠢的格蘭芬多把平斯夫人的脾氣弄壞的。

  這邊一桌上,坐著Lily,James,Snape,小天狼星。

  James心情煩躁,剛剛他和Lily因為圖書館的座位又拌了兩句嘴,他是真的不懂,坐在入口處的位置和坐在圖書館中間的位置到底有什麼差別。

  James心裡不爽快,今天也沒打算忍,書頁翻得嘩嘩響,平斯夫人那是聽不到,但同坐一桌的其他人不可能不被打擾。

  “James,你輕點!”第一個沒繃住的,竟然是小天狼星,Lily竟是沒開口。

  Snape淡淡地看了眼Lily,心裡倒是奇怪,這兩人到底是怎麼了。

  “幹什麼,我只是在翻書而已。”James雖然壓低了聲音,可口氣卻不怎麼好。

  “你怎麼了你?”小天狼星皺眉。

  “……”James賭氣,翻書的聲音更大了。

  Lily看都沒看這邊一眼,捧著書,直接站了起來,坐到了別桌。

  小天狼星和Snape看得一頭霧水,不明白這小兩口是怎麼了。

  James翻書的手頓了下,隨即又發出了更大的聲響……

  “嘶——”James瞪著Snape,一臉莫名其妙。

  “安靜。”Snape冷冷地瞟了眼James,慢條斯理地把桌子下踢出去的腳收回來。

  James一臉憋屈,瞪著Snape,心裡似有火氣要發出來,但看到Snape那雙毫無波瀾的黑色眼睛,卻莫名安靜了下來。

  小天狼星瞅了瞅兩人,覺得有些奇怪,但又說不出什麼,搖了搖頭,仍把心思放回到了面前的魔法史論文上。

  晚飯時間快到了,圖書館裡的學生們也陸陸續續離開了。James站起身,開始收拾東西走人。小天狼星匆匆寫完了論文的最後一句,也跟著起來,準備離開。

  這麼些年,Snape和劫盜四人組的關係,可以說是不鹹不淡,不遠不近,可以和平共處,但還沒到可以同出同進,結伴而行的地步。

  然而今天,Snape卻叫住了James。

  “Potter!”

  “有事?”James沒好氣地回頭。明明自己都已經在Lily的“逼迫”下改“Snivellus”為“Severus”,這傢伙,怎麼還是Potter、Potter地叫。

  “你跟我來一下。”

  “喂,你不要吃飯我們還要去,別擋路!”小天狼星可沒有一個女朋友逼著他好聲好氣和這個鼻涕精說話,語氣當然是——生動地表達了劫盜者與Snape的宿怨。

  “果然是四肢發達的格蘭芬多……”Snape冷哼。

  “……”James拉住已經要準備抽出魔杖的小天狼星,眯起眼,打量起Snape來。“我希望你廢話不多。”

  “你以為我是你們嗎?”Snape整理好東西,率先走了出去。

  “小天狼星,你先去,記得幫我占好位置。”James拍了拍小天狼星的肩膀,拽起一旁的包,跟了上去。

  小天狼星摸了摸腦袋,他怎麼不知道,James什麼時候和鼻涕精有了這樣的交情?

  Snape走到了拐角處,停了下來,James看了看四周,學生們這個點都去禮堂用晚餐了,這條走廊,倒是清靜。

  “你到底要跟我說什麼?”James慢吞吞地走過來,在離Snape五步遠的地方站定。

  “你和Lily……你們到底怎麼了?”Snape轉過身來,靠在圍欄上,有些不滿又有些無奈地問道。

  “跟你有關係嗎?”James一陣煩躁,他走上前,逼近Snape那雙仍然平靜無波的眼,“我還真不知道,你到底是怎麼想的?一天到晚跟在Lily後面,你是她的老媽子嗎?我真不懂你管她那麼多事幹什麼!如果你喜歡她,就去追啊!我用不著你讓著我!”

  “沒有人要讓著你,Potter。”Snape冷冷地推開湊得太近的James,“我關心她,只是因為,她是Lily Evans,她喜歡你,雖然你配不上Lily,但也算是有點心思,所以我沒攔著你,但如果是你對不起她,我絕對不會放過你。”

  James被Snape話裡徹頭徹尾的鄙夷弄得火冒三丈,“站住!你給我把話說清楚!什麼叫我不配?!我哪裡不配!?”

  Snape沒有回答,只是上下打量了下James,便轉身走了。

  如果學生校袍能有教授長袍的後擺……他一定能擺出Snape的招牌黑浪浪。


☆、4

  1976年,Snape十六歲。

  伏地魔在霍格沃茨的招兵買馬越發招搖,不僅僅是在斯萊特林,就連拉文克勞和赫奇帕奇的一些純血家族,也被伏地魔所青睞。

  據說,還有一兩個格蘭芬多的,也有所心動。

  Potter家,有了這麼個加入了鳳凰社的獨生子,自然也就順理成章地站到了鄧布利多這一邊。此時伏地魔的野心還未完全暴露,他目前也只是打著“純血統巫師生而高貴理應統治麻瓜”這一對巫師來說,並無不妥的旗號。

  雖然“純血”二字,對混血巫師和麻瓜種巫師來說,有些刺眼。

  但總體上,伏地魔的形象還是非常——賞心悅目?輿論甚至認為伏地魔有望參與下屆魔法部部長的競選。就目前來說,察覺到即將來領的災難的,只有鄧布利多,以及Snape。

  隨著伏地魔手下的兵馬壯大,他的言論也漸漸放肆,麻種巫師和混血巫師最多的格蘭芬多,感受到了濃濃的不安。

  James和Lily各自都成熟了不少,他們的爭吵也少了很多,然而,他們似乎都明白,一切都已經沒有辦法回到最初了,只是兩個人還都不肯說破,也許是年少時期的感情太美好,誰都不忍心先戳破那層現實。

  他們依然一起自習,卻不約而同地減少了獨處的時間,帶上了各自的夥伴一起自習,以免獨處時的尷尬。

  他們都長大了,James冒起了胡渣,每天早上都要對著鏡子捯飭半天臉上的胡渣,Lily也出落的亭亭玉立,長髮飄飄,身邊的追求者沒有因為她的格蘭芬多風雲人物男友而減少,一個個都獻著殷勤,伺機而動。

  Snape一開始,還對兩人間的冷戰,費心思去勸慰,現在,已經被這兩個客客氣氣的——成熟的格蘭芬多弄得麻木了,算了,愛怎麼樣就怎麼樣吧,再這麼操心下去,真快成Lily她爸了,Snape不自覺地摸了摸肚子,想到了Mr.Evans那個不是很迷你的啤酒肚。

  他只想保證Lily的安全和幸福——至於James Potter是不是Lily選擇的幸福,他懶得管了,不跟那個懶惰、不思進取、魯莽自大的傢伙在一起——看來Lily的眼光變好了不是嗎?

  至於James Potter,哼,他身邊什麼時候缺過女人?

  Snape雖然理智上知道不是這個原因,但感情上,還是認為是不專一的Potter,惹得Lily不開心,才會讓兩人的感情不如從前。

  這幾年,Snape也算是韜光養晦,並沒有做出什麼驚人之舉,比如以一個十六歲學生的身份去考中級魔藥師資格證,只是暗地裡做了魔藥,匿名去賣了支持生機罷了。

  卻不想還是被盧修斯注意到了,Snape再次體會到,不要小看一個馬爾福對容貌的執著,盧修斯為了一瓶效果驚艷的高純榮光劑,掘地三尺,費勁功夫,竟然讓他找到了那個匿名的製作者——竟然是自己的學弟。

  這些年來,Snape和盧修斯的往來,也就是在這些魔藥上,盧修斯為Snape提供了更公道的價格和更安全的銷售渠道。其他,也並無深交,是的,表面上。

  Snape告訴盧修斯,合作的前提,就是不允許向任何人透露有關他的相關信息,他並不想要什麼名氣,暫時,他只想平平穩穩地修完在霍格沃茨的學業。

  盧修斯覺得Snape這話說得另有深意,也聯想到了那位大人的招兵買馬,不知道為什麼,這個神神秘秘的小學弟,總給他一種——值得信任的感覺,或者說,Snape的話,總是值得他再三考慮一下,為未來做出點打算。

  伏地魔在霍格沃茨的動作也越來越大了,他公然宣稱,純血巫師至高無上,本來就應該統治麻瓜,統治混血、麻種巫師。

  他富有煽動性的言論,引來了部分巫師的反感,卻出乎意料的迎合了許多純血大家族的心意,局勢開始變得微妙。

  斯萊特林在不知不覺中,已經成為了伏地魔的儲備軍團。Snape想要獨善其身,就只能更加地低調——比如像一個最最最最普通的斯萊特林小混血那樣,安安份份做人,不挑事不鬧騰,不與格蘭芬多有太多的牽扯。

  Lily的處境,此刻十分不利,她與James,都是格蘭芬多的風雲人物,曾同時擔任過男女學生會會長——然而眾所周知,她是一個優秀的——麻種女巫。

  於是她對斯萊特林的感覺也開始有了些許變化,不是對人,而是對那所謂的“純血論”,有厭惡,也有恐懼。

  雖然她知道Snape並不是那樣看待她的,她也非常、非常珍惜這個朋友,但設身處地,她理解Snape此刻疏遠他們這些格蘭芬多朋友的原因——也有那麼一點,松了口氣的感覺。

  她可以偷偷的和Snape通信,互相關心——但再光明正大地坐在一起看書復習,向大家展示他們的友誼——格蘭芬多和斯萊特林的友誼,那壓力實在太大,十六歲的Lily,也許承受不起,也,沒有必要承受。

  Snape總是會為Lily作出最好的打算。

  不過這不代表另一個格蘭芬多會就這麼接受了這一局面。

  “你給我站住!Severus……Snivellus!”James憤怒地低吼,就在人來人往的二樓走廊。

  高年級的幾個學生,只當沒看見匆匆走了,倒是引來了低年級的小蘿蔔頭們好奇的窺視。

  “……”Snape停住了,轉過身,他冷冷地打量了下James,“做什麼?”

  “你!”James沒想到他竟然就這麼聽話地站住了,一時語塞,把想好的質問他的話語都憋在了肚子裡——你為什麼要疏遠我們你為什麼不再參加我們的學習小組你不提供筆記了我們的魔藥考試怎麼辦難道你想加入那個瘋子的團隊嗎你真的是瘋了嗎……

  “我什麼?Potter,請不要耽誤我的時間。”Snape故作嫌惡,但秉持一貫低調的態度,不想惹是生非。

  “你最近和馬爾福走得很近?”James好半天憋出這麼一句。

  “跟你有關係嗎?”Snape語氣裡,全然是與某人當初相似的不耐與嫌惡。

  “你跟他什麼關係?”James語氣不善,上前了一步,“你為了他,疏遠了我們這些朋友?他有什麼魅力,嗯?讓你連……你連Lily都不管了嗎?”James突然感覺到一陣恐慌,他怎麼突然那麼在意Snape的朋友不是他?還有,他為什麼會對Snape和那個風騷的鉑金孔雀混在一起……那麼不爽?

  “我以為,你才是Lily的男朋友。還有,你怎麼知道……”Snape狐疑,他和盧修斯的往來,應該是非常謹慎和小心的,應該沒有被任何人注意到才對。

  “別以為我不知道,上周三,你們在圖書館最後兩個書架間講了半個小時的話,這周一,你們又去了天文塔呆了十分鐘,昨天晚上,你們又先後進了八樓的有求必應室……”

  “你跟蹤我!?”Snape的聲音冰冷,充滿質問與譴責。

  “我……”James暗自懊惱說漏了嘴,“這不是重點!我只是想知道,你們到底是什麼關係,能讓你為了他疏遠我們這些朋友!”

  “因為他是一個斯萊特林。”Snape後退半步,然後徑直離開,“一個尊重他人隱私的,有腦子的斯萊特林。”

  “喂!你說誰沒腦子!你給我站住!”James一時衝動,抽出了魔杖,也顧不得是在走廊,直接一個石化咒朝著Snape射了過去。

  只是,Snape是一個經歷過戰爭的人,對於從背後而來的魔咒,有一種說不清的感知力,下意識地就閃開了。

  本來就被James的跟蹤行為弄得一肚子火的Snape,現在更像是被點燃了炸藥桶——被跟蹤,這對一個注重隱私的斯萊特林來說簡直就是□□裸地冒犯!更何況他從重生以來,不知道忍了這傢伙多久!之前他一直不屑於和一個蘿蔔頭打架——現在可沒關係了,十六歲的James長得跟他記憶裡的混蛋樣已經差不多了,沒什麼下不了手的了!

  要打就打啊!他早就想這麼幹了!他忍了兩輩子的怨氣,今天也該好好發泄一下了。

  兩個人就在走廊上,互擲起了魔咒。

  不得不說,某些時候,純血論還是有些道理的,至少純血家族出身的James,在繼承人訓練中練出來的身手,和戰場上下來的Snape真有的一拼。

  不過這下,兩個戰鬥力驚人的傢伙,破壞力也是驚人——McGonagall和Slughorn被學生通知後領著兩人去校長室的時候,臉色都不怎麼好看。

  在校長辦公室裡,兩人口不對心地做出了相應地檢討與道歉,領了扣分和勞動服務,被放出校長辦公室的時候,兩人互瞪了一眼,然後各自離開。

  James打掃完整條二樓走廊,澡都懶得洗,直接躺倒在了宿舍的床上,發出的聲響引來寢室裡其他人的側目。

  小天狼星皺著眉走過來,用腳尖踢了踢癱在床上不想動的James,“怎麼,和Snivellus打架打輸了?”

  “怎麼可能!”James跳了起來,然後又察覺到哪裡不對,“等等,你們都知道了?”

  “拜託,現在整個霍格沃茨誰不知道?低年級的都傳遍了!”小天狼星沒好氣道,“格蘭芬多之花男友怒搶馬爾福情人,你還真越來越出息了!對了,Lily說讓你明晚去找她,她有話跟你說。”

  “什麼亂七八糟的!”James差點被自己的口水嗆到,然而卻又莫名心虛。“知道了,我會去的。”

  隔天傍晚。格蘭芬多休息室一角。

  James硬著頭皮,頂著眾多或好奇或探究的目光,坐到了Lily對面。

  “有,有什麼事嗎?”James看到Lily,試圖用油嘴滑舌來掩飾他們之間的尷尬。“女友大人?”

  “噗”地Lily笑出聲,稍稍緩和了氣氛,然而下一句:“嗨,我都聽說了,你喜歡Severus?難怪啊,以前你們動不動就眉來眼去地互瞪……”

  “這個玩笑一點都不好笑……你能不能說點正經的?”James捂臉。

  “正經的啊……”Lily收了笑容,猶豫了下,還是說出了口,“那個……我們分手吧。”

  “什麼?”James驚訝地抬起了頭,“你不會真信了吧?”

  “當然沒有。”Lily試圖讓氣氛變得輕鬆一點,“我才不信Severus會看得上你。”

  “是……我做錯了什麼嗎?”James看著Lily的眼睛,驚訝心底除了些許感傷……竟還有些釋然與輕鬆,他們中,終於有人開了這個口。

  “沒有。”Lily乾脆地搖了搖頭,“其實,我不信你沒感覺到,我們之間,早就不是原來那個樣子了,只是我們都拖著不肯說而已,今天……也只是個契機,讓我有一個開場白,可以跟你說這些。”

  “是嗎?”James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心裡空落落的,該死的,這一刻他竟然在想,沒有了Lily,他和Lily的專屬保姆——Snape還能有什麼交集。

  “是啊……也許是我們在一起太早了吧……我曾經在想,如果當初,我沒有在那麼年輕的時候就和你在一起,如果我一直沒有答應你——直到我現在的這個年紀,我們才開始約會,才開始戀愛,我們會不會是很合適的一對。”Lily笑了,暖暖的,“只是沒有如果。”

  “我們還不夠成熟,那時候。”James輕鬆地笑了笑,站起身,朝Lily伸出手,“還是朋友?”

  Lily笑著,爽利地揮手一拍James懸在半空的手,“當然。”

  James聳了聳肩,“那,我先走了,我還有勞動服務,嗯……我的前女友?”

  “好好照顧我家Severus!”Lily開玩笑道。

  “……”James繼續頂著眾多或驚訝或八卦的眼神,走出了格蘭芬多公共休息室。


☆、5

  3月27日,James十六歲生日,也正好是霍格莫德周。

  劫道四人組其他三人自然不會放過這個好好宰James一頓的機會,三人嚷嚷著要給James過生日,一路徑直衝進了豬頭酒吧。

  小包間裡,四個人喝的面紅耳熱,雖然是黃油啤酒,但還是耐不住小天狼星往裡面加了從家裡偷出來的伏特加——四個人喝得有些迷糊。

  “我,我說啊,尖頭叉子,你到底,底為什麼要和Lily分手啊?不挺好一姑娘嗎?別,別告訴我你信,信什麼純血論啊!信,信不信我一巴掌抽死你……”小天狼星趁著酒勁,問了這個他早就想知道的問題。

  “還不是因為,為那個Snivellus……”竟然跟我打架……哦,他竟然攻擊我……讓Lily有機會說分手……該死,早知道他應該抓住機會先說的……真……真沒面子!

  “你竟然因為他跟Lily分了……真看不出來,你小子好這口……”萊姆斯笑著戳了戳James。

  “月亮臉你想哪……想哪去了……才不是……”James醉暈了過去,趴在了酒桌上。

  “嘿,這傢伙就是嘴硬!不過被Snivellus搶了女人,也真是夠……丟人的……”小天狼星眼前一亮,“月亮臉!是兄弟,咱就幫尖頭叉子整一整那傢伙!”

  “你想幹什麼?”萊姆斯疑惑。

  “過來,我跟你細說。”

  周一晚上,Snape收到了一封信。一隻灰撲撲的,明顯是霍格沃茨公用的貓頭鷹很是招搖地一頭摔在了斯萊特林長桌,Snape的餐盤裡。

  Snape皺著眉取下了信,打發這隻貓頭鷹飛走。

  My Dear Severus:

  對於我所造成的一切我感到很抱歉,你能接受我的歉意嗎?

  今晚十點我在禁林那等你。

  Yours :JP

  Snape警覺地收起信封和信,他裝作不經意地掃了眼格蘭芬多長桌,對上James倉皇避開的視線,他心下了然,喲,還知道道歉,真是難得。

  那邊,James卻是直到小天狼星的計劃進化到最後一步——才被通知過來看好戲,而在Snape的經歷裡,他也完全沒有想過,本以為在一年前,他五年級時已經躲過的——狼人之災,會延期到來。

  那一刻,Snape心中對James的憎恨,可以說是超過以往任何時候!

  然而當他閃身躲過失去理智的狼人的攻擊時,卻沒想到會有一個人突然寵出來擋在他的身前,受了狼人的一爪子。

  “Potter!”Snape驚恐未定,此刻也顧不得黑魔法白魔法,直接一個禁錮咒束縛了暴怒的狼人。

  那抓在James背上的傷痕,深可見骨,血肉模糊,“快送他去醫療翼!你們這群蠢貨!”Snape對著傻在一旁的小天狼星怒吼。

  “哦,好……好!”小天狼星這才反應過來,跑過來手忙腳亂地想要扶起James,然而他又被Snape推開,顯然Snape比小天狼星先一步恢復了理智,他想起來——自己是個巫師。

  先是一打治愈咒上去,然後用漂浮咒把受傷的James漂浮了起來,走向醫療翼。

  小天狼星驚魂未定,看著一旁同樣嚇得直哆嗦的彼得一眼,他,他沒想把事情鬧大啊……他,他只是想給Snape一個教訓罷了。

  這一夜,註定不安穩。

  後來,事情處理的結果出來了,和Snape知道的結果相差不大,但這次,出人意料的,Snape並沒有反對鄧布利多這一明顯偏心的處理方式,他的心思,完全被另外的事情給占據了。

  不知道為什麼,記憶裡那個揮舞著魔杖不顧一切衝過來救他的“James”和眼前這個連魔杖都忘了拔直接肉搏的James重疊,剛剛那一幕,James那張充滿擔心、緊張的臉不斷地在他眼前出現,閉上眼,睜開眼,都沒什麼能阻擋這些。

  Snape不由自主地,就想起了最近的風言風語——

  梅林!該不會……Snape深色複雜地看著躺在床上面色慘白的James。

  Potter該死的不會喜歡他吧!?

  Snape先是被自己這一想法嚇到了,隨即又為自己竟然沒有一絲噁心和抗拒——而感到震驚!天啊,這是個Potter,他最討厭的Potter!

  也許他該冷靜一下,是的,沒錯,他一定只是因為最近事情太多太忙……所以出現了幻覺!

  Snape有些混亂地按壓太陽穴,可是心裡卻有一個聲音在不停地問他。

  如果真的討厭,為什麼他會去赴約呢?僅僅因為一個名字就失去了所有的警惕?

  該死,這到底是為什麼?!

  Snape下意識不敢去深究。

  James的傷好得很快,龐弗雷夫人說是因為Snape的急救措施得當的緣故。James在小天狼星的“你為什麼要奮不顧身去替他擋那一下”的質問中,驚恐地發現,自己好像……喜歡上了一個奇怪的東西!

  梅林,他這難道是喜歡!?他喜歡Severus Snape?!

  James花費了三天的功夫試圖說服自己,他並不關注也並不喜歡Snape……

  然而他失敗了!

  他驚恐地發現自己竟然失敗了——他竟然覺得Snape削瘦的身材抱起來一定很契合!他竟然覺得Snape那張臉看起來也算是順眼!他竟然覺得Snape生氣時候會發紅的耳尖很可愛——該死的!Snape那傢伙生氣的時候自己到底在關注些什麼!?

  這簡直——

  哦,他好像真的……喜歡上了Snape?

  Potter家在行動力方面的遺傳,一直是一個特色……James莫名其妙理順了自己喜歡Snape的原因——大概是因為自己喜歡他,然後James開始了一系列的追求行動。

  不過無奈,總是被忽視。

  覺得自己有哪裡不對的Snape,也開始了躲避James的生活。

  不過James相信,自己的堅持,總有一天能看到回報!


☆、6

  如果說Snape是一條毒蛇,那他也是一條背著蝸牛殼的毒蛇,他的毒液更像是示威的武器,輕易也不會真的使用,然而一遇到危險,他絕對會先全身縮進殼裡,然後吐著信子嘶嘶示威。

  造成他這一心態的,不僅是幼時濃濃的自卑,更是當年Potter家滅門慘案給他帶來的瘋狂內疚——他一直是一個敏感多疑,自卑而自尊的人。

  當年,是他教會Lily,她不是一個怪物,而是一個巫師;

  當年,是他告訴Lily,他從母親那得知的魔法界的樣貌。

  他興致勃勃,像是在炫耀一般,告訴著女孩他知道的事——也許那是他唯一可以在女孩面前炫耀的事了。

  然而,有一天,他們來到霍格沃茨,Lily有了James這樣的新朋友,Snape感受到了深深的背叛挫敗與難以言明的嫉妒。

  就像是一個在小夥伴面前炫耀了好幾個月的新衣服新玩具,然後突然發現有一天,這個夥伴有了一個各方面條件,都要比他好,比他優秀——除了孩子們最不屑,但家長們最重視的成績,不如他。

  那種深深的挫敗感,而又抱緊了唯一的能炫耀的事情——去盡力把它做到最好的浮木,讓他習慣於深藏地底,盡情偽裝他自卑的愛。

  1977年1月9日,是Snape十七歲的生日,過了今天,他也不再因年齡而被限制使用魔法。

  他很高興。

  如果沒有一個莽撞的Potter跑過來跟他告什麼白。

  不可否認,Snape是被嚇到了,不僅是Potter的行為,更是因為他驚覺自己的內心,竟然——可能也是有些許的可能性,自己是喜歡Potter的。

  只是,Snape經歷的太多了,他不想去擁有什麼,他只是不想再失去什麼。

  他拒絕了Potter,用他的逃離。

  然後他犯下了一個錯誤,他不該在驚魂未定時去找那隻老蜜蜂申請霍格沃茨去德國交流學習的名額——黑魔法傷害治療。

  然後還竟然忘了運行大腦封閉術!好吧,這是他的錯,所以讓鄧布利多成功地攝魂取念,也沒什麼……而讓鄧布利多驚訝地發現,Snape的記憶中,竟然有明顯十年後的隆巴頓夫婦受折磨時的記憶,以及他們躺在聖戈芒的記憶——難怪他要申請黑魔法傷害治療。

  當然,鄧布利多也不會因為這個就放過Snape。

  本來順利的事情,卻被鄧布利多拿來談了條件。其中包括,要協助鄧布利多徹底鏟除伏地魔一黨——鄧布利多才會安排Snape去德國進修。

  不過這對Snape來說,難度——至少目前不大,因為伏地魔目前製作成功的魂器,也只有一本日記本,而他要做的,只不過是將當年姚金娘一案的真相翻出來,其餘的,比如藏在伏地魔身邊的日記本——如果沒有被交給盧修斯的話,那麼魔法部的搜查令就可以解決很多事情了。

  Snape用一個月,速戰速決了戰鬥力還未達到巔峰狀態的伏地魔,然後用最快的速度,打包行李去了德國,鄧布利多問他,到底在躲什麼?Snape沒有回答,只是不耐煩地從鄧布利多手裡搶過了進修的證明文件。

  伏地魔接受攝魂怪之吻時,Snape離開了倫敦。

  James本想著,伏地魔已經死了,那麼Snape疏遠他們的舉動,也就完全沒有必要了——那麼他也就可以開始他的追求了!

  然而讓他沒想到的是,他等到的,只是Snape離開倫敦去德國進修的消息!

  Snape就這麼悄無聲息地離開了!?

  他連Snape去了哪所學校都不知道!

  ……

  James在校長室賴了三天沒動窩——是的,也沒洗澡。在Fawkes的抗議下,或者說嫌棄下,加之James的死纏爛打還答應了許多不平等條約——比如Potter家將負責日後鳳凰社運轉的財務支持——答應Snape絕對不告訴任何人他的行蹤的鄧布利多,裝作無意,掉出了一份進修需知,是的,上面當然有提到學校的名字。

  James看到那份資料時,樂得跳了起來,完全就沒聽進去鄧布利多那句“不要操之過急”,跑出了校長室——回去洗澡。

  是的,剩下的學分,James打算洗完澡後出發去德國——Snape在的那所學校修完。

  至於其他的,哦,再說吧,讓鄧布利多去處理吧!


☆、7

  Snape在德國進修時的教授,是一個古板嚴謹的老頭子,他對收的學生的要求極為嚴格,學生們幾乎都怕他——然而最近老頭子卻很煩惱。

  有一個,從霍格沃茨來的學生,一個魔藥水平完全達不到他要求的學生,死皮賴臉地要來他門下求學。

  老頭子非常不理解,魔藥學差成這樣是怎麼有勇氣來自己這來應徵的——難道在學術界自己已經被傳的那麼隨便了!?

  這個學生,當然就是準備在這把學分修完的——James Potter。

  也許是他的誠心和死皮賴臉的行為打(xia)動(huai)了老教授,他同意在一個月後對James進行考核,然後再決定要不要收他作學生。

  一個月的時間……

  正當James想繼續哀嚎時,老頭子突然一拍腦袋,說,我這還有一個霍格沃茨來的學生,也許他能給你指導?

  James兩眼一亮,差點沒衝上去抱起老頭子轉三圈。

  不過當Snape在接到命令後去和這個很“熱情向學”的學生見面時,整個人臉都黑了。

  “你怎麼來了?”Snape語氣不快。

  “為了你啊,你知道的,某些時候,某些事情,Potter不接受拒絕。”James瀟灑一笑,露出幾顆小白牙……Snape覺得格外礙眼!

  也許這一個月是個好機會,Snape心想,一定要讓這傢伙知難而退。

  “這個,全背完。” Snape丟過去一本磚頭書。

  “……好。”James咽了口口水。

  “還有這個。”又是一塊磚。

  “行……”James眨了眨眼。

  “這個……”“好。”

  “那個……”“嗯。”

  “還有……”“哦。”

  “沒完呢……”“來。”

  也是應了一句話,債多不愁,蝨多不癢,在清醒地認識到,頭兩本磚頭書給他兩年都背不下來的時候,James已看破紅塵……

  一個月裡,Snape用盡了辦法想要讓James知難而退……然而卻都失敗了。

  不管Snape怎麼折騰James,他不過是咬咬牙,嘟噥兩句,繼續堅持……不知不覺,Snape對James也慢慢改觀……

  他發現,這傢伙,好像……也不是那麼沒藥可救。

  不過這個世上,不是努力就能做到所有事的,沒有天分,有些事的確是成不了,比如成為那老頭子的學生。Snape試圖去安慰那個考試離合格線只差一分的倒霉蛋,然而他卻有那麼一瞬不知所措。

  要,要怎麼安慰人啊?Snape苦惱。他,不曾安慰過什麼人。

  “S,Severus……”James紅著眼委屈兮兮的看著Snape。

  “幹,幹嘛?”

  “我是為了你才來考這的……”

  “我逼你的?”

  “不……我只是……我好難過……”

  “麻煩的格蘭芬多。”Snape低聲抱怨,心下決定,暫時,是的,暫時,如果這傢伙有什麼合理的要求……他能滿足的就先滿足。

  “我想喝水。”

  “好。”

  “我要紙巾。”

  “好。”

  “我要毛巾。”

  “好。”

  “我要親你。”

  “好……嗯?!”

  “嗷!”

  “不唔……唔唔……吻技真爛……學這點!”

  “誒?”

  後來

  後來啊,James因為那剩下來的學分沒有修滿,只得重回霍格沃茨又修了一年……是的,James成為了一名留學生!而作為少見的,畢業即被留任教授的Snape,再一次成為了James的魔藥導師。

  “《千種神奇草藥及蕈類》你到現在還沒背出來!?抄十遍!”

  “什麼!?Sev!你謀殺親夫!”

  後來後來,有兩個巫師,James Potter和Severus Snape,一起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直到永遠,永遠。

題目 : 哈利波特★同人小說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tag : HP同人

Secre

就是好用

縮放字體 :| +大 | -小 |

重要重要

站內所有文章轉載自互聯網,皆為私人收藏,版權屬作者所有,請支持正版,路過歡迎~請勿宣傳!缺章或最新番外歡迎補充! -----貼心小提示-----
請把提示訊息『複製』並『貼上』就可,請留意不要複製到空格喔!

文章類別

最新文章

全部文章連結

顯示所有文章

耽美統計

聊天室

搜尋欄

最愛連結

+連結

+部落格好友

月份存檔

文章關鍵字

科幻 梅花烙 言情小說 闇河魅影 無限恐怖 獵人 黑執事 夜訪吸血鬼 赤河戀影 天是紅河岸 福爾摩斯 重生再世 NC17 網球王子 聖鬥士同人 火影忍者 位面 叛逆的魯魯修 魔獸世界 無限恐佈 水果籃子 小鬼當家 BG 特殊傳說同人 魔戒 英美劇 納尼亞傳奇 神鬼傳奇 紅樓夢 GL 古代宮廷 我和殭屍有個約會 影綜 笑傲江湖 復仇者聯盟 十二國記 洪荒 天使禁獵區 NP 瓊瑤同人 隨身空間 還珠格格 海賊王同人 Zero 龍族 青蛇 名偵探柯南 絕命終結站 家庭教師 沉默的羔羊 HP同人 網遊 猛鬼街 第八號當舖 頭文字D BE 櫻蘭高校男公關部 犬夜叉 希臘神話  末世危機 Fate 笑傲江湖同人 獸人 一廉幽夢 綜漫 教父 鋼鐵人 寶蓮燈 死神來了 庫洛魔法使 棋魂 現代 暮光之城 現代都市 劍俠情緣三 修真 死神 校園 穿越時空 異世大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