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HP][BL]WAIT BY 西泠醉酒(SSHP)

搜索關鍵字:主角:Harry.Potter,Severus.Snape │ 配角:HP眾人 │ 其他:BL,SSHP,短篇,BE

【文案】
HP
SNARRY
BE
PTSD
戰後,原著人物,無原創無外穿。
虐,不接受任何形式的談人生。 留言除外。 麼噠。
信箱借梗一部電影……名字不記得了,大概就是說時空錯位,戀人永遠不能相見吧啦吧啦 小短篇,



☆、1

  夏日午後,在一個安靜的院子裡。被雨水灰塵經年累月侵染的黃色木柵欄,已經變成了黑灰色,柵欄裡,圍著一片綠茵茵的草地,光光的一小片草地,沒有花,沒有樹,卻看得出是有人精心打理的,都是修理過的長度,短短的,空氣中還有未散去的草木清苦的味道。

  很普通的一個下午。

  很普通的一個院子。

  只是又有誰知道呢,這樣的陽光,曾不被允許照進這裡。

  住在這裡的居民,都似乎是在一個不經意間注意到了這個破舊卻乾淨的房子……也不是說這房子是突然出現的,只是,在這之前,這裡似乎從不曾引人注意。房子的主人,是一個很和善的老人,帶著小孫子獨居,偶爾會有一些穿著古怪的朋友來拜訪。

  除此之外,一切都很普通。

  “Severus你跑慢點……”一個擔心而又有些惱怒的聲音。

  “就不。”清脆稚嫩的童聲,乾脆地拒絕。

  “Snivellus!真是一樣的讓人生氣……”

  “才不是Snivellus——啊!”抗議的聲音還未完,一聲驚叫傳來。

  一道藍光,穩穩地包住險些跌落下小小身影。

  “我都說了讓你小心些。”

  “Harry!你明明說的是‘跑慢點’,你的記憶力可真不行。”小孩不滿地反駁,小嘴一撇振振有詞,“而且你說過的,小木棍不能隨便發光,要被扣分的。”

  Harry毫不客氣的拍了下小孩的腦袋,“是的,但我是為了拯救你可能要被摔斷的脖子,所以,要扣也是扣你的分。”

  “你不講道理!”小孩一跺腳,蹬蹬蹬跑了。

  “嗤。”Harry摸了摸手中的魔杖,又小心地塞回腰間的暗袋。

  老蝙蝠,用了你的名字,這孩子果然跟你一樣的不討喜。


☆、2

  “Harry!我真的認為你需要去看醫生!”Hermione竭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緒,但濃濃的責備與擔心還是溢於言表,“你看看你把自己弄成了什麼樣!”

  Harry向後又退了一步,背靠著牆角,眼神時而渙散,時而警惕,蒼白的臉色,映襯著黑眼圈更加明顯。太陽穴似乎被兩隻錘子在敲打,一突一突,耳朵裡似乎有一雙手緊緊揪著耳神經,Harry深呼吸,試圖能正常地回答Hermione的建議,“沒有,我很好,我覺得我沒什麼不正常的。”

  “你覺得你這樣正常?”Hermione情緒有些激動地指著散落在地的瓶子,“你喝了多少無夢魔藥?你到底知不知道我們有多擔心你?”

  “我不是瘋子!我為你們解決了那個噩夢!我沒有問題!我也不會傷害你們……”Harry似乎又陷入了自己的世界,雙手死死扯住自己的頭髮。

  “冷靜,Harry。”Hermione無奈地停止勸說,“我只是建議。”

  “可是你們都覺得我是個瘋子!”Harry失控怒吼,屋內的花瓶憑空碎裂。

  “沒有,Draco和Ron把那篇報導撤走了。”Hermione試圖安撫Harry。

  Harry聞言明顯放鬆下來,他大口喘著氣,“所以沒有人知道?”

  “沒有。”Hermione肯定道。

  Hermione離開了布萊克老宅。

  酒吧裡的壁爐,閃了兩次綠色火焰,又恢復原來的光色,紅紅黃黃的火光在黑暗中安靜地躍動。

  “你覺得是什麼原因?”Hermione看著青石塊鋪成的老式街道,用腳尖蹭了蹭滑膩的苔蘚。

  “悶死我了……果然只是仿冒品。”空氣中似乎有什麼被撥動了,一個帶著金絲眼鏡的男人憑空出現。

  “你以為死亡聖器俯首皆是?”Hermione皺眉。

  “我以為你無所不能,Mrs. Weasley. ”

  “我們付你金加隆不是為了聽你比較隱身衣的優劣。”

  “當然,我的女士。”

  “所以?”

  “過度警覺、驚跳反應增強,情緒焦慮,難以入睡,有攻擊性/行為,思維不自主地湧現和戰爭時相似情景,綜合上述反應,我有理由相信,我們的救世主……也許是PTSD患者。”

  “你不會說出去,懂嗎?”

  “……我需要他與外界的交流,才能確定他的治療方案。”

  “你有計劃了?”

  “也許你們不該讓他再留在……比如這種到處充滿魔法氣息的地方,沒有魔杖的麻瓜們可能更能讓他放鬆。”醫生委婉地指了指到處是黑魔法物品的布萊克老宅,以及剛剛一直試圖表達自己厭惡的克利切。

  “去麻瓜那?可Harry和他的姨媽相處得並不愉快。”Hermione皺眉。

  “為什麼不買一棟房子?”

  “……”Hermione無奈看向醫生,“也許你不太了解,但我必須要告訴你的是,如果你要在麻瓜界買房子,你可能要提供你的身份證明,收入情況,工作情況,而目前,我們在麻瓜界,就是一群沒有學歷沒有工作,甚至社保醫保一片空白的半失蹤人……更何況,救世主的經濟狀況並沒有你想像的那麼……優渥。”

  “……哦。”醫生閉了嘴。

  戰後的巫師界重建物資,不得不向麻瓜界大量進口,即使有魔法的代工,減免了大部分人工費,還是造成相當一部分的黃金白銀外流,隨之而來的通貨緊縮,的確是讓Potter夫婦為兒子存在古靈閣的金加隆增值了不少,可那僅僅是在巫師界內部,如果換成對英鎊的匯率,再加上近年來麻瓜界的通貨膨脹速率……

  Hermione覺得以Harry目前的狀況,花費將近三分之二的財產去麻瓜界購置一套房產,是不太明智的。

  誰能知道未來會發生什麼事……換句話來說,誰知道Harry的狀況能不能改善?

  “等等,也許還有個地方……”Hermione看了眼漸漸變暗的天色,“有足夠的防護措施,而且,不出意外……它應該就在Harry的名下。”

  “有這樣的好事?”

  “是啊,也許吧。”Hermione不知道要怎麼回答。

  好事嗎?

  她不知道。

  冥冥之中,即使那個人離開了,他依然在讓人不知所措的時候,為Harry Potter提供保護。


☆、3

  “搬家?為什麼?”Harry對這個提議皺起了眉。

  “Harry,我覺得……你也知道是為什麼。”Hermione彎腰,替哈利撿起地上的一些資料,“你自己也查了不是嗎?”

  “我只是為了反駁你們的說法。”Harry有些底氣不足,但依然不願意去承認什麼。他曾經以為,承認自己是那個人的魂器,已經是自己作為一個Gryffindor能付出的,足以讓人驕傲的勇氣,只是現在,明明相比魂器的問題,這只是……他甚至不用承擔失去性命的風險,然而,他卻不知道為什麼,害怕了。

  也許是他已經失去了太多,也許是見證了太多失去與離去。

  他的勇氣,所剩無幾。

  “那麼,Harry,就當是去度個假,就當是為教授去打掃打掃房子,換換心情?麻瓜界,沒有魔法,沒有魔咒,你可以早上去公園散散步,傍晚坐在屋子前看太陽下山……”

  “再喂喂鴿子?Hermione,我以為我們是同齡人……不,你還比我大十個多月。”

  “提起女士的年齡這並不禮貌。”Hermione假笑,“那麼,我就當你答應了,Mr.Potter?”

  “為我準備好喂鴿子的玉米粒。”Harry打了個響指,他的杯子牙刷睡衣外袍們開始自己集合起來。

  “Remus的魔咒很實用,不是嗎? ”Harry稍稍後退了一步,讓被自己踩住的襪子站起來,“只可惜他不能親自教會Teddy。”

  “你會好起來的。Harry,我保證。”Hermione拍了拍Harry的肩膀。

  “好吧好吧,那麼實用的魔咒,我一定要教給Teddy,我可是他的教父啊,不是嗎?”

  “當然,這是你的責任。”Hermione很高興Harry能給她這個承諾。

  為了讓Harry放鬆,Hermione選擇了出租車而不是幻影移形——但是拜某教授的強力忽略咒所致,他們必須自己提著行李按著門牌號找過去。

  “嗯……這個就是你打算讓我放鬆下來的……度假地點?”

  “不,我說的是讓你來替教授打掃房子,Harry。”

  從外觀上來看,只是一間鬼氣森森的——不,一間普通的磚房而已。Hermione堅持這一點。

  “我想那幾個懶骨頭願意來打掃一下的。”Hermione脫力地放下手中的行李,我們的麻瓜小女巫還是不習慣用魔法解決一切。

  “算了。”Harry擺了擺手。“我想他也不願意讓一群Gryffindor來擺弄他的屋子,就這樣吧,我掃掃灰就好了。”

  “需要我來看你嗎?”Hermione遞上一大袋子食物和飲料——施了保鮮咒的。

  “我會洗衣服了,Hermione。”Harry沒好氣道,他擁抱了下Hermione。

  “當然當然,救世主無所不能。”

  又聽到這個詞的Harry一僵,Hermione察覺到了,剛剛是她太放鬆了——她小心翼翼地道歉,“Harry,如果你還是不願意……你可以把你的想法——我是說你可以試著寫下來,我可以幫你去匿名咨詢心理治療師。”

  “不了,Hermione,我現在連貓頭鷹也不想看到。”Hedwig被那道索命咒擊中的畫面在腦內一閃而過,Harry拂去沙發上的蜘蛛網,坐了下來,“我想一個人安靜地住在這裡一段時間,可以嗎,Hermione?”

  “你需要寫下來,Harry。”Hermione堅持,“如果你不願意和治療師當面交流的話。”

  “……那麼,我會放在外面那個收件箱裡,你可以自己來拿,鑒於,我並不打算撤去麻瓜忽略咒。”Harry無奈做出讓步。

  “你啊……”還真是不擅長拒絕別人。Hermione也不知道該欣慰還是……她揉了揉Harry依然雜亂的鳥窩頭,“那我先走了。”

  “路上小心。”

  “嗯。”


☆、4

  寫什麼?

  許久一字未動。

  Harry打開了書房的窗戶,微涼的晚風吹在臉上,毛孔似乎都被吹開了,Harry感到難得的放鬆,蜘蛛尾巷的屋子裡,有一股淡淡的藥材味道……整個霍格沃茨裡,給哈利最多安全感的——醫療翼的味道!

  Harry覺得自己好多了,根本就沒病……不,他本來就沒事,只是Hermione太緊張了。

  第一天晚上:

  好吧,Hermione,既然你堅持要我寫些什麼……

  我還是想告訴你我什麼事都沒有。

  蜘蛛尾巷很清靜,我很喜歡這裡,我想我會在這裡住一段時間。

  你不用擔心我。

  第二天晚上:

  不得不說老蝙蝠的家裡還真是……我打掃了好久,想想真是有些後悔沒讓你們來運動運動。

  不過當然現在是不用了,我已經打掃乾淨了。

  我很好,不用擔心。

  Harry應付著寫了幾天,又倦怠下來,他找到了一個新的愛好。

  閣樓上有一扇越一平米大的窗戶,裝的是可以左右打開的窗葉。Harry抱著毯子和枕頭,住上了閣樓。他很喜歡這裡。

  每個晚上,他看著夜空發呆,然後睡著。

  他很想就這麼,一直待下去,也許就這樣,在這間小小的閣樓,安靜地腐爛,化成灰……

  Harry暴躁地一拳砸向地面,不,他才不會化成灰!他怎麼可能會和那個人一樣有一樣的結局?不可能!

  Harry攥緊了手邊的毯子,不想放肆心中的暴虐。

  只是想要克制自己是那麼的困難,一種衝動似乎席捲全身,不斷地誘惑他衝擊他,撕扯著他的理智,誘惑他,告訴他,也許毀了這一切,他就能……就能開心起來。

  孩子的尖叫,婦人的哭泣,男人的怒吼。

  穿雜在人群中的各色光芒,被戰火染紅的夜空,頹然傾倒的屋舍,失去生氣的軀殼。

  沾染著血腥氣的畫面,一個勁地擁擠過來,爭先恐後地,想要搶奪Harry的注意。

  不!滾開!滾!

  畫面似乎短暫地凝滯,緊接著,躺在尖叫棚屋的屍體,安靜無聲的淚水,生無可戀的面容,靜默的月光,反射的冷冽波光。

  Harry感到窒息,他神經質地撕扯襯衫的領口,想要揮去腦海中的畫面。

  似乎是梅林感覺到了Harry的祈求,天際劃過一道閃電,刺目的白光一瞬間照亮了整個院落,Harry看到了那個信箱。

  突兀地,就這麼出現在了他的視野中。

  像著了魔一樣,Harry從二樓的閣樓跳了下去,衝向了那個信箱。

  跳下去的時候腳扭了一下,但Harry沒有在意。

  他伸出手,毫不遲疑地打開了信箱。

  一封信,或者說便條,就這麼躺在信箱中央。

  那麼的坦然,理所當然。

  仿佛它就應該躺在那裡一樣。

  我不管你是誰,但是如果你再敢溜進我家,往我的信箱裡塞一些什麼奇奇怪怪的紙條,我會給你一個教訓的。

  信箱的主人

  非常熟悉的筆記,Harry打賭他曾經無數次在他得T的魔藥論文羊皮紙上見過這樣的字跡,也在混血王子的筆記上見過這樣的筆記……

  冰涼的雨絲飄落,像細密的針尖刺在皮膚,又迅速掉落。

  Harry打了個顫。

  也許他是該去看看醫生了,已經出現幻覺了,不是嗎?


☆、5

  只是第二天,沒等Harry出門去找心理醫生,Hermione卻先找上了門。

  “Harry Potter!我以為你是個信守承諾的人!?”Hermione一邊給Harry收拾散落一地的垃圾,一邊開始念叨,“五天了,你答應寫的東西呢?我在你的信箱裡可是什麼都沒看到!連喂鴿子的玉米粒都沒有!”

  “我寫了啊……”Harry無辜。

  “那紙呢?”Hermione收起Harry放在桌上的碗往水池裡一丟,“紙呢?”

  “在信箱裡啊……”

  “接下來你是不是要告訴我,啊,一道閃電劈過,然後這個信箱把你的信全部吃掉了?”

  “是啊!”

  “……”

  “Harry Potter,你不是小孩子了,你應該知道,我只是想要你好起來。”Hermione洗乾淨抹布,疊好放在水池旁,解下圍裙,擦乾淨手上的水,瞪著Harry。

  “可是我的確寫了,我還……”收到了一封信。Harry把後半句咽了回去。

  也許,他不能再刺激Hermione了……Hermione的樣子簡直就像要叫來Ron和Draco過來把他架到療養院去。

  “好吧,也許是出了什麼意外,但我保證,我會記得寫的。”Harry嘆了口氣,妥協了。

  “好吧,我再信你一次。”Hermione拎起整理好的垃圾,出門。

  “Hermione……”

  “又怎麼了?”Hermione無奈回頭。

  “真想叫你媽……”哈利笑咪咪地指了指被收拾一新的屋子。

  “……我沒你那麼不省心的兒子。”Hermione沒好氣地替Harry關上門。

  原樣的話奉還給你,我不管你是誰,但是如果你再敢溜進我家,往我的信箱裡塞一些什麼奇奇怪怪的紙條,我會給你一個教訓的。

  另外我才是信箱的主人

  最後一個字母的結尾Harry用了很大的力氣一頓,墨水都濺了出來,不過Harry覺得很解氣。

  想了想,Harry又補上一句。

  PS:請把你拿走的信還回來,我需要用它們向Mrs. Granger證明我真的寫了。這很重要。

  Harry把信塞進了那個還有些潮濕的信箱裡。

  或者說便條。

  Harry也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些什麼,他心底有一絲荒謬的期待,可能是因為那筆跡,可能是因為那道不同尋常的閃電。

  他對那封簡短的信——便條的來歷產生了懷疑,這具體表現在,Harry又專門寫了一張記錄著今天他的心情的條子,另外找了張報紙包了包,放在了大門口。

  是的,這是專門給Hermione的。

  而那張便條,他需要用來證明些什麼。

  證明些,或許荒謬,但也許真實存在的事實。

  Harry很期待。


☆、6

  1997.1.9.

  今天是Snape的生日,當然更重要的是,現在是學校的放假時間。

  Snape覺得——因為他能想起自己的生日,所以察覺到,其實他得到的最好的禮物,就是在他生日這天,不需要理會任何一個,可惡的、無腦的、整天只會惹是生非的小鬼。

  包括鄧布利多的黃金男孩。

  如果招惹麻煩能舉辦比賽的話,得到金牌的某Gryffindor也許會更名副其實一些。

  Snape為自己的想法笑了,不過如果真有哪個不長心的傢伙想要舉辦這種比賽……Snape覺得自己也許會把那傢伙做成標本也說不定。

  難得,Snape的好心情持續了將近22個小時——在今天的第23個小時,破滅了。

  這源於一道閃電,莫名其妙的閃電,這時候本不應該出現閃電,這一點Snape堅持,因為麻瓜的天氣預報裡沒有說今晚會有閃電。

  Snape對麻瓜的天氣預報有一種隱秘而固執的推崇。

  哦,是的,如果不能對天氣的變化掌握準確的話,很多魔藥藥材保存和製作的條件是無法進行的。

  於是他去看了那個信箱。

  唔,他該說什麼呢?

  事實上,Snape什麼都沒說,他只是前前後後裡裡外外地查了查蜘蛛尾巷屋子的全範圍排查。

  怎麼可能有人能進到他的房子裡,還在他的信箱裡塞了好多信。

  不可避免的,Snape懷疑是否與那件事有關,關於鄧布利多那隻疑似被燒傷的手,是否已經有人看出端倪……然而Snape也做過徹夜監視那隻信箱的蠢事,然而,這一切就像是憑空發生的那樣。

  Snape打開信箱,驚奇的發現,一張新的便條已經躺在了裡面,而在這之前,沒有任何生物接近這個信箱。

  嗤。

  Snape鄙視這種小把戲,但,依然心生警惕。

  他撕掉了那張語氣囂張的便簽,然而在那句附言處,他稍有一絲隔頓,也許他不該把學生的作業都留在霍格沃茨?不過,這也不是什麼大問題。

  Snape用壁爐連夜回了趟霍格沃茨,他的辦公室。

  對照了下筆記,Snape思考,自己是否有必要和Mr.Potter好好討論一下隱私權和個人財產權的問題。

  或許他應該直接去找Dumbledore。

  Snape把撕碎的紙片直接在空中燒毀。

  這次,他決定耐著性子先禮後兵。他換上了比較正式的信紙和開頭落款,主旨在於勸說某位過分無聊的救世主最好把精力放到他的暑假作業上去,而不是研究如何偷偷跑進魔藥教授的家裡投遞騷擾信件。

  Snape並沒有在家裡——地處麻瓜貧民區的家裡,養一隻貓頭鷹的興趣,他覺得,以某救世主的性格,他只需要把這封信——不是便條,放在老地方,自然會有人來取。

  他猜對了。

  Harry抱著毯子倚在信箱旁坐了一下午,直到日落星起,他才搖搖晃晃地站起來,今天沒有發生任何事,然而他仍然不死心。

  Harry的手停在信箱的把手上。

  “是你嗎?”Harry用手拍了拍信箱的鐵皮外殼。

  但顯然這個信箱很堅固。

  Harry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伸手,打開了信箱的門。

  隨意的便條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封,還算是正式的信。信封上,甚至還有收信人的名字。

  To Harry Potter

  Harry感到呼吸一滯。


☆、7

  Harry很高興能收到一封比較正式的信,這樣,至少他能看到落款和時間。

  一切似乎與他的預想沒有多大差別,但他依然是克制不住地顫抖,相似的事情他並不是沒有經歷過,三年級的時候和Hermione一起用時間轉換器救Sirius的時候,他曾經感嘆過時間的精妙與神奇,然而當他知道一切有機會輓回的時候,他還是忍不住像當年那樣,感謝梅林的恩賜。

  他能夠與1997年的Snape通訊,那他也能一定程度上改變這該死的結局不是嗎?沒有那麼多人死去,沒有那麼多的……

  Harry感覺太陽穴處的神經一跳一跳的,一種煩躁不安的感覺又爬上了胸口,他下意識地坐在了桌子前,打開了窗,捏住桌上的筆,一陣冷風吹來,他才覺得自己好些。

  問題是,Snape會相信他嗎?

  不說是相信了,當初無端被老蝙蝠懷疑的次數,可不少。

  但……Snape也從來沒有真的想要害死他不是嗎?更何況,事關生死,如果能讓Snape能有一點在意也是好的。

  Harry攤開了羊皮紙。

  Snape覺得自己可能是遇到一個瘋子了——那個瘋子有99%的可能是Harry Potter那個小崽子,怎麼,這是在捉弄他嗎?

  1999年?

  難道那個沒腦子的Gryffindor認為這樣就可以欺騙捉弄他的教授嗎?

  時空旅行或者是未卜先知,這些適合Trelawney而不是一個Potter!

  Snape決定先把帳記著,等開學再一起算。

  不過目前,也許他更該去處理Dumbledore的手——相關問題,以及後續安排,至於Harry Potter……

  Snape嘆了口氣,他竟然會對這孩子心生不忍。

  哦不,這是Lily的孩子,他當然心生不忍。

  Snape頭疼地揉了揉太陽穴,決定對Potter的行為暫時地容忍,或者說,小小地縱容。

  待宰的Potter。

  Snape走到信箱前,院子裡的那棵樹在換葉子,雖然他並不知道這是什麼樹,但這棵樹無視自然規律,按心情掉葉子的毛病讓他記憶深刻。

  就像某個按心情惹麻煩的Gryffindor那樣。

  Snape伸手打開了信箱,毫無懸念,一封字跡毛躁的信。

  很好玩的遊戲,嗯?

  Snape無奈地打開了信封,又是什麼新把戲?

  Harry坐在信箱前焦急地等著,好吧,也許他的確是瘋了,就憑幾封信,他已經完全相信了自己能改變過去。

  Harry在信箱旁跳了幾下,深吸一口氣,伸手握住信箱的把手。

  他會信嗎?

  Harry緊張而期待。

  信箱的門被拉開了。

  然而裡面什麼都沒有。

  Harry仿佛被澆了一盆涼水,他不敢置信地伸手去信箱裡摸了一遍,怎麼可能,怎麼可能什麼都沒有?

  Harry急匆匆地跑回了屋子裡,拿出紙和筆,情緒激動下,也不知道自己寫了什麼,也許是被懷疑,不被信任的感覺激怒了他——但他有在克制,在Hermione留下的藥的幫助下。

  被扯皺了的信紙被塞進了信箱。

  Harry靠在那棵光禿禿的樹上睡了一晚。


☆、8

  最近救世主又有了預知未來的能力?

  Snape煩躁地把信紙揉成一團,還是說青春期的少年需要來做些什麼來顯示自己的特別?夠了,Harry Potter,無論是從名氣還是經歷,都已經夠特別了。

  那麼現在,救世主喜歡玩起時空旅行的戲碼嗎?1999年,來自兩年後的救世主的忠告?

  Snape回想起信上的內容。

  Professor. Snape:

  找機會殺死Nagini,不然它會害死你。相信我,我知道會發生什麼,我是來自未來的Harry,我知道會發生什麼的,你應該要聽我的……

  Snape並沒有把信看完,一封言語間顛三倒四,不知所云,又充滿著Gryffindor式的自以為是的調調……Snape會聽才有鬼。

  然而下一封信——或者說便條,卻讓Snape的眼皮狠狠抽了一下。

  如果不是因為明天就開學了,明天就能見到職業闖禍精Potter……Snape真打算現在就殺去德斯禮家,把那小子從床上拎起來問問清楚——

  我知道我是魂器,我也知道Nagini是,校長的手的事情我也知道了。拜託你,信我一次。

  不,也許,他還應該先去問問Dumbledore。

  Snape把紙條揉成一團,煩躁地丟開。

  然而當第二天的陽光照進屋子裡時,那兩張紙,又被撿起,鋪平,壓在了書裡。

  Snape出發去了Hogwarts。

  開學晚宴後,Snape並沒有急著去做什麼,因為,即使認為那很荒謬,但1%的機率,Snape認為,所謂穿越時空的信件,也是有可能的。

  而他也並不打算讓自己在一個Potter面前出醜。

  所以其實他要做的只是……

  果不其然!

  開學當晚,Harry就出來夜遊。

  而Snape做的,只是“恰巧”巡夜到了Gryffindor寢室的出口。感謝開學警惕心下降的救世主沒有用他那張萬惡的地圖,Snape惡意地想著,他一把掀掉Potter家的隱身衣。

  攝魂取念。

  只需要對視的雙眼。

  果不其然,Harry並沒有好好練習大腦封閉術。

  “Gryffindor扣十分。夜遊。”Snape並沒有多說什麼,轉身就離開了。本來他只想扣五分的,為Potter的命不久矣,但現在,很顯然他有可能會活到至少……那個人死以後。

  那他還瞎操什麼心。

  Snape突然覺得心頭一陣輕鬆。

  可以沒有罪惡感地扣分了。

  留下一頭霧水的Harry。

  現在,他該找機會去殺了Nagini。

  這才是正事。


☆、9

  該死的!他根本就找不到機會。

  從與那位1999年的Potter的頻繁通信,他知道了其餘魂器的下落,也知道了一些……可能會遇到的危險。

  然而魂器被消滅的速度卻仍然沒有加快,難度也沒有降低,他總是能在避開了一些麻煩後又遇到另外的,他從不知道的麻煩。

  明明他已經避開了對一大片“Harry”的實質性的攻擊,甚至幫忙暗中偷襲一起前去的食死徒……可梅林知道怎麼回事,其中一道咒語竟然被反彈削下了了George的耳朵,George 是以Harry的模樣怒視著他……旁邊許多的Harry都用同樣憤怒的表情怒視著他。

  Snape幻影移形離開了。

  他不知道要怎麼——此刻他想到的,竟是無法向1999年的Harry交代。

  信的那頭,是那麼想要改變這些悲劇。

  Harry“說”,他多希望能繼續被雙胞胎一起惡作劇。

  Snape記得很清楚,那行字跡被圓狀的水漬暈開。

  他在心裡答應過Harry,他知道了一切的發展,就一定能避開這些無謂的傷害。

  可是他什麼都沒能做到。

  包括似乎是最簡單的,不要誤傷George。

  那麼最難的呢?讓戰爭提前結束,讓一切完美落幕,然後,活下去。

  Harry說,他已經打掃了蜘蛛尾巷屋子裡所有的蜘蛛網。

  Harry說,他在屋子前扎了一個很牢固的白色木質鞦韆。

  Harry說,他會負責以後所有的家務包括處理魔藥材料。

  他們之間,不知不覺已經有了那麼多的約定與規劃。

  仿佛已經有了未來一般。

  明天就是最後一戰開始的時候了。

  Snape偷偷地回了蜘蛛尾巷。

  他只有半個小時的時間。

  Snape拿出早已寫好的信,打開了信箱。

  取出裡面堆積地快要漫出來的信件。

  這裡不會被發現,除了Harry Potter,沒人能找來。

  Snape取出了那些信件。

  可是他沒有時間看。

  他合上了信箱的門。

  把那些屬於他的,來自Harry的信,埋在了信箱底下。

  如果這場戰爭他活了下來,那麼他會當著那個不知害臊為何物的傻瓜面,把信一封封拆開,然後……稱讚他Gryffindor的勇氣。

  竟然敢向Slytherin的老蝙蝠告白,嗯?

  看來Gryffindor的黃金男孩,似乎想當老蝙蝠的私人標本很久了。

  但如果……

  他不敢看,他怕自己在必須要做出選擇的時候會不捨得。

  一切都進展順利。

  Snape已經做好了要在最後一刻解決Nagini的準備,他甚至做好了拒絕去尖叫棚屋見Voldemort的準備——可是他忘了一點。

  1998年的Harry並不能預知未來。

  Snape私心地在大戰即將開始的前一個小時消失了,他在暗中保護著Harry,然而他卻來不及,也沒有立場去阻止Harry將自己的大腦與Nagini連接……

  他只能緊鎖著眉頭,看著臉色慘白的救世主帶著他的兩個同伴向尖叫棚屋趕去。

  不,他突然意識到了什麼。

  這是一個陷阱。

  Voldemort早就在Black死的時候就知道他能接入Harry夢境——至少能對Harry的意識做出影響,他沒有響應Voldemort 的召喚去尖叫棚屋……Snape眼神死死地盯著手臂上的灼痛。

  如果他是Voldemort……

  尖叫棚屋的裡那個與黑湖相連的小池子,反射出幽冷的波光——

  如果,和這個一出生就能莫名其妙殺死自己的幸運男孩,必須要一戰,那麼不擇手段——或者說要為自己的行動加一層保險的Voldemort會怎麼做呢?

  正面激戰時,一條從水中躥出的、讓人猝不及防的毒蛇,這難道不是一個非常不錯的主意嗎?

  “Harry!”Snape用他能做到的最快的速度撲了過去……

  Nagini的毒牙刺進Snape的咽喉。

  Voldemort死咒沒入Harry的額頭。

  看見一個Gryffindor不可置信的表情,對Slytherin來說真是一種享受。

  怎麼?沒想到和你一起死的是我這個老蝙蝠?

  蠢貨……你死不了的。

  兩年後,我真想看看你兩年後看到我信的樣子。

  不過,我大概是做不到了吧?

  畢竟大難不死的男孩只有一個,他叫Harry Potter,不是嗎?

  “Look…at me.”


☆、10

  Mr. Potter:

  我不知道打開這封信的時候,我們是什麼狀況。

  當然最理想的狀況,我希望是我能及時趕到,從我的,對,是我的信箱,由我這個正牌郵箱主人,來把我的信取出來,然後,就不用你看了。

  現在是1998年4月29日,明天是你告訴我的,那一戰開始的第一天。

  如果一切順利,2000年的4月29日,也許我們能有一個夏日約會。

  但是,如果,我因為什麼不得已的理由,失約了這次約會……Harry Potter,鑒於你曾經失約過多次我給你安排的勞動服務,我想你也必須要原諒我這次的失約,不是嗎?

  1998年對於你來說是2000年,4月15日後的信,你寫給我的那些,我都還沒來得及看,我把它們埋在了信箱底下,你知道是哪個信箱的,對嗎?

  如果你看到了這封信,那麼大概,我應該是失約了。

  也許我們的計劃哪裡出了差錯,也許我也不知道是死在了誰手上。

  但我想,我知道你不會死,那我走的一定是安心的。

  我想要你把那些信,所有的,我們的所有的信,都埋在地下,埋在離我盡量近的地方。上面,我想要一片草地,有你精心修剪的,每天打理的草地。

  你說過,總有一天會把我扣的分都扣回來,那我可以給你一個建議。

  也許你可以去領養在那場戰爭中失去父母的孩子,尤其是Slytherin的孩子,他們的父母,作為那個人的下屬,或者罪有應得,或者……總之我希望你能用你救世主的名望去收養,去保護那些Slytherin的孩子。

  不管他們的父母站在哪邊,他們和你提到的Teddy一樣,都再也無法享受父母的庇佑了。

  我想,你應該明白,為什麼如果我能,我絕對不會讓你看到這封信的原因了吧?這些……可真是,真是我這隻老蝙蝠,這一生說的最不Slytherin的話了。

  但我還是想要告訴你,好好活下去,Harry,這世上本來就沒有什麼離了誰不能活的道理,我曾經為了你的母親而活,為了你而活,但對你……

  無論如何,我希望你活著,享受我已經不能享受的陽光。

  你可以養一個Slytherin的孩子,然後……以你的成績雖然……雖然我覺得你當教授的確有些……但我相信戰後的霍格沃茨是非常歡迎你去擔任教授的。

  好好活著,我不允許你在一個月內把我扣的分扣完,至少……用100年吧?我想。

  那麼,最後……

  也許。

  只是也許,讓我這隻老蝙蝠最後再做一番和我形象不符的假設,如果我們只是兩個普通的麻瓜,在麻瓜的世界相遇,沒有魔法,沒有戰爭……

  也許。

  可能,這也只能是也許了吧?

  Yours

  Professor.Snape

  Severus

  完結啦,沒有下文了。

題目 : 哈利波特★同人小說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tag : HP同人 BE

Secre

就是好用

縮放字體 :| +大 | -小 |

重要重要

站內所有文章轉載自互聯網,皆為私人收藏,版權屬作者所有,請支持正版,路過歡迎~請勿宣傳!缺章或最新番外歡迎補充! -----貼心小提示-----
請把提示訊息『複製』並『貼上』就可,請留意不要複製到空格喔!

文章類別

最新文章

全部文章連結

顯示所有文章

耽美統計

聊天室

搜尋欄

最愛連結

+連結

+部落格好友

輕鬆一下

月份存檔

文章關鍵字

聖鬥士同人 重生再世 家庭教師 猛鬼街 NC17 犬夜叉 櫻蘭高校男公關部 暮光之城 小鬼當家 NP 影綜 現代都市 言情小說 青蛇 希臘神話 位面 魔戒 頭文字D 現代 教父 海賊王同人 福爾摩斯 古代宮廷 BE GL 第八號當舖 寶蓮燈 黑執事 末世危機 納尼亞傳奇 龍族 笑傲江湖同人 修真 笑傲江湖 神鬼傳奇 Zero 瓊瑤同人 一廉幽夢 鋼鐵人 火影忍者 死神 叛逆的魯魯修 英美劇 洪荒 魔獸世界 異世大陸 科幻 劍俠情緣三 棋魂 隨身空間 綜漫 死神來了 夜訪吸血鬼 天是紅河岸 HP同人 十二國記 梅花烙 獸人 我和殭屍有個約會 復仇者聯盟 庫洛魔法使 赤河戀影 名偵探柯南 沉默的羔羊 無限恐怖 絕命終結站 穿越時空 BG 校園 網球王子 獵人 水果籃子 特殊傳說同人  天使禁獵區 還珠格格 網遊 無限恐佈 闇河魅影 Fate 紅樓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