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HP][BG]幕後與回歸 BY 水肖(SSTRJPLE)

搜索關鍵字:主角:莉莉‧伊萬斯,西弗勒斯‧斯內普,湯姆‧裡德爾,詹姆斯‧波特 │ 配角:HP眾人 │ 其他:BG穿越時空,NP

【文案】
一開始,僅僅只想給那些已死的人一個美滿的結局。
*~*~*~*~*~*~*~*~*~*~*~*~*~*~*~
“但你不愛他!”女孩天真的說。
“凱瑟娜,愛情不是麵包,它不是最重要的。”女人碧綠的眼睛裡藏著深沉。
---
“為什麼我做了那麼多,他心裡只有你!明明你什麼都沒做!”貝拉特裡克斯不甘的吼叫著。“如果我也能出現在他小時候,現在他愛的就是我了!”
莉莉冰冷的看著這個瘋女人,“現實中沒有如果,這是任何一個成年人都該知道的事情。”



☆、nt

  莉莉.伊萬斯《哈利.波特》系列小說中人物又稱:莉莉.波特

年齡:死於1981年10月31日,終年不過20多歲

學院:格蘭芬多

特徵:非常漂亮,長長的赤褐色頭髮,杏仁狀的眼睛

血統:麻瓜出身

家族:畢業後與詹姆斯.波特結婚,在被殺前一年生了一個兒子哈利。有一個姐姐佩妮,及她的丈夫弗農.德斯力,波特夫婦死後由他們來照顧哈利。

  首次提及:魔法石第一章概述跟她兒子哈利一樣,莉莉瞭解巫師世界的事也是在收到霍格沃茲的來信之後。雖然她的父母是麻瓜,但他們以莉莉為榮。莉莉的第一根魔杖是柳木的,10.5英寸長,特別適合施魔咒,她是班上的第一名,在七年級時當選女學生會主席。與此同時,她開始跟詹姆斯約會。不久他們畢業後就結了婚,並且生了個兒子哈利。

  這就像灰姑娘的故事一樣。但並不是每個人都希望莉莉進入巫師世界。她的姐姐佩妮從一開始就覺得莉莉的魔法是種可恨的東西,她尤其憎恨莉莉在放假時表演的變形術。隨著這對姐妹慢慢長大,她們開始漠視彼此的存在。莉莉不僅在家面對遭到姐姐的反對,在學校也是,尤其是一個叫西弗勒斯.斯內普的,他認為只有純血統巫師才有資格到霍格沃茲來上學。那些血統狂熱者很快就被她的天賦惹惱了,她用自己的能力證明了一個“泥巴種”的膽識!

  不管她要面對多少成見,不管他們怎麼對她,她對所有的同學謙虛依舊,甚至支持斯內普。詹姆斯.波特,這個總是想給莉莉留下深刻印象的人,有個對斯內普施魔法的習慣,有時對其他同學亦是如此,不需要任何理由地亂施魔法。對此莉莉十分不滿,她明白成見和喜愛黑魔法不是世界上僅有的罪惡。她拒絕了詹姆斯七年來的求愛,雖然她為此十分開心。她努力地幫助斯內普,可是,莉莉沒花時間在他的抵禦上。

  漸漸地,莉莉和詹姆斯克服對彼此的成見慢慢步入成人世界,去面對更多更強大的敵人。在他們成年後,伏地魔漸漸將他的強大勢力延伸至各個角落,莉莉和詹姆斯自然加入了鳳凰社與之對抗。由於他們卓越的天賦和跟鄧不利多的親近,波特夫婦漸漸成了伏地魔的目標,也許是想要籠絡他們加入,也許只是想要除掉他們。我們只知道波特夫婦從他的手中三次逃脫。在與伏地魔鬥爭的時期,莉莉一定跟她姐姐有聯繫,因為佩妮確實意識到莉莉處於危險之中,但她並沒有表示出絲毫同情。

  在三次從伏地魔手中逃脫後,波特夫婦發現他們處境更危險了,特別是當他們兒子的出生日期跟預言中一致時。在哈利出生前的1個月,鄧不利多聽到了一個預言,一個在七月底出生的男孩將會打敗伏地魔。這個消息將波特夫婦置於前所未有的危險當中,鄧不利多建議他們躲起來,並使用赤膽忠心咒。波特夫婦選擇了小矮星.彼得——他們的一個老朋友同樣也是鳳凰社成員之一——做他們的保密人。他們認為小矮星不會引起伏地魔的注意,不會試圖從他那裏得到什麼情報。可是,小矮星為伏地魔效力已經一年多了,他出賣了莉莉,詹姆斯和哈利。

  當伏地魔到達波特夫婦的藏身之地時,莉莉試圖帶著哈利在詹姆斯抵抗伏地魔的時候逃走。但在她從搖籃中抱出哈利前詹姆斯就被伏地魔殺死了。在伏地魔步步逼近時,她試圖跟伏地魔達成交易用自己的命換哈利的。她不顧一切地想要保護哈利,但最終她還是為保護哈利而死。如此機智的莉莉知道用她的死來保護哈利。她的愛融入他的血中,保護哈利不受伏地魔的傷害,只要他還稱流有他母親血液的地方為家,他就能不受伏地魔的傷害。莉莉的死給了哈利一個強大的保護,但她為什麼毅然選擇了死亡,而不是退開呢?

  莉莉.伊萬斯的死亡分析

  在《哈利.波特》的世界中,關於主角哈利的母親莉莉之死,歷來網路上向有諸多猜測,引起爭議的地方便是伏地魔(第一集P.182)曾對哈利說道:“你母親其實不用死的……她拼著命要保護你……”而哈利以此向鄧布利多提出疑問時,校長大人也只能說暫時無法奉告;第三集更詭異,哈利多次受攝魂怪影響得以回聞母親死前的對話,竟是伏地魔再三要莉莉讓開,而莉莉苦苦哀求對方讓自己代兒子受死!?

  伏地魔對人命從不吝惜,第四集中塞德里克只因為跟哈利同時出現便被當成“多餘的”下令殺掉,究竟是什麼原因使得他當年會想留手呢??

  詹姆斯的優秀首先,詹姆為了拖時間叫莉莉抱著兒子先走,然後自己跑到前門去擋黑魔王。 如果一下子就被幹掉那也算了,可是伏地魔很難得地對詹姆讚譽有加(他對自己人都苛得要命),兩次在與哈利正面相對時都有提到,什麼“他倒寧死不屈,勇敢地跟我搏鬥……”(第一集P.182)、“現在你看著我,像男子漢一樣……昂首挺胸,就像你父親死時那樣……”(第四集P.391)明明是早點下手就沒事的場合,黑魔王還在那邊拼命誇獎詹姆如何如何優秀(不是沒事找事兒嗎)。由此看來詹姆的確是繼承了他們純血統的許多優秀品質,魔法十分高強(再深入一些,會不會覺得詹姆就是格蘭芬多的直系繼承人?)……

  -內容來自百度百科


☆、Chapter1

  睜開眼睛,周圍是一堆雜物,空氣安靜的沒有一點動靜。她發現自己身在一個相框內,哦,對了,我已經死了,她告訴自己。

  打量了許久,又仿佛支透了力量,疲憊的閉上眼睛,陷入沉睡。

  那之後醒來過幾次,但最終依然回到沉睡中。那裏沒有夢,什麼都沒有。

  直到有一天,她被粗魯的翻東西的聲音吵醒。

  “冠冕,冠冕在哪兒?該死,飛來咒居然無效!”一個女孩在一堆已無人問津多年的雜物中掏著。

  “呵呵。”看著女孩一身灰,氣嘟嘟的臉蛋帶著可愛的嬰兒肥,她笑了。

  “誰!?誰在哪兒?!”這突然出現的聲音把女孩嚇壞了,她握緊手中的魔杖,害怕的巡視四周。

  “別害怕,女孩。”她可不想把這好不容易出現的活物嚇跑了。

  順著聲音,女孩找到了那副畫。上面有個灰褐色頭髮的女人,臉上帶著笑意。“你是誰?”

  “我?”這個問題似乎花了女人不少精力,“我叫莉莉,莉莉伊萬斯。”

  “莉莉伊萬斯?!!!!”顯然這個名字把女孩震驚了。“你不是死了嗎?”

  “當然,很顯然。”大度的沒去計較對方的失禮,“我已經死了。”

  “哦!抱歉!”女孩給了自己腦袋一巴掌,“我說錯話了。你瞧,這事把我驚到了。”

  “沒關係。”這女孩十有八九是跟自己同院的,莉莉猜測。

  “你怎麼在這裏?我是說,”她試圖找好聽點的話說,“當初你們家被燒了,沒有任何畫像遺留。”

  “我也不知道。”女人不雅的慫了下肩膀,“睜開眼睛就發現自己在這裏了。也不知道這畫像框是誰準備的。對了,你來這裏做什麼?這裏好多年都沒有人來過了。”

  “呀!你不說,我都忘了。”女孩又給了自己腦門一個巴掌,“你知道冠冕在哪兒嗎?羅伊娜拉文克勞的冠冕。”

  “不知道,沒見過。你找它做什麼?那可不是個普通的東西。”

  “e……也沒什麼,就想看看。”女孩支支吾吾,不願透露。

  放棄僅剩的好奇心,“你沒課嗎?今天。”

  “課?該死!我忘了。”給了自己一下清理咒,女孩跌跌撞撞的跑了出去。

  可惜的看著重新合上的門,她疲憊的陷入黑暗。


☆、Chapter2

  “莉莉,莉莉‧伊萬斯!醒醒!”耳邊傳來呼喚,女人糾結的睜開眼睛,這次睡的真短。

  “什麼事,可愛的……哦,對了,你叫什麼?”

  “凱瑟娜特林,你清醒下。我有好多問題想問你。”她把畫框從角落邊拿出來,靠在牆邊,蹲下。

  “問題?”女人眨眨她那雙迷人的杏仁狀眼睛,不明白。

  “嗯。比如,當年你為什麼選擇詹姆斯‧波特,而拋棄了斯內普教授?”女孩八卦的湊近身子。

  “斯內普教授?沒想到他已經成為教授了。”女人感慨的歎息。

  “說嘛!說嘛!……”

  “很多原因吧。”想了很久,女人回答。

  “什麼原因?”女孩不死心。

  我為什麼要回答這種問題?女人鬱悶,不過難得有活人進來,她可不想又回到那片黑暗中去。“詹姆斯更符合我對丈夫的要求。”

  “??”不明白。

  “當時,西弗對伏地魔很崇拜,並打算一畢業就追隨他。而伏地魔是個極端的純血論,就算他因為難得的魔藥天才西弗不為難我,其他食死徒不會放過我那些麻瓜家人,他們渴望得到那人的贊許。”想起伏地魔,女人皺起眉,眼裏藏著複雜的情緒。

  “如果你跟斯內普教授說,他會放棄追隨的。”那個為了莉莉活的癡情種,肯定會乖乖放棄追隨。女孩嫉妒的想。

  “他會的,”沒去看女孩的眼神,女人陷入回憶,“可是我沒辦法接受他。有些人,並不是因為從小一起長大,就會彼此相愛。我愛他,是對於親人的愛,他就像我的哥哥那樣,他也一直像對著妹妹那樣寵我。可是來學校後,他變了。”似乎想起太多,女人有些疲憊。

  “變了?”

  “是的。他從小就表現的很像他母親,入學之前我們都有些清楚,他八成會去她母親的學院-斯萊特林。可是開學後,作為唯一的混血兒,他沒有低調反而處處對上詹姆斯的挑釁。明明可以藏起來,卻將自己光明正大的放在不安的環境中。”

  那是因為他想光明正大的得到你,女孩心裏跟上。

  “我勸過他,他很生氣,後來我們吵了,那麼多年第一次吵起來,我想跟他道歉,還沒開口,那句‘泥巴種’從他嘴裏發出。”女人皺眉,神情有些痛苦,“太難受了,很多人那麼說過,我不在意,因為他們不重要。但那天它從被我視作親人的西弗嘴裏說出,我想那時候或許我哭了。”

  女孩不做聲,投入的聽著。

  “我跑了,不知所措的。”微微喘口氣,她繼續,“後來,在同學的暗示下,遲鈍的發現了他的感情,我決定讓這個誤會延續下去,所以故意躲開了他的道歉,那樣他就會斷了那念頭吧。”

  ……沒有,他壓根沒斷念頭,都幾十年了,那情癡還在為你守著你寶貝兒子!女孩心裏吐槽。

  “快畢業了,詹姆斯向我求婚,那時我跟他已經交往一年了。雖然當初是因為讓西弗死心,才答應的,不過他是個好男友,也會是個好丈夫。”想起自己的丈夫,她悲傷的臉起了點微笑。“我告訴他,為了讓西弗死心才答應他的交往,他依然守了我一年,對我極好。之後我告訴他,我並不愛他,但我願意嫁給他。他考慮了一天後,選擇守護我一生。”

  沒想到老波特也是個情癡種,這莉莉未免太好命了吧!!女孩嫉妒。“聽說那時候追你的人挺多的,幹嘛選擇嫁給波特?”就算是情癡,欺負教授也不能被原諒!!!

  “有個男人,長相不錯,家庭背景不錯,對你忠心,並且嫁過去不會有婆媳煩惱。你要麼?”

  要。女孩無恥的倒戈。“但你不愛他!”

  “凱瑟娜,愛情不是麵包,它不是最重要的。”女人碧綠的眼睛裏藏著深沉。

  “那當初波特那麼欺負斯內普教授,你為什麼不阻止?”

  “當兩個十幾歲的男孩互掐的時候,作為一個女孩最好別出手,特別是身份敏感的女孩,這會打擊到他們所謂的男人尊嚴。”

  可是你家波特都把教授的褲子給撥了,女孩內心嘀咕,考慮要不要把這事告訴教授愛慕的對象。

  “我累了,”女人眨眨發睏的眼睛,“請不要將我的事告訴任何人。”

  “你不想見見自己的兒子嗎?”

  “哈利?哦,我親愛的小寶貝已經上學了?時間過的真快,在這裏我都不記得它了。”興奮驅走了不少困意,“他過得怎麼樣?我想阿不思將他交給了我的姐姐。”

  “過得怎麼樣?”女孩惡意的笑笑,“很好啊。骨瘦如柴,一頭亂糟糟的頭髮,和一副過時的眼鏡。聽說他從小就住在一個小櫃子裏,就像個家養小精靈一樣被要求做這做那。”

  “不!”女人震了一下,痛苦的捂著臉,“她在恨我。自從六年級我被食死徒盯上了,為了不牽扯到家人,我求阿不思把他們送走。那之後我再沒回過家,哪怕是爸爸媽媽的葬禮,我都沒敢回去。她恨我!”

  女孩收住翹起的嘴角,那種惡意的快感消失的很快,取而代之的是微微的歉意和內疚。為什麼故事背後總不像小說裏的黑白分明?不過那時候預言應該還沒出來,為什麼那麼早就被盯上了?難道我記錯了?女孩不明白。“你想見見哈利嗎?他現在在這所學校裏,對了,你現在在有求必應室。”

  女人恍然,好長時間才回道,“不了,我的時間不多了,相見也不過是徒勞悲傷。”

  “你要消失了嗎?!”女孩不捨,以前她討厭那個被斯內普喜歡的莉莉,自從認識本人後,她慢慢喜歡上這個有著太多故事的女人。

  “嗯,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裏,不過用來保存的魔力已經快用完了。如果你不介意的話,請將哈利帶來,但不要告訴他我的存在。”想到自己的寶貝兒子,女人有些不舍。

  “或許我可以把你交給斯內普教授,他們會知道怎麼維持保存魔力的。”女孩善意的說。

  “不,夠了。”疲憊的閉上眼睛。“凱瑟娜,我已經死了,在那一天,和我的丈夫一起。”

  仿佛現在才意識到自己交流的不是真人,只是個畫像一般,女孩呆了。她無意識的起身,走出了這個沉悶的房間。


☆、Chapter3

  那之後很長時間,她都沒有再出現,女人再一次進入沉睡。

  “醒醒,”迷迷糊糊又被吵醒,女人睜開眼睛,可是周圍沒有一個人。

  “我在上面,石膏塑像上。”

  女人抬起頭,認清那似乎是那個女孩找的冠冕,只是它放的有些高,很難看到那個角落。“你好,請問你是誰?”

  “你好,”一個低沉的男聲出現,不過他似乎有些靦腆,“我叫湯姆,你認識我嗎?”

  “我很抱歉沒想起來。”從小到大見過太多叫湯姆的男孩,誰知道呢。“全名呢?”

  “我忘了。”蹩腳的謊話。

  “好吧,湯姆先生。如果你覺得我應該認識你的話,或許你能提醒我什麼。”

  “是個小林子裏,在一家孤兒院旁的。你還送過我一條手鏈,用黑色的皮做的那種。”他努力提示。

  ……怪不得那條手鏈不見了,原來被我送人了。不過……為什麼我不記得這事了?“我很抱歉,或許是記憶不足,我無法想起那時候的事情。”她老實回答。

  “沒,沒關係。”他頓了頓說,不過聽得出似乎有些難過。

  “你為什麼在那頂冠冕裏?”那不是很重要的東西嗎?

  “我不記得了。”又是個蹩腳的謊話,不知是女人的第六個比較強,還是男人不會撒謊,她就是能肯定這話是假的。

  “好吧,湯姆先生,很高興在這寂靜的房間裏認識了你這個老熟人。”女人放棄那已經快不存在的好奇心。

  “叫我湯姆就好,你快消失了嗎?”這話問的有些急切,連委婉自己偷聽的痕跡都沒有。

  “是的。”女人好脾氣的沒去追究,“我不知道什麼原因出現在這裏。並且由於時間太長,畫像裏的儲備魔力不足。”這話剛落下,那邊就傳來魔力波動。“別浪費自己的魔力,湯姆,那只會讓你更加衰弱。而且你知道的,儲備畫像的魔力是經過加工的。”不去探究為什麼對方會有魔力,她說。

  “該死的!”他放棄傳輸。

  “謝謝你的關心,我很高興,不過我困了,很抱歉。”眼皮打顫,她支持不住,又一次跌入黑暗中。

  ★★★★★★★★★★★★★★

  再次醒來,她被抱在女孩的懷裏,那時候她已經變淡很多,快消失了。女孩抱著相框,在走廊上一邊跑著,一邊用哭泣過後沙啞的聲音急切的說,“我知道你醒了,對不起,我不能做到答應你的事。我以為我能讓教授走出絕望,可是他心裏只有你。他想死,他放棄了活下去的勇氣。求你了,別消失,只要你能讓教授活下來,我什麼都聽你的!求你了!”

  女人閉上眼睛,搖晃的畫框,讓她的視線很不穩定,有些頭昏。

  “同情心過剩的特林小姐,難道你又打算用你那堪比巨怪的大腦來拯救世界嗎?!”熟悉的聲音傳來,他毒嘴的功力又深了不少,她想。

  “斯內普教授,這是莉莉的畫像!莉莉伊萬斯!”怕心情不好的教授丟自己出去,她連忙把畫框遞了過去。

  “莉莉?”男人重複了一遍,接過畫框,女人能感覺到他的手在輕輕發抖。

  還是那個樣子,只是老了不少,我記得他才三十多歲,女人眨眨眼睛,“好久不見了,西弗。”

  “莉莉?真的是莉莉?!”男人激動伸出手想撫摸畫面。

  那邊的女孩很識相的溜了出去,儘管她很想看戲,但是……那得保住命再說。

  “是的,是我,西弗。”沒有拒絕那只手,女人微笑。

  熟悉的赤褐色長髮,溫柔的微笑,美麗的碧眼,他的莉莉,是他的莉莉!斯內普從未如此激動,十多年的懺悔和思念簡直快把他淹沒了。

  “啪,”門再次被打開,女孩伸入腦袋,震驚的發現一直以來保守的斯內普教授居然在吃莉莉的豆腐,好吧就算是畫像,也不該摸人家的臉吧,還靠近嘴唇那麼近!重點!在斯內普還沒發出惡咒前,連忙說,“教授,我忘記說,莉莉快要消失了。”然後門啪的一下又關住了。

  剛剛還有些咬牙切齒的想關女孩禁閉,現在已被驚慌和擔心揪住了心。他仔細用檢查了畫框,長年來的經驗卻依然讓他束手無策,“為什麼會這樣?”他試圖像普通畫像那樣輸送魔力,但畫框並未接受。

  莉莉依然溫柔的看著眼前手忙腳亂的斯內普,心裏卻滿了苦澀,所以說何必相逢呢……

  “我帶你去見阿不思,他會知道該怎麼做的。”這話不知安慰莉莉還是安慰自己,斯內普用最快速度趕去校長室。

  “阿不思!”簡直可以說是用沖,這種不雅姿勢進入的斯內普,喊道。

  “呦,這不是可愛的西弗勒斯嘛,想要點鼻涕糖嗎?”‘調戲’斯內普已成了鄧布利多的興趣。

  “該死的!去你的鼻涕糖!只有你這種比巨怪還巨怪的大腦才能接受這種白癡專利品。”第一時間反駁也成了斯內普的本能。“哦,不!我不是跟你來討論這個的。”他清空桌面,小心翼翼的把畫框放上去。

  “這是……莉莉!”鄧布利多睜大眼睛,淚竟然從那滿是皺紋的眼角流了下來。“哦,莉莉,我的孩子,你居然還留有畫像,太好了!我和蓋勒特常常想起你。”對於這個得意門生,鄧布利多把她就如同自己孩子般喜愛。

  “阿不思”莉莉無助的看著眼前驚喜的老人,她無法伸手拭去他的淚。

  “讓它留下來吧,我想這麼做很久了。”鄧布利多慈愛的看著她,“對了,我該帶你去蓋勒特那兒,他常常念叨你。”說完,一手準備抓傳送用的粉。

  “站住!”斯內普攔住他,“在這之前,你該想想怎麼維持她的存在。”

  顯然驚喜有些過大,鄧布利多現在才冷靜下來,他打量了一會問,“孩子,你怎麼進入這個畫框的?”

  “不知道。我睡了很久,醒來後發現自己在畫框裏。也就是有求必應室裏。”莉莉說。

  “這畫框不是普通掛在學校走廊的那種,顯然它是一種特殊的煉金產物。”鄧布利多用各種方法檢驗,但並不是很成功。“我想我該拿去給蓋勒特看看,或許他會知道些什麼。”幾十年來他將精力花在治理學校和伏地魔身上,所以沒有一直空閒的蓋勒特看書的多。

  “我也要跟去!”斯內普堅持。

  “好吧,”知道這些年這孩子過的不容易,鄧布利多答應。他變出很大的柔軟的布,小心的包裹住畫像,“拉住我的手。”

  兩人一畫像,很快消失在校長室內。


☆、Chapter4

  坐在書桌前,改著檔的男人,突然皺起眉來,“阿不思,你怎麼又跑來了!”

  “親愛的,你快來看看,我給你帶誰來了?”期待愛人給自己一個歡迎吻的鄧布利多,很快失望了。

  “斯內普?”不忍心看對方失望,又不好意思在外人面前親熱的格林德沃,上面擁抱了一下鄧布利多。

  勉強受安慰的鄧布利多,小心的拉下畫像上的布,朝著愛人眨眨眼睛,“看看是誰。”

  “莉莉!”蓋勒特激動,搶過畫像,小心的掛在牆上。

  遠距離的移動,讓莉莉很不舒服。不過她微笑,盡力沒表現出來,不想讓蓋勒特擔心。“蓋勒特,好久不見。”

  “太好了!你還有畫像留著。我該把你掛在那裏,或許你喜歡書房,那裏會有很多書,我會讓卡利給你翻書的。不!我該在房間裏多放幾個空畫框,那樣你可以到處走走。……”親吻莉莉的額頭,就像對著很久不見的孩子,蓋勒特有些激動。

  “重點!”身後斯內普怨氣沖天,臉已經黑到不能再黑,努力控制自己不甩個索命咒過去。

  為了不引起‘戰爭’,鄧布利多很快接上,“親愛的,或許你該檢測一下這個畫框,裏面的魔力已經快消失了。”

  “不!沒有人能從我手裏奪走我的孩子,死神都不可以!”蓋勒特飛快的檢查畫框,甚至從抽屜裏拿出很多煉金用的工具。

  我已經死了,莉莉想提醒他。但看到蓋勒特背後燃起的小宇宙,她沈默了。蓋勒特很博學,就算上了年紀,記憶力依然很好。他飛快的用飛來咒,從書架上弄了幾本書,查閱著。“給我點時間。”

  “我能幫上點什麼嗎?”斯內普問。

  “你會煉金嗎?”蓋勒特不客氣的反問,對於這個曾經弄哭自己寶貝女兒,現在還想企圖奪走她的傢伙,他沒有一點好印象,就像那個傻瓜波特一樣!

  “不,我只會魔藥。”對於不能幫上忙,斯內普很難過。

  “難道你想灌畫框魔藥嗎?!”

  鄧布利多苦笑,自家愛人自從知道莉莉死跟斯內普告密有點關係,就再也沒好看過他。所以那麼多年,他從不帶斯內普來看蓋勒特。“西弗勒斯,或許你可以一起查查資料,多一個人查總會快些。這幾天,就算你請假好了。不過可得快些,莉莉大概只能存在四到六天了。我會去禁林問問馬人,查禁書。”

  不願給阿不思難看,蓋勒特不再說鋒利的話。他指了指書架,“第四排7w組是屬於煉金學裏靈魂一科,你可以去那裏查查。”

  看著大家為自己忙碌,莉莉很感動,但她內心又擔心如果沒有成功,是不是又會惹他們傷心。她也想做些什麼,不過是在太累了,為了減少魔力消耗,她只能再一次的閉上眼睛陷入沉睡。

  ★★★★★★★★★★★★★★

  最近斯內普教授消失了,連校長都忙碌的找不到人影。教授們與學生們都有些好奇。

  第三日,鄧布利多出現在蓋勒特的書房裏,臉色沉重。“學校裏發生了些事,有人被控制了,到處製造事件,所到之處留下一句話‘把她還給我’。”

  “她?”斯內普重複,突然瞪大眼睛“你是說這個‘她’可能是指莉莉?!”

  “是的,它是在莉莉出現後第二天開始製造事件,並且一次比一次嚴重。我想,或許它知道關於莉莉快消失的事情。”鄧布利多揉了揉太陽穴,疲憊的說。

  “莉莉,除了我們三個,還有誰知道你的存在?”蓋勒特問。

  “凱瑟娜,還有有求必應室裏的湯姆。”莉莉發睏的揉了揉眼睛,回答。

  “湯姆?”鄧布利多念著這個熟悉的名字。

  “他住在拉文克勞的冠冕裏。對了,他說他認識我,可是我不記得他了。”莉莉想了想又補充,“他似乎很關心我快消失的事情。”

  “你上一次見到他是在哪里?”他站起來,急切的問。

  “有求必應室的石膏塑像上。”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他是伏地魔的魂器!”鄧布利多說到,他披上大衣,急匆匆的離開了。

  他是伏地魔……?莉莉有些反應不過來。那個連撒謊都撒不好的人,是伏地魔?她眼裏閃著複雜,死前所發生的再一次回憶起來。那個晚上,當詹姆斯倒在她面前,食死徒將石化的她與她的孩子分開,那個男人朝哈利發出了那記索命咒。那道光,她永遠不會忘記!那時她多麼獲幸五天前她對哈利所釋的那個咒語,當索命咒集中小哈利的時候,倒在地上的卻是她。閉上眼睛之前,她看到了那個男人臉上的神情,讓她即使死後依然無法忘記,無法理解的神情。也正是那個神情,讓他被反彈的索命咒擊中,連躲避都沒來得及反應。

  斯內普看著陷入沉思的莉莉,他知道黑魔王對於莉莉一直是一種奇怪的態度,他們彼此明明沒有交集,卻讓他盯緊莉莉。這中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回到學校的鄧布利多,意料之中的沒找到冠冕。斷定它就是造成襲擊事件的兇手。他在眾人吃飯的時候,有意無意的向費立維教授表示,最近正在研究一幅畫像。一切很順利,似乎因為時間緊迫,被控制的學生直接闖入無人的校長室,被等在牆後的鄧布利多逮了個正著。他從那名學生口袋裏找到了冠冕,一個熟悉的人影出現在空中,顯然吸收了很多魔力的他更強了。

  “她呢?”紅眼的男人巡視四周,問道,似乎被抓住在他的計畫之中。

  “你說莉莉?她時間不多了,我找人研究那副奇怪畫框,所以她不在這裏。”手裏緊握魔杖,臉上卻表現的很輕鬆和藹。

  “該死的!”紅眼男人咒駡,似乎物件是鄧布利多本人,“帶我去見她!”

  “湯姆,我想你已經不需要再殺她第二次了。”說道這裏,鄧布利多的聲音有著從未有過的冰冷。

  這話讓紅眼男人很悲傷,“不!她不該在嬰兒身上施那咒語!我不想傷她……。”

  “我想你們之前或許很早就認識。”他放輕聲音,誘導著問。

  “是的,可是她忘了,她不該忘!她是唯一一個……”突然他停了下來,“這跟你無關!帶我去見她!”

  “你想對她做什麼?她都快消失了,放過她吧。”故意用反方向的話。

  “不!我不會傷害她的。”發現自己無法命令這糟老頭,他說出實話,“我想我能幫上點什麼,我以前在一本書上見到過關於那個畫框的描述。”

  這顯然是個好消息,但他不保證愛人在見伏地魔第一眼時,直接消滅了他。“我很高興你願意幫上忙,湯姆。”

  “別叫我湯姆!”這個世界上只有一個人有資格叫!

  重新戴上特殊的手套,拿起冠冕,用門鑰匙來到蓋勒特的書房。


☆、Chapter5

  鄧布利多重新戴上特殊的手套,拿起冠冕,用門鑰匙來到蓋勒特的書房。“看看我帶來了什麼,伏地魔的魂器之一,他說他能幫上莉莉點忙。”一口氣將話說完,躲過愛人的惡咒。

  “黑魔王?”從書堆裏抬起頭,斯內普有些茫然。

  紅眼男人從空中出現,他思念的看著畫像上沉睡的女人,現在的莉莉已經不那麼容易醒來了。“長話短說吧,我在馬爾福獻上的書籍裏看到過關於從他們家流傳出去的一幅畫框。由他們某一時期的族長從精靈手中得到,據說可以保存一定時間的靈魂。我原本打算用它來儲存魂片的,可是一直沒找到。”

  “靈魂!”蓋勒特無法控制的激動起來,左右踱步,“我就一直奇怪,莉莉表現的跟普通畫像不一樣,她有感覺,並且不能移動到其他畫框裏去。如果說她並不僅僅是一段記憶,而是完整的靈魂的話……!”

  “莉莉有可能復活?!”斯內普沙啞的聲音陳述這個讓眾人激動地答案。

  “那麼,如果現在製造一個身體,將莉莉從畫像中移入,是否表示她就能復活了?”鄧布利多問。

  “從理論上,這是可行的。”蓋勒特打開抽屜,從裏面拿出前一天因為得罪他而被‘關’起來的尼可畫像。無視對方氣的鼓起來的臉,商討具體方案。偉大的煉金大師很快被這課題吸引住了。

  眾人的力量是強大的,眾天才的力量更是讓人驚歎不已,很快研究有了成果。為了偉大的煉金事業,尼可幹過不少虧心事,包括製造身體,不過他很快發現即使物理條件充足,靈魂卻不是人類能製造的,他最多只能將其他生物的靈魂移入,並且無法更改靈魂過去的時間。換句話說,70歲的靈魂移入20歲的身體,它依然只能活剩下的20來年,而不是重新計時。

  在尼可經驗豐富的教導下,蓋勒特與斯內普的實驗順利很多,在資源充足的條件下,一具20歲的女性身體被製造了出來,當然‘細節’部分,蓋勒特不允許斯內普動手,也不許任何人在場。

  這具女性身體跟年輕時候的莉莉很像,在莉莉快變成空白之前,他們成功的將她從畫像上剝離,這個過程讓所有人擔心的屏住呼吸,任何一點差錯都可能導致她的消失。但感謝梅林,一切很順利。一個月後,當靈魂與身體融合成功,仿佛睡美人般,莉莉從黑暗裏醒了過來,眾人歡呼起來。蓋勒特甚至當著眾人的面,親吻她的嘴唇,然後露出得意的笑容,“嘿嘿,這下莉莉的初吻是我的了。”當然之後他被鄧布利多抱出去‘教育’了一番,但這不能消除斯內普和伏地魔腦門上的‘#’。

  接下來眾人商討了伏地魔的事情,蓋勒特要求消滅他,斯內普沈默但多少有些同意,鄧布利多想起‘年輕’時做錯的事情,希望能給他再一次機會。(當湯姆同學上學的那段時間,鄧布利多與蓋勒特感情很不穩定,經常爭吵,以至於一回到學校見到跟愛人有些相像的湯姆,就忍不住遷怒……)

  意見無法統一,大家望向在場的唯一一位女性。

  “我想誰都沒有資格奪取對方的生命,” 莉莉眨了眨她迷人的碧眸,“但是必須為自己所做的付出代價。”

  伏地魔沈默,他一直聽著這堆人商討著自己的事情,直到莉莉出聲。或許他該高興,這善良的女人沒有為自己的丈夫置自己于死地,但之後該怎麼做……他們走的太遠了,在這條交叉的路上。

  ★★★★★★★★★★★★★★

  “我想見見我的孩子。”沒有快消失的擔心,莉莉提出,她太想哈利了,那時他才那麼小,十多年了,她的孩子現在很大了吧,都上學了,不知道他是否怨過自己,讓他的童年充滿憂鬱。

  “這是當然的,”鄧布利多慈祥的笑了,前兩天他有吩咐家養小精靈給哈利加餐。

  斯內普卻沈著臉,該死的小波特,但願他那堪稱巨怪同伴的大腦知道該說什麼,如果他不想變成魔藥材料的話。

  蓋勒特沈默,他和愛人對小哈利不是很感冒。因為莉莉為他而死,所以一直沒去見哈利,他怕自己會怪罪他。阿不思找了個老女人盯著哈利,只要沒生命危險都不會去搭理。等哈利來到學校,他才發現因為遷怒,小哈利受苦了。這讓他很內疚。

  “校長,您找我有什麼事?”哈利奇怪的問等在校長室門口的鄧布利多。

  “比起校長,我更希望你能叫我阿不思爺爺。”鄧布利多眨眨眼間,攀關係。“有人想見你,我想你會很驚喜的。”

  哈利好奇的打開門,走了進去。一個赤褐色微卷頭髮的女人,站在窗邊,背對著他。她慢慢轉過身來,哈利驚呆了。“媽媽……”

  莉莉一直在想,當面對哈利時,第一句話該說什麼,可真面對了,卻什麼都說不出來,聽到孩子的叫聲,淚水止不住的流了下來。

  “媽媽!”看著女人流淚,哈利哭了,他記得海格給他的相冊裏,一直溫柔微笑的母親。他不敢上前,怕這就像那面鏡子一樣,只是一場夢,醒來什麼都沒有了。

  “哈利!我的小哈利!讓媽媽抱抱你。”莉莉蹲下,顫抖著手。

  哈利小心的,慢慢走上前,怕她消失,一把緊緊摟住媽媽的脖子。“媽媽。”他將頭深深埋在母親的肩膀上,眼淚鼻涕一堆。

  莉莉不在意,她只知道她的孩子,她善良的孩子沒有怨恨自己的離去,她的孩子在她的懷裏叫著她。這是她的孩子!她莉莉的孩子!她留著淚,溫柔的撫摸著哈利的背,由著孩子大聲的哭泣,將自己的肩膀浸濕。

  牆後的蓋勒特用手帕捂住眼睛,只有一動一動的喉結,顯示著他未留下的淚水。鄧布利多將愛人抱在懷裏,兩眼濕意。


☆、Chapter6

  最近哈利太開心了,哪怕是德拉科惡意的挑釁都不能讓他落下那翹了許久的嘴角。媽媽說阿不思爺爺和蓋勒特爺爺救了她,還有西弗叔叔。她說她不會再離開了。突然他停住一蹦一蹦歡快的腳步,想起來……他忘記說重要的事情了。

  莉莉很震驚,當她的孩子告訴她,他的大腦裏住了兩個人的時候。她再次召集大夥,商議此事。

  “哈利,你是說你那堪稱巨怪,”感受到莉莉的眼神殺了過來,斯內普艱難的提高了點評價,“好吧,比巨怪好一點的大腦裏住了兩個人。一個是那白癡波特,一個是紅眼魔王。”

  “是的,”波特皺眉,試圖在找詞描述,“他們總是在睡覺,就算醒來也多數是在掐架。不過他們教了我很多。”

  怪不得第一節課的時候沒考倒你,居然作弊!斯內普不爽。不過莉莉坐在旁邊,他只好把罰禁閉的話吞了回去。

  “這麼說詹姆斯還存有意識?”莉莉有些高興,這幾天她住在學校裏,詹姆斯的身影常常佔據她的思念,不得不說當初的跟隨戰術很成功。校園裏到處都充滿了他的身影。

  一旁沒有動靜的冠冕並不高興。因為莉莉第一個反應是那個傻瓜波特,而不是他。當然他不該對這有所期望,畢竟人家再傻也是丈夫,跟自己這個黑魔王不一樣。

  抽抽嘴角,蓋勒特很不情願,但在莉莉閃亮帶著期盼的眼神裏只好說,“好吧,或許我們能將他們分離帶出來,老波特會有具新身體,伏地魔不行,他的靈魂還沒集齊。”或許他該給白癡波特一具80歲的女性身體。

  到最後,蓋勒特沒有成功,因為莉莉一直在旁邊努力的當幫手。即使伏地魔在暗中建議,讓他‘不小心’忘記給傻瓜波特安裝某個部位。

  當鄧布利多再次成功‘安裝’詹姆斯,莉莉激動極了,即使不愛,但那麼多年的守護已經侵入她的內心,讓她無意間將他列為親人。

  莉莉堅持要守在老波特身邊,這讓斯內普最新研發詭異的藥水以及伏地魔的N條‘不小心’造成事故的陰謀毫無用武之地。

  當詹姆斯醒過來時,竟發現身邊是他最愛的莉莉,他太激動了,以至於忽視了周圍N位男士,摟過莉莉一個深吻。

  “抱歉,莉莉。我很遺憾,這個實驗體不是很成功,我會拆了它,重新再做一個。”蓋勒特微笑的放下手中兇器——三塊磚那麼厚的《煉金材料全集》。他拖著詹姆斯的後衣領,走向隔壁房間,無視詹姆斯那一路撞到東西的腦袋。

  斯內普攔住想一起進去的莉莉,“我想這個時候,哈利一定沒法好好上課,或許你可以在下課後接他來這裏,他會很高興見到老波特的。”

  對蓋勒特非常信任的莉莉,決定聽從建議,給孩子一個驚喜。有時候我們必須承認隔音咒是個非常好用的咒語,最起碼它讓莉莉聽不到隔壁間某人驚天動地的慘叫。

  ★★★★★★★★★★★★★★

  煩惱

  最近哈利有些煩惱,因為他喜歡左手拉著爸爸,右手拉著媽媽,可是爸爸卻喜歡左手拉著他,右手拉著媽媽。到底誰該站在中間呢!?

  為此兩個波特從語言交流變成肢體交流,當然在莉莉的眼皮底下,詹姆斯不敢做出什麼舉動,但是他也絕對不會妥協!一名成功的格蘭芬多是知難而近的!!

  斯內普躲在遠處,看著這一家三口‘親密’的樣子,心裏滿了酸澀。或許他該放棄,但如果放棄是那麼簡單的事情,他就不會思念這女人那麼多年。

  蓋勒特在地窖找到一個人喝悶酒的斯內普,奸笑的在他耳邊,將自己的詭計一步一步說出來。他就是見不得那個白癡波特開心!

  很快在愛人的配合下,蓋勒特成功的讓莉莉成為了斯內普的魔藥助理。他將斯內普‘龐大’的工作量告訴莉莉(其中包括了家養小精靈的工作),指著斯內普常年少見陽光蒼白的臉龐,表示他工作的艱辛,希望她能幫忙。

  本來打算出去找份工作的莉莉,很高興能在母校找到工作,並且能幫上西弗的忙。可是詹姆斯就不同意了,啥工作都成,為什麼偏偏是那個老蝙蝠的助理!!!反抗無效!蓋勒特陰森的舉起那本《煉金材料大全》,將他‘pa’飛。

  與此同時,伏地魔正著急的收集自己的魂器,那個糟老頭居然敢滅了自己的一個魂器!太過分了!為此他敲詐了他不少好東西。可究竟還是彌補不了,那可是靈魂中的一片!他得把其他的收集起來,然後去精靈族呆上一陣子,但願不要太久,他還想早點追求莉莉呢。


☆、Chapter7

  作為突然活過來的人,他們要做的事情太多了。詹姆斯忙著為兄弟大狗打官司,他在凱瑟娜的幫助下,順利的找到了叛徒。鄧布利多忙著給詹姆斯和莉莉復活做官方解釋,這半真半假的說法和記者刁鑽的問題顯然費了他不少腦細胞。

  接著又出事了,貝拉特裏克斯與她的丈夫萊斯特蘭奇越獄。伏地魔對莉莉聲明,他在蓋勒特的監視下尋找魂器,對此完全一無所知。但他也很擔心,因為貝拉特裏克斯雖然對他很忠心,但她恨莉莉,現在莉莉伊萬斯還活著的消息已經傳遍魔法世界,她必定會前來。

  莉莉想起了這個女人,一個莫名其妙恨著她的女人。以女人的第六感發誓,貝拉特裏克斯不僅僅為伏地魔恨她,更是有其他原因,儘管她不知道。這女人曾經偷襲過她好多次,甚至在她懷孕時下毒,使得莉莉差點難產而死,哈利更是從小身體不好。作為一名母親,她恨這個女人。當她在產房聽見丈夫歇斯底里的吼叫,要保母親的時候,她絕望了。若不是阿不思及時帶著精靈前來,她的小哈利或許就這樣……不!

  不久之後人們在某個廢棄的房子裏找到了貝拉特裏克斯和她丈夫的屍體。

  那天晚上莉莉做夢了,夢到第一次見到那個女人,她瞪著那雙充滿仇恨的黑眸盯著自己,像是想撲過來撕裂她。“為什麼我做了那麼多,他心裏只有你!明明你什麼都沒做!”她不甘的吼叫著。“如果我也能出現在他小時候,現在他愛的就是我了!”

  以為對方說的是斯內普,莉莉冰冷的看著這個瘋女人,“現實中沒有如果,這是任何一個成年人都該知道的事情。”

  場面一變,周圍的建築物不見了,只剩下黑夜的空洞。貝拉克裏特斯站在懸崖那邊,看不清神情,“你死了,為什麼還要活過來……?你不該活著的,書裏沒有寫。”

  莉莉注意到此時對方的語氣竟然不像那個瘋狂的女人,竟帶著些稚氣和不解。

  “你以為黑魔王和斯內普真的喜歡你嗎!?只不過就只有你一個巫師出現在他們的幼年,任何一個人在那時出現都能取代你!你不會是特殊的!”語氣中帶著像揭露了對方傷疤似的惡意快感。

  “這個世界沒有偶然,只有必然。你已經死了。”沒有去看貝拉特裏克斯震驚的表情,她閉上眼睛,隱約間聽見對方的聲音從遙遠處傳來,‘求你!讓我和丈夫合葬……’

  再次睜開,已是第二天清晨。沒有去問男人們貝拉克裏特斯是怎麼死的,只是交代了一下這對夫妻合葬問題。

  ~……

  之後伏地魔復活了,現在的他叫做湯姆伊萬斯,從事於慈善事業。不過三個男人一台戲,精彩的PK賽,從口水到魔咒,蓋勒特都快不想回去了,直呼那麼精彩的戲哪兒找。

  莉莉對此保持沈默,她依然沒能找到少女時代期待的愛情。不過有親人就足夠了,她已成為麻瓜研究學的教授,每天忙於備課和與小哈利的甜蜜母子時間,沒空搭理那三人。

  後來凱瑟娜拉著男友塞德里克,單純的問,“你們兩個死過的,一個找死的,一個該死的在糾結什麼?都快40的人了,有什麼好爭的。在一起也不容易,喜歡就一起呆著唄。”不過她內心卻無比猥瑣的喊著,NP啊NP……現實版的NP……

  似乎有些被說動了,之前忙於鬥爭的男人們很快發現他們最大的情敵是小哈利,這簡直不能忍!我們知道男人是一種很好鬥的生物,所以戰爭再次燃燒,在小哈利與眾‘爸爸’中。為此老實勇敢的哈利甚至被挖掘出腹黑的本性,這能從很多巧合的情況下莉莉的突然出現中能得出。

  好吧,世界是美好的,麵包也是會有的。……哦不,老婆也是會有的。……

  所以本文終了~

  PW

  伏地魔PW

  夜已深了,黑魔王坐在書桌前沉思,周圍是一堆被破壞的碎片。那女人結婚了,她不記得自己了。

  也好,那段屈辱的過去只有他一個人記得,也好。回想起來,那些一起度過的日子,他還清楚的記得,或許這是他這一生中最美好的日子。那個突然闖入的天使,溫柔的如同母親,又帶著可愛的調皮。

  現在想想當時她脖子上的那個是時間轉換器吧,調查也得出她在四年級時曾消失過一段時間,回來後什麼都不記得了。

  這不是她的錯,他告訴自己。她是莉莉伊萬斯,現在是莉莉波特,是那糟老頭的手下,是他的敵人。可一想到要對著那溫柔的碧眼施展索命咒,他的心猛然抽痛。忘了她吧,黑魔王既然不能有弱點,就忘了她。

  那之後他停止監視她的舉動,再後來得到了那個預言。

  “擁有征服黑魔頭能量的人走近了……出生在一個曾三次擊敗黑魔頭的家庭……生於第七個月月末……黑魔頭標記他為勁敵,但是他擁有黑魔頭所不瞭解的能量……一個必須死在另一個手上,因為兩個人不能都活著,只有一個生存下來……那個擁有征服黑魔頭能量的人將於第七個月結束時出生……”

  即使如此他依然不想對那女人下手,如果她願意把孩子交出來,他會放過她的。不過這顯然是他奢望。當年明明失去魔力,卻把年幼的他抱在懷裏,由著那群麻瓜拳打腳踢的善良女孩,怎麼可能為了保命交出孩子呢。

  他早該想到,當他對緊緊抱住孩子的女人施石化咒,沒得到更強烈反抗的時候,他就該想到了。是啊,親手殺了這個女人的人,是自己。當索命咒打在孩子身上,倒下的卻是被石化的女人……

  那瞬間絕望和痛苦狠狠掐住了他的心,仿佛世間再無可期盼,再無半點亮光。也正是那一時的發愣,被反彈的索命咒打在身上。消散的時候,他最後的念頭是,這樣會不會再次見到那個女人?……

  ★★★★★★★★★★★★★★

  自從‘世界太平’後,哈利活的很滋潤,與三個強悍男士進行智勇搏動給他帶來了不少益處,包括母親的相處權。

  最近他喜歡上逗德拉科玩,以前是德拉科盯著他,現在倒是反過來了。

  “哈利波特,我告訴你,你再幹這麼說,我就告我爸爸去,讓你退學!”德拉科炸毛。

  “德拉科,沒用的,你知道我媽媽會搞定一切的。”哈利裝可愛的眨眨眼睛。(顯然是從鄧布利多那兒學來的。)

  “哦不!”德拉科很想說一堆鄙視的話,但對象是那個莉莉伊萬斯的話,就算了。他可沒忘記上個星期爸爸帶他來看教父的愛人時,那個莉莉伊萬斯所做的事情。

  她居然敢打斷教父熬魔藥,只為了讓他準時吃飯!!!教父也居然沒發脾氣,反而高興的不斷給她夾菜!!太不可思議了!之後他親眼看見那個奧羅的頭子——強悍無比的詹姆斯,猶如忠狗般圍著她轉,而著名的慈善家湯姆伊萬斯先生更是在餐桌上與詹姆斯和教父鬥智鬥勇。他目瞪口呆的看著桌上和睦的氣氛與桌下無聲的決鬥,太精彩了!一堆的無聲咒在下麵飛來飛去,還精准無比。就連父親都有些震驚,只有莉莉伊萬斯抱著卡勒斯內普安靜的吃飯,無視這一切。最後有一個惡咒差點打到哈利波特時,她才輕柔的說了一句,“吃飯。”這輕輕兩個字,仿佛帶有強大的魔力,教父他們瞬間沒了動靜,就像之前激烈的‘戰爭’不存在。那之後他非常肯定一定以及確定——這位莉莉伊萬斯才是最終BOSS!

  回去的路上,父親讚歎教父的下藥能力又進步了不少,雖然不知道是什麼作用,但那個詹姆斯絕對不會好過。然後他又感歎:強烈的競爭帶來飛速的進步啊 blablablabla……

  回過神來,看著放大臉的哈利波特,他退了一步,他可沒忘那天這小子之所以差點被擊中是因為他故意靠過去的。

  “親愛的,在想什麼呢?”哈利繼續靠近,無視自己把德拉科逼到牆邊的事實。

  “滾!你這巨怪腦子的白癡,誰是你親愛的!”德拉科背貼牆,努力揚起脖子,堅決不低下馬爾福高貴頭。

  “我知道的,這就是爸爸說的‘打是親,罵是愛’,所以德拉科你是愛我的吧~”哈利‘單純’的眨眨眼睛,低下頭在德拉科耳邊輕語,“你努力仰著脖子是希望我親吻你嗎?”

  不遠處的莉莉對著身邊的魔藥大師說,“或許我們該建議馬爾福先生再生一個。”

  “我會寄去調養身體的魔藥。”摟著愛人,斯內普空洞多年的眼睛裏閃著幸福。

  ★★★★★★★★★★★★★★

  PW2

  很久很久的某一天。

  清晨的太陽還未露臉,天濛濛亮,準時的生理時鐘讓莉莉從沉睡中清醒。她小心掙開身邊這帶著藥香的男人,可惜被抱的太緊。

  “早安。”輕輕的動作依然驚醒了這習慣淺睡的男人,他睜開眼睛,摟回想起身的愛人,不捨得親吻著,真是美好一天的開始。

  一開始只是個溫柔的早安吻,不過時間長了變了質,當莉莉清醒過來,睡衣已經被扒了一半。“別這樣,今天上午還有課。”她推開男人,說。

  長期與另兩個強悍傢伙‘戰鬥’的魔藥大師有那麼容易放棄嗎?必然沒有!話說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這可以從這三個傢伙身上看到。當一直在感情上比較弱勢被動的斯內普感染上了詹姆斯的‘勇敢’,當一向衝動的詹姆斯學會了點湯姆的謀略,當一直高姿態的湯姆學會了斯內普對愛人的弱勢(裝),莉莉的日子就開始不好過了。當然現在讓我們閉上眼,這是成年人秘密的時間。

  當莉莉再次從床上爬起來,已經離上課只有半小時了。她洗漱完畢,發現愛人已經將早餐準備好了。一切很順利,顯然魔藥大師精確的時間計算能力一直很優秀,當她帶著講義走入教室,剛好准點。

  上完課,她去了大廳吃午餐。用眼神警告身邊的魔藥大師最好放棄將番茄丟出盤子。然後無視阿不思用甜點不斷地逗引男人,惹得一波一波的冷氣和毒液,還自得其樂的摸了摸鬍子,笑得很無良。

  吃了一半,她招來家養小精靈,抱來才3歲的二兒子-卡勒‧斯內普。二兒子有一對黑色的眼睛,她很喜歡,就像前世她的眼睛一樣,當然這是個秘密。

  魔藥大師瞪了一眼這個像自己的情敵,放棄抱過孩子的打算,莉莉對此總是很堅持,她喜歡親手照顧孩子。於是女人一口一口溫柔的喂著孩子,男人則一口一口喂著妻子,很和諧,不是嗎。鄧布利多羡慕的看著,昨天晚上他又被善妒的愛人踢下床了,只因為他提到米勒娃。事實上他只是想說打算提早退休,把位置讓給米勒娃的……555……

  下午的時候,女人打算帶著孩子出去走走,可惜魔藥大師有課,只能眼巴巴的看著某只白癡波特傻笑的帶著愛人離開。可以想像那節課,可憐的學生們淒涼的心情。

  晚上在外‘出差’一天,做完 慈善演講報告的湯姆回來了,我們必須得承認雖然已經卸下魔王一職,但依然保持著絕佳的煽動力的某人,很適合這個工作。

  看完書,將睡熟的孩子抱到床上,吩咐家養小精靈看著。走回臥室,床上已經躺了一名紅眼湯姆。他半裸著胸膛,兩條迷人的腿露在浴袍外,朝著進來的女人勾起魅惑的嘴角。莉莉抽了抽嘴角,很認命的發現,這傢伙在引誘自己,看來晚上又沒得清靜了。

  而門外遲了一步的詹姆斯,對著被施了N道鎖門咒的門,憤恨的咬牙切齒。

  男人們互掐的日子遠遠見不到停止的那天,正如蓋勒特喜愛踹鄧布利多下床一樣。莉莉更喜歡稱之為生活樂趣。

  很美滿不是麼……

  HY

  作者後語:

  事實上一開始只是想給那些已經去世的人幸福,所以寫了這篇不算童話的童話——故事結局:從此公主和王子們過著幸福的生活。

  設定了三個穿越女,希望有人在文中有所發現。

  莉莉,一個沒看過哈利波特的成熟女孩,一個不懂愛情的溫柔聰明女孩。對斯內普而言,她包容他的毒液,寬容他的毒牙,帶給他溫柔和煦陽光的女孩。對詹姆斯而言,她智慧而又謙卑,有著漂亮的外表和與之匹配的內在,有著獅子的勇敢和對敵的狡詐,以及讓他一見鍾情的女孩。對幼年的湯姆而言,她像故事書裏母親又像姐姐。失去魔力、軟弱不堪的她曾在眾人圍毆的時候,用脆弱的身軀為他擋住了那些拳打腳踢。儘管最後她的臉青腫,嘴角流著血跡,但是她回過身為安慰小湯姆而翹起抽痛的嘴角的樣子,卻比書上的天使還要美麗。

  凱瑟娜,一個看過哈利波特,喜歡教授的單純善良女孩,她曾想像無數穿越文那樣,帶給教授幸福,但是之後明智的發現有些人不是那麼容易可以取代的,所以退身而出。隨後與守在背後多年的青梅竹馬塞德里克結婚,過著幸福的生活。

  貝拉,本文中唯一非正派角色。同樣作為穿越女的她,面對穿越HP欣喜若狂,她喜愛暗黑。那時的伏地魔已經是個成年男子,擁有讓她著迷的英姿,和卓越的頭腦。她認為熟識命運的她,是這個HP世界裏的BUG。所以她狂妄的認為可以隨意得到她所想要的,包括伏地魔——這個穿越文裏做過無數次男主角的男人。當然,作為穿越女,她嫉妒莉莉,厭惡莉莉,儘管她們並未見面。當她在無意間發現莉莉曾與伏地魔幼年有關係,決定不擇手段的殺了她,包括那個將會打敗自己‘男人’的哈利。不過在黑魔王暗中阻擋和鄧布利多的全力保護下,並未成功,除了下墮胎藥的那次。之後嫁給一直愛著自己的丈夫,但這並不能停止她的野心。從監獄出來後,被伏地魔召喚,最後死在等在一邊的鄧布利多等人的索命咒下。死前最後一幕,她看到一直默默陪著她的丈夫,為她擋住死咒,對她說出最後的那三個字。閉上眼睛的那一刻,她想如果當初和一直愛著自己的丈夫過著淡淡的幸福小日子,結果就不一樣了……不過就如莉莉說的……現實沒有如果。

  關於鄧布利多,我實在不明白為什麼幾乎所有同人文都將他放在反派角色。看過哈6後,我在他選擇自己喝那池裏讓人痛苦的水,以及最後平靜面對死亡,從塔上掉下來的時候,覺得打從心裏的敬意。在所有人猶如奶娃娃般只會說,‘給我一個交代’‘阿不思,怎麼辦’……那雙蒼老的肩膀上究竟擔負了多大的重量。以及他閉上眼睛那瞬間,究竟是思念彼岸的那人還是放下重擔後的鬆氣,誰知道呢……?

  人們都說20重性,30重錢,40重名,我可不認為超越百歲的他依然對權勢聲望名利有所顧念,人越老看的越是清楚,因為他們走過很多很多的路,將迎接死亡靠近的腳步。

  好吧,這是我小小的抱怨,或許觀點不同。

  童話的結局:從此大家過著幸福的生活。

題目 : 哈利波特★同人小說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tag : HP同人 穿越時空 BG

Secre

就是好用

縮放字體 :| +大 | -小 |

重要重要

站內所有文章轉載自互聯網,皆為私人收藏,版權屬作者所有,請支持正版,路過歡迎~請勿宣傳!缺章或最新番外歡迎補充! -----貼心小提示-----
請把提示訊息『複製』並『貼上』就可,請留意不要複製到空格喔!

文章類別

最新文章

全部文章連結

顯示所有文章

耽美統計

聊天室

搜尋欄

最愛連結

+連結

+部落格好友

輕鬆一下

月份存檔

文章關鍵字

夜訪吸血鬼 隨身空間 笑傲江湖同人 小鬼當家 神鬼傳奇 異世大陸 BG 獵人 笑傲江湖 聖鬥士同人 教父 洪荒 福爾摩斯 影綜 天使禁獵區 英美劇 叛逆的魯魯修 修真 魔戒 網球王子 十二國記 名偵探柯南 家庭教師 火影忍者 綜漫 還珠格格 赤河戀影 青蛇 特殊傳說同人 死神來了 古代宮廷 NC17 鋼鐵人 紅樓夢 獸人 犬夜叉 位面 庫洛魔法使 網遊 梅花烙 龍族 Zero 希臘神話 劍俠情緣三 寶蓮燈 第八號當舖 棋魂 頭文字D 瓊瑤同人 校園 無限恐佈 現代都市 絕命終結站 闇河魅影 BE 現代 無限恐怖 猛鬼街 黑執事 死神 納尼亞傳奇 HP同人 科幻  櫻蘭高校男公關部 暮光之城 重生再世 言情小說 穿越時空 Fate 復仇者聯盟 海賊王同人 一廉幽夢 NP 末世危機 GL 魔獸世界 天是紅河岸 水果籃子 沉默的羔羊 我和殭屍有個約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