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楚軒的愛情手段 BY 墨雨煙夜(楚軒x王俠)

搜索關鍵字:主角:楚軒,王俠 │ 配角:無限恐怖眾人 │ 其他:BL,楚軒X王俠,短篇



  時間設定在楚軒已經解開了基因鎖第四層,擁有了一部分感情,但是因為以前沒接觸過,所以他試圖感受感受一下所有的感情,目前來說,他的目標是——愛情。地點是在主神大廳,他們的休假時間。

  就在他意識到自己要要尋找愛情的時候,他注意到了一件事。一件他以前即使注意到了也不會在意的事。

  王俠在偷看他。

  沒錯,王俠在偷看他。也許王俠本人都沒有意識到,但他的的確確在五秒鐘之前,從一個十分隱蔽的角度看了他一眼。

  楚軒推了推自己的眼鏡,閉上雙眼,看起來似乎正坐在大廳的沙發上面休息——是的,看起來。因為所有人都知道,楚軒絕對不會做出這種浪費時間的事情。

  大廳裡現在十分熱鬧,鄭吒的蘿莉和其他的女人在一起準備了許多火鍋的材料,雖然平日裡都是在某人的房間裡面用餐,但今天,也不知道是誰突發奇想,非要在主神大廳裡面嘗試一下吃火鍋的感覺。

  王俠一邊吃著鮮嫩的羊肉,一邊不自覺的看了楚軒一眼。楚軒閉著眼睛孤單的坐在沙發上,似乎和周圍熱絡的氣氛格格不入。

  王俠回頭看看桌上的眾人,鄭吒正在和霸王拼酒,程嘯依舊掛著一幅賤賤的表情,垂涎欲滴的盯著趙櫻空。零點正體貼的把一塊豆腐夾進自己“弟弟”的碗裡。

  雖然明知道大家並不是忽視楚軒,而純粹是楚軒本人並不喜歡這種熱烈的氛圍,因為他根本沒有任何的感情,可王俠依舊有些不舒服的感覺。

  他不知道這種感覺是什麼,如果非要用一個詞來形容的話,應該是——憐惜?

  王俠忍不住自嘲的笑笑,憐惜?自己居然會憐惜強大的楚軒?這句話說出來立刻就會變成中州小隊最大的笑話。目光再次看向依舊在沙發上閉目養神的楚軒,王俠猶豫了一下,但依然站了起來,走了過去。

  鄭吒注意到了王俠的舉動,他笑了笑,所有的組員當中,只有王俠和楚軒沒有製造女人,也許這兩個光棍會更有共同語言,畢竟,對於孤僻的楚軒,鄭吒也有些頭皮發麻的感覺。

  「要不要過去一起吃?」王俠鼓起勇氣,站在楚軒面前,輕聲問道。

  楚軒猛然睜開眼,鏡片下的雙眼閃過一絲神秘的光芒。剛剛他坐在這裡,已經在腦子裡把過去的任務過了一遍,只不過,這一次,他把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王俠身上,從而讓他發現了一件非常有趣的事。

  王俠在前幾次的場景中有意無意的把目光投注在他身上的次數,達到了六百九十二次。再加上他腦中記錄的王俠在部隊的記錄,那裡沒有任何關於他有女朋友的記錄。楚軒的嘴角向上翹起了一個細微的弧度,總和他收集到的所有資料,他有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把握,王俠是個同性戀者,而且,還在偷偷的暗戀自己。

  只不過……

  看著王俠眼中正直的目光,以及那種無意識的偷看,楚軒能夠確定的另一件事就是——這傢伙根本沒意識到他在暗戀自己。

  楚軒推了推眼鏡,目光淡淡掃了那邊一眼,收起手上的書,站了起來。

  一時之間,飯桌上的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豎起耳朵,想要聽聽楚軒的回答。

  「王俠,一會到我房間來一下,我有個實驗需要你配合一下。」

  王俠瞬間僵硬,餐桌上的人也都安靜下來。鄭吒和程嘯都用一種十分同情的目光看著王俠……

  陪楚軒做實驗——那是要有豁出性命的覺悟啊。

  隨後,楚軒又說了一句:「記得穿上你的軍裝。」

  王俠雖然也在心裡暗暗叫苦,但很顯然,對於楚軒大校的命令,他絲毫不會打折扣。於是,在吃晚飯之後,王俠換好一身筆挺的軍裝,在眾人同情的目光中,走進了楚軒的房間。

  王俠一進屋便敬了個軍禮,雖然楚軒已經說過,在這主神空間,軍銜根本就沒有任何的意義,可王俠卻始終保持著這種習慣。

  「楚軒大校,上尉王俠向您報到。」

  「坐。」出乎王俠的意料,楚軒並沒有變身成往日的實驗狂人,也並沒有窩在他那個隨時可以製造出一顆核彈出來的實驗室。反而正斜靠在床上手裡拿著一本書,聚精會神的研究著什麼,見到王俠進來後便把書收到一旁,站了起來。

  王俠應聲坐在了沙發上,儘管是柔軟的沙發,可他依舊保持著筆挺的坐姿。王俠的身材挺拔,身形強健,原本就是特種兵的他,在經過主神空間的幾次強化之後,身軀更加的完美,一身結實勻稱的肌肉,充滿著爆發力。

  「我現在有一個實驗須要你的配合。」楚軒推了推眼鏡,說道。「當然,你可以拒絕。不過……」

  話鋒一轉:「如果你拒絕的話,那麼會對我造成很大的影響。甚至有可能影響我以後的發展。」

  王俠聽了這話,小心翼翼的問道:「這個實驗……我會有生命危險嗎?」

  楚軒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沒有,你不會有任何的生命危險。」

  「那麼……」王俠咽了咽唾沫,「如果我拒絕的話,會對團隊造成威脅嗎?」

  「不會,這個實驗唯一影響到的兩個人就是我和你,也就是說,如果你不配合的話,我一個人是無法完成這個實驗的。」

  「我能問一下,實驗的具體內容嗎?」王俠考慮了一下,慢慢的說道。雖然楚軒的一切行為幾乎都是為了團隊服務,可王俠此刻心裡卻有一種毛毛的感覺。

  楚軒又推了推眼鏡,鏡片下的目光讓王俠有種寒毛直豎的感覺。

  「不能,如果你拒絕我的話,那麼你就不需要知道實驗的內容了。」楚軒平靜的說道。「那麼……告訴我,你是否要陪我做這個實驗?」

  王俠肯定的點點頭,同意了加入這個實驗。其實,早在楚軒說道這個實驗會影響到他將來的發展的時候,他就已經在心裡下定了決心。無論如何,楚軒都是中州隊最重要的成員之一,既然這個實驗有可能會影響到楚軒,那麼無論如何他都會參與進來。最起碼,他希望如果真的發生什麼意外的話,他還可以保護楚軒一下。

  「很好。」

  王俠忍不住眨了眨眼,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錯覺,他剛剛好像看到楚軒說出“很好”那兩個字的時候,嘴角往上勾了勾。

  楚軒不是沒有任何感情和感覺嗎?他怎麼可能看到楚軒在笑?王俠把這歸結於自己的錯覺。

  「你的酒量怎麼樣?」楚軒站起身,走到一排酒櫃前面。

  王俠愣了一下,不過很快回答道:「一斤白酒的程度。」

  楚軒挑了挑眉:「一斤?」

  王俠猶豫了一下:「如果度數不是很高的話,一斤半應該也堅持的住。」

  「一斤半?」楚軒繼續挑眉。

  王俠頓了一下,他一時搞不明白,楚軒是想讓他多喝還是少喝。

  「無所謂了。」楚軒低聲說道,隨後從酒櫃裡拿出了好幾瓶顏色各異的酒,隨後,在王俠看不見的角度,一粒白色的藥丸沉入其中的一瓶酒當中。

  那粒藥丸是楚軒某次實驗之後的副產品,效果不錯。對於楚軒來說,只要能達成自己的目的,手段什麼的,根本無所謂。至於慚愧這種感情,目前來說,他還感受不到。

  於是,王俠在不知不覺中,已經掉入了楚軒的陷阱。

  王俠目瞪口呆的看著茶几上擺著的四五瓶酒,其中還包括極為烈性的伏特加。

  「喝光。」楚軒隨口吩咐一句,然後便斜靠在床上,繼續研究起剛才的那本書。

  王俠琢磨了許久,最後終於放棄了,反正以他這種“凡人的智慧”是不可能想明白楚軒究竟是想讓他幹什麼的,還不如乖乖把這些喝掉,反正能讓楚軒達到目的就可以了。

  至於自己醉了之後會怎麼樣——呃,那就是楚軒需要考慮的問題了。

  於是,王俠以一種壯士斷腕的神情,把所有的酒摻合到了一起,倒進一個碩大的杯子裡,然後,舉起杯子,湊到嘴邊……

  「你喝醉之後會怎麼樣?」就在他喝下那杯超級“炸彈”的前一秒,楚軒突然問道。

  「不知道。」王俠搖搖頭,他一向自律,很少出去喝酒,即使和戰友們出去,大多數時候也都是他負責把所有醉成一堆的戰友完整的帶回連隊,也許正是因為他這種嚴謹的性格,所以,他居然從來沒有喝醉過。

  「嗯。」楚軒輕輕的點了點頭,隨後又把注意力集中到了他手中的那本書上。

  王俠沒想到楚軒只不過給了一個嗯字,這嗯代表什麼呢?這杯酒,他是喝還是不喝呢?

  就在他猶豫著該如何處理面前的這杯酒的時候,楚軒又開口了。

  「你在等什麼?」

  「沒什麼。」王俠立刻果斷的回答道,然後眼睛一閉,心一橫,把那杯混合了各種烈酒的“飲料”倒進了嘴裡。

  這種“超級飲料”的效果是立竿見影的,王俠立刻就感覺到眼前的景物已經出現了重影,視線變的有點模糊,心裡卻有種極度放鬆的感覺。似乎這個世界上沒有任何事情可以難住他了。

  楚軒眼看著王俠把那杯“酒”喝了下去,隨後,端正的臉上染上一層一層的紅暈。只見他露出一個十分放鬆的表情,隨後傻傻的笑了起來,緊跟著,他似乎試圖站起來,但可惜,還沒等他站穩便失去了平衡,跌坐在沙發上。

  楚軒推了推眼鏡,把那本書放在了床頭櫃上,書的封面清晰的寫著幾個大字——男同性戀者做愛中需要注意的幾點事項。隨後,他站了起來,走到王俠的面前,微微弓下腰,輕輕拍了拍他的臉,輕聲問道:

  「王俠,知道我是誰嗎?」

  王俠傻傻的笑了起來,伸手在他臉上摸了摸。楚軒並沒有拍開他的手,反而任由那雙帶著老繭的雙手在自己的臉頰上輕輕的摩擦。

  「嘿嘿……我認識你,你……是……楚軒大校。」王俠眯著眼睛,似乎心情非常好。

  楚軒看著滿臉酡紅的王俠,心裡泛起一股奇異的感覺,似乎……心裡癢癢的?

  他伸出手,輕輕解開王俠軍裝的領口,微微敞開的領口裡面露出一小片麥色的肌膚。

  對於楚軒這種近乎非禮的行為,王俠沒有絲毫反抗的意思,依舊用一雙略帶著幾分迷蒙的眼睛看著楚軒。

  合體的軍裝緊緊的包裹在王俠結實的身軀上,王俠雖然喝醉了,依靠在沙發上,可雙腿依然緊緊的合攏在一起,保持著完美的坐姿。

  嚴謹的坐姿,整潔的制服,略帶迷醉的雙眼……這一切,混合在一起,帶給楚軒一種全新的感受。

  誘惑!

  絕對的誘惑!!

  楚軒推了推眼鏡,在他決定戀愛的目標就是王俠的時候,他已經通過催眠,使用信念力,讓自己愛上的王俠。雖然說起來很矛盾,但就在他說出讓自己愛上王俠的那句話的時候,他的的確確已經愛上了王俠。

  嘴裡泛起一股乾涸的感覺,楚軒靜靜的看著王俠因為身體的燥熱,無意識的把領口扯的更開。

  身體散發出奇異的熱度,楚軒不自在的動了動,手指輕輕的拂過王俠鎖骨那裡的一小片皮膚,十分細膩的感覺。

  一瞬間,楚軒只覺得有一股熱流飛速的朝著下身湧去。低下頭,兩腿間已經鼓起了一個大包,昭示著他興奮的欲/望,頭一次產生這種反應,讓他略有些驚訝,原來勃起就是這種感覺。

  楚軒再次推了推眼鏡,胯間分/身的這種興奮的反應,足以證明那些所謂的“制服誘惑”還是有一定道理的。只不過,這個理論還需要讓王俠在穿著其他類衣服的情況下,再次試驗。

  「立正。」楚軒站直了身體,突然說道。

  王俠反射性的站了起來,站出一個完美的軍姿。

  楚軒彎了彎嘴角:「很好。現在,脫掉你的衣服。」

  王俠猶豫了一下,似乎在納悶,怎麼會有這麼奇怪的命令。

  楚軒的語氣有了幾分嚴厲的味道:「上尉王俠,服從命令。」

  「是,服從命令。」王俠應了一聲,立刻爽快的脫掉了全部的制服,只留下一條短褲。

  「全部脫掉。」楚軒眼睛微微眯起,流露出一絲不滿。

  王俠雖然喝醉了,但對於這個明顯不正常的命令還是有些猶豫。

  「你在抗命嗎?」楚軒的聲音突然嚴厲起來。

  「不,長官。」王俠大吼一聲,立刻脫掉了僅剩的一條短褲。

  「跨立。」楚軒說出了他的下一道命令,王俠立刻應聲做出了跨立的姿勢。

  純粹的,充滿男性魅力的完美身體,就這樣赤/裸/裸的,毫無遮掩的展露在楚軒的眼前。

  王俠依然保持著跨立的姿勢,兩腿間的肉塊軟軟的垂在那裡,他的雙眼帶著幾分迷蒙,但依然堅定不移的站在那裡。

  楚軒的嘴角彎出一條弧線,他伸出手,輕輕的摸索著王俠的唇瓣。

  略帶薄繭的拇指在柔軟的唇瓣上摩擦,帶起一股癢癢的感覺。

  「你現在有什麼感覺?」

  王俠朗聲回答:「報告大校,有點癢。」

  楚軒的眼睛眯了起來,「張開嘴。」

  王俠沒有任何的猶豫,兩片緊抿的薄唇微微張開。楚軒立刻上前一步,兩人的身體緊緊的貼在了一起。

  楚軒身上的襯衫摩擦在王俠厚實的胸肌上,那種微涼的觸感,讓王俠不自然的動了動。

  「不許反抗。」楚軒用一種沙啞的聲音說完,不待王俠回答,便緊緊的吻住了他的雙唇。

  王俠那雙略帶迷蒙的眼睛中出現一股叫做吃驚的情緒,可他依然沒有任何反抗的跡象,任憑楚軒的唇舌在他口中肆虐。

  楚軒此刻的感覺很好,非常好。全身的欲/望幾乎都已經沸騰起來。舌尖傳來一股辛辣的味道,那種濃郁的酒香撲面而來。

  「閉上眼睛。」

  王俠那雙銳利的雙眼緊緊的闔上,楚軒滿意的輕笑,緊緊摟住他的腰身,雙手放肆的揉捏著對方彈性良好的屁股。胯下的欲望,隔著褲子在王俠的大腿上磨蹭。

  「王俠……告訴我……你喜歡我嗎?」楚軒輕柔的聲音,帶著一股奇怪的頻率,在王俠耳邊響起。

  王俠睜開的雙眼掠過一絲疑惑,但他還是誠實的回答:「報告大校,喜歡。」

  楚軒笑了笑,繼續追問道:「喜歡什麼?嗯?」

  王俠似乎意識到了什麼,堅毅的面容染上了一抹緋紅,不過,在藥效的作用下,他還是毫不猶豫的回答了這個問題。

  「喜歡你,大校。」

  楚軒的眼中,閃過一絲笑意:「喜歡到什麼程度?」

  王俠立刻大聲說道:「願意為你付出生命。」

  楚軒的眼睛亮了亮,唇角上翹,雙手也十分不老實的開始撫摸王俠赤/裸的身體。

  王俠臉上的紅色又深了幾分,雖然他依然保持著標準的跨立姿勢,可逐漸膨脹的下體卻根本無法掩飾。

  「脫掉我的衣服。」楚軒的聲音越發的沙啞。

  王俠似乎已經明白接下來會發生什麼,手指微微有些顫抖,一顆一顆解開了楚軒襯衫的鈕釦。

  很快,白皙柔嫩的肌膚一點一點展露在王俠的眼前。

  楚軒配合著王俠脫掉了自己身上最後的遮蔽物,粉紅色的分身直直的彈了出來,毫不掩飾自己熱切的欲/望。

  「去床上。」楚軒的一個命令之下,王俠幾步邁到床上,躺了上去。

  楚軒推了推眼鏡,也走了過去,從抽屜裡拿出了一管潤滑劑。

  看到楚軒拿著的那管潤滑劑,王俠尷尬的別過臉,他很明白,憑楚軒的性格是絕對不可能被自己壓在身下的,那麼,很明顯,那個東西就是完全為自己準備的了,雖然在藥效的作用下,他已經明白過來自己是在暗戀楚軒,但是暗戀和明明白白讓對方把男人的那個東西插進自己的身體裡面,有著巨大的差距。

  「打開腿。」楚軒的表情依然是那麼冷靜,要不是他下身直挺挺的欲/望,絕對不會有人想到他此刻是要做/愛,而不是什麼科學實驗。

  強忍著羞恥的感覺,王俠緩緩打開了那兩條筆直的雙腿,雖然知道這是做愛的必經程式,可是把那種隱秘的地方赤/裸/裸的展現在楚軒眼前,讓他覺得極度的難堪。

  股間隱秘的後/穴,隨著打開的雙腿,一點一點的暴露了出來。淡褐色的菊/穴緊緊的閉合著,很容易就可以看出王俠的緊張。

  楚軒沒有多話,他打開了手上的潤滑劑,把粘膩的膏體塗抹在自己的手指上,隨後,輕輕的按壓著緊閉的穴口。

  「放鬆。」隨著楚軒的命令,王俠克制著自己想要立刻逃跑的衝動,做了幾次深呼吸,逐漸放鬆自己對下身的控制。

  「唔……」一根纖細的手指,夾裹著大量冰涼的液體,突如其來的闖了進去,王俠忍不住一個激靈,再次縮緊了那裡。

  啪啪。

  楚軒在他挺翹的臀部上拍了兩下,「放鬆。」

  王俠此刻臉上已經紅的不能再紅,雙手緊緊攥緊了床單,緊緊閉著眼,深呼吸,試圖放鬆楚軒正在開拓的那個地方。

  楚軒微微眯了眯眼,看到王俠雖然在努力控制,可身體的僵硬卻不是立刻就可以解決的。

  「抬高你的腰,兩手扣住自己的大腿根部。」楚軒很快想起剛剛補充的知識,開口命令道。

  王俠現在臉上紅的幾乎可以滴出血來,那種極度羞恥的表情,在他堅毅的臉上幻化成一種極度的誘惑。

  楚軒低下頭,他感覺到自己身體的溫度在不斷的升高,白皙的皮膚也變成一片粉紅色,胯下的分身從頂端冒出一些透明的液體,雖然身體的控制權完全掌握在他的手裡,可他的心裡卻不斷的有種想要插入某個地方,死命抽/插的衝動。

  「如果你再不快點,我恐怕就要控制不住了。」楚軒的聲音,一如既往的冷靜。「一旦我控制不住,那麼在這次的性愛當中,你能體會的就只有痛苦了。我希望我們第一次的性愛雙方都可以享受到。」

  王俠深深吸了一口氣,緊緊閉上雙眼,按照楚軒的意思,抬高腰部,雙手扣住了自己的雙腿。

  保持著這個姿勢雖然有些累,可正因為注意力都集中到了這個姿勢當中,他身體上的僵硬反而好了很多,加緊楚軒手指的後/穴也柔軟了不少。

  抓住這個機會,楚軒把大量的潤滑劑送進他的身體裡,安靜的臥室內不斷響起沽湫沽湫的淫/靡聲音,王俠即使閉上眼睛也無法阻止那種聲音充斥自己的耳膜。

  「已經變的很柔軟了。」楚軒的聲音中帶著一分喜悅。

  王俠反射性的睜開眼,正好看到楚軒把三根手指從自己的後/穴中拔了出來。手指和後/穴之間,牽連出好幾條透明的絲線。

  「我要插進去了。」楚軒簡單的宣告著。隨後便扶著自己的陰/莖,把頂端抵在依然柔軟的入口處。

  王俠明明想要別開眼,不想去看自己被另一個男人徹底佔有的畫面,可楚軒的一個命令卻讓他無法抗拒。

  「看著我。」楚軒的雙眼仿佛帶著魔力,牢牢的吸引住王俠的視線:「從今天起,我們結為夫妻。」

  還沒等王俠反應過來楚軒這句話是什麼意思,隨後就感覺大一個巨大的棍狀物體狠狠的插入自己的體內。

  「唔……」王俠緊緊的咬住下唇,眼睛緊緊的盯著兩人結合在一起的部位。

  從他的角度,可以很清楚的看到,楚軒挺立的分身已經全部插入了自己的後穴,兩人的下體緊緊的貼在一起,沒有一絲縫隙。

  「痛嗎?」楚軒伸手握住了王俠已經軟掉的欲/望,輕輕的把玩。

  王俠窘迫的別過臉:「可以忍受。」

  楚軒挑了挑眉,他的目的可不僅僅止於讓王俠忍受,他希望王俠能體會到性/愛的快感。

  他強行壓抑住自己想要狠狠衝刺的衝動,輕柔的套弄著王俠的欲/望。

  很快,王俠的呼吸變得急促起來,隨著後/穴逐漸適應了那個巨大分身的存在,身前被套弄的快/感開始逐漸浮了上來。

  「舒服嗎?」楚軒問道。

  王俠不知道該如何回答這個問題,只好紅著臉點了點頭。

  楚軒滿意的笑了一下,伸手拉住他的一隻手,壓在他勃起的分/身上:「自己弄。」

  王俠握住自己的肉/莖,尷尬的不知怎麼辦好。他是個成年男人,自然知道楚軒所謂的自己弄是什麼意思,只不過,讓他被動的接受他都已經窘迫的想死了,現在,讓他當著楚軒的面自慰,說什麼他也做不出來。

  看著王俠的手僵硬在那裡,楚軒挑了挑眉,隨後他拔出了自己的分/身,在王俠驚訝的目光中把他翻了個身,讓他四肢著地,形成趴伏的姿勢。然後再次插了進去。

  只不過,這一次,他可以很輕鬆的握住王俠的欲/望,一邊挺動自己的腰部撞擊著他的身體,一邊套弄他的分/身。

  王俠閉緊了嘴,克制著想要呻/吟的欲/望,雖然後/穴有種漲漲的感覺,但身前的快感很快便淹沒了那小小的不適。

  楚軒調換著不同的調度,撞擊著王俠的身體,他正在努力尋找那個可以讓王俠體會到強烈快/感的地方。沒有幾次的試探,便讓他找到了那最致命的一點。

  突如其來的,楚軒的一次撞擊,讓王俠差點呻/吟出聲,那種強烈的,仿佛射精般的快感讓他幾乎下身失守。雖然知道男人的體內存在那種地方,可第一次體會這種奇異的感覺讓王俠舒爽的很想大叫。

  每一次撞擊那致命的敏感點,王俠的後/穴便會反射性的抽搐,蠕動著夾緊不斷抽/插的肉棒,這種強烈的快/感讓楚軒更加賣力的頂弄著那個奇異的地方。

  王俠的雙腿虛軟的跪在床上,雙手根本無力支撐自己的身體,只能牢牢的捂住自己的嘴巴。灼熱的氣息不斷的從指縫裡噴薄而出,雖然他儘量在克制,可依然有不受控制的呻/吟從中冒了出來。

  「唔……唔……」明明沒有發出多大的聲音,可王俠這種壓抑的低吟卻讓楚軒更加的興奮,緊緊扣住王俠的腰部,把不斷向下滑落的身體拉向自己,手中套弄的力度也更加的強烈,楚軒有種奇怪的欲望,他突然很想聽到王俠求饒的聲音。

  明顯加快的撞擊讓王俠差點驚呼出聲,他牢牢的閉緊自己的嘴,只是偶爾會流露出幾聲悶響。

  王俠的這種行為讓楚軒略有些遺憾,不過他也很清楚,像王俠的這種性格,被自己予取予求已經是極限了,畢竟今天只不過是第一次,想讓他在床上放浪的呻/吟實在是太有難度了。

  抬手推了推自己的眼鏡,楚軒的眼中閃過一道光芒,握住王俠分手的手猛然一緊,王俠悶哼一聲,身體一僵,一股濡濕的感覺在自己的手掌中彌漫。

  夾緊自己的後/穴在反射性的抽搐,柔軟的內壁突然變的異常貪婪起來,一層一層,吸裹著其中的肉棒。

  楚軒借著這種吸緊的感覺,狠狠的幾個抽/插,猛然爆發了出來。

  長長的舒了一口氣,楚軒又抽/插了幾下,體會著第一次達到高/潮的快/感。身下的王俠身體輕輕抖了抖,隨後便軟軟的趴了下去。

  楚軒拔出自己的肉/莖,從一旁扯過幾塊濕巾,替兩人清理了身體,隨後,抱住王俠,躺在了床上。

  王俠瞪大了眼睛,看著床上的天花板,腦子裡一片空白。

  楚軒的藥效已經完全的褪去,王俠也徹底的清醒了過來,雖然剛才的行為並沒有違背他的潛意識,可是突如其來的讓他明白了自己在暗戀楚軒,隨後便跟楚軒上了床,這個刺激還是太大了一些。

  那雙白皙的手臂還摟在自己的腰上,王俠感覺自己好像在做夢一樣。他搞不清楚楚軒究竟為什麼會這麼做,楚軒對他又是一種什麼態度。

  「以後我們就是夫妻了。」楚軒的聲音適時在耳邊響起,王俠居然奇異的安下了心。雖然不知道楚軒是如何知道自己暗戀他的——畢竟,連他自己都沒意識到,也不知道楚軒為什麼要和他做/愛,他現在唯一知道的就是,楚軒已經屬於他了。

  得到了自己的愛人,和自己的愛人發生親密關係,這樣想來,似乎——也沒什麼大不了的了。

  王俠這樣想著,漸漸陷入了夢鄉。

  身後的楚軒推了推自己的眼鏡,心裡默默的想著:這種信念之力,真是十分好用。

  END

題目 : 小說同人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tag : 無限恐怖

Secre

就是好用

縮放字體 :| +大 | -小 |

重要重要

站內所有文章轉載自互聯網,皆為私人收藏,版權屬作者所有,請支持正版,路過歡迎~請勿宣傳!缺章或最新番外歡迎補充! -----貼心小提示-----
請把提示訊息『複製』並『貼上』就可,請留意不要複製到空格喔!

文章類別

最新文章

全部文章連結

顯示所有文章

耽美統計

聊天室

搜尋欄

最愛連結

+連結

+部落格好友

月份存檔

輕鬆一下

文章關鍵字

海賊王同人 龍族 天使禁獵區 Fate HP同人 我和殭屍有個約會 言情小說 現代 末世危機 庫洛魔法使 火影忍者 第八號當舖 洪荒 BG 魔戒 梅花烙 現代都市 無限恐佈 闇河魅影 BE 獸人 修真 瓊瑤同人 絕命終結站 寶蓮燈 異世大陸 重生再世 聖鬥士同人 Zero 復仇者聯盟 劍俠情緣三 青蛇 網遊 犬夜叉 魔獸世界 網球王子 天是紅河岸 還珠格格 笑傲江湖同人 一廉幽夢 NP 影綜 科幻 福爾摩斯 死神來了 神鬼傳奇 校園 位面 頭文字D NC17 英美劇 家庭教師 紅樓夢 死神 暮光之城 十二國記 獵人 納尼亞傳奇 櫻蘭高校男公關部 黑執事 夜訪吸血鬼 名偵探柯南 希臘神話 教父 棋魂 叛逆的魯魯修 沉默的羔羊 特殊傳說同人 鋼鐵人 水果籃子 笑傲江湖 綜漫 古代宮廷 隨身空間 赤河戀影 小鬼當家 穿越時空 GL  無限恐怖 猛鬼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