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頭文字D同人]小小的永遠 BY 螢音羽(涼介X拓海,啟介X拓海)

搜索關鍵字:主角:藤原拓海,高橋啟介,高橋涼介 │ 配角:眾人 │ 其他:BL,短篇

攻:高橋啟介,高橋涼介
受:藤原拓海





…………………………………………………………………………


  第一章‧開首

  早上七時三十分,拓海房間的鬧鐘「嗶嗶……嗶嗶……」的吵過不停。

  拓海慌忙的把他關上。

  「真是的,老是忘這忘那~」

  拓海拿起書包就往樓下走去。

  而才走到樓下,啟介便不耐煩的叫著。

  「拓海~你這傢伙~可以走了沒有!」

  涼介合上手上的書,笑著說。

  「啟介,你根本沒資格說拓海,你今天也只是難得的早起吧?」

  眼見涼介幫著拓海,啟介不滿的發出「啐」的一聲。

  通常這時候,拓海都會當個和事老。

  「對不起,啟介哥哥。」

  「早晨,涼介哥哥。」

  拓海一先一後的向兩人道歉和打招呼。

  「啊~」

  啟介完全不理會拓海的先走了出去。

  反之涼介就笑容滿面的說著。

  「早晨,拓海。不吃早餐了嗎?」

  「不了,涼介哥哥。」

  拓海搖搖頭,一副「不了」的表情。

  「小少爺,不可以不吃早餐的。」

  女傭櫻子遞來了一白色塑膠盒。

  「櫻子姨姨。謝謝你。」

  拓海笑著向櫻子道謝。

  拓海今天會遲起床完全是因為昨晚功課做得太晚,上床後他已倦得一碰到枕頭便睡得不醒人事,第二天在啟介的大吼下才醒過來。

  「大哥!拓海!你們還在幹甚麼?!我們快遲到啦!」

  啟介等不到他們的出現,在外面等候的房車前大叫。

  「是~」

  拓海應了聲後,接過櫻子遞來的早餐盒,快步走出了家門。

  「櫻子姨姨,我上學啦!」

  「是~小少爺請小心。」

  「知道了~」

  在拓海走後,涼介也跟著對櫻子說。

  「我也出門了,櫻子阿姨。」

  「是的,大少爺。」

  在櫻子恭敬的語氣下,涼介慢步的走出門。

  「拓海,你這傢伙,老是睡過頭。」啟介大聲的罵。

  「對不起,啟介哥哥。」拓海只是不停的道歉。

  「……」

  看著啟介對待拓海的態度一點也不友善、也沒有像哥哥的風範,涼介只能在心底嘆氣。

  拓海是高橋家的末子,而在他十歲時父母因為保護他而在車禍中死去,自那時起,他便害怕在人前出現,也不願意和他人做朋友,而啟介他也不知道為什麼從來沒有因為這樣而可憐拓海,反而老是因一些小事而責備他,令他的自卑更是嚴重……

  (其實,也不是不知道原因的說……)

  涼介苦笑出來。

  對於啟介對自己的心情,涼介他不可能不知道,只是涼介一直故意視而不見而已。原因不是因為害怕「亂倫」這兩個字,而是他對於啟介的心情他也一樣明白。

  但是,啟介那種戀愛只是一種「自以為是」的戀愛而已……

  和我的絕不一樣……

  在他走近後,啟介的責備聲立刻停止。

  而拓海也好像甚麼事也沒有的以微笑對著涼介。

  「涼介哥哥,可以走了吧?」

  「是的。」涼介點點頭。

  「那我們走了。」

  拓海率先走向助手席。

  他任由司機替他打開了門,他乖巧的上了車,而涼介啟介則坐在後座。

  *感想*
  這是第一篇,啟介是不是太惡了點?那當然,這是中獎者的要求,啟介要喜歡涼介,而涼介要喜歡拓海……其實,本來不是這樣的,我是寫了約兩、三頁的時候才知道中獎者看不到櫻花輸入法,所以我一次過把故事全換掉了,盡量不用寫???之類的字,為此而寫得太久了~唉~(真是對不起人家的說……)


☆、第二章

  這是近這半年的光景。

  在以前,他們都是一同坐在後座裡有說有笑的,可是自父母死後,拓海有一段時間非常害怕乘車,直至最近因為上學而不得不再乘車的說,可是在他再一次願意乘車的時候,拓海已由後坐轉至助手席,問他原因,他就只會說「這裡比較好。」

  車子,慢慢的開著。

  前席的兩人均沉默不語,但後座的因為有啟介在而吵過不停。

  「大哥大哥,你知道嗎?我昨天的功課得了A的說……」

  啟介興奮的把功課簿拿給涼介看的說。

  「……啊……」

  涼介對於這只是「啊~」明白的說出來。

  他的功課一向也是涼介教的,沒可能會出錯。

  啟介的興奮換來的只是涼介的冷淡對待,他不滿的問著在看書的涼介。

  「大哥呀~你為什麼老是在看書呀~我在對你說話呀~」

  「說話,只是用口部,和眼無關。而且,我不是應了你的嗎?」

  「但是,人家真的很開心功課拿了A的啦~!」

  「有甚麼好開心?這些功課又不是你一個人做的,這些題目有百分之九十是我教的,即是老師給的分也不可能低於A,沒甚麼好高興。」

  而且,他也該努力學習一下吧?上課老是睡覺的,老師已向我反應了。

  涼介對於啟介的喜悅一點也不領情,反之用著高橋家長子、未來繼承人的態度教訓著啟介的懶惰。

  「啐!」

  滿腔熱誠換來的只是涼介既近冷嘲的說話,啟介只是扁嘴,把頭撇向一面。

  「……」

  拓海從倒後鏡看到這景象,他沒有表情的把頭看向車外的風景。

  如果說涼介知道啟介的心意而冷淡對待,那拓海就是因覺得自己是殺死父母的凶手而對啟介多加忍耐。

  父母是因為保護他而死的,這是不變的事實。他對於此除了感到抱歉外,便甚麼再也做不到。

  拓海也不是傻瓜,他那有可能看不出啟介喜歡涼介這回事?所以他才特地選擇距離他們比較遠的地方,就好像現在的座位,他不想自己的存在打擾了啟介的雅致,而刻意坐到前座去;平日放學也盡量自己一人回去,不想打擾他們兩人回家時交談;回家吃完晚飯或放假後多數選擇待在房間裡,盡量令自己的存在不太明顯,自父母死後,他就一直是這個樣子了……

  (我還是快點長大吧?如果長大了的話便不會礙著他們了。)

  他閉上眼,心中默默的向神祈求……

  車子停在學校門口。

  涼介啟介和拓海在對司機說聲再見後,才慢慢的走回班上去。

  今天,涼介啟介也是生物課,而生物課的課室就在拓海要去的課室的不遠處。

  「……」

  對於拓海而言,這是最難受的時間。

  因為他又不可以說「我先走了」這句話,可是待在他們身邊卻又辛苦至極,他唯有希望快快走到課室,以逃避這種辛苦得幾近令人窒息的氣氛。

  可是,距離他課室的路程,最少還有五分鐘的說。

  「……拓海!」

  耳邊突然傳來涼介的聲音。

  「啊?啊!是!涼介哥哥,有甚麼事嗎?」

  拓海從沉思中甦醒,他慌張的應了聲。

  涼介擔憂的看著老是發呆的拓海,他拉過拓海的身子。

  「你快撞到牆壁了。」

  「咦~?!」

  聽到涼介這樣說,拓海急忙看向前。

  的確,他和牆的距離只差三十釐米左右,再多走一、兩步,他鐵定是撞上了。

  「謝謝涼介哥哥。」

  他害羞的向涼介道謝,可是身體卻急急忙的自涼介的懷中抽出。

  (如果啟介哥哥不高興的話就慘了。)

  拓海害怕得不敢直視啟介的臉。

  而涼介也只是說「啊~沒有事就好後」便放下先前拉著他的手。

  他不確定拓海所想的是不是也是他心中所想的,但是他刻意的避開卻令他有點難堪。

  (喜歡自己的親人……這種心情,其實他也和啟介沒兩樣,把自己的心情強加在他人身上……)

  他看著拓海在他完全不敢抬頭的樣子。

  涼介猜測,拓海應該知道啟介喜歡自己,所以才刻意避開的。可是,拓海他應該是不知道自己的想法,因為他對自己的態度完全是取決啟介他到底在不在?如果他在的話他會表現得小心翼翼,但如果啟介不在的話他對於涼介有時會表現出的親溺舉動會笑著接受。

  很明顯,他只是把自己的存在當成哥哥而已……

  如果是以前,涼介會為此而失落,可是自父母死後,他知道再等下去根本不是辦法,如果不把心裡的想法說出來的話,他根本不可能知道他的心……

  涼介看著拓海的細小身影。

  (可是他才十二歲,他根本不知道愛是甚麼東西。)

  等待,不是很困難的事,可是如果在等他的期間被他人搶走了的話,他又能回何?

  (要自己笑著祝福他?這是他絕對做不到的事!)

  但是,只有十五歲的他又能做到甚麼?

  對外說,他是高橋家的長子,在正式完成醫學課程後,他便會繼承醫院一切的事務,而他發誓,在這之前,他一定要拓海知道他的心意,而現在,他努力著。

  「涼介哥哥?」拓海小聲的呼喚著。

  「甚麼事?拓海?」

  「不,沒有,看見你在發呆才叫你一下而已……」拓海的臉微微露出笑意。

  涼介最喜歡的就是他的笑容,可是他自父母死後都沒有笑了。

  「……沒甚麼……」涼介輕撫了一下拓海柔軟的頭髮,像個哥哥對弟弟似的說聲「對不起」。

  「沒關係的。」

  拓海一副像是被稱讚的小孩似的露出害羞的表情。

  「……」

  這一切,看在啟介眼裡是多麼的諷刺。

  他會不知道嗎?涼介喜歡拓海的事,他又不是白痴,只要是人也會看得出大哥真心喜歡的人不是他而是拓海?他對於自己總是冷冷淡淡的,就好像他的存在可在可不在似的,但拓海只要有小小身體上的傷或者生病,他都會無微不至的關心,他還記得有一次拓海發高燒,燒一直也沒有好,而涼介則不眠不休的照顧了他二天,任誰去勸他他也不聽,直至拓海從昏迷中清醒他才在拓海的床邊睡著了。

  (對他和拓海的態度根本是天與地,到底他和拓海有甚麼差別?)

  父母願意因為他而死,大哥也願意為了他而付出一切,就只有他好像沒有人關心的待在一旁……為什麼會這樣?

  啟介睨著被涼介讚賞著的拓海。

  而拓海也感受到啟介不高興的氣息,他慌張的走開。

  「我、我還是先回課室了。」

  拓海下意識的逃離了他們,走得遠遠的。

  「……」

  涼介也沒有說甚麼,他瞥了眼啟介後便競自離去。

  這是他預期的結果,沒有拓海的地方就沒有涼介,沒有涼介的地方就沒有他,就好像一個划不完的三角形一樣,沒有完結的一日。

  *感想*
  永遠不完的三角……我竟然也可以寫出這句來……
  啟介對涼介有這種感覺,在同人女之中這種情況非常常見,所以有時我也想,如果不我是拓受主義至上的,說不定也會對他們之間的兄弟愛有「?」想,不過,拓海仍然是我的心頭好……(甚麼意思?)


☆、第三章

  課堂順利的完結,不用想又到放學的時間。

  「拓海~可以走了嗎?」

  樹那不論何時也充滿活力的聲音在拓海的耳邊出現。

  「啊?樹?有甚麼事嗎?」

  拓海仍然是不知道樹在對他說甚麼,老實說,他之前一直在發夢的說。

  「拓.海~」樹幾近想大叫出來。「你這傢伙,又在睡覺嗎?」

  「唔?也不是呀~我有聽老師說話的,只是在最後的五分鐘有點分神。」

  拓海他希望自己將來可以獨立搬出來住,不用想,他現在一定要在書本上努力才行。

  「是嗎?還以為你在發呆」

  樹看著拓海收拾好書本,然後一同走在回家的路上。

  而在這時,一名男同學截住了他。

  「藤原同學,請問可不可以阻你一點時間?」

  拓海疑惑的看著眼前人。

  他長得高,也長得很有型,照常理這種人應該很容易令人記得他是誰才對?可是拓海一點也沒有印象的說。

  (為什麼?你這類型應該和涼介哥哥和啟介哥哥一樣令人一看就會記得才是,可是我卻完全不記得的說……會不會是我不認識的呢~?)

  「藤原同學?沒有時間嗎?」

  對方好像的語氣像是試探。

  「啊?不……沒甚麼?你有甚麼想說?」

  那人在看看拓海的臉後,又再看看樹的面,才害羞的低下首說:「可不可以只對你一人單獨說?」

  這令拓海和樹有點訝異。

  「為什麼要單獨對我說?樹他在不行嗎?」

  「也不是,不過這些事……我只想對你一個人說,不行嗎?」

  「唔……」

  看見對方懇求的語氣,拓海想了想後才勉為其難的答應。

  他討厭單獨和陌生人相處,可是卻又覺得他好像有甚麼不想被他人知道的事想對他說的說……

  算了,只是這一次的話可以接受。

  拓海對樹說。

  「樹,你先回去吧?」

  「咦~?!拓海?你真的答應他?」

  樹也不是很贊同拓海一個人和陌生人相處。

  「是的。放心啦~我沒有事的。」

  拓海收笑容換取樹的信心,他拍拍樹的肩膊後,以眼神示意對方和他一同走出去。

  「呼~」

  課堂終於完結,涼介也不禁鬆一口氣。

  每天密麻麻的課程,就算是天才也會覺得倦得很,更何況是涼介,他揉揉鼻樑,也把視線看向外面綠色的樹木,因為有人說這樣對眼睛比較好。

  看了一會,樓下小聲的交談聲吸引他的注意力。

  (是誰在樓下?)

  他把視線下移,可是樹葉阻住了他部份的視線範圍,他只能以靠聆聽的知道他們在說甚麼。

  「……請你考慮一下」

  「但、但是……」

  (這把聲音?)

  涼介認出這把聲音是誰,他急忙的站直身,走向窗台。

  可是他的位置是看不到那裡的,他走到後一點的位置,這次就看得相當清楚了。

  (拓海?他在這裡乾甚麼?)

  這裡是學校後花園部份,一般學生也不會走進來的說,更何況是拓海,他走來這裡乾甚麼?

  待他看清楚後,他又看到另一名男性。

  只見他一副懇求的態度,不知在對拓海說甚麼。

  涼介決定小心的聽清楚他們的交談內容。

  而在大樹之下的拓海當然不會知道涼介就在上面,他完全不相信的看待手上的一封名為「情信」的東西和對方希望和他交往的說話。

  「……對、對不起,我不是女的,我是男孩子的說……」

  拓海真是想也沒有想過對方會對他說這種話。

  就算他的臉孔長得像女的,可是他仍是個徹徹底底的男生。

  (這不就是一般人常說的????……同性戀嗎?)

  拓海有點害怕的往後退。

  「我當然知道,可是我是真的喜歡你的。」對方看見拓海不停的往後退,他急忙的澄清。「我只是想你知道我的心情,並沒有想強迫你的說。」

  「……」

  拓海停了下來。

  因為他知道自己做出了失禮的事來。

  「對不起……」他小聲的道歉。

  「沒關係,我只要你知道我的心意就好了!」

  對方笑了笑,再對拓海鞠躬後便快步離去。

  拓海留在原地,一點聲音也沒有發出來的目送他離去。

  直至約一分鐘,拓海才說了句。

  「這就是啟介哥哥的心情吧?」

  他沒有試過談戀愛,所以完全不知道戀愛的滋味,他一直雖然知道啟介的心情,可是他不是太清楚的知道啟介的心情是甚麼樣的心情。

  *感想*
  在一般學校,我想應該不會有這種情況吧?男校我是不知道的啦~(我好像沒有寫這所是男??男女校……唔……)女校呢~我知道是有這樣的情況的,不過也不會太誇張的,當然更不會像這話一樣,突然有人走出來向你告白的,是我寫得太誇張了……


☆、第四章

  下面的拓海在疑惑,上面的涼介可就不是這個樣子了。

  他一直認為拓海還年少,對戀愛這回事還不是太清楚,而且他身邊的人應該不會有和他相當的想法的,但現在眼前的一切,卻令涼介的想法有了一百八十度的改變。

  (如果他再不說的話,拓海遲早會被人搶走,這一次可能是僥倖,拓海看不上眼前人,可是如果下一次出現的那個人,拓海覺得他的存在遠比和我在一起的好,那又怎麼辦?)

  「……」

  就算他再聰明,戀愛這回事,也和頭腦無關。

  就算他平日再怎樣冷靜,但當面前自己最想要的東西被搶走的時候,他也可以脫下眼鏡,回覆成原本的猛獸……哼!這一點,和啟介倒是一樣。

  「我和他真的是兄弟……」

  怎樣拉也拉不斷這樣的關係──

  涼介的唇邊露出笑意,可是他的笑意任誰看也只感到恐怖而已。

  這時,門外一人影走進來。

  「怎樣了?大哥,你也明白我的心情吧?」

  進來的是一直看著裡頭,知道事情始末的啟介。

  「……」

  涼介面無表情的看他。

  「……」

  這不是啟介第一次見到涼介有這樣的表情,上一次見的時候就是他帶著拓海四處走,害他發高燒的那一天。

  ──那一種已經超越責備,而是苛責他人把他的東西弄成這樣子的表情。

  「大哥,你這樣子也是沒有用的吧?」

  啟介走到涼介的桌子上坐著,「嚓」的一聲點著了煙。

  「就算再怎樣保護他,他仍然是有辦法掙脫你的保護,飛到遠方去」啟介吸了一口煙再道:「如果他不對他說你的保護是『愛戀』的話,他一生也不會明白你,也不會知道你的心情。」

  (就好像我一樣)

  好像壞女人一樣,啟介「呼」的呼出口中的煙,從煙霧迷漫中看著涼介仍然緊繃的臉。

  「……」

  涼介沒有理會他,他只是仍然看著站在樓下的拓海。

  他不作聲,不是因為啟介的說話,而是他明白啟介口中所說的話的意思。

  拓海天生比較鈍,比較文雅的說法是發呆,他可以靜靜的待在空無一人的房間一整天,既不覺悶,也不會有所不滿,就好像滿足於細小的空間,只因那空間能給他「他是存在」的感覺。但這是沒有人理會他的時候,如果你願意讓他留在身旁,他就會乖乖的聽你說,總是讓你把不滿說出來,然後會靜靜的待在你身旁直至你的心情變好。

  小時候,他因為受過了拓海的欣慰,而情不自禁的戀上年紀比他小三年的他……

  「啟介」突然,涼介開口喚著。

  這令啟介有點訝異。「甚麼事?」

  啟介強作鎮定的問。

  這次,情況相反了,涼介反過來做了他先前的角色。

  「啟介,其實你有沒有自覺,你所謂的喜歡我不是真的喜歡我?」

  「啊?」

  「啟介,你嘴邊老是說『大哥是我的』這句話,其實你不是說給我聽,而是說給拓海聽的吧?」

  「!大哥,你這樣說是甚麼意思?!」

  好像被揭穿了心事一樣,啟介以大吼掩飾不安。

  涼介笑了笑。「怎樣了,被揭穿了心事會令你這麼害怕嗎?」

  「才不是,是大哥你老是自以為事,害拓海老是相信你是好……!?」啟介急忙住了口。

  「哼。」涼介乘勝追擊的說下去。「你自以為喜歡我,其實只是把崇拜的心情錯看成愛情。」

  其實,涼介在很早以前就想對啟介說了,只是苦無機會,而現在機會就放在眼前,涼介決定要糾正一下啟介那一直自以為是的「戀愛」觀念。

  「不是!」

  「其實你是妒忌拓海只對我一人笑,所以才以欺負方式對著拓海。」

  「不是」

  「因為只有這樣做,拓海才會不敢看我,只會看著你,就好像以前那件事一樣。」

  「不要說!」

  只要一提起那件事,啟介都會忍不住的大叫。

  「父母以為你傷了人,在四周也對你投以不信任的時候,就只有拓海一人站在你身旁,以身體保護你,並用盡全身的氣力對其他人說『絕對不是啟介哥哥做的』,得到拓海的幫助,你才得以洗說冤情。」

  「……」

  「其實,你老是說喜歡我,是因為希望拓海不要正眼看我,而只看著你,對不對?啟介。」

  涼介這句話,形同打落水狗一樣。

  「不是!絕對不是!」

  啟介用盡全身的力氣大叫。

  「只要再這樣對拓海說,拓海一定會情願避開我,而你就得以漁人之利,你老是這樣的說目的不是為了這樣嗎?」

  「我不是!我不是呀!」

  「啟介,你這麼用力的大叫,是不是因為我說對了?」

  「不是……」

  「就只有被揭穿心事的人,才會這樣呀」

  被涼介一輪形同質問的迫攻後──

  「……不要說……我求你……不要說……呀……」

  被揭穿了心事,應該說他終於明白自己的心意,啟介哭泣的蹲在地上,像是鴕鳥似的保護自己。

  涼介對於這樣的弟弟一點也不給予同情,他只是競自走出去。

  涼介的說話,過去不願去想的事湧上心頭。

  那次,他為了一件事而和朋友打起來。

  但事實,是他的那個朋友欺負他人,而他看不過眼所以出手打了他。

  不用想,一個人出手,等如叫另一個人還擊,就這樣,他們打了起來。

  打架這件事,很快便傳遍整間學校,而老師也因此而聞風而來。

  在四周一片責難聲中,就只有最後才到的拓海相信他說的話。

  他像是保護他似的站在他身前──

  『拓海,乖,走開。你不要再維護啟介了,這次是啟介的錯。』

  涼介對著站在啟介面前的拓海說。

  平日對涼介總是言聽計從的拓海,唯獨是這一次他是違逆了涼介的話。

  他站在啟介身前,一面堅決的對涼介說:

  『啟介哥哥絕對不會做這樣的事的!我絕對相信啟介哥哥的為人你們才不要自以為是事情還沒有查清楚的現在,你們憑甚麼這樣說?!』

  『只有事實放在我面前,我才相信如果不是,我甚麼也不信!』

  就因為拓海的堅持,再加上其他目擊者的口供,他才得以脫罪。

  (為什麼其他人都不相信他?)

  (他就這麼的不令人相信嗎?)

  啟介在心中不停的問著自己,到底自己是不是做錯了甚麼的時候,拓海在這時以細小的身軀抱著他,並小聲的說:

  『啟介哥哥,沒有事的,不會有人欺負你的,我會保護你的』

  這句說話,對於那時的啟介而言,是一句比甚麼也來得鼓勵說話,而且拓海的笑容也令他人相信自己、堅信自己的力量存在。

  「……我果然是個傻瓜,連自己真正愛上的是誰也不知道……」

  課室又回復寧靜,被夕陽的陽光照著的課室就只有一個像是得到新生的身影……

  *感想*
  一百八十度逆轉。
  原本自以為是的啟介,在涼介一輪無情攻擊下,終於拆穿掩飾著的真心……故事是不是很奇怪呢~如果是原故事,我想可以要拖很久,可是太久又會惹人厭,所以很多不必要的情節我也刪了,希望看起來不會怪怪的吧~


☆、第五章

  拓海慢慢的走在回家的路上。

  『我只是想你知道我的心情,並沒有想強迫你的說……』

  腦海中回盪著先前那個人對他說的話。

  的確,他沒有強迫,可是仍然令他困擾。

  說了出來,就會被他人知道心意,雖然說這是「自己」的心意,可是卻在不知不覺間卻成了他人的困擾……

  ──就好像我的存在一樣……

  拓海停在慣常乘坐的公車站前,回想著對方先前對他說的話和現在自己處境的相同。

  是的,如果他不在的話,說不定他們生活會更好,啟介哥哥不會為了他的存在而苦惱,而大哥也可以有回他正常的學生生活,再加上父母的存在,這將會是一副「閤家歡」的說,因為他的存在根本是可有可無的。

  父母不該為了保護他而死,而是應該因他的死令他們復活才對……

  「……這樣說,說不定是事情最好的發展吧?」拓海自嘲的說。

  「『甚麼是最好的發展』?」

  突然,耳邊傳來一把低沉的聲音,嚇了拓海一跳。

  他轉身看向來人,可是……

  「涼介哥哥?為什麼你會在這裡?」

  拓海訝異於涼介的存在。

  現在才四時多一點,這個時間涼介哥哥多數在學校補習才對……

  拓海看了眼手錶,疑惑的想。

  看到拓海滿臉的疑惑,涼介只是笑。

  「今天不用補習。」

  他以短短一句話解答拓海的疑惑。

  當然,拓海也信以為真。

  「是嗎?」

  「是的。」

  解答了一個,可是另一個疑惑又來。

  「涼介哥哥,你在這裡幹甚麼?」

  涼介沒有回答,只是反問。

  「那拓海你在這裡幹甚麼?」

  「我?我在等公車。那涼介哥哥呢?」

  「那我也一樣」

  「啊?為什麼?」拓海怪叫。

  「甚麼『為什麼』?」

  「涼介哥哥有車可以回去呀?不用等車呀?每天司機叔叔也會來接你的,今天司機叔叔請假嗎?」

  (但是今天早上司機叔叔沒有說,不是嗎?)

  拓海回想著今天早上他是不是忘記了甚麼……

  拓海的問題令涼介幾近忍不住笑出來,只因這答案由他問出來是多麼的諷刺。

  「那拓海也不是嗎?」

  「啊?」

  「拓海一樣也有車可以回去呀?為什麼待在這裡?」

  「……」

  「拓海你忘記了,你也是姓高橋,是高橋家的三子,你不是和我不同的」

  「……」

  拓海被迫得無言,而涼介則一把把拓海擁在懷。

  「涼介哥哥?!」

  拓海慌張的掙扎,這不是因為害怕啟介會見到,而是父母死後他再也沒有和哥哥們有親密的舉動。

  「拓海,你到底為什麼要避開我?你討厭我嗎?」

  「涼介哥哥……」

  「你是不是不會再像以前一樣,再用你的溫柔保護我?」

  「涼介哥哥……」

  感覺到涼介的不妥,拓海停止了掙扎,以小手環著涼介的背。

  「……」

  「涼介哥哥,沒有人會欺負你呀~如果有人欺負你的話,我會替你教訓他的!」

  拓海根本不明白涼介那「只在他面前示弱」的態度,所以他的表現和以前一樣,像母親一樣溫柔的笑著,像小孩子般只懂得以身體給他人溫暖。

  「……」

  這令涼介的心情有點複雜。

  當然,他也明白像拓海這樣的小孩子,不直接的對他說他絕對是不會明白的,只是現在這情況應該說出來嗎?

  先前在課室鼓起的勇氣好像全消失了似的。

  「涼介哥哥?」

  拓海大大的眼睛看著涼介,在得到涼介的注意後他又笑出來。

  他這副模樣,只會出現在他面前。

  是信任?還是仰慕?

  涼介也快分不清了。

  「涼介哥哥?」拓海小聲的喚著。

  先前見涼介好像有點回應,可是現在又在沉思,怎樣了?

  他擔憂的伸手摸摸涼介的臉。

  而涼介也在這時候才回過神。

  「沒有事吧?涼介哥哥?」

  「沒有。」

  涼介愛戀的摸著拓海的髮。

  「我們還是快點回家吧?」

  「為什麼?」

  「因為涼介哥哥好像有病的樣子,我們快回家叫醫生來呀!」

  拓海就是這樣的溫柔,叫他有甚麼辦法不戀上他……

  涼介的臉上露出感心的笑容。

  「不,我沒有事」

  「真的嗎?」

  「當然」

  他拉著拓海離開候車站。

  「涼介哥哥?!」

  我們不是在等公車嗎?

  只見涼介笑著說:「不是了」後,他便被涼介拉到附近的百貨公司去。

  「涼介哥哥,我們去那裡乾甚麼?」

  「既然是去百貨公司,當然是去買東西!」

  涼介也難得的有了想逛街的念頭,他拉著拓海,四處的走來走去。

  這一天,可以說是自父母死後,拓海第一次到街上玩,而在涼介的陪伴下,他渡過了開心的一個下午。

  *感想*
  涼介他,真的完全不理會自己的弟弟如何呢~
  不過說起來,拓海他是一個對自己完全自卑的人,這種人格的人我想如果真的存在的話會很慘,因為很多人就是這樣子欺負他,而他又對於他人的欺負只會默默承受,拓海……我對你果然是很差,正確的說,我從來沒有對他好過……吧……(無地自容)


☆、第六章

  「啪」的一聲,拓海打開了房間的燈

  他把一大堆的東西放在床上,這些全都是今天的戰利品。

  回想起今天的種種,拓海不禁由心裡笑出來。

  已經多久沒有逛街……

  已經有多久沒有這樣的笑過……

  (果然,涼介哥哥真的很利害,只是一聲的安慰已給人活下去的勇氣。)

  在整理好大堆大堆的東西後,拓海不經意的瞥了眼時鐘。

  哎呀?已經這麼晚了嗎?

  時針在他不覺時已走到十字。

  對於一般人而言,可能是時間還早,可是就拓海而言,如果這個時間不睡覺的話,他明天一定會起不來,幸好今天沒有這樣憂慮,因為明天是星期六,放假的說。

  「不如沖一杯咖啡給涼介哥哥吧?」

  拓海一邊走出房外一邊想。

  而走到啟介的房門前,他停了下來。

  (不如也問問啟介哥哥要不要吧?)

  「好!」

  拓海鼓起勇氣,敲了敲啟介的房門。

  「啟介哥哥?你要不要點甚麼?」

  拓海在門前等著啟介的說話,可是裡面卻一點聲音也沒有。

  (哎呀?睡了嗎?)

  拓海感到奇怪的旋開門球。

  「啟介哥哥?」

  房間裡黑黑的,拓海甚麼也看不到,他唯有打開房燈。

  「啟介哥哥?」

  空無一人的房間,凌亂的光景仍在,可是卻沒有人的氣息。

  「出了去?」

  拓海走到樓下,看看他有沒有留言之類的東西……

  可是茶几上甚麼也沒有,空空如也。

  「究竟啟介哥哥在那裡?」

  這麼晚了,到底走到那去了?

  這時,電話響了起來,拓海接過:「是,這裡是高橋宅。」

  『……』

  「是~請問你是誰?」

  『……』

  無論拓海怎樣問,對方仍然是沒有開口。

  (是惡作劇電話嗎?)

  想是這樣想,可是拓海卻有著這不是陌生人打來的電話的感覺。

  (會不會是……)

  「啟介哥哥,你為什麼還不回來?」

  『呃……』

  拓海肯定的語氣令啟介窒了窒。

  (為什麼拓海他會知道是我?)

  啟介驚訝得說不出話來。

  「啟介哥哥,很晚了,你還不回來,我很擔心。快一點回來!」拓海幾乎用命令的語氣說。

  『拓海……』

  「啟介哥哥,天氣已經冷了,還不回來你會冷壞了。」

  『拓海……』

  「快一點回來,啟介哥哥看起來雖然很強,可是身體卻不是這麼強而已,病了很辛苦的。我不要啟介哥哥這麼辛苦……」

  『拓海……為什麼?』

  「咦?」

  突然被反問,拓海有點不知所措。

  『我這樣對你,你不會討厭我嗎?』

  「唔?」

  『我老是睨著你,不讓你接近哥哥,害你在家庭一點溫柔也沒有……』

  「這不是啟介哥哥的錯!」

  拓海在啟介還沒說完的時候截住他的話。

  「如果說這是你的錯,正確的說應該是我的錯!」

  『拓海……』

  「是我害啟介哥哥你失去父親和母親的,所以我……」

  『拓海!』

  啟介突然的呼喝令拓海停止了說話。

  「是!」

  『拓海,你會不會來找我?』

  話題突兀地轉了,令拓海適應不來。

  「咦?」

  『像第一次我躲起來那樣的,你會找到我嗎?』

  「咦?!」

  找啟介哥哥?

  『是的,要不要給你??????』

  「??????」

  『是的,你不想來找我嗎?』

  「當然不是啦!」

  啟介哥哥你就告訴我吧!

  只聽見彼端的啟介輕輕的笑了聲,然後說:

  『我一直都在那個地方……,拓海知道的話就來找我吧……』

  說罷就掛線。

  拓海疑惑的看著話筒,滿頭問號。

  一直都在那個地方?

  一直?

  今天是上學日,啟介哥哥應該沒有其他地方去……

  「難道……」

  拓海想到了啟介現在唯一在的地方,絲毫不理會外面冷風,只穿著一件單薄的衣服就往外走去。

  *感想*
  又回來啟介這裡了~
  昨天被涼介一人獨占的拓海,今天又要到啟介那裡啦~啟介呀~這時候你才十四歲,這麼晚不回家不好吧?快快回家去……


☆、第七章

  拓海的目的地是今天他們唯一會去的地方──學校。

  當然,這個時間學校不可能開門,拓海他只能爬樹攀入。

  他小心的避過當值校工的耳目,走上天台。

  毫不猶豫就上天台,因為拓海知道這時啟介偷懶時老是會待在這裡。

  「啟介哥哥?」

  拓海打開了天台的門,呼喚著。

  可是四周黑黑的,根本不知道是不是有人在。

  「啟介哥哥?」

  (不在?)

  他小心翼翼的左看右看,同一時間,後頭突然有一雙手伸了過來,他一手環著拓海的腰,一手掩著拓海的口,拖著他往另一方有遮掩的地方走去。

  拓海完全沒有掙扎,因為他知道掩著他咀的人是誰。

  「拓海~你這樣大叫,是不是想驚動校工?」

  「對不起,啟介哥哥。」

  在啟介放開手後,拓海小聲的道歉。

  「沒關係啦~」

  啟介甩甩手,又往前走去。

  「啟介哥哥,我找到你了,你還不回家嗎?」拓海緊跟在啟介後頭。

  「回家?」啟介好像被他的問題弄得一頭冒水。

  「是呀!我不是叫你回家嗎?你為什麼不回去呀!」

  聽到拓海叫他「回家」,他又想起今天涼介的說話和表情。

  「那裡是我家?」

  最後,他只是說了句頗有深意的說話。

  「啟介哥哥?你在說甚麼?」拓海不安的看著啟介的背。

  啟介慢慢的走近看到操場的圍欄邊,他看著漆黑得近乎看不到的操場,落寞的說。

  「其實,那個家根本不會有人歡迎我回去的說,我為什麼還要回去?」

  「啟介哥哥,你在說甚麼?」

  拓海跑到啟介身旁,輕拉著他的衣袖。

  「你有家可以回去,我每天也會歡迎你回去的……」

  「……」

  「是不是我待在那裡令你不想回去?」

  「……」

  啟介不回話,令拓海以為他的答案是對的。

  「是不是只要我不在了,你便會回家去?」

  「啊?拓海,你在說甚麼呀?」

  「是不是我不在了,你就會回家?」

  拓海低下頭,不敢看啟介的臉。

  因為如果答案是真的話,他實在是不知會有甚麼表情……

  可是,頭頂傳來的劇痛令拓海哭著抬頭。

  「我那有說過這樣的話?」

  啟介收回懲戒之拳才問。

  「可是,啟介哥哥不是一向都討厭我嗎?」拓海輕撫著被打的部份。

  「不是。我從來沒有討厭你……」

  「嗄?」

  啟介的說話令拓海感到疑惑。

  不討厭我?

  可是你的眼為什麼老是睨著我?

  拓海幾乎把心中的疑惑問了出來。

  「拓海,你不討厭我嗎?」啟介又問起先前的問題。

  「啊?為什麼?」

  「因為我欺負你……」

  「我不覺得啟介哥哥在欺負我,因為喜歡上一個人,都不希望那個人和自己以外的人在一起的。」

  拓海冷靜的說。

  突然,他明白了啟介不回家的理由。

  (果然,是因為我今天和涼介哥哥出去了所以他才有此舉動。)

  (那啟介哥哥一定是在發怒了……)

  拓海自以為自己的答案是對的,不停的地啟介道歉。

  「喂,拓海,你幹嗎不停在道歉?」

  「我知啟介哥哥一定是因為我今天和涼介哥哥逛街而不高興,對不?」

  「嗄?拓海,你在說甚麼呀?」

  「我今天根本沒有回家去,我那知道你和大哥逛街的說……」

  「哎呀?」

  是、是的……

  啟介哥哥今天又不是和我們在一起,他也沒有回家,那有可能知道我們上街去?

  「對不起」拓海又是在道歉。

  「拓海~你到底一天要道歉道多少次?只見你一整天都在道歉的說。」

  「可是錯了就一定要道歉的,不是嗎?」

  「雖然這是對的,可是也不需要在做甚麼事也在不停道歉吧?偶爾也要惡一點才不會有人欺負你的!」

  啟介拉起衣袖,露出手臂上的肌肉,好像在顯示自己多強悍似的。

  「我知道的了……」

  拓海的聲音充滿敷衍。

  實在是沒有辦法,啟介本身是強壯的人,加上後天愛活動,老是左走右走,還是青少年的身體上已經訓練出肌肉,和拓海瘦弱的身體不同。

  (如果和樹對打,也不知是誰勝的說)

  (百分之九十會是我輸的)

  (更何況是和啟介哥哥……)

  「拓海」

  這時啟介的臉近在咫尺。

  「有甚麼事嗎?」

  「拓海,你還記得我十一歲時的事嗎?是我打人的那件事。」

  「啟介哥哥,你為什麼突然?」

  啟介會提起這件事實在奇怪,因為一直最不想提起這件事的是他自己。

  「你這種語氣,即是你記得?」

  「當然!我只是奇怪你為什麼會提起……?」

  「那時是你救了我……」

  「啊?」

  這種形同讚賞的說話,拓海一點也不認同。

  「才不是這樣的。因為我沒有這樣的能力……」

  拓海放開原先拉著啟介衣袖的手,站在啟介旁,一同看著操場。

  「才不是的,拓海你絕對有這樣的能力的。」

  啟介肯定的語氣令拓海皺眉。

  「啟介哥哥」

  「……」啟介不自覺的伸手撫上拓海的臉。

  「?」

  啟介的臉越貼越近。

  「啊!這……啟介哥……唔……」

  在拓海的驚訝中,柔嫩的唇瓣便被對方奪去。

  這是拓海的初吻……當然,他沒有時間這樣想,因為他根本連思考的能力也沒有。

  「唔……」他訝異的掙大眼,因為他從沒有這麼近的看過啟介的臉。

  直至啟介把唇稍微離開了一點,拓海的眼仍然是睜得老大的。

  這令啟介笑出來。

  「不用這麼驚訝吧?」

  「可、可是……」拓海口窒窒得不能成言。

  「我喜歡你,不行嗎?」

  「咦~~?!」拓海被嚇得跌倒在地。

  而啟介則乘勢壓在上方。

  「啟、啟介哥哥?你、你為什麼?」

  只見啟介低聲的笑了笑,然後便伸手把拓海的臉拉近,再一次????。

  *感想*
  終於,開始有裡的行進了,不然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放錯地方了吧?
  不過,很少見過啟介會這樣子吧?本來開朗的性格被涼介那恐怖得不得了的性格弄得愁眉苦臉,而且我也深信如果人連「家」也沒有的話,那個人一定會很可憐吧?(太過感性的說話)
  明天起,應該有H了吧……唔……


☆、第八章

  「唔~」

  嘴唇的撫觸令拓海不自覺的嚶嚀。

  而啟介在這時把拓海抱起,緊擁在自己懷中。

  他一手抱著拓海,一手解開拓海上衣的鈕釦。

  直至雪白的肌膚露出來,啟介才把唇由拓海的粉紅色的唇移至拓海勝雪的肌膚。

  「啟、啟介哥哥?!你、你在做甚麼?!」拓海慌張的掙扎。

  而啟介在拓海的肌膚留下紅印後才道。

  「怎樣了?很不舒服嗎?」

  「……又不是……」

  的確是很舒服,可是為什麼啟介哥哥要這樣做?

  「以前……」

  「?」

  「你也是以身體拯救我……」

  「?」

  以身體拯救啟介哥哥?

  我有做過這樣的事嗎?

  拓海不記得自己有做過甚麼事是這樣的偉大的事……

  「當然~」

  啟介笑著吻了拓海的唇一下。

  「/////,啟介哥哥?!」

  拓海臉紅得忘了自已的衣服被脫了一半也不知道,他只是一股勁兒的臉紅。

  「不是嗎?從以前起,拓海就是這樣的了。」

  不問緣由,不停的給人溫暖……

  啟介以手指輕觸碰拓海的唇,話完他又把唇湊上,而手也在這時候伸向下。

  解開褲子的鈕釦,以指尖觸碰拓海那還未成熟的自身。

  「啟……啊~……」

  他因那未知感覺而顫抖,而聲音也不自覺的帶著嬌喘。

  「拓海,怎樣?舒服嗎?」

  啟介舔著拓海上揚的下顎,一手纏著拓海的背,另一隻手則仍在拓海自身上游移。

  「啊呀……,不……」

  拓海害怕的往後退,但自身上纏繞的手和在後背的手完全不讓他有離去的機會。

  「拓海。」

  「不……放開……」

  「拓海。」

  「啟介哥哥……請放手……」

  「拓海。」啟介溫柔的以說話,以手安撫著他。

  這令拓海稍為鎮定了一點,他輕聲的問:「啟介哥哥,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性知識,他是有的,他還不是無知到這個階段。但,以他所知的性知識之中,他只知道這種事只可以男與女做,男與男,可以嗎?

  「拓海,你是不是想問這種事為什麼可以男與男做?」

  只見拓海點點頭,啟介苦笑的把他拉近。

  「這種事,是甚麼人做與甚麼人做也沒關係」

  但是……

  啟介「???」的重重吻了他的唇。

  「啟……啟介哥哥?!」

  拓海慌張的叫出來。

  明明是在說一些知識性的問題,怎麼啟介哥哥突然……

  「我還沒有說完,拓海你就不必慌張成這個樣子」

  「但……但是……」

  (我被嚇了一跳的說……)

  拓海把這句話吞回肚裡。

  「是甚麼人做沒有關係,可是最重要的是與喜歡的人做」

  啟介的話令拓海更是一驚。

  「與喜歡的人……做?」

  「唔~」

  啟介把先前在拓海自身的手在拓海發呆的時候伸向後,在拓海的花蕾上以指尖作圓形的移動。

  「啊呀──」

  突然的刺激令拓海尖叫了出來。

  啟介急忙以唇封著他的嘴,不讓尖叫聲自拓海的口走出來。

  「唔……」

  啟介的手指好像有甚麼油性身的物質在上面,他輕易的把一隻手指滑進內裡。

  「唔唔───,不……」

  隨著一隻一隻的手指滑進內裡,拓海的嬌喘聲更是利害。

  直至啟介的手指停了下來,拓海才稍為的有機會喘氣。

  他衣衫半退的把身體向啟介靠去。

  「呼……呼……」

  「很倦嗎?拓海」

  啟介以手撫著他頭髮,小聲的在耳邊問。

  「唔……一點點……,又不是真的很倦……,只是……。」

  「只是?」

  「啟介哥哥你根本還沒有說完……」

  「唔?」

  「你說,這種事只可以與喜歡的人做,不是嗎?」

  「是的,我是這樣說過。」

  「但,啟介哥哥,你很喜歡我嗎?如果你不喜歡我的話,應該不會這樣對我做吧?」

  拓海這個問題形同質問。

  因為以前啟介對他的種種,實在很難要他相信他會喜歡自己。

  「是的。」

  啟介知道拓海為什麼會這樣問,他對於過去的自己只能苦笑。

  「但是,啟介哥哥,你以前不是說你只喜歡涼介哥哥嗎?」

  「那是我錯了」

  「錯了?」

  「是的」

  「錯在甚麼?」

  「錯在把那種心情誤以為是愛情。」

  「咦?啟介哥哥,你這樣說,是不是表示你已經知道你真心喜歡的人是誰?」

  「是的。」

  「那即是……」

  「我只喜歡你」

  「……」啟介這句話,令拓海不自覺的睜大眼。

  他抬首看著啟介,只見啟介用一副深情的態度看著他。

  拓海害羞的低下頭,滿臉通紅。

  「拓海。」

  啟介又是把手指轉一圈。

  「啊呀──」

  「拓海,我可不可以?」

  「可……可以甚麼……。」

  啟介把拓海的小手拉到自己的自身上,把拓海嚇了一跳。

  「啟……。」

  啟介在拓海的耳邊說。

  「我想把這個放進去。」

  「啟、啟介哥哥……。」拓海慌得不能成言。

  「不能嗎?」

  啟介的問題,實在很難叫拓海說好還是說不

  「我……我……」

  「放心,不會很痛」

  「……」

  拓海的眼神好像在問:「你又知道?」

  「不行嗎?」

  啟介可憐兮兮的再問一次。

  「這……又不是不行……」

  「那即是可以?」

  「……」

  實在很難叫他開口說:「可以」「沒有問題」這些話……

  「哼」

  他低聲的笑出來,他把拓海的一邊褲管脫下來,然後自己脫下校服上衣蓋著拓海裸露的部份。

  啟介小心的把自身放進拓海的花蕾中,在拓海還不太抗拒的時候一口氣的全插進去。

  「啊呀呀───」

  唔~……呼……

  在拓海的驚呼中和喘息中,啟介順利的把自身放進去。

  「哈……呼……」拓海大口大口的吸著氣。

  「拓海,痛不痛?」啟介擔心的問。

  雖然他先前說絕對不會痛,可是他仍然是有點擔心的問。

  「不……也不是……,只是……」

  在啟介稍為動了動後,拓海才把那句說話說完。

  「只要不動就好了……」

  啟介笑了笑。「你認為可以不動嗎?」

  「不動不可以嗎?」←相當白痴的說話

  「如果可以不動的話,我放進去幹嗎?」(這個問題,原作者我不知如何回答……)

  「……」

  唔~

  他本人不是很明白。

  啟介也不知自己的耐性還可以磨多久,他決定以行動把拓海老是發問的嘴和細小的身體獨占為己有。

  *感想*
  ?正中時,就完了……
  對於拓海的問題,我想大部份想文文的人都回答不了吧?



☆、第九章

  早上七時多一點,涼介張開了眼。

  他走下床,在梳洗好後走了出房門,並走向拓海的房間。

  「拓海?你起床了嗎?」

  涼介在門前敲了敲。

  但是……

  靜──

  「唔?還沒有起來嗎?」

  平日這時間,拓海多數已經起來了,今天卻沒有起來,實在是令他有點訝異。

  病了?還是昨天玩得太瘋,現在還在睡?

  他旋開門球,決定去看一下拓海。

  (如果他睡得熟的話還是不要叫醒他好了)

  涼介一邊想,一邊走向拓海。

  只見拓海睡得很熟,可是被子卻因他的動作太大而褪了一半。

  而涼介也沒有說甚麼,他笑著走近,並替他合上被子。

  這時,他卻看見了一樣沒可能會出現在自己心上人身上的東西。

  「……」

  涼介震驚的看著拓海頸上不該出現的一塊瘀痕。

  他湊近拓海的白淨頸項,而自那塊瘀痕之下,還有大大小小的、沿著頸項而下的瘀痕。

  (如果只是一小塊的話,還可以欺騙自己的說是被蚊釘,可是……)

  涼介臉無表情的看著拓海,而怒氣也由這時候由心底湧上來。

  (為什麼?)

  (為什麼會這樣?)

  (我這樣苦心的等待……到底是為了甚麼?)

  「……唔……」

  拓海突然睜開眼。

  身體很疲倦,可是他卻因人的氣息而醒過來。

  (這個時間,是誰在我的房間?)

  「誰?」

  他蒙朧蒙朧的看了眼四周,在察覺到前方有一人影時,他不停的揉著眼。

  揉了一下下,他終於看到眼前人是誰。

  「涼介哥哥?你為什麼會在這裡?現在還很早呀?」

  拓海以不明的語氣問。

  「……」

  「涼介哥哥?你肚餓了嗎?」

  拓海把臉湊近涼介,可是涼介仍然是一點反應也沒有。

  「?」

  拓海試著把手伸向涼介的額,看看他是不是發燒或者是甚麼的。

  但中途,涼介緊找著那隻手不放。

  「!」

  這一著,把拓海嚇壞了。

  「涼介哥哥?」

  拓海小聲的叫了一下後,身體突然被拉起。

  「涼介哥……」

  身體直向涼介倚去。

  而涼介也只是把他緊抱著。

  涼介強忍著滿腔的怒氣與心酸,如果可以,他希望可以大叫出來,可是,自小的禮教卻令他做不出這樣的事來。

  「涼介哥哥……」拓海擔心的呼喚著。

  為什麼涼介哥哥今天會這樣奇怪?平日他都不是這個樣子的,正確的說,昨天他已經有點奇怪的了,是不是有甚麼令他煩惱的事?

  「涼介哥哥」

  就在拓海想開口對他甚麼時,涼介比他早一步開口。

  「拓海。」

  「是?」

  「你有喜歡的人,是不是?」

  涼介突然的一問,令拓海有點愕然。

  「嗄?」

  「不是嗎?」

  「?」

  「你喜歡的人,是甚麼樣的人?」

  「?」

  「是比我更溫柔的人?」

  「啊」

  「是長得比我更好看的人?」

  「等……」

  「是一個甚麼也比我好的人嗎?」

  「等、等一下,涼介哥哥!」

  拓海阻止他繼續說下去。

  「涼介哥哥,你為什麼會這樣說?」他以雙手輕捧起涼介因自嘲而悲傷的臉,並溫柔在問:「為什麼涼介哥哥會這樣問?」

  「因為你有喜歡的人」

  「但是,涼介哥哥我根本沒有喜歡的人呀?」

  聽到拓海這樣說,涼介以為拓海只是說一些安慰他說的話,他露出苦笑。

  「不用這樣說了,拓海,你頸上的『痕跡』,我可是看得很清楚。」

  (我不是盲子。)

  涼介在心底說。

  「『痕跡』?」

  拓海不明沿著涼介所看的地方看,臉孔登時紅起來。

  「這……。」

  「不就說你有喜歡的人嗎?」

  「這,不是……。」

  「?」

  「這是啟介哥哥弄的啦~」

  比起他有喜歡的人,拓海這個答案令涼介不相信的看著他的頸。

  「啟,是啟介?」

  「唔……唔……」

  「為什麼會是啟介!」

  涼介的聲音不自覺的變尖。

  (如果是其他人的話,他還心服口服,只是為什麼會是啟介,啟介所喜歡的人又不是拓海,為什麼他會……)

  更甚的是……為什麼會是啟介!

  「拓海,你為什麼會讓啟介碰……」

  「碰?那是甚麼意思?」

  拓海一頭冒水的看他。

  「你是不是和啟介做了?」

  「做了?甚麼意思?」

  拓海仍然是不明白。

  「甚麼意思?」涼介把拓海壓在床上,一邊以唇吻著他的頸,一邊伸手至拓海的下肢上,輕輕的撫摸。

  「啊!涼介哥哥!放手……」

  *感想*
  涼介,你想亂來嗎?
  不過,也很容易明白涼介的那種心情的,自己一直守護的東西,突然被另外一人搶走,而搶走的人竟然是自己的弟弟,那種心情,實在又是很難受的。
  明天是最終章了。
  不過雖然到了最終章,我還是有一點關於這篇文文的後著向大家說一說的。
  (因為它還沒有完……)


☆、第十章

  拓海慌張的掙扎,因為他自昨晚起已經知道這種陌生的感覺是一種會令自己瘋狂的麻藥。

  「為什麼?難道拓海覺得很辛苦?」涼介壞心眼的問。

  「唔……但……不可以……」

  他不想自己再好像昨晚一樣把自己的醜態再顯然出來。

  昨天晚上,他和啟介根本是一夜未眠。

  在學校天台做了第一次後,啟介又把他帶到附近的酒店去,直至五時左右,他才把拓海送回家裡去。

  昨天晚上,他根本不知道他和啟介做了多少次,只知道在三次之後他便暈倒了,之後的事他甚麼也不記得了。

  (不想把昨天的自己再露出來,但是……)

  涼介的手完全沒有理會拓海的哀求,他更放肆的以手輕輕的握住,並以手指有節奏的上下移動。

  「啊呀~……」

  「為什麼不可以?」

  「因為……因為我不想……」

  「為什麼不想?」

  「因為……因為……」

  「你只想和啟介做,不想和我?」

  「不!絕對沒有這樣的事!」

  拓海想也不想就回答,完全沒有考慮這答應形同誘惑的語句。

  涼介「哼」的笑出來。

  「那為什麼?」

  「因為……我……,不想自己好像昨天那樣……,好像那個人不是自己似的,不停的渴求著。」

  「哦~渴求?」

  有點難得的聽到拓海口中有這麼艱深的詞語。

  「那拓海,你到底想要甚麼,你在渴求著甚麼?」

  涼介一邊問,一邊用手解開拓海的上衣,以舌尖沿著拓海的身體曲線而行,由唇開始,頸、胸前、腹部、然後是下肢……

  「啊呀……不……啊、……不知道……。」拓海求饒似的道。

  他根本不知道那種本能上的渴求是甚麼東西來的,他只知道不論是啟介,或者是涼介觸碰他時,他一樣也會有很辛苦,卻又很想要的感覺。

  涼介隔著睡褲,以口含著拓海未發育的自身,刻意的問:「不知道想要甚麼?那是不是這樣?」

  他舔上拓海那小巧的渾圓。

  「啊呀呀呀───」

  這一下舉動,令拓海尖叫起來。

  「怎樣了?拓海,不是這裡嗎?」

  「不……啊、……呼……」

  拓海已經不知道該做甚麼反應,因為昨天晚上他和啟介所做的事情,根本沒有這一項,這種比昨天更陌生、且令人更渴求的感覺,他根本不知道如何處理。

  「……哥……涼介……」

  他無助得不知如何是好,唯一懂得做的是向正在令他有這種感覺的涼介求救。

  而涼介也放棄了對下的攻擊,他把身體壓向拓海,以手環著他。

  「怎樣了?」

  「好害怕……」

  「害怕?害怕甚麼?」

  「害怕自己不再是自己,好害怕……」

  拓海緊抱著涼介,身子還因為害怕而不停而顫抖。

  這令涼介有點罪惡感。

  「對不起,拓海,我把你嚇怕了嗎?」

  「唔……少少……」拓海誠實的回答。

  涼介對於拓海的表現就是「哼哼」的笑出來。

  拓海自小對任何人也相當誠實,他只會把他的真心真意現給他人看,和他完全不一樣。

  或者真的如一般人所說,冷靜的人向來喜歡陽光味重的人,而天生陰沉的人對於溫柔的人不鹿免疫,他也是一樣,只要拓海說甚麼,他都會聽;只要是拓海想要的,他也會毫不考慮的買給他,絕不會有所二心。

  他也明白,現在拓海還小,對於他而言,他連做愛也不是太清楚,當然也不會知道忠貞的定義,而且昨天他可以肯定絕不可能是他引誘啟介,反之可能是啟介強行上了他吧?

  一想到這,涼介就會怒不可遏。

  「涼介哥哥?」

  「拓海」

  「是?」

  「接下來會做的事,你應該知道的吧?」

  「唔、唔……」

  「那你還想不想?」

  「咦?」

  涼介輕撫著拓海的頭髮。「如果不想的話,我不會勉強你的」

  「涼介哥哥……」

  拓海訝異了一陣子,隨即又臉紅的低下頭。

  「沒……沒甚麼可不可以……,涼介哥哥……請抱我……。」

  拓海把手環著涼介,也把唇湊近涼介。

  而涼介好像意會到拓海的體貼,陶醉於拓海的溫柔之中……

  下午三時,拓海再一次醒過來。

  看著涼介沉睡的臉,他只是沉默不已的把視線放向外。

  先前的舉動,到底是不是引誘,拓海他並不知道,只是,他本能的感覺到,昨天反常的啟介哥哥和今天示弱的涼介哥哥,完全是因為自己而有所改變……

  這種情況,是好?還是壞?

  而他們

  到底是我的哥哥?

  還是甚麼?

  更甚的是,我呢?

  我的心情又該如何?

  我這份不停顫抖的心情

  到底,是甚麼來的?

  以後,又該如何?

  冀求永恆不變的是他們

  而他變成如何也沒有所謂的

  只要你們幸福就好

  「對,只要你們幸福……」

  拓海一邊撫著涼介的頭髮,一邊閉上眼的想著另一人……

  *感想*
  兄弟拓,我居然還寫得出這叫「兄弟拓」,如果牽強的說,就是兄+弟?拓,根本不是兄弟拓,所以我在寫完的時候,或多或少都有點對不起她的感覺……
  故事還未完,因為這故事還有待續的,故事名也寫好了,不過文文連載就可能要等一下了。

題目 : 動漫同人衍生創作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tag : 頭文字D

Secre

就是好用

縮放字體 :| +大 | -小 |

重要重要

站內所有文章轉載自互聯網,皆為私人收藏,版權屬作者所有,請支持正版,路過歡迎~請勿宣傳!缺章或最新番外歡迎補充! -----貼心小提示-----
請把提示訊息『複製』並『貼上』就可,請留意不要複製到空格喔!

文章類別

最新文章

全部文章連結

顯示所有文章

耽美統計

聊天室

搜尋欄

最愛連結

+連結

+部落格好友

月份存檔

文章關鍵字

死神來了 笑傲江湖同人 修真 頭文字D 黑執事 影綜 綜漫 無限恐佈 名偵探柯南 赤河戀影 魔獸世界 還珠格格 特殊傳說同人 瓊瑤同人 寶蓮燈 復仇者聯盟 小鬼當家 位面 一廉幽夢 教父 神鬼傳奇 家庭教師 海賊王同人 古代宮廷 聖鬥士同人 BG 鋼鐵人 納尼亞傳奇 天使禁獵區 紅樓夢 重生再世 水果籃子 梅花烙 天是紅河岸 絕命終結站 我和殭屍有個約會 棋魂 沉默的羔羊 第八號當舖 科幻 GL 洪荒 青蛇 夜訪吸血鬼 猛鬼街 暮光之城 HP同人 獸人 英美劇 闇河魅影 末世危機 叛逆的魯魯修 NP 魔戒 穿越時空 NC17 櫻蘭高校男公關部  現代 Fate 庫洛魔法使 獵人 龍族 劍俠情緣三 無限恐怖 火影忍者 BE Zero 福爾摩斯 死神 異世大陸 犬夜叉 隨身空間 希臘神話 笑傲江湖 網球王子 十二國記 網遊 校園 言情小說 現代都市